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登前途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15   点击:


  苏先生认为天下事,都是可变可谈的。
  所以他乐观,他认为他掌握的一些资料,可以换自己一个平安。
  但是他来了这里,给了房子和待遇不错,始终没有安排他的会面。
  陈长风却没那么乐观,他认为有些事是不必谈的。
  苏先生一生在最重大的事件上,几次反复,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信誉。
  他有时候奇怪,苏先生并非丧心病狂的人,也不是极端的狠辣人物,也有着人文情怀,如何在重大事件上,所有的选择,都是趋利。
  他有时候考虑是不是苏先生《春秋》读的太深了,所有的事情,在他手中好似都是棋子。
  那本书,苏先生推重,他和施众都不得不看了,可惜他没太懂,看了两遍就放下了,施众一遍也没读完。他们都不太明白,苏先生的用意。
  也许他们的世界简单,苏先生的世界复杂。
  这个时候,多说无益,只能往前一步算一步了。
  骆处长到没冷落他,经常约他吃饭,有时候也去钓鱼。
  可是要谈的问题,一直回避。
  到了这个时候,陈长风也冷静下来,告诉自己一定要沉住气,急也无用,这个地方,自己以后也不会再来,全当是旅游吧。这一生湖光山色绿水青山的生活,已然成梦,全当是一次享受吧。
  霜雪明--人不知
  有一天骆处长说,事情可能有眉目了。
  陈长风看着骆处长,骆处长的眼神躲了一下,然后又说,基本上让你们满意。
  你们的财产文件都能带出去,只要信守约定即可。
  陈长风表面上还是喜悦的。说要告诉苏先生这个好消息。
  在车上却一直回想着骆处长那个眼神。
  苏先生果然很高兴,这样好,可以离开了。
  陈长风却一直沉默,苏先生注意到了他的态度,问他,你认为不妥,陈长风说,大顺了,反而不妙。
  苏先生说,这样的结局也不错。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陈长风说,您没签字,再缓缓吧。
  苏先生摇头,已经这样了,签字吧。
  金女士没有听出他们的言外之意。
  陈长风知道,他现在被严密的监视着,虽然表面上,他可以自由行动。但监视他的人,比苏先生还多。
  他想到了张秘书,没必要把他拖下水。
  他和苏先生建议,还是让张秘书走吧,他也不愿意出国。
  苏先生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随他去吧。
  陈长风知道,这时候失踪一个人是很麻烦的,不太好计划。
  他找到了张秘书,把苏先生的意思告诉他,这几天他们可以外出,如果可能,他会配合一下张秘书,让张秘书找机会走吧。
  第二天陈长风要去看戏,张秘书同行。都是平常服装,张秘书只拿了一个公文包。
  陈长风在戏唱了一半的时候,突然起身,他的动作迅速,几下消失在人海。
  暗哨都慌了,一时间都散了开来。
  只是半个小时后,陈长风又出现在戏台下,张秘书不见了。
  霜雪明--等闲度
  骆处长大发脾气,把暗哨骂了一通。
  他质问陈长风,张秘书哪里去了。陈长风摇头,张秘书不是我的人,他做事不向我请示。这个时候了,苏先生已经这样了,人心思变是常情,况且他不在你的名单上,何必较真呢。
  骆处长平息了一下怒火,这件事如果让上面知道了,他也有责任,好在张秘书不在他的名单上,他的确没必要闹大了。
  他叹了口气,你如果自己要走,我能理解,你何必冒险把一个不相干的人放走。你知道,这一闹我势必要加派人手。
  陈长风看着骆处长,我走的了吗。如果我这样走了,你老兄如何交差。
  骆处长的神情一变,的确如果陈长风走了,他的确要有大麻烦。
  陈长风应该是意识到那个所谓的签字文件,并不能真的保全什么,他不走,是为了苏先生,还是什么。
  冒险一走,还有生路,如果不走,难得陈要坐以待毙吗。
  骆处长试探的说,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行与不行。
  今天你就有可能走脱。
  长风苦笑,不可能,我从来不小看任何人,更不会小看骆处长。我不会给骆处长找麻烦。
  
  霜雪明--花戴雪
  苏先生同意陈长风送走张秘书,有自己的考虑。
  张秘书是他多年的部下了,一直相处极好,能走就走吧,另一个原因是张秘书参与了此次谈判,如果张秘书能安全逃脱,对方也会有所顾忌。
  但是他也明白,如果骆处长加大搜索力度,张秘书未必好脱身。
  张秘书不是陈长风,如何摆脱跟踪,如何化妆隐身,他并不抱太大的希望。
  骆处长表面上没有再追查什么,暗里找了几个心腹,在附近查找一下,如果不是张秘书参与了谈判,他完全可以大事化小,考虑到张秘书参与了谈判,最好还是能找到,不过他没有汇报上去。
  这事可大可小,他不想节外生枝。
  妙的是,苏先生的随行人员名单上,并没有张秘书,他们这里也没有张秘书的资料。他查而无获,只能佩服陈长风,他以为是陈长风把张秘书藏了起来。
  其实陈长风也不知道张秘书去了哪里,他猜测这里也应该有张秘书的同志,张秘书既然随行而来,肯定这里有他的上级。
  张秘书走了之后,骆处长暗示陈长风这次就算了,如果再发生此类事件,可能会影响大局。
  陈长风淡然一笑,你放心,我会和苏先生一起离开。
  
  霜雪明--占丛竹
  骆处长一直在想,陈长风通过田家旺对自己早有观察,那就说明,他对走到这一步是有所预料的,如果他花那么多时间和财力,是为了保自己平安,也可以理解,他难道不明白,如果他和苏先生在一起,恐怕不容易安全。
  除非他和苏先生能切割开来,上级也有暗示,如果陈长风愿意背叛苏先生,可以另行奖励。
  骆处长带了话,陈长风一笑,我是苏先生的学生,这一生是切割不开来了。
  陈长风明白,如果对方能失信于苏先生,对他这样一个背师的人,也一样不会有信义。他们的话不可信不必信。他明知此路难走,可是苏先生选了,他就要试一试,也许反而是了断。
  最后签字,大家握手言欢。
  苏先生准备离开,这时候,陈长风建议让金女士不要乘船了,金女士马上明白了,于是她没有上船。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垂杨里---低头

下一篇: 《 日暮途穷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故事情节编得不错,波澜起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