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日暮途穷

乱世江城 63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15   点击:


  63
  侦探
  1945年的夏天,靠近苏联边境的小兴安岭深处,山沟里出现了一间猎人的窝棚。有祖孙二人居住此处。清晨孙儿去谷底的小溪里提水,饭后,二人去山坳里狩猎,傍晚在窝棚外面生起篝火,日复一日,很少听见二人交谈。
  那日晚餐时,小的对老的说,下午他看见两个骑马的人从树林里出来翻山梁走了。
  “不准讲日语,中士,”老的呵斥道。伸手要打他的耳光,但他的话也是日语。
  “你――”小的捏住他的胳臂,有些恼怒。
  “丢掉你的臭士官生的习惯,要现出傻相,这样,”老的做出一个憨痴的模样。
  小的愤愤不语。老的便说:
  “以后你要讲说蒙语,对汉语要半通不通。你知道几十人报名干这项任务,只有你会蒙语,又有猎人的经验才中选的。”
  他们是关东军派来的,目的是抓获抗日联军潜入的探路者,做舌头,给关东军提供情报。
  苏联红军已经战胜了德国法西斯,定要回师东进,在中国东北消灭关东军。为此抗日联军会派遣尖兵先行回国,摸清日军的布防。这是兵家常用的策略。
  吃过饭,小的收拾餐具,之后喂军犬。老的在吸烟。
  “猎人不吸烟卷,也不像你那样坐着。”小的愠恼而讥诮地斥责老的。
  老的扔掉香烟发威:
  “中士,服从!”
  “上士,纪律!”小的不甘示弱。
  “你乳臭未干,当中士是因为你外公是大官。”
  “我是士官生,你不过是个老兵,为配合我执行任务才提升的。”
  “你不服气?”老的责问。
  “你仗势欺人。”小的恼怒。
  “你想拚刺吗?”老的捡来一柄棍棒。
  “拚就拚!”小的也拾起一根木杆。
  军犬便在旁边跳窜。
  只几下,老的便被打倒了。他呜呜哭起来:
  “我五十岁了,还与你这十二岁的顽童并肩战斗,天照大神啊!我的两个儿子都死于圣战。”
  “我们为天皇效忠,要实行玉碎战策,即使日本岛在轰炸中沉没……”小的背着训条。
  话音未落,他们听见远处隐隐的马蹄声。那小的在茅屋外的林中藏好了一只枪。老的在草棚周围转了转,清除一些痕迹。这时一个骑马者过来了,他下了马,高声招呼:
  “大叔,你们是猎人吗?我是收皮货的。”
  “是的,佬客,坐下,喝碗水。”化了装的老兵答。
  “大叔,你有什么毛皮吗?”
  “没什么样稀罕货,有几张兔、狐狸和獐子的,我想客人也不会有兴趣。”老的现出笑容。“客人是从哪里来的呀?见没见到哪方的军队?”
  “从黑河那边来,没见到军队,我是绕着村镇走的,我怕碰到日本兵把我的马和枪掠去。大叔,这儿离兵站近吗?”
  “远着呐,碉堡附近,方圆几十里也不让你打猎。”
  “我骑马旅行,还真怕军队布防,若碰上雷区更可怕了。”
  “碰上日军的前哨那更糟。”老兵露出讥讽的微笑,同时抓起了猎枪,“长官,交出你的武器吧,你大衣里的望远镜和手枪说明你是抗日联军的大官!”
  “那么说,你是日本的探子了?”客人并没有放下手里的水杯。
  “笨蛋,他们是两个人。”那小的中士急着高喊。
  “你说对了,崽子。”一个壮士从窝棚后面走出来,一脚踢倒了那老兵,可怕的是他手里未握任何武器。他从容地拾起那猎枪。那军犬扑过来,被壮士用枪托打倒。这时老兵迅速爬起来,钻进树林。
  “承武,去追他!”
  “不急,项司令,让他跑一段,这样我才知道,他们的兵营在哪儿。”说着,他紧紧腰带,提着猎枪飞身上马,他的马上还挂着一只快枪。他绕过林子,向老兵逃跑的方向追去。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登前途

下一篇: 《 垂杨里---等待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这一节看得好开心,如本鬼子要完蛋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