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垂杨里-- 吃苦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18   点击:


谢老爷故意不安排人送木莲。
木莲给母亲留了信,解释了他要去南方干一番大事业,将来衣锦还乡。
太太看了信,当即昏了。
秦妈妈好一阵忙活,才算弄醒了太太,太太大放悲声。
太太本以为大的小的出国了,留下了木莲正好管理家业,不想这个儿子,居然不告知一声就扔下她,自己跑了。
太太的悲伤,秦妈妈能理解,她其实有感觉木莲要走,只是没确实,就不好多说,太太这几年性子古怪,不听人言,若不是她盯得紧,不一定生什么事,王家的二老爷是警告过她的,如果太太再生事,被谢老爷厌烦了,王家是不收留秦妈妈这些人的。王二老爷的警告起了作用,秦妈妈一考虑王家虽然是娘家,可是太太的母亲没了,现在是王二老爷管事,老太太里威风的是二老爷的生母。太太如果真的回了王家,日子更难过。
谢家才是太太的家,她们要立足也只能在谢家,既然如此,还是应该听谢老爷的。
秦妈妈没多事,私心以为,男孩子出去闯闯是好事,连小姐都出国了,一个大男人窝在家里,算什么本事。
杏儿在一边帮着安慰太太。
说木莲少爷人聪明朋友也多,不会有事的。
太太叹息自家儿子没离过家,这才是吃苦了。她挣扎着去见老爷。
谢老爷知道必有此一闹,所以态度到还从容。
太太的要求是让谢老爷派人把木莲找回来。老爷口头上答应了,只是说,马上派人去,便是木莲信上没写去哪,只能慢慢打听,有了消息就告诉太太。



垂杨里-- 清静
太太想回娘家清静几天,谢老爷马上同意。 但要求秦妈妈随行,一切交给秦妈妈。
秦妈妈想了想,把杏儿留了下来,由杏儿照看厨房的差事,秦妈妈深知自已的差事极好,不能让老爷趁机安排了旁人,杏儿这些年已经让秦妈妈培养得精明强干。
太太回娘家是假,想让兄弟帮着找人是真。
二老爷已经从谢老爷那里知道了原委,马上一口承诺,包在他身上,让姐姐放心,又劝姐姐,木莲有志气是好事,谢老爷还年轻,企业的事,还是在谢老爷手中。木莲这一走,反而令谢老爷高看了木莲。
太太只是反复强调,要把儿子找回来,二老爷一看太太的样子,知道他的话,姐姐根本听不进。
二老爷私下叮咛秦妈妈,看好姐姐不可生事。并私下给了秦妈妈一笔钱,让秦妈妈有事告诉他。
秦妈妈心里盘算,太太已经越来越让老爷不理论了,木莲掌家还是遥远的事,自家有个儿子,一直在学徒,便求了二老爷,能不能给儿子一个差事。二老爷说让他去自己的绸缎庄吧。
秦妈妈满口致谢。
安排了儿子,秦妈妈心里踏实了。
太太走了几天,谢老爷感觉谢家真清静。二姨娘是温和的性子,这几年随着谢老太太管家,也是萧规曹随。处处以老太太的意思为上,老太太非常满意。可是也不好越过太太让二姨娘管家。




垂杨里-- 生病
太太也知道娘家不比从前,在二老爷主事的家里,没有温暖,下人们对她的态度,也不比从前,饭菜也是敷衍了许多,表面上看也是几菜,味道差了许多,原料也不是新鲜的。还不如在谢家。
二老爷对太太的要求都是满口答应,太太也不敢相信几成。
那天她要回谢家,那个庶妹也回来了,她照例过来和太太聊几句,秦妈妈一看她来,就使眼色让人去通知二老爷了。一听说木莲去南方了,她马上一副心疼的样子,那要多吃苦呀,有福不享的,不趁木笛不在,马上接管企业,真是可惜了。此语深合太太之心,太太马上落下泪来,秦妈妈忙给太太手帕子,又安慰说,木莲一向聪明,不会吃亏的。
庶妹却不肯消停,还说,南方的天气和这里不同,好多人水土不服生病是常事的。
太太哭得更加厉害了。
秦妈妈只好说,老爷已经派人找了,很快有消息的。
秦妈妈很恼这个庶小姐的不知眼色,故意给太太挖坑。
正这时候,管家来了,说是二老爷让庶小姐过去,有事商量。
秦妈妈松口气,马上命人准备行李,赶快离开。
回了谢家,才算放心,那个庶小姐自二姨娘的事件之后,进不得谢家的门了,谢老爷交待了管家,谁放这人来,就撵走谁。
秦妈妈安置太太去后面休息,叮咛杏儿让厨房做点开胃的饮食,王家的饭菜,她都不惯。
太太晚饭没吃多少,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梦里又总是梦见木莲病了,几天折腾下来,人都消瘦一圈,人就病了。



垂杨里-- 来信
谢老爷虽然不喜太太见识浅,连二姨娘不如。但不能不管不问,找人拿着木莲的文章仿了封信。
说是一切安好,在这里有同学一同来的,互相照看,一切安好。
太太这才能吃下饭了。
又逼着老爷送钱送个仆人去,老爷说送钱可以,找人照看也罢了,送仆人没有用,军校里不让进。
太太这才罢了。
太太的身体忽好忽坏,一年间补药不离身,这是真的病了。
谢老爷交待秦妈妈,时常让大夫过来看看,不要说太太不爱听的话,娘家少往来。
秦妈妈忙着点头。
太太想到给了给木莲订亲的事,若是订了亲,也许木莲愿意回家。
她想儿媳妇一定要和自己一条心,她想到了兄弟家的女儿。小名盈盈。
盈盈容貌不错,也读书识字,只是没上大学,也是嫂子娇惯,怕女儿受委屈。一直在家里,年纪比木莲小三岁,也是合适。
她有了这个心,称和秦妈妈商议,秦妈妈心里觉得不妥,盈盈娇气,一样的读书比宗桐小姐差远了,老爷并不喜欢王家的人。
便说,她回去探探王家的口风,如果王家愿意才好,如果王家另有打算,总不能让木莲少爷丢了份。
太太点头。
秦妈妈转身出来,去了二姨娘那里。如今老爷都是在二姨娘这里起居。二姨娘一看秦妈妈来,知道是太太的事,就起身出去了。
秦妈妈说了太太的打算,老爷皱眉,这个夫人真是糊涂,木莲就娇惯,如何能找个更娇气的姑娘,如何管家,那个盈盈他见过,真真是宠坏了,人也娇气,性子也傲慢。而且他看的出来,木莲不喜欢这个表妹,嫌她俗气。
谢老爷说,先稳住太太,就说王家要考虑一下。



垂杨里-- 亲事
秦妈妈先稳住了太太,是看谢老爷的意思,秦妈妈现在表面上依然围着太太转,心里却知道哪头轻哪头重,在谢家还是不能得罪谢老爷。对于谢妈妈来说,当年陪了姑娘出阁,就是希望在谢家落地生根长长远远的。
她知道奉承谢老太太是不大可能的,婆媳矛盾已深,而且谢老太太久在内宅,其中的缘故如何不知,与其那样,不如依礼行事,对了谢老太太客客气气就是了,重要的是谢老爷,谢老爷人还公道,事也不多。不是个难伺候的主子。
谢老爷心里烦闷,不知道为什么和太太就是思路不在一个回路里。
明明木莲争气,要做一番事业,其实老爷到不介意能不能有事业,只要他见识些人间疾苦,以后懂得守业就满意了。可是太太却弄得人心惶惶,一会儿回娘家,一会儿病了,才好两天,又要订亲。木莲的小霸王脾气,不经他同意,你订了亲有什么用,他一甩手走了人,岂不是坑了新娘子,尤其是亲上加亲,那真是结仇了。
谢老爷约见王舅爷,把太太的打算说了,王二老爷,先是一喜,王太太提过结亲的事,亲上加亲,谢家家资丰饶,强于王家,女要高嫁,真是极好。王老爷也曾心动。可是素知谢老爷的手腕,如果暗中算计,惹恼了谢老爷,怕事得其反。
此时谢老爷开口,王二老爷喜动颜色,可是姐夫的表情,似乎不大乐意,忙换了表情,诚恳的说,姐姐的意思是好意,那姐夫的意见呢。
谢老爷沉吟,木莲的脾气你也知道,人是他看中的,如何都罢,如果不是,他现在能离家,将来也能一走了之,怕是会委屈了盈盈。盈盈是我的侄女,本是至亲,若是白受了委屈,我也心疼,不管将来盈盈嫁入哪家,至亲自有重礼,只是木莲未必是好的人选。
王二老爷是明白人,此时一想,也有道理,木莲和盈盈彼此感情很一般,盈盈是惯坏了,那个是小霸王,真非良配,他不肯轻易拒绝,说能不能回家和太太商量。
  审核编辑: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兄妹

下一篇: 《  垂杨里--权衡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