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琅琊榜——那一杯毒酒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02   点击:


  多少年后,谢玉的手书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写了当年如何构陷祈王和赤焰军,闻者惊心听者伤感,而皇上依然不感觉自己有错,错听错信错杀,他不肯认,他始终认为,如果不是他抢先动手,祈王和林帅总会有勾结的一天,他当年逼宫的场景总会上演。
  在金殿上,他单独面对林殊的质问,他的对答是祈王的顶撞,祈王的声望,林帅的拥兵自重,只重用祈王的人,他派去的人都搁置了。心魔已生,他不相信祈王的不反,林帅的忠诚,对于他来说,皇机的稳固,他的安心最为重要。他介意的不是反意,是实力,有没有想反就能反的能力。
  他自己上位,就是一场兵变,所以他天生忌讳一个皇子有了名望,又有了军队的支持,他就是如此上位的。所以他看人的眼光,总是怀疑,哪怕对方是儿子是朋友。

  如果当年没有夏江(滑族复仇)没有谢玉(为了名利)的联手构陷,给了他一个机会,铲除异已,得偿心愿。那么赤焰军战胜强敌大渝归来,他会如此面对林帅呢,如何安心呢。
  林帅以为朋友还是朋友,祈王认为父亲就父亲,他们的世界太过天真,不知道箫选成了皇上,第一位考虑不是情义,他不再是谁的朋友,只是君,不再是谁父亲,每一位考虑的是皇,其次是父。
  有时候会想,历代悬镜司只对皇上负责,是皇上的自留地,那么皇上对林帅有了杀意,对祈王有了猜忌,他的心思,一定要表现出来,能对谁表达呢。后宫不可能,宸妃是宠妃,皇亲里,晋阳是长公主,大臣里仰慕祈王的人太多。那么,只有他极为放心的悬镜司,他只要在夏江面前轻描淡写的说几句,夏江自然就心令神会了。
  本来就在想着如何挑起大梁内乱的夏江,有了这个领悟,自然要去筹划安排了。
  一件事把林帅和祈王联在一起,能让皇子和林帅不能翻身的案件就是谋反。
  于是他找了谢玉作帮手,仿冒聂锋书信,伏击聂锋,诛杀赤焰军,伪造林帅和祈王的往来信件。环环相扣,本来若要查证,也是有机会洗清冤枉的。只是皇上不要查,他等这个机会太久了,马上定案,谁讲情谁株连,谁同情祈王谁流血,如此的铁血镇压之下,才得以一个大冤案。
  要有多狠毒的心肠,才能做完这一件事,祈王是他的儿子,宸妃是他的宠妃,晋阳是他的亲妹妹,林殊是他的亲外甥。纪王说的对,都是一家子骨肉。他眼都没眨,心一直冷了下去。

  祈王入狱,他连见都没见,问都不敢问,还不及誉王真的造反逼宫,他还是跑去和誉王理论了一场。祈王那时,并无事实,他竟然一面不见,一语不问。
  誉王去天牢宣旨送毒酒时,眼神还有些惶恐,这样的天家父子相杀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亲见。没了祈王,他还有当太子的可能,可是面对并没有伤害过他的长兄,他还是躲开了目光。那时候的誉王,还没有皇上的冷情冷心冷血。
  也许就是那时候,誉王明白了,天家无父子无兄弟。只有皇权之争。此后他和太子相争东宫之位,就完全可以理解了。景宣什么都不及祈王,在他眼中,还不如他呢,如果景宣能当太子,作为皇后的儿子,余下皇子中最聪明的孩子,他更有资格。
  九安山兵变也完全是那时候,就打下了心理基础。皇上能给儿子赐毒酒,做为皇子的他,也能够清君侧了。
  就是那一杯毒酒,让箫选再也不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好朋友了。此后他没有忠心的儿子,体贴的妻子了,肝胆相照的朋友了。
  
  审核编辑:开心彩虹     推荐:开心彩虹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开心彩虹: 箫选与祈王的关系首先是君臣,而后才是父子,箫选他重视的是权利,不会允许有人挑战他的权威,而有战功有人脉的祈王,已让他从心里感到了威胁,他用一杯毒酒解决了威胁,却也失去了更多——亲情、爱情、道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月涵

    天家无父子,先是君后是臣

    2017-05-02

    回复

  • 开心彩虹

    月涵,你分析得这么清楚,是否被父子间的冷漠与算计给吓着了?反正我是越看越心寒,越看越害怕。

    2017-05-02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