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一为别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12   点击:


  金浪欢天喜地的接下了为金女士筹备寿宴的差事。
  到是太太有些奇怪,苏先生一直低调,本不愿意大办,这一次居然也同意了。太太劝金浪,凡事多留个心眼,多打听些消息。
  金浪笑太太胆小怕事。
  苏先生是在清晨坐船走的,随身带了二人,化妆成教授模样,他本就有学者气息,又架了眼镜,穿了长衫,一个保镖装扮成学生模样,张秘书也是教授打扮,到也不引人注意。另有两个暗哨,扮成跑生意的样子。
  随行的安防,不是陈长风负责的。他也不多问。
  他的任务是在第二天下午安全送走金女士。
  金女士的安全由他负责。
  金女士也是能伸能屈的人物,不惜化成了老太太,还真的弄了几套老太太行头,她的样子,陈长风都没认出来。临行前,还给金浪打电话,让他把寿宴弄得风光些。
  苏家外表上没有任何变动。
  陈长风叹息金女士凉薄,苏先生还想过金浪的后路,而金女士对这个便宜兄弟,居然没一点担忧。以金浪的智商,如果日本人发现苏先生夫妇一起失踪后,他就是那个妥妥的替罪羊,他天天把苏先生的小舅子这个招牌挂在嘴边,真嫌死得慢。
  陈长风打发自己的秘书去苏州为金女士购买礼物,特意交待了,不用当天回来,金女士在生日宴会之前收礼收到手软,所以过了生日再送,也好。
  司机也让他放假回老家探亲了。他给了司机一笔钱,特意交待,以后有事吩咐他,可能要出差很长时间,所以这次休假三个月。他想事情一败露,司机自然能看到报纸就会躲起来。
  那个陈家的管家,陈长风告诉他,在金女士宴会当天,就离开这里吧,他把郊外的一所房子的钥匙给他,这个地方只有管家知道,让他在那里躲一阵子,以后去外地吧。
  霜雪明--无怅恨
  他给管家的钱最多,管家上了年纪,在他家也七八年了。
  管家是聪明人,一直不多话,这次心里已经明白了什么,但是他认为是,陈长风要背叛苏先生,从太太和孩子们离开,他就认为,陈长风是要脱离苏先生。他知道陈长风的为人,其实不是坏人。和苏先生混在一起,太辱没了。
  所以他有些高兴。
  陈长风叮嘱他,如何出城,如何去郊外,并告诉他,不要回城里。
  能安排的就安排到这了,这已经有些冒失,幸而这些人,他并没有发现和日本人有往来。
  魏源那里,他特意和他聊了几句,把谢风的情况和他说了说,算是最后的帮助了。
  他估计,金浪不得善终,魏源应该有办法脱身。
  日本人不会一个不留。
  从张秘书请假那天开始,魏源就意识到了什么。
  陈长风突然把谢风的底细说明,他就明白了。
  他的声音依然平稳,只说了句谢谢师兄。
  金浪那天跑来,说他太太有身孕了,他要当爸爸了。
  陈长风的手抖动了一下。
  他对金浪的太太有些不忍心。
  那天安全把金女士送走后,他会在当天夜里离开。
  临走前,他给金浪太太打了个电话,他用了另一种发声方式,只说一句话,为了孩子,离开上海。
  霜雪明--佩环声
  事实证明,有些女人就是非常聪明。
  比如金浪的太太,接了那个没头没尾的电话,并没有当做恶做剧。
  明天就是苏太太的寿宴了,宴会从午后一点开始,金浪还在忙碌。金太太心里有些不好的感觉,她直觉这个电话和明天的宴会有关。
  她打通了苏家的电话,是管家接的,她说找金浪,管家说,金浪刚刚布置完离开了,金太太那找一下沈姨吧。
  沈姨是金女士聘的裁缝,住在后院里,她嘴甜会说,常奉承金女士。所以在苏家有些体面。
  金太太手松,常给沈姨一些打赏,上个月沈姨的女儿出嫁,金太太特意给了一副金镯子。很得沈姨的感激。
  沈姨过来接电话,金太太说她给金女士备了一副头面,不知道金女士在不在,她想过去让金女士先看看。沈姨说,算了吧,金女士昨天说闹感冒,一天都在屋子里休息,说明天中午再见客人。
  金太太放下电话,心里疑惑,金女士那个人不爱静,不可能一个人躲在屋里,一个感冒不至于让金女士躺得住。
  她想起那个电话,她感觉哪里不对了。
  这时候金浪回来了,太太说了那个电话的事,金浪不以为然,认为是有人闹恶作剧,不必当回事。太太说,你让电报局查一下那个电话从哪里打来的。电报局的答复是江边。
  太太坐不住了,说宁可信其有,她要去乡下躲几天。
  金浪感觉不可思议,太太劝他一起走几天,把明天祝寿的事交给魏源。
  金浪认为太太发烧了,太太看劝他不动。就叫了奶妈来,收拾她的衣服,让金浪明天一早安排她出城。
  金浪劝不住太太,由她发疯去了。天亮时,太太带了奶妈出了城,并没有回乡下亲戚家,而是改道去了外地一个同学家。
  霜雪明--空有意
  陈长风只是简单的化了妆,临行前给田家旺说了,让他也起程去天津吧。田家旺突然说,我和你一起去重庆吧。陈长风摇头,骆处长已经知道我们的关系,如果你出现在重庆,他会非常恼火的,他那样的人,最恨别人算计。你不出现,他还能平静些。
  田家旺也知道,他和陈长风的行踪瞒不过骆处长,为了平息骆处长的怒火,他的确不应该出现在重庆了。他叹息,我说过,你在哪我在哪,想不到,终是失言了。
  陈长风拍拍他的肩,你回天津,就是帮我的忙了。让我后顾无忧,我才能为自己一搏。
  田家旺转身,陈长风看他的背影消失,这才上船。
  江水茫茫,他的心情突然平静下来。
  终于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离开了上海,他能运用的资源太少,而且不能公开调用。甘心把那些跟随他的人都放开,是让他们有可能有个安全的结局。
  而他的未来,和海面一样,波涛汹涌,他自己都不能把握。
  他也装做跑生意的小贩,混在人群里。
  他一进入重庆,就有一辆车停在他面前,车窗摇下来,是骆处长的面庞。
  这时候,陈长风已经换了衣衫,反而不在装扮,就是他本来的面目。一件黑风衣,里面是黑色西装。
  霜雪明--为鱼肉
  陈长风赞叹骆处长的精明。
  他估计到骆处长会来接他。
  他上了车,骆处长是说已经安排了住处,并问他,是愿意和苏先生在一起,还是去另外的地方,他建议还是在外边比较好,办事方便。
  陈长风一笑,客随主便,您安排。
  见到苏先生和金女士的时候,是第二天下午了。
  金女士到是宠辱不惊的样子,还是一样的精致妆容。派头不小,她问陈长风,在这里大约多长时间,如果时间长了,她要换个厨子。陈长风说时间应该不长,不过既然厨子的饭菜不合口味,他协调一下换一个。
  苏先生正在一个人下棋,对他们的谈话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
  他脸上还是平静,可是陈长风感觉他的心不在棋上,一粒棋子,在手中捏了半天。
  苏先生叹了口气,通常这个时候他比金女士心事重。金女士有一种盲目的底气,总认为天生命贵,什么时候都不会有麻烦。
  厨子当天晚上就另换了一位,金女士脸色好了许多,她最讲究的是吃。她认为食的品味才是贵族的底气。
  陈长风也有佩服她的心态。
  陈长风算过几种结局,一种是如他们所愿,他认为比例最低,一种是明答应暗诛杀,可能性最大,第三种是直接在这里解决他们,这种可能性也小。
  明明是没有胜算,可是还是要一搏,苏先生希望后半生还能平平稳稳,他不想活在危险中。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千万绪

下一篇: 《 胸闷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总是断断续续地看,一直不知道苏先生和金女士是到底名字是什么?苏先生还说得过去,为什么用金女士这个称呼?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