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垂杨里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14   点击:


  谢家的大少爷却让父亲取了个女孩子的名字--木莲。
  说是这样容易养活,大少爷小时候不感觉什么,一上了学,就有些不悦。姑娘们的名字多雅致,用花木的不少,老师一口一个谢木莲,让他有几分懊恼。
  他唯一的妹子,名字和他相反,叫宗桐,很不像一个小姑娘的名字,听说是小姑娘的生母二姨娘起的,父亲到没计较什么,大太太皱眉,一个丫头,叫这么个名字。
  谢大少爷的母亲是太太,生了他,身体不好,所以谢家的老夫人做主又纳了个姨娘,说是不能只一个男孩子呀,结果二姨娘只生了一个丫头,太太这才气平些。
  所以大少爷家的氛围还好些,二姨娘原是私塾老师的女儿,还认得几个字,对太太说不上是恭敬还是冷淡,反正见了面打个招呼就没话了,太太庆幸这个姨娘性子冷淡,对老爷和她都是这副样子,并不比她得老爷的欢心。而唯一的孩子又是个女儿,将来不过一副嫁妆罢了,这个家业还是自家木莲的。
  因此上对姨娘的女儿宗桐并不苛责,也不禁着兄妹俩在一起。所以兄妹的关系还好,两人差了三岁,做为大少爷的木莲算是得天独厚了,老太太宠着,母亲惯着,父亲的态度有些相反,望子成龙,早早的请了家庭老师来授课,弄得木莲见了父亲就躲,后来他读到了《红楼梦》感觉自己的父子关系有像贾政和宝玉。
  相反的是宗桐,天姿聪慧,加上二姨娘的教导,小姑娘到是有着浓厚的读书兴趣,所以哥哥的老师来了,她就跟着旁听,久而久之,老师也更喜欢那个一点就透,过目不忘的大小姐。
  大少爷的聪明劲都用来调皮了,不是藏了老师的眼镜,就是换了老师的书,有时候,故意把茶换了。老师一告状,谢老爷的板子就来了,不过只要大少爷大声一哭闹,老太太和太太就冲了过来,老爷的板子总是打不了几下、
  这样的戏码在谢家总要上演几回。
  这时候,宗桐就会悄悄的用手指划了脸,羞大哥哥的闹腾和娇气。
  二姨娘个性很冷,对自家的女儿,也只关心她读书识字,规矩比太太还大,其余的都不过问。反正太太要贤良,对于小姐的衣食起居都极大方。
  二姨娘唯一插手的是不许给小姐安排佣人,小姐四岁就要自己梳头洗脸,自己照看自己。二姨娘说姑娘家不能那么惯。
  所以宗桐的衣物都是自己打理,自然不用她动手洗衣服,她只要把衣物交给秦妈妈就成了,秦妈妈是太太的陪房,负责打理内院的事务。
  吃饭都是在大桌和长辈们一起吃,少爷的饭,有时候送到少爷的房里,二姨娘却不允许宗桐这样。
  后来还是老爷看不下去了,正好秦妈妈有个女儿年纪和宗桐年纪差不多,就弄了来,说是丫环,其实只是陪着宗桐,做些跑腿的活。
  老爷发了话,二姨娘自然不好违背,私下里却告诫女儿,谁家的孩子都是孩子,不许欺负人家。
  宗桐一伸舌头,那是秦妈妈的小女儿,原来也是娇养的,秦妈妈的权力很大的,仆人们都听她指挥,宗桐都不敢得罪,对秦妈妈的小女儿杏儿,怎会摆小姐的谱。全当多个玩伴吧。
  后来宗桐吃饭的时候,杏儿就会站在后面,帮着加个饭盛个汤什么的,离了老爷,两人到是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老爷看见就当看不见,现在也不讲究什么主仆界线了。秦妈妈本来不想让杏儿进公馆的,秦家现在条件还好,秦妈妈两个儿子,就这一个小女儿,原是惯的。两个儿子,一个在太太娘家做管事,一个跟了过来,陪着大少爷读书,也不差钱,杏儿本来跟着她奶奶,若不是老太太身体不好,要回乡下去,说是不适应这里的水米,她不想让杏花回乡下,这才领了进公馆。
  老爷让杏花陪小姐,秦妈妈一想,这个差事原不错,二姨娘不惯小姐,宗桐的个性还好,不像二姨娘严肃,也不像老爷那么刻板,到是聪明温厚的人,又让二姨娘教导的事事自己动手,有时候看宗桐干活比杏花还利落。
  而且既然跟了大小姐,吃住也在上房,住的地方,就在小姐床边另置了一张床,也是极干净舒服的。
  老爷还是疼爱女儿的,喜欢这个女儿的天性聪明,一笔簪花小楷写的极工整,比儿子强多了。这时候,他想难怪母亲会看上二姨娘,到底是读过书的女子,虽然是个姨娘,却不一点狐媚。娶太太也是母亲做的主,因为联盟,太太的娘家势力大,谢家是生意人,要借助官威,太太虽然是大户人家的女儿,好在不嚣张,因为看惯了家中三妻四妾,所以对于纳妾并不反对。
  谢老爷早年失父,谢家产业全靠母亲支撑,当年也是一场家族大战,母亲厉害,才保住产业,没让族里的人欺负了去。所以谢老爷在家,一切都是听母亲的。
  谢老太太对这个儿媳妇谈不上满意不满意,本就是为了商业利益才联的姻,还好这个儿媳妇还算识大体,对于纳妾的事,心里不满意,脸上还过得去,这些年下来,妻妾也算和睦。唯一遗憾的是姨娘生的是个女儿。姨娘到是老太太自己选的,特意找了个识文断字的,若非姨娘家境艰难,母亲又生病,这门亲事也难成。老太太亲自去看了姨娘,当时的说法是,现在不比从前,谢家是商户,也没那么多的旧规矩,姨娘的亲戚也算谢家的亲戚,也能正常往来,谢家绝不轻看。因了这个承诺,对方才点了头。
  姨娘进门后,很知自己的身份,不多事不多话,有时候脸上的表情比名媒正娶的谢太太还庄重。没一点姨娘的妖妖娆娆。这一点老太太满意,谢老爷却有些失望。
  老太太初一十五的烧香,就是希望再有个孙子。她私下和谢老爷说,就木莲一个孙子,人丁太单薄了。
  老太太骨子里还是重男轻女的,不过只一个孙女,所以待宗桐到是并不苛责,但眼神是骗不了人的,远没有看见大孙子时的喜悦,所以木莲惹了事,就找奶奶,宗桐和老太太反而是规规矩矩,该请安就请安,从不和奶奶玩闹。
  那几天谢老爷有心事,似喜似悲的样子。有时一个人出神,有时一个人发笑。
  老太太觉察儿子的特别,几番追问,谢老爷说,下个月母亲五十岁寿辰,会给母亲一个惊喜。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胸闷

下一篇: 《 垂杨里---惊喜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