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安可忘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10   点击:


  桃子认为陈长风在上海的时间不会太长了。
  苏先生既然要找后路,所信者,其实只有陈长风。苏先生表面上有一大群人追随,可是不是为名就是为利,要么要权,可是当名权利都没有的时候,他能相信的只有陈长风,或者说是不为了名权利而出卖他的,他只信他。
  所以苏先生会找个理由,把陈长风调开,让他有时间去铺路。
  田家旺同意桃子的判断,他认为,桃子不能出现在重庆,以前桃子在重庆工作过,有些人会认识她,如果认了她出来,对她不利。桃子并不担心这个,她易容是强项,考核的时候,她的易容是连陈长风都没认出来。
  她希望陈长风的事情有个结果后再走。香港什么时候去都行。
  田家旺有些头疼,他和桃子接触几次,发现这个女人,有主意有手腕,如果他太坚持了,对方说走了,转身又不知躲哪里了,不如,劝得动就劝,劝不动就算了。说到易容,他也佩服对方,有两次,桃子化了妆,从他面前经过,他也没认出来。
  苏先生是在想办法找个长差,让陈长风离开上海。
  他也明白,如果别人有心,自然会盯紧陈长风,来判断他的方向。
  金女士到提了个建议,她有个妹妹在国外多年,今年是五十岁生日,她要去贺寿。可以让陈长风随行,这一来一回,加上住一段时间,需要两个月。
  苏先生开始不以为然,后来想到金女士一向招摇,做事张扬,她给家人过生日,特意让陈长风护送,也是为了面子。
  这也是个理由,只要安排好了,陈长风还是能避人耳目的。
  当然随行人员中要有一个身材和陈极相似的人。
  
  霜雪明---良踟蹰
  陈长风明白了,他要找一个擅长化妆的人。身量和他相似的,他的暗哨中有一个。如果是穿长风衣,带了帽子和墨镜,几能乱真。
  他让田家旺找一个化妆水平高的人,田家旺想到此人必须可靠,而且能自保,他说了桃子。
  陈长风这才明白,桃子又回到了上海。
  田家旺劝他,不如就让桃子去。身份就说是李梅以前的化妆师。桃子肯定能奉承好金女士,就说她也有亲戚在国外,搭个顺风船,这样正好事成后,让她去香港,不用回来了。
  陈长风想,让桃子上船的时候再出现,相对还是安全的。
  临行前,他还是见了桃子。
  他明确告知,这一次一定不要再回来上海了,因为估计他以后也不会在上海了。
  桃子点头。陈长风给了他一个信封,让他去了香港找个人,那人会安排她的事情。
  她走到门边,转回身,轻轻的说,老师保重。
  陈长风回到家里,收拾东西,有些东西,需要烧掉。
  那些照片和文件,有些真舍不得处理,可是与其让别人处理,还不如他自己处理。
  看见那张全家合影的时候,他真的舍不得。
  身外物原来竟那么重要。
  只留了那个梧桐花样的胸针,当时做的时候,就是做了两个,一个给了吴桐。
  半夜的时候,田家旺跑来了,他小心的避开了所有的暗哨。
  陈长风很意外,他安排田家旺去一趟重庆,见见骆处长。
  田家旺出了个主意,既然能找个人假扮陈长风,能不能制造一场意外,让陈长风金蝉脱壳。随行的人里,他安排了一个他的人。
  这一路有船有车,又是在国外。
  
  霜雪明---鸣络纬
  田家旺很兴奋,他说了他的计划,找两个和陈长风相似的人,那个暗哨他见过,如果让桃子下点功夫,真能以假乱真。另找一个公开露面。另找的那一个,只要身材相似就好。
  陈长风马上领会,是要牺牲那个暗哨。用田家的旺话来说,死一个手上有人命的特务,算不得什么。只要让金女士相信那个人是陈长风就行了。
  有一瞬间陈长风几乎心动,这的确是一个办法,险是险了些,可是却一劳永逸。
  他给了田家旺一根烟,他也慢慢的吸着。
  他平时不抽烟,现在吴桐带孩子走了,他感觉没人约束了,有时候会抽几根。
  田家旺一直在兴奋。
  陈长风却没那么乐观。
  他得到的情报是,吴桐他们回了老家之后,原先那里负责收集情报的人员,有了调换,新换的这个人,他查不到任何的信息。张秘书说是苏先生亲自指派的人。这是一个信号,苏先生虽然默许了他对家人的安排,可是并没有完全相信他。
  如果他在家人刚离开不到半年的时间,就突然死了。而且是死在异国,由金女士做证人。如果他死在苏先生眼前,苏先生还会相信,他选择金女士当证人,就算骗过了金女士,以苏先生的多疑也不会相信。
  金蝉脱壳这一计,当年他还使用过,不过那时是为了保苏先生安全。
  如果苏先生不相信,对吴桐和孩子动手,试探他,那么他必须现身,真到那时,局面更难收拾。
  他现在还依赖苏先生的绝对信任。
  他是他的学生,他并不自信,他的谋略强于他。没人比他更清楚苏先生的老谋深算。所有的人都过份的注意了苏先生的学者风范。忽略了他是做什么的。
  
  霜雪明---啼寒素
  可是心中还是有挣扎,这个机会太难得,这是苏先生允许他使用替身。真假两替身,如果运作好了,还是有机会的。
  他告诉田家旺,可以安排两个替身。
  田家旺马上说你同意了。
  陈长风摇摇头,我在考虑一下。
  临行前一天,金女士请陈长风吃饭。
  他以师母的身份请客,陈自然要去。
  苏先生主动提议喝酒。
  喝了两杯,他突然感叹说,想起当年,陈长风替他安排脱身的方法,金蝉脱壳真是妙呀。
  陈长风脸上微笑着,手心里冷汗层层。
  他故做轻松,老师教得好。
  金女士并不多想,只是让陈长风注意细节。
  从苏公馆离开,陈长风明白,他的梦醒了。
  他不敢去找田家旺,然后回到陈家,只能等田家旺来找自己。
  田家旺在天明时分跑来,陈长风告诉他,苏先生已经敲打他了,这计划取消。两个替身可以同时出现,不是为了他,是为了金女士。
  田家旺还想一搏,陈长风苦笑,罢了,他是我的老师,话说到这份,我再不明白,就是自找苦吃了。
  
  霜雪明---因春冷
  田家旺仍不死心,他的想法是,苏先生对事情有个判断过程,完全可以让李波想办法保全。吴桐的舅舅是当地名流,和各方面关系都极好,让吴桐带孩子在舅舅家住一段时间,只要他们回到老家,自然有办法。
  陈长风看着田家旺,这个自小到大的朋友,如果说苏先生影响了他一生,他也牵连了田家旺一生。他说,我明白你的心情,也许这是一个机会,但我突然送走家人,苏先生已经警惕,我在这么短的时间出问题,苏先生必然会怀疑,如果现在我的家人还在上海,也许苏先生能信上三分。
  田家旺明白了,是事情的程序反了。
  陈长风不会让家人冒险,一点都不能。
  陈长风说,孩子们太小,我不能让他们经受一点风险,我所有的努力,都是希望他们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而不是永远被苏先生的人监视。这是我一个做父亲的责任。你不要劝我了,就算是我真的死了,只要他们安全,我也不亏了。我这一生,唯一的希望,就是还能见他们。
  田家旺说,这样吧,我和你们一起去,你放心,我不会冒然行动,我知道你的想法,既然如此,我要确保你的安全。现在是你,连死都不能了。
  人生际遇难知,有时候感觉太难,陈长风都想过放手,他眼前闪过家人的影子,终于还是不舍得。哪怕将来,只是远远的望他们一眼,也是好的。
  霜雪明---酒无香
  一上船,那个最神似的暗哨过来和陈长风打招呼,这时候他没化妆,只是身影比较像。
  陈长风注意到金女士过来的时候,看见那个暗哨,点点头,那人也点头。陈长风马上意识到,金女士认识他。
  他看了看自己的秘书。
  秘书马上心领神会,拉走了那个暗哨。
  秘书晚上请暗哨喝酒,回来后说,那个暗哨果然认识金女士,十几前,他给金女士开过车,时间不长,后来苏先生就把他调开了。
  陈长风出了身冷汗,那个人是自己投奔过来的,他当时和那个人谈过,感觉这个人杀气太重,没敢把他放到行动队,就让他做暗哨去了,待遇上还行,给了双薪。现在看来,这个人很可能是苏先生的棋子。
  他能看出此人和自己身量相仿,苏先生也一定能。
  这一刻,他发现,苏先生在他身边的网,布置的极密。
  而他,放在苏先生身边的一颗棋子,一直没有动过,他明白,只有一次机会。
  金女士在旅途中,还是非常配合的,没有太多的挑剔。
  桃子给暗哨化了妆,由他假扮陈长风,而陈长风要去重庆会骆先生。
  陈长风一定要确定桃子这次完成任务后离开,他找了个机会,说让桃子给他化下妆,扮作一个小商人。
  他对桃子说,你去香港吧,按我的要求找那个人,好好过日子。也许将来,我到了香港,还可能找你帮忙。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职场--纠结

下一篇: 《 霜雪明---著此身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这是一部故事情节错综复杂、人物阵容强大的长篇。比如陈长风、吴桐苏先生等等戏份很多的人物,还都是配角。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