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无限悲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04   点击:


  吴桐慢慢的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李波,你是说,他们以为他们那样过了一生,我们也愿意。
  李波点点头,是的,我们和他们不是一代人,不能用我们的思想去要求他们。
  吴桐眼中的泪水落了下来。
  她本以为她不会哭,她小时候,最恨人家掉眼泪了。
  那一次,她调皮弄坏了母亲最爱的茶杯,碎了就碎了,她还不以为然,说再买一个就是了。太太当即恼了,让她在院子里罚站。家里能处罚大小姐的,也就是太太了。
  太太说,不能惯她这个不惜物的毛病。
  奶妈说,太太在娘家管家,在夫家管家,深知生活不易。
  少年的吴桐是不会明白母亲的心事。
  罚站她不介意,她成天跟着父亲往外跑,体质好,可是让一大群人远远的看着,悄声议论着,她感觉丢人。
  五月天气,有些热度,一小时后,她额头上有了汗水,就是那样,她心里委屈,也不肯说一句软话掉一滴泪。吴霜也有犯错的时候,她肯和母亲低头,肯认错,肯撒娇。
  后来有人回了老爷,吴老爷自然放下手头的事,赶了过来,不好和太太唱对台戏,就说要领她去骑马。
  吴老爷教训她,和你娘说话不能软和些,学学你妹妹,你一个女孩子,脾气比几个兄弟还硬,这宁折不弯的样子,以后要吃亏的。
  她不以为然,吴老爷只是叹气。
  现在想起来,她的脾性不是母亲惯的,母亲一向不惯她。而是父亲惯的。
  霜雪明---旧时波
  李波走了,吴桐一个人坐在那里,树影摇曳,好似当年。
  只在这一刻,吴老爷的样子,又清晰的在眼前。
  吴桐有些后悔,她真的该回去。
  她心里的结打开了,她可以理解父亲当年的选择。
  重来一次,她还是会走,但她会试着和父亲去沟通,去解释。
  可现在,一切都迟了。
  他再不能听见她喊他。
  也许父亲心里的恨意,比她深。
  听妹妹说,她走后,家里几个孩子的婚事,他不管了。生意也居然淡了心肠。
  想起来,他应该比她的怨气更大。
  晚饭的时候,吴桐没吃。
  她给母亲写了封信,这时候,她有些话想对母亲说。可是她还是没有提及父亲,她的笔下,写不出那两个字。
  只有泪水,滴落在信纸上。
  她只是反复的问母亲,父亲最爱的海棠花,开了没有。
  信的最后一行,她希望母亲的院子里,种一株海棠花。
  她叹息,父亲其实是想把她养成海棠花,没成想,她身上没一点海棠花的样子。
  霜雪明---千万缕
  魏源上任后,工作很出色,他首先整顿了纪律,一改从前的拖沓之风。
  所有的情报,都会告知陈长风,而且说的巧妙。
  有些简报,会让陈长风看了再去张秘书那里存档。
  他和陈长风既然有旧交,便一口一个师兄的称呼着,陈长风的想法是魏就是个过客,不知道用什么方式退场。来这的目的,必然是为了某项任务,只求他早点完成早点走人。
  魏源并不低调,他经常去拜会苏先生,又深知人情世故,把金女士奉承极好。上下也会打点,对金浪也极是亲热。
  金浪对他有些防范之意,金女士是金浪的后台,金浪不希望别人走金女士的路子。
  不过金浪现在聪明了许多,他自知他的能力,看了魏源的履历之后,知道在业务上不可能比魏源强,所以并不插手行动队的事。
  但是他插手行动队的人,在魏源上任前安插了两个人过去。
  这两个人主要是盯紧魏源的行动,不要有什么违规的地方,表面上是为了敲打,实际上金浪也有他的算盘。
  可惜那两个人被魏源识破,魏源并没有打压他们,反而很安抚的姿态。一切都是友好的姿态。
  苏先生决定重启那个后路计划。
  他给了陈长风那个宋远山的名单,就没了下文,他不知道陈长风是如何的打算,但他和陈之间有默契,通常不会过问,陈长风的行事手法。
  霜雪明---雨中看
  陈长风要去重庆,一定要确保不被查察。于是暗示桃子行动。
  桃子在宋老伯的酒里放了些东西,宋老伯就一直闹肚子,桃子和宋远山把老人送进了医院,医生是事先安排好的,说是挺危险,要做些检查。
  医生的脸色不妙,说的极严重,宋远山不敢大意,在医院陪着。这时候陈长风上了火车。
  小叶发出的会面信号,宋远山没有看见。
  桃子在约定的时间出现,她特意佩戴着宋远山的手表,前一天她故意撞坏了这块表,说是拿去维修。
  桃子说宋远山有事不能来,小叶看见手表,把密信给了桃子。
  桃子打开密信,果然是陈长风最近外出。
  小叶走后,桃子没有马上离开,她在思索,拿到了接头的信息,可是如何处理。
  她不能离开这里,陈长风到是留过一个人的地址,是一个侦探事务所。
  她见到了田家旺,田家旺到是知道桃子这个人的存在。这次田家旺没有随行,因为他还有另外的事要做。
  桃子把字条给了田家旺,她的工作是回医院盯紧宋远山。
  于是跟踪小叶的明暗哨之外,又加了田家旺,田家旺是要确定小叶是不是只与宋远山联络。
  小叶送了字条之后,就不再外出,只是正常上下班。
  陈长风在重庆还是和骆处长会晤。
  骆处长说他调查过了,他这边没有消息走露。
  霜雪明---草木深
  二人的谈判只是在绕圈子,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牌。
  陈长风知道形势比人强,目前不到最后关头,苏先生不会彻底的让步。
  而对方也在反复的权衡。
  所以能表现的只是一个意愿。
  他有些懊恼,每次艰难的前来,要躲开那么多的暗箭和注视,却好像都是无功而返。
  但神情依然从容平静,他太清楚,在谈判桌上,只有利弊没有心情。
  骆处长自然比他悠然,骆处长已是中年人了,年轻的热情冲动,已经磨灭,现在是为了求自保,本不乐意接这个差事,奈何找不到合适的人。
  骆处长不想升官,不想发财,只想一家平安。
  所以与事无争,与人结好。
  他的上级,也是看中他过硬的办事能力,却又有一颗平淡的心。
  最重要的是他和陈长风没有任何交集,不是同学不是同事不是战友,扯不上任何私交。
  他们二人有时说说茶道,有时说说孩子的教育,很像是两个闲人在聊闲天。
  可是心里都明白,每一句话,都要谨慎。
  陈长风和骆处长分别后,没有马上回上海,而是在附近的地区又转悠了几天,公路铁路码头。
  审核编辑:黄尘刀客     推荐:黄尘刀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松石古

下一篇: 《 升官之道

编者按:
管理组   黄尘刀客: 作品刻画了很多真实可信的人物形象,举手投足符合人物身份,言语心声传递时代信息。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