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凤姐与宁府的战争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20   点击:


  本来凤姐是荣府的执行官,与宁府是没什么利益冲突的。而且在可卿的后事上,凤姐还帮助贾珍料理过,那一次让凤姐大显伸手,这时候的贾珍是支持和欣赏凤姐的才干。后来的结果也证明了贾珍用人有眼光,凤姐的确有着非凡的管理才能。而与尤氏的关系也非常的和眭,二人经常往来,或吃酒或玩牌,保持着一种热热闹闹的亲切场面。也算是一种彼此捧场吧,二位当家人互通有无,对宁府和荣府自然是有益无害的。
  凤姐的生日,尤氏奉贾母之命筹办,应该说办的非常的热闹,众人都是满意的。尤氏也是精明人,把凤姐的银子和几大丫环姨娘们的都退了,这样几方满意。其实主要收的都是那些来钱容易的人,比如贾母呀邢夫人王夫人薛姨妈还有几位大管家的,那些都是有钱的,余下的姑娘们的,也都是那几位代出了,这几位下来,就足够一天的开销了。
  这一阶段的凤姐与宁府的关系是非常的融洽的,战争是从尤二姐开始的。尤氏名义上的妹子,经常来宁府,她本不是尤氏的亲妹子,感情上自然是差了些,可也沾了名份的光。所以宁府的繁华富贵的生活向她敞开了大门,那是一种不同于她生活的世界,这巨大的诱惑力,让尤二姐跌了进去,心生向往。二姐的心思,贾珍贾蓉自然看的明白,尤老娘也是一样的心肠,也想借了两个女儿改变生活。这时候贾琏出场了,贾琏与二姐有心,贾蓉贾珍忙了成全。如果说贾蓉只是胡闹,那么贾珍自然另有打算,不单是为了和贾琏的关系。贾珍是官场上的人,虽说是个闲差,可也是礼尚往来不断的,可卿的后事的时候,顾虑贾蓉无职,后事上不好看,这才经戴全的手给弄了个五品的职,这就是说明贾珍做事,还是有眼光的。他出钱出力促成了贾琏与尤二姐的事,不单只是为了吃喝玩乐,那凤姐是何等人,他岂会不知,凤姐说贾珍是从小论哥哥论妹妹一起淘气着长大的,凤姐的管事能力,经了可卿后来,他自然明白。如何会这么轻易的得罪王家的大小姐,太太的亲侄女,精明强干的荣府管家凤姐呢。这笔帐,贾珍只要一想就会明白,而尤氏当时顾虑凤姐的态度,是反对的,如何贾珍反一点不顾忌呢。贾珍又不是贾琏,正在糊涂的时候,贾珍是另有打算。
  凤姐无子,这是凤姐在贾府的一个弱点,也是凤姐的心事。如果尤二姐有子,那么地位自然不同。贾琏是贾赦的长子,将来是有世袭的可能的,而且这种可能非常大。如果贾琏世袭了,那么尤二姐的儿子,身份自然不同。对于贾珍来说,贾琏是个有才干无谋略的人,比不得凤姐,自然好控制。作为贾家的族长,贾珍自然是想希望一切都好管理,当然也存在他有意拉拢贾琏的可能。存了这样的心思,贾珍才会宁可得罪凤姐,也要促成贾琏和二姐的事。
  事情后来的发展是他们始料不及的,原想着二姐有子之后,母凭子贵在风光进府,不想事情被凤姐提前发现,没头脑的二姐被凤姐一番花言巧语骗了进去。进了荣府,自然不是贾珍和尤氏能管理了。二姐失去了孩子,心灰意冷也死了。这时候,所有的一切都落了空。
  此后宁府和凤姐的关系便不是从前的模样了。贾母生日的时候,凤姐处理得罪尤氏的婆子们,邢夫人发难的时候,尤氏反站在邢夫人一边,说自己也不知道凤姐太多事了,弄得凤姐非常的难堪,凤姐是按规矩行事,不想尤氏不领这个情,这是尤氏第一次公开的与凤姐开战。一反往日的温和无害,这尤氏虽说只是续弦,可是也是女主人,一旦强硬起来,凤姐也不得不站了下风。
  总以为尤氏的这次表现,是久在心中的不满的一次发作。而且尤氏是个有头脑的人,不会轻易如此。自然也是看清了贾珍的态度,才会如此行事。宁府是不会再向从前那样与凤姐保持一致了。必竟尤二姐的事,尤二姐在时,是宁府欠了凤姐的人情,没了尤二姐,是凤姐逼死了二姐。尤氏未必从心疼这个妹子,但是心里总是不舒服。这凤姐如此对二姐,也分明是没把尤氏这个名份上的姐姐放在眼中。这种明显的轻视,是宁府和尤氏都不能接受的。
  战争已经拉开了幕,日后凤姐哭向金陵事更哀,肯定也有宁府的一些作为。
  贾环的尴尬
  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贾环是非常招人烦的,小小年纪就心肠狠毒,只因了宝玉和彩霞玩闹便要用灯油烫宝玉的眼睛,后来又是他在贾政面前告宝玉的状,让盛怒的贾政打向宝玉的板子又多了些怒火。和丫环们玩也输不起,惹得莺儿也数落他小气。挨了凤姐几句骂,才算不在抱怨。这样一个贾环,怨不得连贾政也懒得理会他,感觉他形容举止毫无风彩。
  一样是政老爷的公子,只因是庶出,便不得意,本来自凤姐口中所言男儿庶出不比女孩子,本是和正出没太大分别的,与宝玉的官方待遇是一样的。只是放在了贾府,便有些不同。首先贾母这个奶奶有些太过偏心的,只因宝玉的出身有些不凡,携玉而生,有些贵气,而且是正房所出,所以便一直带在身边亲自抚养。而贾环这位三公子,只是普通的出世,便少了些传闻,又是庶出,懒得理会了。另一个原因,便是二人的母亲了,王夫人的娘家身份不凡,王夫人又是儿女双全,在府中的地位特别,贾母最初那般庞宝玉,也应有平衡王夫人的一个原因。赵姨娘只是一个姨娘,而且是贾府家生的奴才,自然用不着贾母特别照看了。
  后来元春入宫为妃,自然抬升了贾府的地位,也给王夫人这个母亲争了光,连宝玉这个嫡亲的弟弟,自然也让人另眼相看。贾母是府中的风向标,她所重的自然是众人所重,她冷落的,自然众人也不理论。而且王夫人是实权派,凤姐是执行官,这些人都是重玉轻环的。那贾环自然少了光彩,只能随了赵姨娘过日子了。也许只有每月领月钱的时候,才想起这位小主子了。
  宝玉的待遇是贾母另加了许多,比如派自已的丫环袭人晴雯照看宝玉,另外打赏宝玉的丫环们。这些不只是一个钱的问题,也是一种待遇。
  宝玉是被众人庞大的,自然心性晴朗些。好东西是见惯了,自然不当回事。而贾环不同,他和赵姨娘在一起,所吃所用自然上不得台面,而且被凤姐打压被众人轻视的赵姨娘自然心情不爽,对待贾环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本来是指望了贾环扬眉吐气,偏生贾环不得人意,心事自然落了空,又心疼这个孩子不招人喜爱,别人都捧凤凰一样的捧宝玉了,更衬得贾环落寞。对贾环是骂的多关心的少,情绪的任意流露,也只能打压贾环的自尊心。
  贾环更像是夹缝中的孩子,若论身份是主子,偏随了半主半仆心性狭隘的母亲在一起,所见所闻都是不满都是怨恨。而对比的是宝玉的富丽堂皇的日子,日子久了,又加上母亲的挑唆认为他的一切都是宝玉所夺,所以他最初的仇恨便是宝玉。
  丫环们也不大瞧得起他,王夫人房中贾环是必须要去请安的,那里的丫环也只彩霞看得上他,时常照看些,别人都不乐意理睬他。所以宝玉和彩霞闹,他才第一次攻击宝玉,这个攻击是非常有杀伤力的,烫了宝玉的脸,让王夫人教训了他母子一场。他是有些小小的得意吧,看了宝玉痛苦,他也许感到了快意。只是这样的闹法,改变不了什么,宝玉仍然是小凤凰,而他依然是被众人轻蔑的人。
  元春省亲后命姐妹们园中居住,宝玉也可。所以三春和宝钗黛玉都住进了园子,包括后来的亲戚湘云岫烟宝琴李家姐妹,只是贾环也一样是元春的弟弟呀,却没进园子的资格,元春的旨意中未必就点明不许他进去,这是安排中贾母的意思了吧。他的哥哥姐姐妹连侄子都在大观园里,荣府这边的主子除了贾琏已经成亲,余下的都进去了,只他一个人在外。这时候的他是什么样的感觉,是被人冷落后的自卑与愤恨吧。
  他这样的主子,成了夹缝中的人,那份尴尬成了让他恼恨宝玉的原因吧。他的尴尬比姨娘的身份更尴尬,姨娘本就是公开的半主半仆,而他名为主子,可又是和主子不一样的待遇。
  就是这种尴尬,让贾环成了后来的样子,他和宝玉的兄弟情份也成为了仇恨的理由。所以后四十回中,这对母子必然会作出对宝玉不利的事情。当然那是贾府失去了贾母中落之后的事情了。
  妻妾之争
  书中的妻妾之争,有明写的有暗写的。
  暗写的是王夫人与赵姨娘,王夫人身份尊贵,娘家门第与贾府堪称门当户对,而女儿进宫为妃,成为贾府的靠山,自己儿孙皆有,自然是地位稳固。而赵姨娘之所以能与王夫人暗争,主要是她有一双儿女,而且她本人比较得庞,书中有几笔是写贾政在赵姨娘处安歇。这一双儿女,儿子是能与宝玉分家产的身份,探春管家时提到,有宝玉的就有贾环的,看来这两位公子的官方待遇是一样的,只是因贾母偏爱宝玉,才让宝玉地位尊荣,那只是贾母的好恶。而探春,是贾家继元春之后,最出众的女子,能给王夫人解围,能当家理事,而且才情不凡,能创办社,品味高雅。这一儿一女给了赵姨娘奋争的资本,一是要提高自己的地位,她的地位实在是低了,看凤姐对她的打压就清楚了,二则是为贾环争,担心贾环吃亏。
  只是王夫人表面上稳重大方,不与赵姨娘一般见识,赵姨娘也明白相差太远,所以二人倒也风平浪静。只是私下里,凤姐是王夫人的代言人,公开场合给赵姨娘几次没脸,就够赵受得了,贾府的奴才们都是人精,自然晓得赵姨姨不得势。而赵姨娘联合马道婆暗害凤姐宝玉,这可是王夫人的心腹和未来的指望,没了这二人,王夫人就失了主心骨,自然不是赵姨娘的对手了。她们的争一直是暗中进行的,只是赵姨娘不得意的活着,凤姐和宝玉大病一场,各有伤痛。
  凤姐和尤二姐的战争也是暗中进行的,那时的原则,要作贤良,不能把妒意弄成表象。尤二姐一出场就犯了凤姐的大忌讳,她是贾琏偷娶的,而且贾琏还把自己的私房钱给二姐保管,这更让凤姐恼呀。贾琏天天算计凤姐的钱,却大方的贴补二姐。
  但是凤姐只能把仇恨藏起来,装作贤良模样,亲自把二姐接进府,当然是花言巧语骗了来的,她是为的把二姐弄进府,那时就是她的天下,二姐在外面,她还真没办法。然后明里热情关照,暗中指使丫环们慢待二姐,又借了秋桐去打压二姐,这里外夹攻之下,二姐哪里是对手,又不是秋桐那类泼辣人,自然是暗中落泪,最后终于被逼而死。凤姐成功的铲除了二姐,算是得到了胜利,但也因此伤害了与贾琏的关系,且也与东府尤氏的关系交恶。这终是留了一大隐患。所有的战争,都是要付出成本的,凤姐也一样。
  第三出是夏金桂算计香菱,香菱实在是冤,她进府本在夏之前,而且是被抢进去的,因此错过了冯公子。可是夏一进府,马上要除之,非常的狠毒,手段比凤姐更加厉害。凤姐要顾忌身份,还在考虑影响。夏金桂是什么也不顾了,很有些秋桐的风格,几个回合下来,香菱就败下阵来,还是宝钗带了香菱去,才算暂时保全了她。
  这样的战争里,尤二姐和香菱都是没有还手之力,只是被动的承受,而命运自然是不能自主了。
  也只有赵姨娘秋桐那样的人,反而能生存下来。
  性格与爱情
  有的人天生爽利,她爱恨分明,对一个人的好恶都写在了脸上,所以清透如泉水,有的人天生沉稳,喜怒不形于色,对所有的人都一样的温和亲切,永远不知她心上的冷暖。
  最明显的是黛玉和宝钗,年少的黛玉,有太多的纠结,少小离家,没了父母,其实在贾府,真也不曾有人慢待她。贾母宝贝一样的庞爱着,丫环是自己培养出来的,把她带在身边,与宝玉一样的待遇,规格早在三个亲孙女之上了,贾母就是要表明一个态度,这孩子在她心上,和宝玉是一样的。两个玉儿,是她对双玉的称呼,赞宝钗时点明比自家四个女孩子都强,这其中的一个是黛玉,而非进宫的大小姐,元春是皇妃,身份不同,自然不会在贾母口中与谁比论。没人当得起,皇妃的比试呀。宝玉更是在黛玉身上用心,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都好好的收着,黛玉不喜,才会给别人。黛玉做的荷包,更是贴身收着。宝玉对黛玉的心,原比对那个几个姐妹来得实在贴心的多。可是纵然如此,那终不是自家呀,一个客人的身份,总是那样的深刻在了黛玉心上。就连袭人说起各人生日时,随口而出的是黛玉不是自家的人。袭人一个丫环,把自己定位成了贾府的人,而黛玉这个外孙女却终是客人。这话说了出来,真真心惊,原来无论怎样的庞爱与呵护,她的身份是表小姐。作者借了袭人的口点明了一个事实,若黛玉不是宝二奶奶,终究不是贾家的人,前尘旧梦里,芙蓉花娇,她也终是一个客人。这样的身份,放在湘云身上,是能乐且乐,是真名士自风流,春花明艳的时候,就是美丽,何管它是谁的风光。可是黛玉不同,她清高过,目下无尘,所以人说不及宝钗,她敏感过,才会动不动泪下,思家乡想父母,可是终也是叹息。这样的黛玉,她的人生里,敏感多心,性格中真实的成份居多,人情处,自然也随心了些。心中因了金锁对薛家有了介心,对于薛家的宫花,才会挑剔那个送花的顺序,她怎会真的介意那花的次序,只是在意,那是薛家呀,心中的惆怅难言,只得借了别物表达。她在意宝玉,就在意在明处,那怕世人皆知,她与宝玉争吵,宝玉摔玉,弄得合府皆知,贾母也伤心叹息,不是冤家不聚头,那一场情深,如何不在试探中才让自己,也让别人都看了清醒。她的病与泪,皆因太真,情太深,容易看见伤痕,这伤痕日久年深,只是没一个明证,让她成全了心事。题帕三绝时,自己才看清了自己的心事,原就是为了宝玉好,才会好,她为的是宝玉的好呀。
  她待人原就是一片天真,与丫环紫鹃情同姐妹,她明白紫鹃对她的关心与照料,是真心实意,所以她也回之真情,待如姐妹。紫鹃劝她说她,她都听,那时候的黛玉,就是一个闺中的小姑娘。这样的情感,是府中别的房中的主仆之间所无的缘份。也唯有黛玉这样的性情,才有这样的丫环。她信了宝姐姐,便认作了姐姐,什么心里话都说,那心中的烦恼寄人篱下的伤悲,都乐意说出来,她信了她,便是真诚。认薛姨妈为母,一口一个母亲,她的心上,是何等的羡慕人家的家中亲情呀。
  她不喜欢的人,便懒于敷衍,聪明的看透了,却不屑于低头,是她菊花的清雅吧,芙蓉的清愁,终是一生的相随。
  宝钗恰是相反,只看她对赵姨娘的态度,赵姨娘是王夫人最厌恶的人,凤姐是一力打压,宝钗却温厚相待,所以正月里贾环会在这玩。送礼的时候,也送赵姨娘一份,赵姨娘马上感觉宝姑娘人大方会做事,赵姨娘这样的人,原是如此容易满足呀。
  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宝钗见了她,一口一个周姐姐,原也是看了王夫人的面子吧,那样的礼仪周全,难怪人皆赞之。
  她聪明知世事,所以能体贴湘云在家不得作主替她请客,能看出岫烟的经济困境,替她赎衣。她能送黛玉燕窝,免得麻烦贾府的人。所以她的人缘是好于黛玉的。
  只是宝钗行事,终是明哲保身的机敏。凤姐说她不干已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夜抄大观园后,她马上搬走,不在贾府的混乱里容身。王夫人相留,她坦言,园中这一项开支可以免了,大有大的难处,节俭应从早开始。
  不同的性格,对待爱情的态度自然不一样,黛玉托的是生命,爱在人在,爱失了人去了。而宝钗,托的是世事,红尘中有你是牡丹,无你,花依然是花,岁月依然是岁月。黛玉的爱里是唯一,宝钗的爱是生活一个梦,一个是莫怨东风当自嗟,一个是任是无情亦动人。
  卿本无缘
  黛玉与宝玉终是无缘吧,年少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那一相遇,便恍若旧识的亲切与熟悉,那时候,如何明白,无论此时离的多近靠的多真,她与他仍然是无缘。
  贾母是有心吧,安排两个玉儿同吃同住,让他们了解对方欣赏对方,自然比别人亲近了许多,当然摩擦也多了许多,可是就是那样的小摩擦才能让宝玉真正懂得黛玉的好,不是红尘的那种易见的好,是那种世外仙姝的深情与天然。才能让黛玉认了宝玉作知己,这一生这一个贾府,才有了不同的意义,那满塘的芙蓉花呀,才是那样的芳华绝代。
  她一针一钱的为他做荷包,穿穗子,也只是为了他,她才会有这样的情怀与心情。他是什么好玩的好吃的,都要先收了让妹妹看了挑了,才是自己的。那欢笑的声音,总是清透的,是人间最美的声音吧。那微皱的眉,那忧伤的眼神,是宝玉心上的痛吧,一个黛玉,才是宝玉真正的玉吧。
  也曾为了他见姐姐忘妹妹而恼,就是恼也恼得那般俏丽,让人远也不是近也不是,宝玉对了黛玉,总是无言以对,妹妹的话,哪里是讲的理,生生只是一个情字,如何是理。
  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却为谁,这一生还泪的是你,用情的是你,既遇了你,如何心事终虚幻,是怎样的无可奈何呀。情深本自知,只怕天地不知,才有葬花的痴迷,而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她的心上,也是怕呀,怕最后守在身边的不是他。
  他的世界只愿好花常好月常圆,姐姐妹妹永远守着他,不离不散,就如大观的日子里,要走也要他先走,好得她们的眼泪,情悟梨香院才明白,原来各人得各人的眼泪,都是缘份。而他的世界里,同死同归也只得黛玉袭人罢了。可惜妹妹终是走了,袭人桃红又是一年春,终究当年人面桃花的人,都不是他的缘呀。
  心证意证,互为知己,是不是就已经足够,此后天涯地远,哪怕是再会无期,可是她终究活在他梦里他心上,他偶然回眸的恍然里,芙蓉花开,总是一季的芳华里,她的笑颜,总是他的沉醉。
  若是如此,当年的一往情深里,是不是更该懂得珍惜,珍惜这必散的缘。是不是能更懂得这锦绣华年时在,原是因了你才会明丽,才会懂得原来世间,遇见你,真的太好,哪怕无缘。
  
  审核编辑: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淑女的爱情世界

下一篇: 《  琅琊榜-- 实力是保障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太满了就泼出来了,凤姐的进取精神固然让她在贾府站稳脚跟,可太过了,也会后来的悲剧埋下了种子。贾环的失意也与他在贾府受了太多的白眼的关系,你只道他不争气,却如果落到他的地步却又如何争得那扬眉吐气。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不管做的好或做不好,凭心,我就是喜欢宝玉。

    2017-05-2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