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垂杨里---低头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14   点击:



  秦妈妈笑着对王家的二小姐说,前面大厅开了戏,有二小姐爱听的,二小姐自然听得出秦妈妈逐客的意味,本来不悦,想着自己是主子,可又一想,秦妈妈原是嫡母的人,不好得罪,而且现在谢家的内管事,手中的权力不小,就笑笑起身。
  秦妈妈看看宗桐,小姑娘也伶俐起身,我也看戏了,她拉了杏儿走了。
  人都散了,秦妈妈叹气,您怎么听二小姐的话,她能有什么好主意。现在这事,说大了天,就是咱家太太也不会让您这时候撂挑子,当家太太要有个样,现如今是老太太的寿辰,您不去,是打老太太的脸。
  太太就是委屈,这事我能不生气吗,老爷一句认错的话都没有。
  秦妈妈心里话,谢老爷若非理亏,岂能同意财产归木莲。
  秦妈妈只能哄着,太太,老爷是老爷,老太太是老太太,你不能糊涂呀,这家里你和老爷生气,再得罪了婆婆,有什么好处呀。也要为木莲想呀。
  提及木莲,太太不得不低头。
  太太还是在开席的时候出来了,明显的情绪不高,不过她肯露面,大家都松了口气。
  老爷身边,一左是木莲,一右是木笛,一样的打扮,一样的贵公子气,有知趣的笑而不问,有疑惑的私下议论。
  这时候宗桐在老太太身边呢。
  老太太对这个孩子的机灵还是满意的。
  现如今太太出来了,就让宗桐去嫡母身边。
  宗桐笑盈盈的走过来,却得了太太一个白眼。
  宗桐的脸色一暗,随即又笑了。
  那个表情落在木笛心头,不由一软,小姑娘还是个小孩子,人情冷暖,不得不敷衍着太太。
  这种场合,二姨娘通常不出来,都在后面料理。
  今天格外忙,老爷交代她,让针线房赶一下木笛的衣服。
  
  垂杨里---入学
  镇上一建立学校,谢老爷就开明的把孩子们送了进去。
  太太的意思是木莲去就行了,宗桐一个女孩子抛头露面不合适,而且也没几家的小姐去。
  宗桐也不和太太争,只是拉着父亲的手,眼泪汪汪的样子,老爷看了一眼,心就软了,罢了,宗桐的母亲就读书识字,这个女儿比木莲是读书的料子,养在家中,才是可惜。
  谢老爷做主,木莲对这个小妹妹,高兴的时候哄哄,不高兴的时候就不理会,他虽然霸道,却不喜欢母亲,左一个嫡右一个庶的挂在嘴边上,好似他一个大少爷,欺负一个小丫头似的。所以也说妹妹不去我也不去,这吃苦的差事,不能只我一个人。太太恼怒儿子不争气,秦妈妈在一边使眼色,太太就不管了。
  秦妈妈私下说,何必呢,二姨娘算是极好了,比王家的姨娘省事多了,宗桐是老爷的心爱,没必要惹老爷不高兴,反正老爷做了主,将来怪不得别人。
  现在老爷一看见木笛,就想着让木笛赶快上学,既然木笛得不了他的家业,必须靠自己,读书是越快越好。
  所以二姨娘先要让针线房弄出几件校服来。
  学校考察了功课,先让木笛和宗桐一个班,只是这孩子厉害,一年后,就跳级了,再一年后和木莲一个班。
  宗桐对功课,并不像木笛那么抓紧,她的事务多,回了家,二姨娘让她学女红,学管家,还要学做菜,二姨娘说,她是个女孩子,必须懂这些,所以不可能大把时间读书。宗桐的功课不好不坏,在班里居中。
  木莲是偏科,喜欢的就出色,不喜欢的就不学,老师也管不得,这学校还得谢家赞助,自然对大少爷另眼相待。
  木笛一枝独秀,一直包揽了第一句,风头无二。
  兄弟二人在父亲面前,还能说几句话,离了谢老爷,并不过话。其中有太太的缘故,太太的眼中,木笛始终是和儿子抢财产的。
  木莲面对一个各方面比自己优秀的哥哥,自然不平衡,在学校里,会给木笛找些事,弄些壁虎蟑螂什么的,扔到木笛的抽屉里,木笛总是平静似水,把那些东西清理了,还是对着书本。
  在谢家,木笛只和宗桐多说几句话,小姑娘有时候会问些功课,这时候,木笛最有耐心,宗桐就说,比老师教得好。
  
  
  垂杨里---杂事
  自木笛出现,太太就冷落了老爷,谢老爷先和有愧,时间久了,也淡了。
  秦妈妈劝了几次,太太还是那样。
  幸而太太在婆婆面前,恢复了常态。
  老太太如今心满意足,两个孙子,尤其是木笛的确出众,要她说,木笛更像谢老爷。木莲身上有些纨绔气。
  孩子们放假的时候,老爷会带着两个儿子,参与一些公事,他们不懂,就一边看着学着,木笛不多话,却心里有数,老爷说过一次,不用讲二次。木莲差了些,全凭兴趣。
  越是如此,太太越是紧张,往娘家跑的次数多了些。
  太太的母亲身体不好,一直病着,家事已经由二少爷的母亲管理,因了太太嫁得好,所以也没受到为难。
  太太看母亲的样子,有些心酸。母亲劝她,自己是没儿子,你好歹有儿子,不会如此,教养好儿子才是正理。
  太太皱眉,自家儿子明显不如木笛聪明,老爷和婆婆似乎都更喜爱木笛。
  她不好和母亲说什么,就找了兄弟。
  二少爷对姐姐还是极客气,礼数周全。
  太太说,你不要一心奉承你姐夫,也要想想以后,若是家业在木莲手中,你是亲舅舅,若归了木笛,有你什么事。
  二少爷承认姐姐说的有道理,只是分寸要紧,目前不得得罪姐夫,以后最好是外甥管事。
  二少爷不得不开导姐姐,你也知道家业老爷说了算,要给木莲加劲,不能和姐夫拧着干,那样受影响的是木莲。木莲没吃过苦,自然不如木笛懂事。至于未来,我劝劝姐夫,听说现在留学成风,不如把木笛送出去。不过现在年纪小,还要过两年提。你不要太闹了。
  
  垂杨里---暗流
  老太太怕木笛委屈,一直让木笛跟着她,所以日常起居,到没委屈。零花钱,孩子们一样的,当然太太会贴补木莲。
  木莲有了钱,养了几个小跟班,在学校里吆五喝六,被老爷知道了,打了二十板子,太太哭成了泪人。
  老爷责怪太太慈母多败儿。
  太太恼老爷另有了儿子,就不心疼木莲了。
  老爷对太太的脑回路,理解不了。
  就多在二姨娘这里。
  二姨娘劝老爷,孩子还小,能说理就不要动手。
  太太心疼儿子都是一样的。
  老爷叹气,木莲这样下去,怎么接管谢家。
  这个话题太大,二姨娘马上绕开了,太太还是听舅爷的话,不如让舅爷劝劝。
  老爷点头。
  二姨娘家里只一个兄弟,读书不错。老爷一直器重,这一年毕了业,正在找差事。
  老爷知道了,就安排二姨娘的兄弟杨志远去了会计室。
  这事让太太知道了,也是不开心,对二姨娘冷嘲热讽。二姨娘低了头,不答话。
  母亲被嫡母如此讽刺,宗桐刚要开言,却让二姨娘踢了一脚,小姑娘只好低了头。
  木笛看太太没有停止的意思,就转身找了奶奶。
  谢老太太对二姨娘一直满意,这个二姨娘是她选的,就贵在二姨娘知礼,家和才兴,如今看太太一直数落二姨娘,不得不派人找太太,说是商量过中秋的事。
  太太走了,宗桐看着母亲,娘,那是父亲找的小舅舅,你干吗不这么回太太。
  二姨娘摇头,那太太更生气了。去年太太想安排她的一个表弟去会计室,老爷拒绝了。现如今太太肯定生气。
  宗桐撇嘴,太太那个表弟,父亲说名字都写不对,这样的人,也敢去会计室。二姨娘瞪女儿,那是长辈,也是你非议的,回去抄《孝经》。
  宗桐起身说,是,娘,我抄的《孝经》父亲都说好,我抄了送他就是了。
  二姨娘摇头,却对上木笛的眼睛,对着木笛慈和的一笑。
  
  垂杨里---喜事
  二姨娘怀了身孕,最高兴的是老太太,她很希望这次还是个孙子,但还是安抚二姨娘,女孩子也没什么,都好。
  二姨娘说小时候她算过,都是女儿。太太听了脸色才好些。
  给二姨娘诊脉的医生是太太找来的,和她娘家有点关系,一直给她诊脉。
  她私下问那个大夫,大夫说感觉像是个儿子。
  老太太喜动颜色,太太阴了脸。
  二姨娘尽量回避太太,她知道太太因了木笛的事,一直不高兴,现在如果自己这一胎是个女儿罢了,如果是个儿子,太太肯定烦恼。
  木笛是老爷理亏,才同意不继续家业,可如果自己的是儿子,虽然没有木莲分得多,也是有份的。
  二姨娘和宗桐说,这个年纪了,本来没想到有孩子,全当给你做个伴吧。要是个弟弟就好了,你也有人照应。
  宗桐很高兴,但她知道太太不高兴,所以不敢表露出来。
  二姨娘爱吃酸的。更让人感觉是男孩子。
  那天太太回了趟娘家,回来后说是头痛,请了个算卦的,说是被属免的冲了,一打问二姨娘是属免的。
  她想让二姨娘去庙里住段时间,老爷不同意,老爷是新派人,不相信这一套。
  太太的头就疼得更厉害了。
  太太病在床上。
  二姨娘就主动说去庙里吧。
  宗桐说陪母亲一起去,有个照应。
  老太太说你一个小丫头懂什么,让自己的陪房沈妈陪着去,让丁管家跟过去安置好了,再回来。
  那天走的时候,天就半阴着,宗桐被打发和两个哥哥去上学,路上总有些心神不定的,木笛安慰她,有丁管家在,放心。
  垂杨里---薄命
  那天下午,几个孩子回到家里,发现气氛有些紧张。
  宗桐让杏儿去打听。
  杏儿说马车在路上让一辆车给撞了,二姨娘昏过去了。
  宗桐马上去找父亲,被老太太拦住了,说父亲已经赶过去了。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父亲也没回来,宗桐不想去上学,要在家等着,老太太点头,打发两个少爷走了。
  下午的时候,老爷回来了,丁管家在后面没精打彩的跟着,宗桐跑过去,问父亲,我娘呢。老爷叹口气,你娘在医院,休养一段日子。
  后来宗桐才知道,孩子没保住,二姨娘也受了伤。
  撞马车的是另一辆马车,说是惊了马,车夫逃了。
  有佣人私下议论,事情太巧合。
  老太太训诫了几次,才好些。
  二姨娘出院后回来,脸色苍白,一直养着。
  宗桐每天都去陪母亲说话,母亲叹息,真的是个男孩子,可惜薄命。
  老爷派人找了王家的二少爷来。
  二人在书房谈了许久,二少爷走时,老爷第一次没有送出大门。
  后来家事归到老太太手里,太太说是身体不太好,不能操劳。
  宗桐看见太太的气色挺好,并不像生病的样子。母亲却反复叮咛她,以后离太太远些,行个礼就走开,对木莲少爷,也不要多接近,那是太太的命根子。
  宗桐忧伤了一段时间,那个未出世的弟弟,母亲说是给她做伴的,她忍不住叹气,人也消瘦些。
  木笛送了她一只笛子,自己做的,教她吹笛子,说是吹笛子的时候,心里就不难过了。
  
  垂杨里---贴心
  宗桐想着母亲快过生日了,就想着送一件礼物。
  她学了裁剪,就想着给母亲做一件最时尚的裙装,面料极贵,她的月钱买不起。她赖着谢老爷给钱。
  谢老爷对这个女儿,一向是有求必应,听说是给二姨娘做衣服,马上点头,但故意说,女儿偏心。宗桐马上说,她手艺太差,父亲又经常出门,她不敢下剪刀。老爷点头。
  宗桐要钱的时候,木笛在一边,很羡慕的看着这父女融洽的一幕。父亲对两个儿子,没这么和颜悦色,都是板了脸,多是教训少有夸赞。
  木莲虽然不问家事,但二姨娘的孩子,他多少感觉到了和母亲有关。
  二姨娘人和气,一直对几个孩子不错,他有些不敢见二姨娘。
  现在听说给二姨娘的生日礼物,他也想出点钱,就说,他凑一份子,木笛马上说,他也出点,老爷很高兴孩子们的态度。
  老爷找来了丁管家,让他给宗桐找面料,丁管家马上说,现在带小姐和少爷们去布店,少爷们不用被老爷教训了,自然乐意。
  只是一出门,两个少爷就不愿意坐一辆车,最后木莲说不去了,钱他回头给宗桐送过去。
  他不去了,木笛反而轻松了,他们兄弟一向无话,木莲暗中为难他,他根本不正眼看。当面木莲不敢,木莲现在成绩不如他,在父亲那里话语权旁落。
  自二姨娘的事之后,太太不再管家,秦妈妈还管着厨房的事,但是秦妈妈一向低调,深知太太莽撞,不该听了那位王家庶小姐的话,二姨娘的孩子比大少爷小了十三岁,大少爷当家理事的时候,那位小少爷,还没上学呢,根本不影响木莲的利益。
  真正能影响的是木笛,如今老爷生了太太的气,这一次是太太理亏,不好说什么。太太不考虑教养木莲和木笛一争,却转而对付二姨娘。
  明显的是宗桐对太太远了,二姨娘也是远着太太,老爷和太太很少说话。
  
  垂杨里---自私
  太太未必不清楚目前的局面。
  她却不后悔。
  为了木莲,做什么她都愿意。
  她这一辈子,只为了木莲了。
  从木笛出现在谢家,她就对谢家失望了。
  算算木笛的年纪,老爷在迎娶她时,就已经认识木笛的母亲了。这对她不公平,这和二姨娘的事,不是一个性质。
  如果那时知道木笛的事,她根本不考虑进谢家,是谢家欺骗她在先。
  所以看见木笛的时候,心中怒火翻腾。
  母亲劝过她,认命吧。
  她认了,不可能为这事离开谢家,便宜了外人。
  可是她要保卫木莲的权力。
  上面一个木笛,下面一个姨娘的儿子,这个局面,她不要。
  那天听了庶妹的话,她觉得有理,长痛不如短痛,所以才对二姨娘下了手,动手的人是母亲的陪房,那些人忠心于母亲。
  人人都有自己的算计,她也有。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惊喜

下一篇: 《 霜雪明--登前途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