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垂杨里---流水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16   点击:


  
  时间过得极快,几年过去了,孩子们都长大了,都上了大学。
  木笛充分发挥了他的高智商,已经高了木莲一届,太太也已经不指望儿子在学业上超过木笛,那已经是不可能了。木笛已经才名远扬,校长都会打电话向谢老爷称赞木笛了。
  谢老爷有了木笛,顿感有子万事足,而且通常的宴会带了这个才子出席,也极有颜面。众人多是赞叹和羡慕,木笛的才名,已经压过了他的身世,没人介意他是不是外室的儿子。
  太太现在是指望儿子毕业后接手家业,木笛马上要毕业了,木莲还有一年,这才是重点,不能让木笛进入谢家的事业。
  太太认为木笛处心机虑早一年毕业,就是要抢这个先。他如果先插手谢家的生意,在时间上就占了先机,对木莲不公平,虽然木笛的成绩好于木莲,但在太太眼中聪明的是自家儿子,木笛不过是会读书罢了。
  太太回了娘家,找二弟商量。
  这些年王二老爷的生意不温不火,因了谢家的照应,也还顺当。王二老爷的烦恼是,只有一女无子,太太极厉害,娘家是官,他不敢开罪,所以不敢纳妾,更不敢找什么外室,对谢老爷是大为羡慕。
  姐姐回来,他知道有事,这些年,无事谢太太不回娘家的,她的母亲已经三年前过世,王家于她,没什么牵挂了。
  王二老爷也是明白人,一荣俱荣,他自然晓得,年节时,木莲都会前来走亲,先几年宗桐也来,后来出了二姨娘的事,宗桐就不来了。他知道木笛得了家业,和他没什么关系。
  垂杨里---商议
  王二老爷答应和谢老爷谈,当然不能插手谢家的事,不过当年木笛归家时,两家原有协议,家业归木莲。
  但王二老爷一直叮咛姐姐,如今不比当年,谢家势大,王家微弱,不能硬来,这段时间,不要做得罪谢老爷的事。谢老爷素有君子之风,当年既然有承诺不会失约,但姐姐不可生事。
  王二老爷请姐夫吃饭,谢老爷原也没当做什么大事,这些年这个小舅子,还算识趣,虽非开拓之人,但重在稳重,能守好自己的产业,谢老爷说,也可得一个赞字。
  太太这个娘家,幸而有小舅子撑着,还算没闹出什么麻烦。
  太太这几年也算安稳,虽说夫妻关系淡漠了,但终是太太。
  王二老爷酒足饭饱后,询问姐夫对木笛的安排,一口一个木笛是才子,这样的人,不出国留学真是浪费了,他赞木笛,谢老爷也欢喜。小舅子的心事,谢老爷也明白,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也不想亏欠木莲,凭心而论,这几年木莲还算省事,年纪大了,不大打架生事,虽然没有长子成才,但在同等人家的孩子看来,还没算出格。
  谢老爷说,你放心,我已经和校长说了,让木笛留学去。
  王二老爷,马上松了口气,这样最好,姐姐也放心了,王家也放心了。
  谢老爷叹息,孩子多有孩子的烦恼,这两个孩子,他叹了口气,他看的出来,兄弟二人的冷淡,在他面前,装样子,离了他,互不理睬,唯一的桥梁是宗桐。
  
  垂杨里---出国
  木笛知道家里关于财产的分配,他并不介意,他相信凭他的能力,这些都能挣到,父亲能做到,他也能做到。
  父亲和他谈出国的时候,他一口答应,他想让宗桐和他一起走,他知道家里重男轻女,宗桐过两年毕业,家里肯定考虑婚事,无非是门当户对,他感觉那样委屈了宗桐,有些家里还嫌弃宗桐是庶出。
  父亲有些犹豫,他是新派人,否则也不会同意宗桐上学读书,可是让宗桐出国,他到是愿意花钱,只是感觉有没有必要呢,最后还是要嫁人呀。
  木笛劝他,又举例说明,谁家的小姐去年去法国了,谁家的夫人和丈夫一起出国了,现在风气如此。宗桐天资极佳,留在家里,有些可惜了。
  其实他感觉若论做生意,他和木莲其实都不及宗桐有天份。尤其在数字上,宗桐对数字好似天生有感觉。
  二姨娘的兄弟在谢家做得不错,现在已经是会计室的副科长了,大家称呼他杨科长。说这话的时候,杨科长在旁边。杨科长还没结婚,有些高不成低不就,但一直非常疼爱宗桐,想为这个外甥女争取一个机会。就劝说姐夫,现在风气如此,宗桐年纪小,随着哥哥见见世面,两三年后回来,再议亲事,也不晚,而且现在文凭也是嫁妆的一部分。
  老爷点头。这事要与谢老太太回明。谢老太太不以为然,但是知道儿子最疼爱这个孙女,她不想做恶人,就说,随你办吧。
  二姨娘到是有些意外之喜。
  虽然女儿是丫头,可是她从不轻看女孩子,有机会出国,她极力赞成,而且有木笛照看,她更放心。
  垂杨里---争执
  太太到是高兴,木笛走了,至于宗桐出不出国,她不介意,那点花费是小钱,两三年内木莲若是接了谢家的差事,那自然极妥当。
  不想木莲却不同意,哥哥妹妹都出国,他留在家里,守什么家业,哪里是男儿当做的事。
  他也要求出去。不等老爷说话,母亲大惊,一百个不同意,好像他一去不归似的。
  谢太太的如意算盘就是木莲掌管家业,现在木笛走是最好的时机,等到木笛回来,木莲已经接管了家业,这才是最妥当的安排。
  不想儿子不同意。气得她又打了儿子一巴掌。
  木莲对母亲已经恼火,感觉母亲根本看不起他,好似他只有接手谢家的财产一条出路,他也七尺男儿,不能连宗桐不如。
  秦妈妈拉走了太太,太太这些年脾气喜怒无常,不是和婆婆闹僵就是打儿子,和老爷争吵,完全没有当年的温和气度。
  秦妈妈规劝太太,母子之间有话好好说,这样不好,如果少爷就是负气出走,又能如何,您的一片苦心,好好和少爷说。
  秦妈妈举例子,谁家的少爷就是这样和家里闹决裂,不过没去国外,去广州了。
  秦妈妈也知道木莲不只是太太的指望,木莲当家主事,她们也跟着沾光。
  秦妈妈安抚了太太,自己让厨房炖了鸡汤,给木莲送过去,自己来劝少爷。
  少爷对她到是客气,秦妈妈说了太太的苦心,无非是怕少爷吃亏。
  木莲说,我是功课不及木笛,可是论人缘论能干,未必不如他,我接了我爸的财产,一辈子让木笛瞧不起。
  秦妈妈忙说,哎呦,我的少爷,这本来就是你的呀。人和人不一样,天生就不同,你就是天生命贵,这个家里,你是最贵重的少爷,不必让别人看得起,你把老爷的家业发扬广大,这是你的本事。
  木莲不好和秦妈妈相争,他的想法是家业是他的,这不假,可是父亲年富力强,他现在去了也是跟班一类的,不如出去长长见识。
  他答应不和木笛他们出国。
  他的算盘是,去考军校。
  
  垂杨里---鸟飞
  木莲的打算是和父亲说了,谢老爷对这个儿子的感情很复杂,如果不是太太的坚持,他其实是希望把家业交给木笛的,那当然也不会亏待了木莲,都是自己的儿子。他认为木莲的资质不及木笛,而且没吃过苦,太娇惯,不适合掌舵。本来他在家族企业里,谋个副职,做个股东,愿意辛苦就辛苦,不愿意就享受,也是舒服一辈子。
  可是太太不同意,非要把担子压在这个娇生惯养的儿子身上,这个孩子心地不坏,就是少担当,这也是太太娇惯的。谢老爷是个守信的人,而且当年太太把一部分陪嫁入了谢家企业的股,他不能过河拆桥。
  现在儿子愿意考军校,他当然乐意。他想让他去外面长长见识也好,自己现在年轻,还能管理企业。连女儿宗桐,都让她高飞去了。
  父子二人达成一致,先让木笛和宗桐离开后,他再走,免得太太闹事,影响了那兄妹俩的行程。
  宗桐在收拾行李,二姨娘恨不得把家给她搬走,一件一件放里放,宗桐不得不一件一件拿出来,告诉母亲,又是火车又是船,根本不能拿那么多箱子,也就是木笛只拿一件行李,才给了她空间。二姨娘说,火车上丁管家会安排人相送,到了轮船上也是有人安置好了,有木笛在,多点东西没事。宗桐终于妥协,后来她让舅舅叫走了母亲,这才清静了些。
  谢老爷私下给了宗桐些钱,宗桐留了一部分给了小舅。杨科长上班几年,也有些积蓄,可是宗桐听母亲说,让小舅盖新房子,这样也是提亲的一个资本。
  杨科长不要,说自己薪水不低,宗桐说,我走了,母亲也要您照料,您收下吧。
  杨科长这才收了。他感叹,谁说女儿不如儿子,宗桐比木莲强多了。
  兄妹几个,手中有钱的是木莲,太太自有铺子,收的钱,大部分给了儿子,木莲大把花钱,也笼挌了不少人。鱼龙混杂有好有坏。
  现在兄妹几个分别在际,这一走,再见面也在三年后了。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等待

下一篇: 《 垂杨里--兄妹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乖巧懂事的宗桐,但愿命运会眷顾这个女孩。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