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别经年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07   点击:



吴桐固执起来,陈长风也头疼。
他不得不说,你知道施众是怎么死的。
吴桐一愣,不是急症吗!
哪有什么急症,枪林弹雨都没事。
吴桐疑惑,是苏先生。
陈长风摇头,不是苏先生动的手,但也是苏先生点了头,如果苏先生想保他,也不是没办法。施众当年还救过苏先生的命。你真的以为,我有多少实力苏先生不知道。你以为,如果他认为我心存背叛,还能给我一条生路吗!他就是放了施众,都不可能放了我,我比施众知道的事可多。
吴桐有些震惊,她不是没怀疑过施众的死,但她不认为和苏先生有关。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和苏先生有关,李梅如何会失踪。
这一刻,她对苏先生有些咬牙切齿的痛恨。
如果苏先生能坐视别人除掉施众,那么对陈长风,他也下得了手。
她有些绝望。
她太明白,什么是后会无期。
苏先生那条船很快会沉,还非要拖着一群人。
陈长风转过头,看着窗外,五年时间,五年我不找你们,你就忘了我。
吴桐泪下, 不是五年,如果五十年后,你不出现,我忘了你。

霜雪明---万里征
临走的前一天,陈长风中午就回来了,说是给大家做包子吃。
孩子们格外的高兴,父亲的饭做的好,比家里的厨子还厉害。只是没时间给他们做。
吴桐的神情已经平静下来,这一生她好似不断的放手,当年离开了吴家,如今夫妻分离。她不得不接受一切,当年她有梦,而今也还有梦。
饭后,陈长风拉了女儿,告诉她回老家要听妈妈的话,照看弟弟,不要让母亲太娇惯弟弟。和婉问,爸爸不回去吗。
陈长风说,过段时间我去看你们。
和婉说,那你快点看我们。
陈长风点头,可能时间会久点,但我一定会去。很多年后,和婉想起那句话,还是会叹息,父亲终是骗了她。
吴桐还是安静如常。
吴霜是极兴奋的,终于可以离开上海了,她其实不喜欢这里的气候,可是李波在这,姐姐在这,她不得不在这里。还是喜欢北方的气候。她敏感的意识到了,有什么事情发生。姐夫不能和他们一起走。
吴霜问李波,我们是不是不回来了。
李波点头,吴霜说,姐夫一个人留下来。
李波还是点头,这是他遗憾的地方,他明白陈长风不和他们一起走,估计后会无期。
他找陈长风辞行,二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也许今生不再相见,就是再见也不是这个样子。
李波心情有些复杂,他和他不是同志,却有些家人的亲情,他已经没了家,在这里,反而有了姐姐,姐夫。
他看着陈长风的眼睛,你放心,我一定照看好姐姐还有两个孩子。
陈长风点点头,他非常庆幸,命运把李波送到他身边,让他为他的家人找到了一条不同的路,能够像平常人一样活着。



霜雪明---九枝前
陈长风事先没和苏先生提吴桐探亲的事,只是让吴桐在前几天和金女士提了提。
金女士多少风闻过吴桐当年拒婚的事,她大为赞叹,命运就是不能让别人操纵。现在吴桐说了父亲过世,母亲身体不好,快过生日了,一直让她回去一趟。金女士表示理解。
陈长风明白,在苏先生眼皮子底下,让一家人上船,是能办到的,只要在上班时间,他在办公室就好。至于几天后,也许苏先生会知道,那时候,他自有交待。
那天,他不能送行,事先他和司机说的是吴霜和李波要走,所以别人也以为吴桐是送妹妹。
他在大厅和他们分别,分别的时候,和君半睡半醒,李波抱着他,他很舒服的样子。陈长风走上前来,看了看他,没忍心叫醒他。
和婉跟在母亲身边,她一直看着父亲。
父亲说了过一段时间看她,她是相信的。父亲从来没有骗过她。只是以前是父亲出差,这次换了她们走。
车开出了陈家。
陈长风像平常一样,在固定的时间出 了院门,去上班。

两天后,苏先生听暗哨报告,他问金女士知道不知道,金女士说吴桐和她讲了,人之常情。老太太还没见过外孙子外孙女呢。
苏先生皱眉。
人之常情,可是这样的时候,完全有可能是陈长风的授意。


霜雪明---以别余
他招陈长风前来,开口询问,样子很平静,说你也应该回去看看。
陈长风说,我就不去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苏先生说,他们不回上海了吧。
陈长风说,等时局稳定了,就回来。
二人算是心照不宣,陈已经表态,他不离开。
苏先生想,就这样吧,陈长风在这里,就够了。
吴桐走就走吧,也算给陈长风一个人情。
他不是一个宽容的人,但是到了现在,身边能用的人太少,陈长风自然动了心机,才会打发走老婆孩子。还好,陈长风知趣,自己留了下来。大家都不用太为难。
这些年想想,还好陈长风是一个知道轻重的人。并不曾冒犯他的底线。
他说,你知道怎么做就好。
陈长风马上表态,生死与共。
这四个字的份量,陈长风明白,苏先生明白。
等于是在一条船上了。
如果抛开苏先生的因素,陈长风还是容易周全的。可是苏先生却是他剪不断的绳索。当年他甘心套上,如今不易解开。
此后,陈家的人,陈长风大部分都遣散了。只留了司机和管家,还有两个明哨。反正大部分时间都在办公事,或者出差。
即使这样的时刻,也没有和田家旺公开往来。
吴桐走时,他安排吴桐和田家旺见了一面。




霜雪明---两应同
孩子们很快适应了新家的生活。
吴霜和李波住在学校里,吴桐带孩子和母亲生活在一起。
孩子们看见自家的管家,也是吴桐的奶妈时,马上感觉亲切,院子里有也棵梧桐树。和婉有些惊讶。
吴桐母女重逢,百感交集,中间隔了十几年的光阴。
但是母女二人都是表面冷静的人,所以只是淡淡的问好,反而是两个晚辈,得到了姥姥的热情拥抱。
和婉的样子,更像吴桐些。十二岁的小姑娘一言一笑,却更像小姨,活泼开朗。母亲十分庆幸,她的性格没像吴桐。
这里的日子,到是轻松的,既没有当年吴家大院的重重规矩,也没有上海陈家的暗哨明哨,好似空气都轻松了。
孩子们天生有适应力。尤其是在一个温暖轻松的环境里。
李波来看望大家,并给每人都送了礼物。
离开了上海,他也好像年轻了许多。
他和吴桐聊,孩子们都不小了,和君也安排他进入小学,吴桐总在家也不好,不如一起去学校和吴霜做同事吧。
吴桐明白,李波是怕她胡思乱想,一个人有事情做,更容易打发日子。
这一生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得不想办法打发日子了。
组织上本来安排李波继续从事谍报工作,他拒绝了。
临离开上海前,陈长风和他说过,不要再从事谍报工作了,他伪装水平一般。他一进入陈家,陈长风就知道他的身份了。
陈长风说,李波的眼神太明亮。


霜雪明---见重岩
孩子们安排了入学,李波亲自考察的。
入学前先找了个朋友,教他们学习了些当地的方言,免得学生们说了,他们听不懂。
而且李波郑重的和孩子们说了几个注意事项,主要是说给和婉听的,她活泼热情,但是现在李波希望她能专心学习,尽量少参加学校的活动。如果有人问及,就说以前在附近县里,此后不要提及上海,如果他们问父亲,就说不知道。
和君本来话不多,而且年纪小,一向听小姨父的话,所以李波说什么,他就点头,也不知道他明不明白。
和婉却从小姨父的叮咛里,明白了什么。
父亲并不会马上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像以前出差一样,有时候,一两个月不在家,可是突然一天,他就会出现在饭桌上或者院子里。
她的心里突然明白了什么是失去。
母亲一直说,不是什么问题,都要问别人,自己观察自己想。很多事,别人回答不了。
她看的出来,母亲的心情一般,她比从前更沉默。
还好,姥姥对他们很好,领着他们出去玩。


桃子完成了护送任务,并没有马上离开,直到孩子们上了学,她才回了上海。
她把拍的照片给了田家旺。
田家旺劝她走吧,目前来说,有他在上海,应该能应付一些特殊事宜。上次提起桃子,陈长风一再强调,让她离开上海。现在陈的家人,都不再这里,陈长风保全自身还是容易的。
桃子对形势有些判断,她也明白,陈长风不会久在上海,目前的局面是暂时的。
  审核编辑: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此情已随风去

下一篇: 《 职场--提醒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老婆与孩子是陈长风一生的牵挂,能把他们安顿好,他才义无反顾的与苏先生“生死与共”。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