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垂杨里--权衡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19   点击:


 
  谢老爷是希望由王家拒绝,好让太太死了心。
  王老爷的犹豫,让谢老爷意识到王家是愿意的。
  他有些头疼。
  他回了谢家,让人找了秦妈妈过来商议。
  秦妈妈低头想了半晌才说,只能从盈盈小姐那里做功夫,那位表小姐骄纵惯了,不听父母的,到是父母要向她低头。
  谢老爷点头,让丁管家给秦妈妈支笔钱,让秦妈妈去料理这件事。
  此时的太太也正在打听消息,她决定自己回趟娘家。
  秦妈妈忙劝,刚从娘家回来,这么频繁的往来,会让老太太不高兴,如今是议亲的关口,太太跑得太勤快了,让人小看。不如她回去看看。
  太太点头了。
  秦妈妈故意选了个王太太不在家的时候,备了份礼物给盈盈的。
  她和盈盈闲聊了几句,盈盈其实不在愿意和仆人们接近,不过秦妈妈特别一些,她是太太的心腹。
  秦妈妈说了太太的意思,但故意把谢家那些繁琐的规矩说了一大堆,何时请安何时陪客,何时问候,都有哪些规矩,说的盈盈脸发白。又说木莲如何唯我独尊,太太如何娇惯儿子,必然有任何事情,都向着儿子,这家的媳妇难当。而且上有一个外室生的却得老爷和老太太宠爱的兄长,下有个二姨娘生的小姑子,这二姨娘虽说是姨娘,这几年却得宠的很。要不然,老爷也不会大笔的银子让个姑娘去出国。
  盈盈眉头皱了起来。秦妈妈走的时候,她还没从自己的思绪里出来。
  秦妈妈摇头,这样的素质,如何能掌管谢家,本来她应该是胳膊肘朝王家拐,可是这姑娘若是嫁了进去,只有生乱,没有安稳,还不如不去,如果她真和太太有纷争,自己更难做人。二老爷不能得罪,儿子还在人家铺子里。
  她特意等着王二老爷回来。
  王二老爷已经和太太说了亲事,太太满口愿意,希罕谢家的聘礼和家业。
  王二老爷却有些犹豫了,当年二姨娘的事,谢老爷对王家不满,如今谢老爷明显的更器重木笛,而木莲的个性不听人劝,谢家的主,盈盈根本当不了。
  
  
  垂杨里--拖延
  可是他也舍不得拒绝。这门亲事,外场是极好的。
  现在秦妈妈来了,他马上接见。
  他问了姐姐的情况,秦妈妈只说还好,病了一场,现在正在休养,近几年太太身体时好时坏的,让人忧心。
  王二老爷叹气,这个姐姐有福气不会享,偏生多事,生生把大好的局面弄坏了,本来谢老爷因了木笛的事理亏,王家占了上风,却为了二姨娘流产的事,惹了谢家不悦,把好棋弄坏了。如果没有二姨娘的事,到真是好亲一桩。
  现在王二老爷问秦妈妈的意见,王二老爷管事经商多年,从不敢小看手下人,所以态度上要诚恳多了。
  秦妈妈说,谢家的情况老爷也知道,谢老爷和太太现在是场面上的尊重,谢老太太呢因为太太称病多年不请安,几乎断了往来,婆媳之间互不理睬,二姨娘得宠,随着谢老太太理家。木莲少爷还算孝顺,但是也有主意,就说这次出走,事先竟没和太太说一声。
  王二老爷沉吟了,这个局面,说亲上加亲,那是客气,实际上,谢家上下,只姐姐乐意。谢老爷不乐意,老太太更不会乐意,二姨娘根本不可能礼遇王家的女儿,这还真是一团麻。
  秦妈妈看王二老爷的脸色,又加了一句,盈盈小姐自小是王家的明珠,若是去了谢家,真要吃些苦头受些委屈呢。
  王二老爷却明白,女儿未必肯吃苦头受委屈。
  王二老爷心里叹气。让女儿迁就别人,真难。
  秦妈妈走后,王二老爷找了女儿来,问女儿的意思,盈盈不乐意。
  她的态度是,谢家的家规太麻烦,她受不得。
  而且她感觉木莲也不会听她的,她和他相处的很一般。
  王太太却还是坚持,她认为那些规矩可以要求改,毕竟时代不一样了,谁还认老礼,谢家房子极多,不一定非住在谢家老宅里。
  王二老爷冷笑,我姐姐看上盈盈,就是找帮手呢,住在外面,恐怕我姐姐就不同意,若是她不乐意,这亲就不必结了。
  
  垂杨里--再谈
  王太太有些犹豫,她和丈夫这位姐姐关系一般,那位嫡姐一项对庶弟庶妹有些轻视,早些对盈盈也是淡谈的。
  后来是嫡母过世了,家业归了二老爷,这态度才好些,她在谢家势弱,娘家不得不依仗王二老爷。
  一想到这里,太太有些松动了,这样的人当女儿的婆婆是好事吗。而且谢家也的确有些复杂,不像自家清爽。
  王二老爷继续分析,虽说当年有约定,家业归木莲,那是不动产好说,暗里的谢老爷说给哪个孩子,谁能拦。
  咱家虽然说是不比谢家风光,可只一个女儿,一切都是盈盈的。
  女儿不乐意,丈夫不看好,王太太就说你们看着办,这城里,满打满算,有名望的人家就几户,适龄的了没几个,你们看吧。
  盈盈一撅嘴,招个上门女婿多好,什么都听我的,看咱们的眼色吃饭。
  王二老爷和太太都摇头,那太让人笑话了。
  盈盈说有什么笑话,各人过各人的日子,管别的人说什么。太太想起盈盈一直喜欢一个戏子,马上说,你不许动歪脑子,戏子呀什么的别考虑,就算招上门的,也是你爸公司里能干上进的,招来是做助手的。
  盈盈就拉了母亲的手撒娇,不是戏子,是表哥,尚家表哥。
  二人这才明白,原来是二老爷那个庶妹的独子,名叫尚怀文。
  模样生得好,随了他父亲,难得是脾气好,唯一的不好是好吃懒作,胜在嘴甜。有些少爷派。家境实着一般。
  太太当即不同意,她和那个小姑子关系也一般,明明常来打秋风吧,还一口一个为娘家好,好似娘家亏待了她似的。当年她以貌取人,看中了杂货店的小老板,执意要嫁,若论陪嫁也算是不少了,家里还给她置了房子。
  
  垂杨里--搁置
  二老爷不想女儿存了这心思。他也不乐意,如果是这样,还不如木莲呢。木莲虽然有些嚣张霸道,肯吃苦求上进,将来自有前程,可尚怀文明明就是让妹子惯坏了,不求上进,就是油头粉面花言巧语哄小姑娘开心。这样的人,做他的女婿,他都感觉丢人。平时没少说妹子,让怀文吃点苦,好好念书,真要有了出息,他不介于资助妹子让外甥有个前景,出国也好,开个店铺也罢,他愿意出份钱。
  可现在什么时候,怀文居然勾搭上了盈盈,可恼。不过他有城府,虽然心里恼着,脸上却不动声色,这事以后再议吧,先把谢家的事清了再说,你们娘俩也不要争论了。
  王太太只好先算了,可是也留了心,后来叮咛管家,怀文再来了,只要不是同小姑子一起,一律挡驾。
  盈盈露了心事,母亲马上反对,父亲未置可否,但也看得出不大满意,心里恼他们看钱论人。
  只是不好硬顶,怀文一直说,不要轻易表露,他素知舅舅舅母势利,现在自己不听,真是恼火。
  王二老爷此时想着,不如应了谢家,可是盈盈既然存了心事,如果现在议亲必然会闹,一旦扯上怀文,就得罪了谢家,以后亲戚没的做了。
  他想先放放吧,谢木莲几年回不来,亲事订了也是口头的,有什么用,没必要现在就让谢老爷不悦。
  他去见谢老爷,答应做姐姐的工作,先不提此事,确没明确表态。
  谢老爷就知道二老爷另有打算,不过眼前能劝动太太也好。
  二老爷见了姐姐,先是感谢姐姐,然后说了,给盈盈求过签,这两年之内不能议亲,太太自然晓得这是推托,很是奇怪,自家如此好的条件,王家居然犹豫。
  太太冷笑,没想到人家不识抬举,她马上冷了脸让秦妈妈送客。
  二老爷一直在奉承姐姐,劝姐姐保重身体,等木莲回来再谈不迟。
  秦妈妈送二老爷出门,二老爷问,姐姐都是这脾气吗,一语不合就翻脸,秦妈妈点头,二老爷叹气,这哪成,哪有大家族太太的气态。
  
  垂杨里--逃婚
  二老爷替姐姐摇头的时候,有里却发生了大事。
  二老爷的外甥尚怀文几次去王家都被门房给挡了,他感觉有问题,那天好不易等到盈盈出门,和盈盈一碰头,盈盈就明白了,父母反对她和尚怀文来往,她当即就恼了,要回去质问。尚怀文忙劝她,事情闹开了,如果连她出不了门,岂不更坏了。
  盈盈是娇小姐的脾气,父母从来都是顺着她,这一次让她大为光火。
  她问尚怀文怎么办,尚怀文问她,敢不敢做新女性,和他离家出走,盈盈眨眼,她知道家里人疼她,只她一女,无论她怎么闹腾,他们都会妥协,既然如此,和尚怀文出去玩一趟,有什么不好,而且回来后,父母就不能再反对她的婚事了。她可不嫁那个谢木莲,一脸的傲慢,还有那个大姑母,也是清高看不起人的样子。还嘲笑过她是庶出的嫡女。哪里有小姑母好,多会儿见了她都是一脸笑,尚怀文知情识趣,唯她是主,这公主的日子不过,跑到谢家做孙媳妇,早请安晚请示的,才不要。
  她马上点头,二人约了明天上午离开。
  尚怀文暗示她多拿钱,没钱过不了舒服日子。
  盈盈回家做准备,家里是惯她,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并不用她随身带线,她自己有些首饰私房的,她想和母亲要,又怕母亲多心,就从母亲首饰里,拿了两件值钱的。留了封信,就在第二天上午走了。
  王太太上午约了人打麻将,王二老爷上午在公司,所以无人知晓,太太快晚上才回来,没见到小姐,问管家,管家说一大早出门,一直未归,太太有些疑惑,到了小姐房间,看见书信,这才大惊失色,当即摔了杯子。
  王二老爷回来的得晚,本来有个宴请,被管家匆匆叫回,看了女儿的信,也是恼怒非常,暗恼亲妹子糊涂,做出如此事来,岂不是丢尽王家脸面,就是真的议亲也不是这个章程。
  谢家那里,王二老爷还打了伏笔,现在看起来真是丢人。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 吃苦

下一篇: 《 垂杨里--晕倒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