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千万绪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12   点击:


  吴太太早年对两个女儿都管教极严格,但用她的话来说,两个孩子都各行其事,表面上听,行动上还是如故,而吴桐连表面上都不听。
  现在对着外孙子和外孙女,却脾气温和了许多,也许上了年纪,她的表情多了些慈祥意味。对和君更是娇惯,可能是她只有两个女儿,这个外孙子让格外的宠爱。
  和君个性内向,吴太太就让多在室外活动,还亲自做风筝,带他一起去放。
  她的盘算里,花费大的是和君,要出国,要成亲,都要大笔的钱。
  只是两个女儿的态度都是,不必考虑那么远,和君还小,走一步算一步。
  田产让云翔找人帮着卖,人家看他的面子,价格不会压的太低。
  云翔知道李波是做什么的,他也敬佩他们。但还是做主留了些备用的钱。李波让以吴桐的名义捐赠。
  吴桐本不愿意出头露脸的,想让妹妹代为办理,吴霜也答应了,可是李波却做了吴霜的工作,吴桐进入了新的环境,必须适应。吴霜没办法,只好劝姐姐,凡事都有第一次。
  云翔把余下的钱给了姐姐,他是担心这一家子,李波是不考虑经济的,他和吴霜都有自己的信仰,而忧虑的是吴桐,他的判断里,陈长风是不会出现的,一个女人养大两个孩子,没钱怎么行。
  姐姐也认可弟弟的想法,她先替吴桐收着,这个女儿,太不知人间疾苦,以后的日子才是她必须面对的。
  吴桐去学校上班了。
  霜雪明--寄舟航
  陈长风和田家旺见面,他让田家旺离开这里吧,留下他一个人就够了。
  田家旺不说话。
  陈长风说,我不能再拖累你了,本来让你回天津照看他们,就已经是为难你了,好在那里安全。
  田家旺这才说,你我之间,说不到拖累不拖累。嫂子和孩子他们都好,我现在不必过去。毕竟舅爷的势力还在。苏先生不找他们的麻烦,就没人敢动他们。
  陈长风有些急躁,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田家旺说,我要知道你安全。
  陈长风苦笑,我都不知道我怎么安全,这不是一天的事,如果到了重庆,不是我能控制的,那时候,我们见面不容易,你在不在我身边都一样。
  而且,他加重了语气,我不能暴露你,那我就再没有指望了。
  田家旺终于点头,我现在不走,天津我托了朋友。你离开上海的时候,我回天津。
  陈长风还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沉默了。
  他知道,田家旺也有自己的固执,如果他表面上同意走,转身又躲起来,自己现在也没精力和时间,再找人盯着他。
  他说,好吧,你记住,你回天津,我才安心实施我的计划,你相信我,我有办法保全自己。我是一定要回到他们身边,只是时间也许很长。以后别人说我生死,都不重要,你只要记得,我一定活下去。
  活下去,这三个字,以后成了陈长风的信念。
  在他是常顺的日子里,就是这三个字支撑着他。
  霜雪明--见尘雾
  苏先生在盘算如何安置金浪,一个办法是让金浪提前辞职走人,把那个职务让陈长风兼任,但金浪不是个聪明人,也许会追问原因,而真实的原因肯定不能告诉他,苏先生既不相信他的智商,也不相信他的慎言。
  另一个方法是,按兵不动,就让他那么混着,等有一天,大家突然发现苏先生已经失踪了,那时候金浪也许会混乱,如果跑得快还有活路,如果反应慢,可能会成了替罪羊。金浪身上明晃晃的贴着苏先生的标签。
  如果不是因为金浪和金女士是亲戚,他根本不必替他考虑。
  他和陈长风商议,陈长风顾忌的是如果不和金浪明说,他肯定不愿意放权,但又不能和他明说。最后陈长风说,让张秘书暗示一下,如果他听懂了,自动辞职是他的造化,如果他不肯,就罢了。
  张秘书约金浪喝酒,谈了自己对形势的看法,又说了些例子,某某人已经跑到外地了,有的出国了,有的躲了。金浪反问张秘书为什么不走,张秘书只说,自己不能走。
  张秘书话已经带到了。全看金浪如何领会。
  金浪一夜酒醉,第二天太太问她,怎么喝那么多,他说难得张秘书请客,太太问他,张秘书为什么请客。他大概说了几句,太太有些疑惑,感觉张秘书话中有话。
  太太隐约感觉张秘书是希望金浪也溜之大吉。
  金浪直摇头,说不是吧。只是随便聊了聊时势。
  金浪不舍这个美差。
  没有打算走人。
  太太说去看看姐姐吧。
  在苏家,一切照旧。金女士的排场依然极大。
  金浪的太太放下了心。
  她不明白,这是苏先生的意思,金女士要一切如常。
  霜雪明--孤城闭
  苏先生看金浪没有辞职的打算,既然这样,就让这个草包在这当外围的防护吧。
  张秘书和陈长风都是要和苏先生同进退的。
  陈长风暗示如果张秘书想走,他可以帮忙。
  张秘书说,他还不能走,一切没到最后。
  陈长风摇头,现在是机会,一旦到了重庆,想走就难了。反正张秘书是一个人,藏起来总是容易的。陈长风想到田家旺那个地下室。
  魏源已经到队里大半年了,工作做得井井有条,上下关系相处极好。就连一开始对他有猜忌的金浪,他也用钱敷衍好了。
  陈长风想,李波走时,并没有提魏源的事,应该是不用他关照了。
  这样也好,魏源有他的任务,他若能全身而退,最好。
  如果他们离开上海,那么留下的局面,魏源想必有办法收拾。
  他一直猜测魏源是在找什么文件。
  大半年了,一直没有结果,估计是文件不在行动队和情报处。
  陈长风在动手销毁一些他保管的文件,苏先生那里的,自有张秘书处理。
  一切都不动声色,却一直在静候一个时机,就是苏先生和金女士离开上海。
  陈长风原来的打算是,金女士出国,和苏先生分开走,金女士不同意。
  苏先生也犹豫,他在很多重大事件上都听从金女士的建议,这一次,他依然想听。他始终认为金女士是他的贵人。
  霜雪明--孤月轮
  金女士还有着盲目的乐观,她相信她的好运还在。始终坚信她是天生的富贵命格。
  而她心中理所当然的认为妻凭夫贵。
  还找人给苏先生算过命,人家说苏先生一生富贵。
  有着这个底子,她并不慌张,她认为这一次和从前一样,逢凶化吉。
  如果要悄然离开上海,自然要妥善布置。她同意化妆,同意暂时委屈一下。
  陈长风的安排是苏先生和金女士分开走,苏先生是重点保护对象,让苏先生先走,金女士晚几天,可以替苏先生做掩护。
  而他要借助金浪,对外隆重筹备金女士的生日宴会,在金女士生日宴会的前一天,他在离开。人们如果发现有问题,也是金女士生日宴会那天,而那天苏先生已经安全抵达重庆。而他也在轮船上。
  他肯定是断后的。陪同苏先生的是张秘书,还有苏先生的两个保镖。
  现在的问题是,他要在苏先生走后的几天里,把和他有直接关系的秘书司机安排好,既不让他们泄露消息,又让他们离开上海。
  他会一个人去重庆。他知道苏先生和金女士必然带了心腹,他一个人也不带了。
  如果可能的话,在重庆尽量保全张秘书。找个机会让张秘书离开。
  他通知了田家旺相关的计划,方案是,他上了船,田家旺离开上海去天津。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著此身

下一篇: 《 霜雪明--一为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据作者说,吴桐在吴家的时候,名字是吴雪,后来拒婚离家,表示和吴家再没关系,改名吴桐。明,代表的是对光明和幸福的追寻。但编辑觉得,主要人物半路改名,不利于读者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