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鸳鸯的打算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14   点击:

  鸳鸯是家生奴才,自小在贾府,在贾母身边自然是见多识广了。而且贾母是个有品味爱热闹的贵族,所以对丫环们比较宽和,培养得她们个个言谈爽利,机敏活泼。也就是贾母的丫环自身的个性得到了充分的发挥。加上她们在贾母身边,所以得到了家里主子和奴才的充分的尊重和奉承,时间长了会忘记了自身的身份。
  尤其是鸳鸯,连太太们都要给个面子的人。自然对未来有着美好的向往与打算。直到贾赦娶亲,才让她清醒过来,原来她的身份还是奴才。这一点无论多少的粉饰不能改变。鸳鸯明白了这一点,马上想到了贾府那些姨娘的命运。贾府最成功的姨娘是赵姨娘,有儿有女,可还是在给小姐主子们打帘子搬椅子,被小丫环们说成都是奴才。别的姨娘就更惨了。李纨凤姐那的姨娘都没了踪迹,上一代的更是没个结果。所以鸳鸯是不走这条路的。既然不作姑娘,也许鸳鸯的打算真的如贾赦所说,想着老太太疼她,将来放出去能正配。这的确是鸳鸯的梦。待到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这样的结局才是她想要的。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再也不是别人的丫头。
  可是因为贾赦这条路也没了,鸳鸯只能发誓不嫁求贾母保全,贾母为了自已的利益,当然乐得鸳鸯留下来,贾赦又花钱另买了一个。可是鸳鸯不能不考虑她的未来。她得罪了贾赦,贾母在的时候,自然无人敢针对她,可是贾母的年纪在那。鸳鸯不得不考虑以后的事情。
  贾政为人方正古板,王夫人只是要大家夫人的名,二人都不是能作主的人。第三代里,宝玉是心思不在javascript:void(0)正事上,全不知人情事故。贾环心术不正,不能相信。也只有贾琏和凤姐,才是可心托付的人。
  凤姐为人敢作敢当,而且与邢夫人本不投缘,那贾琏也看不上父亲的作为,为此还让父亲打了一顿,而且贾府的家务一直是他们夫妻处理。无论从能力和人品上,都是令人放心的。
  还有一层因素,就是为了讨好贾母,多年来凤姐一直与鸳鸯配合密切,也建立了一种特殊的友情。二人彼此还算欣赏。
  所以鸳鸯才会借当给贾琏渡过难关,也是要他们夫妻欠着一个人情,要不然鸳鸯何苦管这差事,若无事还好,若有错,岂不是令自己不能容身于贾府。
  鸳鸯后来远着宝玉,倒不完全是为了摆样子,主要是鸳鸳肯定清楚王夫人撵金钏的原因,知道王夫人在意一切与宝玉有关的女子,所以远宝玉,是为了让王夫人放心。不得罪这二房,总不能把大房二房皆得罪了吧。那可是真没法呆下去了。
  鸳鸯是聪明的,当然不会不考虑日后的事。高公的续书里,把她的结局写成那样,不太像鸳鸯素日的处事作派。这个小姑娘不是那种脆弱没主见胆小怕事的人,若是那样,也不必拿了剪子去贾母那了。看鸳鸯与凤姐配合,让贾母高兴,尤其是刘姥姥那一段,何等机敏大胆,如何是那种一有了风吹草动,就先吓住自己的人。
  鸳鸯最后的结局就该是,离开了贾府,靠自己的力量自己生活,她当年也算帮过刘姥姥,也许就是去了刘姥姥的庄子里,自种自吃了。
  当年刘姥姥是打秋风的,而日后,刘姥姥却成了贾府的恩人,这样的写法更有意义!

  王夫人与黛玉
  共同在意着同一个人,却不能彼此接受。
  王夫人所重者唯宝玉,抛开了与宝玉相关的人,她是能做一个有大家风范的夫人,对刘姥姥一出手就是上百两银子,刘姥姥这一生都够花了,能不说王夫人慈悲吗。可是只要与宝玉一有关系,王夫人翻脸比翻书快。一个身边十几年的丫环,不过是几句笑话,就让她撵了出去。以金钏的性格,说出那样的话不过是玩话,王夫人未必不知,可是因了宝玉,她不会有一点宽容。到了后来,矛头直向了老太太的丫环晴雯,居然能不汇报就撵人走。这样的气魄,到有些当家主事的派头。也令贾母只能接受。所以想到黛玉与宝玉,真要是成了婚,也是头疼的事。
  黛玉最重的人是宝玉,她一生三千泪水是为了他,本来与姐妹在一起的黛玉,若没有宝玉的想着姐姐惦着妹妹,黛玉也是好脾气的,宝钗喝了半杯的茶,她接过来就喝了。赶着贾母最宠的宝琴叫妹妹,俨然如亲姐妹,这样的黛玉如何不是一个温柔可爱的大家闺秀。可是一遇了宝玉,就多了心。不过是道士送的一个金麒麟,明知宝玉待湘云是兄妹的情份,也前后脚的跟了去,听听宝玉和湘云说什么,真是令人累。宝玉对刘姥姥口中说的茗玉小姐留了心,黛玉也打趣他雪下抽柴。也算是一颗心在一个人身上。
  可是都在意宝玉的王夫人却不喜欢黛玉。人和人投不投缘,也许也有天生的因素,也许天生王夫人不喜欢黛玉这一类型的,但也至于太讨厌。只是一个母亲不能接受儿子天天为一个小姑娘哭哭闹闹的,那读书立业可怎么办。王夫人要的是一个能帮她管着宝玉进入社会的人。不是一个天天只和宝玉玩闹的小姑娘。看着宝玉为黛玉一句回苏州而人事不知,心中恐怕是又惊又恨。只是贾母在那里,只能沉默。而心中的痛,不能平息。
  黛玉是一心只在宝玉身上,从来也没想过实际问题,宝玉的事是宝玉不能做主的。而贾母真的不顾王夫人的意见硬作主张吗。那日后这婆媳如何相处。贾母年事已高,自然要考虑以后的问题,她能管黛玉多少年呀。
  黛玉不曾讨好王夫人,而她与宝玉的吵吵闹闹,早让王夫人生了气,寒了心。王夫人打定了主意是金玉之说。金玉若是天意,那王夫人更要成全。若是姐妹二人订的一计,那十几年的安排当然更要坚持下去。何况王夫人在天性上是更喜欢稳重的宝钗,而宝钗对王夫人也是极力奉承的。又是给衣服,又是给人参的。一丝不曾怠慢。如何不让王夫人心里疼宝钗呢。而且金玉联姻,也能照顾了妹妹一家人。这事王夫人何乐不为呢。
  可是薛家与王夫人的心事因了黛玉而迟迟进行不下去,无人敢责怪贾母,自然都暗自里怪黛玉。王夫人恨晴雯,偏要说眉眼像黛玉,说看不上那个病西施的样,那晴雯身体素来还行,可不是一直病着,那病西施分明说的是黛玉。那份恨,在王夫人心里生了根,所以终还是借了晴雯吐了口气。撵晴雯时,连人家的衣服也不让带,病着就给赶了走。哪像是大家夫人的作风,那时的王夫人已经让愤怒昏了头。
  而黛玉也许知道王夫人对她的态度,也许不知道,其实不知道也好。这本不是她能改变的事,知道了反是要多心更让身体吃不消。
  贾母迟迟不表态,也许是明白了黛玉嫁给宝玉是好,可是有王夫人这个婆婆却是极不妙的。宝玉并不能护黛玉周全。他除了在王夫人面前唯唯诺诺,就是哭哭病病的,也终是做不了主。
  所以宝玉的婚事,一直拖着,也只能如此。静等一个新的时机出现,也许会有解决的办法。王夫人和黛玉都是把心放在了宝玉身上,所以才让关系那样恶劣。

  黛玉的家产
  第一个问题,黛玉有没有家产。
  有,答案是肯定的,秦钟陪宝玉读书时,秦父怕人家瞧不起还凑了二十四银子,可是到了秦钟病重时,还惦记着家产几千两银子。这样的人家还能有几千两银子。何况是黛玉家。
  如海与贾敏结亲,那两家也是门当户对的,要不然贾母能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吗。而且也是几代为官,用刘姥姥的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林家。所以家产必然是有的。必然数目要远大于秦钟家。
  第二个问题,家产去了哪里。
  黛玉与宝钗诉苦,说她一草一纸皆用的贾府。可见那笔钱没有来由她支配。父亲病重时,贾母命贾琏带黛玉回去,一定还要带回来。
  贾琏是贾府外场上最能办事的男子,看他参建省亲别墅可见一二。应该说这个人是有处事能力的。
  她随黛玉回去,那么在处理这些家务问题上,自然不会让黛玉吃亏的。所以黛玉应该是继承了林家的大部分财产。由贾琏带了回来,交给了贾母。贾琏处事无凤姐那般胆大,自然不敢私吞。况且同行必有一大帮人,也不可能私吞了。
  接下来,他们回到贾府,正忙着办的事是建省亲别墅。这么大的一个工程,那花钱多了去了,一趟苏杭,不过是买几个戏子,在置办些东西,张口就是三万。又何况整体下来,所花费就是一个三万了。
  从贾家的经济情况来说。未必有那么多的闲钱来建这个大工程。贾家的官到了近代并不是什么捞钱的营生,所以外财进项并不多,可是那个场面要撑着,花钱倒是少不了,能不能持平不好说,纵有所余,也不会太多。
  于是这么大的一笔钱,肯定会让贾母等高层为难。可是皇家体面,不能不顾。于是黛玉的这笔钱正好派了用场。所以你看大观园建的那般气派豪华,贾家谁也不心疼银钱,只能是这钱不是从他们家出的。
  后来多年后贾琏对凤姐说,要是能发几百万银了的财就好了,看起来当年他经手过这样的财。
  黛玉年轻不知事,也无决断能力,当年自然不可能干涉这笔钱的用余,而且贾府一直对她极好,所以她不去在意,也无力在意,她的心里只是宝玉,所以当然不会用心于此。
  后来她渐渐长大了,可是她和宝玉的婚事无人提及,她伤心感叹无人主张,也是有责怪贾府不替她考虑的意思。若不是贾家用了她的钱,她如何会如此暗怨贾府。
  她本不是无依无靠,她是千金小姐,当年不进贾府,纵然没了父母,也一样能从容度日,可是她进了贾府,贾府也用了她的家产,却没给她一个安排,只是作为贾母的外孙女住在这里。她当然会忧心生气了。

  一个细节
  宝玉过生日,众人吃了酒,正是其乐融融的时候。
  宝玉正欲走时,只见袭人走来,手内捧着一个小连环洋漆茶盘,里面可式放着两钟新茶,因问:“他往那去?我见你两个半日没吃茶,巴巴的倒了两钟来,他又走了。”宝玉道:“那不是他,你给他送去。”说着自拿了一钟,袭人便送了那钟去,偏和宝钗在一处,只得一钟茶,便说:“哪位渴了那位先接了,我再倒去。”宝钗笑道:“我却不渴,只要一口漱一漱就够了。”说着先拿起来喝了一口,剩下半杯递在黛玉手内。袭人笑道:“我再倒去。”黛玉笑道:“你知道我这病,大夫不许我多吃茶,这半钟尽够了,难为你想的到。”说毕,饮干,将杯放下。袭人又来接宝玉的。
  袭人这茶,本是给宝玉黛玉倒的,可见她细心之处,吃多了酒食,怕他们口渴,原是袭人的细微处。这杯茶倒与不倒都没人说好,命小丫环去倒也行。在照顾宝玉上袭人还是亲力亲为的。
  黛玉与宝钗已是金兰契互剖金兰语,姐妹相待,所以此时在一起,也是欢悦,袭人只好说哪位渴了先接,宝钗先接了。宝钗黛玉与袭人的关系都是极和睦的,宝钗喝了一口,却将后半杯给了黛玉,袭人说再倒去,黛玉却喝了,可见此时黛玉与宝钗的关系极近,年轻的女孩子都爱干净,一般来说没人乐意喝别人的半杯茶。
  当初黛玉因为送宫花,最后到她那,还说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那时的小女儿心态,是分明敏感计较的。让人觉得孤高自许,目下无尘。可如今,她却能从容的接了宝钗喝下的半杯茶,自然的饮了。令人惊异。连袭人,也恐怕,没想到黛玉的脾气改了这么多。
  黛玉的性格也是有大的改变的。从初来时的小心谨慎,到后来的爽利直来直去,与宝玉的争争吵吵,对宝钗的明讽暗刺。那时节的黛玉敏感而痛苦,不知宝玉的心,却满府在传金玉之说,难怪她忧伤敏感。
  后来宝玉说了你放心的话,而宝钗又倾心相谈,黛玉的心事渐渐放开了。知道了宝玉的心,明白了宝钗对她的一份情怀,成长起来的黛玉恢复了本来的个性,宽和聪敏。
  这一次喝茶就是一个例子,她真心把宝钗当作姐姐,所以才如此而为。对袭人却比宝钗还要客气。袭人此时名份已经由王夫人内定,几个小姐还去给袭人贺喜。
  黛玉对自己的未来,并没有把握,她只是知道宝姐姐是好姐姐,而宝玉是一个可以以心相待的人。
  对于命运,此时的黛玉虽然不知,却也能顺其自然。珍惜眼前的良辰美景,敞开心怀与姐妹们相处。
  
  审核编辑:开心彩虹     推荐:开心彩虹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琅琊榜——静妃与梁帝

下一篇: 《 琅琊榜——太子倒掉的时机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开心彩虹: 鸳鸯的不屈从,王夫人的决绝,黛玉的憋屈,袭人的细腻,宝钗与黛玉的真心相待,几个人物的刻画入木三分,活灵活现。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