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著此身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10   点击:


  陈长风太清楚这两个月的重要性。
  他到了重庆,先约了骆处长。
  骆处长自然明白,形势变了,主动权在他们手中。
  骆处长依然君子风华,态度和气平静,对于诸多条款虽然苛刻,但他一直表态,奉命行事。
  陈长风也一直在斟酌着哪些可让步,哪些不能退。
  他最后的表态是,他们不可能没有底线让步,他们的路是窄,但也不决是,只此一条。一拍两散,反正输就输得彻底。也不是没有可能。
  骆处长控制着节奏,他明白,谁都不是真心要谈,他在最后的时候让了步。
  协议的条款,相对理想。
  陈长风知道,苏先生应该能接受。
  他和骆处长告别,表面上说离开,仍然是附近的区域里打探。
  田家旺是在陈长风表面上离开后,才进入骆处长家走亲戚。
  这个时候,骆处长仍然没有把田和陈放在一起想。
  田家旺平素来骆家,都不住在这里,说是有生意要谈不方便。
  这才却接受了表姨的挽留。
  表姨极高兴,劝她来这里定居。并说给他介绍一门好亲事,姑娘是让战事给耽误了,要不然也会拖到现在,条件极好,有文化有教养。
  田家旺不得不见了一面。
  果然姑娘落落大方,很有教养的模样。
  田家旺故意表现出生意人的精明和滑头。
  对方有些不愿意,她不喜欢太过滑头的人,面对田家旺的油嘴滑舌,觉得和媒人说得忠厚老实,一点不搭边。
  田家旺松了口气,他这次长居骆家,是要把一封信放在骆先生的书房里,如果只是书房,到也容易,问题是要放在保险箱里。
  霜雪明---香暗渡
  骆处长并不是那种早出晚归的人,他对公事还算认真,但并不是那种,一天到晚耗在单位里的风格。
  有时候走得极晚,回来的极早,晚上在书房里,却要一直呆到十二点以后。
  白天走的时候,书房是上锁的。
  有个种花的花匠却在书房附近转悠,明显是骆处长的安排。
  田家旺要避开花匠容易,难的是不弄出一点动静,他试探过那个花匠,听力过人。
  他必须支走他。
  表姨很爱插花,田家旺跟桃子学了点手艺,就表演了一把,表姨极赞叹,田家旺叹息,少了百合和满天星,要不然更好。
  表姨看见花匠,让他去买两枝,花匠本想找别人,可是那时间,仆人们都没在眼前。又想着田家旺是亲戚,而且往来多年。
  花匠走了,田家旺说去厨房找点吃的,没吃早饭。
  他在厨房里吃了些东西,然后从后窗进了书房。
  花匠回来的时候,看见田家旺还在和太太说如何插花。
  相亲的姑娘,本来是要拒绝田家旺的,可是一进骆家,骆太太展示了田家旺刚插的花,姑娘又改了主意。
  第二天晚上,骆处长却突然找田家旺说聊聊他的前途。
  骆处长手里是那封信,那封田家旺放在保险柜里的信。
  
  霜雪明---一步地
  二人也不必绕圈子。
  田家旺有些暗恼,本想明天离开,不想骆处长已经发觉,而且马上认为是他干的。
  他以请教的口吻询问,如何判定是他,骆处长说,你昨天在表演花艺,你闻闻这信封上有没有花香。
  田家旺一拍头,想起陈长风反复的告诫,细节细节,一个细节,就是一条命。
  他一拱手,我服了,您果然厉害。
  然后他大模大样的坐下来,他想,反正骆处长不会要他的命,最糟糕的结果是软禁。
  骆处长在抽烟,一直在抽,抽了一根接一根。
  田家旺不喜欢抽烟,偶然抽一两枝,现在被骆处长弄得有些烦闷。
  骆处长终于放下烟,开始喝茶。
  然后,他问,陈长风还在重庆吧。
  田家旺点头。
  骆处长由衷的说,我佩服,能让我佩服的人不多,他算一个。
  他把信封交还田家旺,田家旺打开,把里面的支票取出,放在桌子上。
  骆处长,这个您收不收都一样。我不会害您。
  骆处长反问,想要什么。
  田家旺在纸上写了一行字,推过去。
  关键时刻一句话。
  然后田家旺起身,不过他说了,如果你为难,忘记了也行。
  田走到门边,回身问骆处长,我在这时间不短了,我明天离开,你有什么让我带的吗。
  骆处长看着支票,和那张字条,淡淡的说,我的记忆时好时坏。
  霜雪明---少闲月
  田家旺曾经分析过骆处长,从骆家的家具来过,并不张扬,但那是低调的奢华,一水的酸枝木。
  尤其是骆处长的书房摆设,件件精致。
  从这一点看,不是骆处长的薪水能置办得起。
  骆处长在一个并不显眼的部门,却依然能如此奢华,自然生财有道。
  他的结论是,骆处长不会嫌钱扎手。
  所以才有这次的行动。
  陈长风果然大方,给就给一个让骆处长心动的数字。
  其实吴桐走时,陈长风曾经想让她把大部分家产带走,吴桐拒绝了。我们回到老家,总能生存。那些钱对我们用处不大,留给你吧,也许能保命。她太清楚,他那个环境,没有钱如何开道。
  所以陈长风现在不会吝惜家财,他太明白,现在花了还有用,过一段时间,可能都不是他的。
  骆处长收了支票,他明白,陈长风是个明白人,他要求的东西,他听懂了。
  一句话还是有机会讲的。
  至于能不能有效果,那是个人造化了。
  陈长风做事谨慎,他必须保证骆处长不被人猜疑,那么他的钱才花得有用。
  
  霜雪明---充饥肠
  转了一大圈子,把周边的水路交通,都了然于心,所有的关卡,如何布防,都心中有数。
  现在陈长风心里有些底了。
  然后他才返回和金女士汇合。
  金女士神情放松,她把自己的部分资产,这次趁机转移了出去。这个妹妹还是让她放心的。
  那个暗哨却没在船上,陈长风一打听,说是离奇失踪了。
  金女士说桃子留在当地没回来,她挺喜欢桃子的化妆技艺。
  陈长风松口气,这次回上海,他会基本上遣散和他有关的人。
  最后一个是田家旺,他想让他马上回天津,不要在上海了。
  到了上海,先和苏先生做了汇报,这个结果苏先生相对满意。
  陈家已经没什么人了,只留了一个看门的。
  给了看门的一笔钱,让他多照看一段时间。
  这个人姓丁,是田家旺找来的,无儿无女,他说,没什么,他也没地去,就在这吧。
  此人话少,但是极爱干净,院子依然收拾得极整洁。
  田家旺来的时候,给了陈长风一张地图,是他从骆处长的书房里找到了,他没敢拿出来,这是根据记忆画的。
  霜雪明---画堂深
  陈长风看了地图,这是重庆周边的交通图。
  和他自己所绘制的差不多。
  他心里朦胧的感受到,那个后路计划其实不靠谱,双方以利益为饵,其实互不信任。
  苏先生一直认为,没有什么不可谈的。可是陈长风却隐隐的感觉,有些事不能谈。
  他婉转的和苏先生提了一次,苏先生却还乐观。
  对于这次的谈判进展,他还是满意的。
  李波督促吴桐上班,他深知现在的吴桐,不能轻闲下来,必须进入一种新的状态,每天有事情可做。这是最艰难的时期,她必须适应新的角色。
  吴桐自然明白,她必须接纳眼前的一切,这是陈长风的安排。
  城外的地,是吴老爷临死时给了梧桐院的,李波的建议是,一直打仗,并不好管理,而且大地主,这个身份着实不好。
  他建议都出手吧,把大部分收益捐出来,以此让吴桐找一个机会入党。
  吴霜对钱财不在意,她十几岁就住校,别人吃什么,她吃什么,别人穿校服,她穿校服,应该说她对吴家昔时的富贵,没有太多的感觉。
  吴桐不一样,她是真切的享受过吴家的富贵的。
  幸而上海几年的生活,让她感受到世事如浮云,对外物有些看淡。
  她接受了李波的建议。和妹妹一起说服了母亲。
  吴太太少年时期是一直面对家中的落魄,深知没钱的苦处。可现在两个女儿都建议卖了田产,她经常看报,对形势也有了解。
  她叹息,我还能花什么钱,东西也是你们的,你们要处置就处置吧。总要给两个孩子留下受教育的钱。
  她还想着让和君将来也和弟弟云翔一样出国呢。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安可忘

下一篇: 《 霜雪明--千万绪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书名叫霜雪明,第一次看见写吴霜,这应该不是配角。雪和明这两个人,是干什么的,还不知道,估计是小角色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月涵

    吴桐在吴家的时候,名字是吴雪,后来拒婚离家,表示和吴家再没关系,改名吴桐。明,代表的是对光明和幸福的追寻

    2017-05-1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