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史湘云--海棠花闺蜜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5-01   点击:


  
  史湘云--海棠花闺蜜
  史湘云的出场并不太早,是黛玉的宝钗都进了贾府,才翩然而来。
  但是她一出场,并没有什么简介,给人的感觉是她一直在那里。
  果然后来一看,她才是宝玉最早的青梅竹马。
  自小就常在贾府,贾母特让袭人照看,对于贾母来说,疼爱哪个晚辈,就安排自己的丫环照看。比如宝玉,比如黛玉。
  这个小姑娘更可怜,黛玉先没了母亲后失了父亲,可是湘云确是年纪很小的时候,父母都没了。父母的宠爱,几乎没给她留下记忆。而且不提她有无亲兄弟姐妹,应该是没有了。
  后来赞叹宝钗,又叹息没有这样的好姐姐。
  看多了宝钗的世故温婉,黛玉为情而生的小心眼,湘云一出场就是一股活活泼泼的气息,让人眼前一亮,她身上有着符合年纪的率真与明朗。
  宝玉本来是她的玩伴,钗玉未来时,宝玉的世界里,三春是不会和他淘气的,能陪在他身边的就是湘云,可是钗玉一来,宝哥哥的心思就变了。
  史湘云--海棠花闺蜜(二)
  湘云一出场,宝玉那时正合宝钗说话,一听说云妹妹来了,马上起身,可知还是重这个小妹妹的。
  只见湘云走来,笑道:“二哥哥,林姐姐,你们天天一处顽,我好容易来了,也不理我一理儿(心里想什么,口里就说了出来,本来吗,她想的是,我是客人,我来了,你们也不理我)。”黛玉笑道:“偏是咬舌子爱说话,连个‘二’哥哥也叫不出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回来赶围棋儿,又该你闹‘幺爱三四五’了。”宝玉笑道:“你学惯了他,明儿连你还咬起来呢。”史湘云道:“他再不放人一点儿,专挑人的不好。你自己便比世人好,也不犯着见一个打趣一个。指出一个人来,你敢挑他,我就伏你。”黛玉忙问是谁。湘云道:“你敢挑宝姐姐的短处,就算你是好的。我算不如你,他怎么不及你呢(小姑娘看似天真,也有心计,钗玉都是客人,用宝钗说事,算是给黛玉一个还击)。”黛玉听了,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他!我那里敢挑他呢。”宝玉不等说完,忙用话岔开。湘云笑道:“这一辈子我自然比不上你。我只保佑着明儿得一个咬舌的林姐夫,时时刻刻你可听‘爱’‘厄’去。阿弥陀佛,那才现在我眼里!”说的众人一笑,湘云忙回身跑了。
  湘云打趣黛玉,还是有些孩子气,也唯她如此闹,三春是礼教熏陶出来的。宝钗若说,必是拿双玉开玩笑,湘云这个林姐夫,其实没有指向。
  史湘云--海棠花闺蜜(三)
  宝钗过生日,贾母亲自安排,还出了二十两银子,给足了客人薛家面子,到不是有多喜欢宝钗,而是待客之道,也是提醒吧,薛家你们是客人,而且你们家姑娘十五了。
  开始还好好的,只是最后凤姐说有个小旦像一个人,宝钗猜出来了不肯说,宝玉不敢说,只有湘云冒失的说像林黛玉。宝玉忙看了她一眼,使了个眼色,他本心是好意,知道黛玉敏感多心,怕湘云得罪了黛玉。可惜总感觉宝玉是无事忙,你想呀,湘云已经开了口,说都说了,他的眼色已经晚了。
  这时候我们就明白了一个问题,贾母对湘云态度的转变。湘云小时候常在贾府,那时候,自然是贾母喜欢这个娘家的小晚辈,所以湘云才和宝玉熟识,能玩到一起。也许那时,贾母有心让史家和贾府再结一门亲。如果联姻自然要挑嫡出的孩子,湘云和宝玉年貌相当,两个孩子自小玩到大,亲上加亲自然是好的。
  可是湘云越长大,尤其是钗玉进府后,贾母这份心就淡了,有一次湘云居然拉了宝玉说,常派人接她,要是老太太想不起来,让宝玉多提醒,可知湘云都知道贾母不大想得起她了。
  原因就出在湘云的口无遮拦,贾母喜欢美丽活泼机敏的女孩子,那是凤姐探春型的,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聪明有头脑,不白得罪人。
  湘云说话不经大脑,那时候戏子地位低,千金小姐不愿意被人比成戏子,那黛玉是贾母的外孙女,有血缘关系的,她的外孙女让人比戏子,贾母能高兴吗。看凤姐如何奉承黛玉,说黛玉通身的气派像嫡出的孙女,一句话夸赞了一大帮人。
  
  史湘云--海棠花闺蜜(四)
  接下来,湘云做为客人,更是没个客人的敏感,和去道歉的宝玉大吵了一架。
  晚间,湘云更衣时,便命翠缕把衣包打开收拾,都包了起来。翠缕道:“忙什么,等去的日子再包不迟。”湘云道:“明儿一早就走。在这里作什么?----看人家的鼻子眼睛,什么意思(这话是说宝玉的)!”宝玉听了这话,忙赶近前拉他说道:“好妹妹,你错怪了我。林妹妹是个多心的人。别人分明知道,不肯说出来,也皆因怕他恼。谁知你不防头就说了出来,他岂不恼你。我是怕你得罪了他,所以才使眼色。你这会子恼我,不但辜负了我,而且反倒委曲了我。若是别人,那怕他得罪了十个人,与我何干呢(这真是宝玉的想法,也是实情,明明黛玉被人比了戏子,宝玉没去安慰黛玉,反而来安抚湘云,可知宝玉重湘云)。”湘云摔手道:“你那花言巧语别哄我。我也原不如你林妹妹,别人说他,拿他取笑都使得,只我说了就有不是。我原不配说他。他是小姐主子,我是奴才丫头,得罪了他,使不得(湘云吵架有些逻辑不清,黛玉何曾恼她了,她分明是妒忌黛玉,看宝玉如何紧张黛玉,她先恼了,却不想她出言唐突)!”宝玉急的说道:“我倒是为你,反为出不是来了。我要有外心,立刻就化成灰,叫万人践踹(宝玉急了)!”湘云道:“大正月里,少信嘴胡说。这些没要紧的恶誓,散话,歪话,说给那些小性儿,行动爱恼的人,会辖治你的人听去!别叫我啐你。”说着,一径至贾母里间,忿忿的躺着去了。
  我们看湘云的火气真大,黛玉并没有得罪她,也没有对她使什么性子,她却说黛玉是小性,行动爱恼,爱辖制人的人。
  明明是湘云出语莽撞,结果黛玉没委屈,她却委屈了,完全是一副小孩子脾气,而黛玉通常生气的时候,宝玉三言两语哄好了,如今却哄不得湘云,只能说明黛玉重宝玉,她只要一个态度,宝玉重视她的态度。而湘云不是,湘云要的是宝玉重视她超过别人。
  其实黛玉无关宝玉的事,脾气都挺好,而湘云不是。湘云身上更多的是一种情绪化的表现。所以我们说她直,她最大的特点是直,心思直,有什么说什么,不考虑场合。
  史湘云--海棠花闺蜜(五)
  其实钗玉对宝玉都有些迁就的意思,黛玉是只要宝玉一认错,她就心软了。宝钗哪怕因为劝说宝玉读书,惹得宝玉大怒而走,也依然若无其事。可是湘云在宝玉说一大套为她好的话,仍然连面子也不给。
  有一个章节,宝玉看见张道士送的东西里,金麒麟和湘云的一样,就留了给小姑娘。后来丢了,非常着急,幸而湘云拾了,当即大喜,说宁可丢了印,也不能丢这个。一般的女孩子听了不知多欢喜,小姑娘却没什么感觉。
  宝玉被贾政打个半死,合府惊动,连一向沉稳的宝钗,也真情流露,亲自送药送到宝玉床前,后来回家和兄长争吵,直哭了一夜。黛玉更是哭肿了眼睛,都不敢见凤姐,怕被打趣。而湘云却和香菱平儿她们在摘凤仙花,真是心大呀。这时候看湘云对宝玉既无黛玉的生死之情,也无宝钗的红尘深情。
  
  史湘云--海棠花闺蜜(六)
  湘云和宝玉还是适合在一起吃喝玩乐,比如芦雪庵烤肉吃。贾母道:"我知道你们今儿又有事情,连饭也不顾吃了。"便叫"留着鹿肉与他晚上吃",凤姐忙说"还有呢",方才罢了。史湘云便悄和宝玉计较道:"有新鲜鹿肉,不如咱们要一块,自己拿了园里弄着,又顽又吃。"宝玉听了,巴不得一声儿,便真和凤姐要了一块,命婆子送入园去。(若说玩得投缘还是湘云宝玉,黛玉娇弱,玩不起,宝钗稳重不爱玩)。
  一时大家散后,进园齐往芦雪庵来,听李纨出题限韵,独不见湘云宝玉二人。黛玉道:"他两个再到不了一处,若到一处,生出多少故事来。这会子一定算计那块鹿肉去了。"正说着,只见李婶也走来看热闹,因问李纨道:"怎么一个带玉的哥儿和那一个挂金麒麟的姐儿,(借李婶之口说出,一个挂金一个带玉,若说宝玉配金,一个大观园就不只一个薛宝钗)那样干净清秀,又不少吃的,他两个在那里商议着要吃生肉呢,说的有来有去的。我只不信肉也生吃得的。"众人听了,都笑道:"了不得,快拿了他两个来。"黛玉笑道:"这可是云丫头闹的,我的卦再不错。"(湘云真是活泼可爱,身体好,心态好,有些少年不识愁的感觉,能乐时且乐,和宝玉的喜聚不喜散是一样,都有些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感觉。)
  其实湘云是最好的玩伴,有体力有兴趣,玩得高兴,而且有兴致,如果是组织活动,是少不得这样的人,有她在就多了七分热闹。后来的联句,也是因了她,格外热闹。
  
  
  史湘云--海棠花闺蜜(七)
  宝湘之间,到有些兄妹的意味。
  别的人要说成亲了,宝玉都要感伤,比如邢岫烟订了薛蝌,宝玉都要叹息,绿叶成阴子满枝,伤感一会儿。
  而湘云也说有人家相看了,宝玉竟像无事似的。见了湘云也是问好闲聊,丝毫没有这种感觉。
  湘云于他,很像是探春那样自家的妹妹是的,好像一直在那里,又好似和自己无关似的。
  也有说宝湘有缘,看湘云的回目有一出,因麒麟伏白首双星,好似与宝玉有缘似的。大观园除了自家姐妹,和宝玉有可能的就是三个,黛玉是精神的知己,宝钗是金玉良缘,但也有说,宝钗难产而死,最后贾府中落,宝玉和湘云在没落中相知,相伴到最后。
  若有湘云在宝玉身边,宝玉也算有福气。她不是他的知己,却能带给她快乐和轻松。
  
  审核编辑: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用纯真的海棠来比拟史湘云,用闺蜜一词表明宝湘的感情关系。真个是再贴切不过了。呵,宝玉的确算是有福气的!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