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松石古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03   点击:


  那一夜,吴桐抱着那张合影入梦。
  第二天她就病了。
  陈长风回来的时候,是晚上了。
  还是和婉发现了母亲的脸色不好,找了管家。管家本是吴桐的奶妈,现在管着后厨的事,通常是下午才有时间,和吴桐说说话聊聊天。
  奶妈过来的时候,吴桐正一个人在窗前发呆。
  奶妈一看她的神情,就知道小姐正伤感。
  小姐是她一手带大的,比太太和小姐相处的时间都长,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吴桐,通常情况下,吴桐是冷硬的,有些宁为玉碎的清冷,可是也有她的弱点,终还是重情。
  二小姐走的时候,她也想劝大小姐一块走。
  可是陈长风都开了口,吴桐都没点头,那时候,她有些叹息,这父女处成这样,真是造化弄人。生死不得相见,大小姐果然兑现了当年的誓言。她张了张口,当时没说什么,现在有些后悔,应该劝小姐回去。
  哪怕不见吴老爷呢,也好过现在这种情况。
  奶妈请了医生,医生说有些感冒,不太要紧。
  奶妈让吴桐吃了药,劝她回房间休息,然后装作随意的说,后天十五了,不如去庙里烧烧香。
  吴桐一向没有烧香的习惯,这次却说,好吧。
  陈长风回来的时候,奶妈大约提了几句,陈长风马上明白了。
  其实现在回去也可以。
  他进屋的时候,吴桐在看一本书,看了看书的厚度,陈长风明白是《红楼梦》。
  他一直奇怪,吴桐的性格,居然会看这本书。
  他的认知里,吴桐不是风花雪月的性格,即使她当年拒婚离家,也不是为了爱情。她是为了命运。她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不做别人的棋子。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个大观园幻境。
  
  
  霜雪明---急自伤
  陈长风说,其实现在回去看看也好。
  吴桐放下书,声音有些暗哑,没什么意义,对他对我,都没意义。
  陈长风叹了口气,有些事,不是为了意义,是为了心安。
  月亮升起来了,还不是满月,二人静默无语。
  都有些心事难言,人生的际遇里,都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却发现,好似永远不能。但仍然天真的愿意一拚。
  在这一点上,陈长风感觉自己比吴桐更天真些。
  吴桐勉强的笑笑,我后天去庙里烧香。
  那天陈长风不放心吴桐一个人去,本来要请假一块去。李波放下茶杯,我去吧,我想给吴霜求个平安符。
  陈长风估计李波也许要在附近见什么人。
  李波却一直很悠闲的样子,吴桐烧完香,李波求了符。
  陈长风不知道,李波那天只要出现在庙里,就是一个信号。
  吴霜挺喜欢新家的,感觉这里轻松了许多。
  院子里的梧桐树,让她有熟悉的感觉。
  母亲静静的说,原来梧桐院里没有梧桐树,是吴老爷后来栽种的。
  吴霜有些惊讶,她一直没问过母亲当年的事。
  姐姐和母亲相似,都是她不说,你问也白问。
  有时候她想,母亲这桩婚事,在当时也是圆满的。只是二姨娘太强势,才让母亲的日子有些不如意。
  
  霜雪明---月明中
  吴霜烧了香,并没有马上离开,一直在庙里转悠,这样的地方,让人安心。
  她想起来,吴家原来有个佛堂,吴老太爷建的。吴老爷年轻的时候并不常去,四十岁以后,逢初一十五都过去烧烧香。
  吴老爷的婚事因太爷的精心挑选,而延误了时间,快三十的时候才成婚。
  大家都说吴老爷娇惯大小姐,也是因为这是吴老爷的第一个孩子,那时吴老爷也三十来岁了。
  有一次吴老爷答应带女儿去骑马,到了约定的时间却没来,吴桐不高兴了,问管家,老爷在哪。管家说,应该在佛堂。吴桐就跑去了佛堂找人。
  管家没敢拦,在这个家里,大小姐一直骄纵惯了,想去哪去哪,老爷都不说。
  在佛堂外边,吴桐站住了,她没进去过,父亲也没带她来过。
  她有些犹豫,后来看见父亲和爷爷一同走出来,往书房走去,一时好奇心大起,就悄悄的跟了过去。
  听见爷爷叮咛父亲,初一十五一定要烧香,吴家得佛祖保佑才有今天。
  父亲一直说是。
  父亲一向威风,只在爷爷面前,才这般恭敬的模样。
  爷爷对几个孙子孙女都一样的态度,对吴桐没有特别的器重,所以吴桐不经常过来。她感觉爷爷还是重男轻女。
  爷爷说,铺子里的事,不要都让二姨娘做主,虽说是表妹,但也要自己管着,吴老爷说,他心里有数,重要的客户在自己手里。
  爷爷叹了口气,吴家有今天已经不错了,如果有机会,再上一个台阶就好了。
  再上一个台阶,吴桐心里想,爷爷的心好大。
  父亲走出书房的门,看见吴桐,到没责怪她,只是拉了她去骑马。
  霜雪明---绿杨瘦
  从庙里回来,吴桐的情绪好些。
  她原不信这个,现在也莫名信了。
  她想起当年爷爷的话,让吴家上一个台阶,这就是父亲要在儿女婚事上做文章的原因。
  她一直没有问起过母亲,那桩婚事母亲可后悔,多少年,母亲安静从容,情绪上没有大起大落。她不能理解母亲的选择,是顺从是任命,或者也有几分愿意。
  母亲说过一句话,她是被父亲惯坏了,母亲说,最被娇惯的孩子,最不容易理解父母。想想也是如此,在她和父亲身上,体现的充分。
  现在她有些期待妹妹回来,也许什么都不必问,妹妹自然会说,吴霜的优点是,她以为该说的就会说。
  吴霜回来时,已经两个月以后了,她还和母亲在新家住了几天,看的出来,母亲很平静。她曾建议母亲和她一起去上海住一段时间,母亲拒绝了,说是故土难离。只是和她说,让你姐姐有时间回来。
  听着吴霜的絮絮叨叨,吴桐有些恍惚,也有些踏实,好似她和老家的一切还有关联。
  最后吴霜说,妈说你走的时候,说过再不踏进吴家的大门,以后真不用踏入了,二姨娘请人改了大门,说是听了一个风水先生的话。
  李波摇摇头,妻子的话有些讽刺的意味。
  吴桐说,是该回去看看妈。
  姐姐的话,让吴霜愣了一下,她感觉姐姐的态度有些变化,她不知这变化从哪里来的,只是她感觉到了姐姐消瘦了许多。
  
  
  霜雪明---风里泪
  一向不敏感的吴霜也感觉到了姐姐的低沉。
  她问李波,姐姐是不是有心结。
  虽然吴霜恼姐姐没和她一起回去,可是她的情绪是过了就忘。
  李波也有所感觉,
  那天下午,吴桐本来在屋子里看书,后来是陈长风劝她,天气挺好,去院子里转转吧。
  桐花已经落去,清碧的叶子,洒下一片绿荫,小院子有些难得清幽。
  吴桐坐在藤椅上,有些意兴茫然。
  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她不肯承认是因为父亲的死。
  李波在院子里给和君做玩具,他早年学过几天木工活,有时候吴桐怀疑李波到底都经历过什么,动手的活,他都会,而且极有耐心。他很愿意把时光消磨在手工劳动上,好像那是最有意义的事。有时候她想,如果可以选择,也许李波更愿意做个机械工程师。
  李波停下手里的活,也坐了下来。
  他随意的和吴桐说了说天气,又转到了自己的一段往事,这是他提一次提及他的家人。
  李波小时候,上面三个姐姐,家里就他一个儿子,非常娇惯。家中只有几亩薄田,为了供他读书,卖的卖典的典,他的父亲非常想让家里出个读书人。
  他的两个姐姐,都是做了填房,两个姐夫的年纪都比姐姐们大十几岁,他知道姐姐们不愿意,可是对方给的聘礼很高。
  那年他去读大学,学费很高,父亲又给最小的姐姐找了一户人家,情况更不好,对方已经五十多了,姐姐不乐意,父亲就做了主,母亲和姐姐谈了一夜,姐姐也同意了。后来他才明白,那笔钱都花在了他身上。他宁可不去读大学。反而是小姐姐劝她,去吧,不要辜负了家人的心。
  他在大学里,很少回家,那时候他已经明白,他是如何走进大学的,几个姐姐的幸福,都葬送在他手里。
  有一次小姐姐来看她,他问她恨不恨父亲和他。小姐姐说,不恨,父亲有父亲的观念,他未必是不爱孩子,只是他的观念逼得他这么做。
  李波讲到这里,停住了。
  他叹了口气,我们和上一代人相差的不只是年岁,还有就是对人对世界的看法。他们以为他们是正确的,其实不是我们想要的。他们那么过了一生,以为我们也愿意那样过。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职场---持续

下一篇: 《 霜雪明---无限悲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吴桐冷硬的表面,其实掩藏着一颗脆弱的心。吴桐是整个小说中的核心人物,如果把这些章节连贯起来,整理成一部连载小说的话就完美。这一章节的一章节的做发在短篇,很多时候读来让人摸不着头脑,很费力。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