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雁一声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02   点击:


  多年来不管在什么境遇里,吴霜都保持了天然的乐观。
  她有自知之明,深知她周围的人都比她优秀,既然如此,麻烦事让他们解决吧,反正她不添乱就好,她不知道,她曾经给他们弄了不少麻烦。
  在陈家,她不喜欢这里的氛围,感觉太过凝重,有些当年姐姐离开家后梧桐院的气氛。可是住在这里是李波的意思,是为了工作,她只能服从,而且她也想陪伴姐姐,她眼中的姐姐是个狠心的人,当年能一转身离开吴家,和父亲多年不见,互不问候。这种决绝,让她想来都是可怕。那时候,姐姐是父亲的明珠,父亲这一生对孩子的耐心与爱惜,八分给了姐姐。可是姐姐居然能多年不问她家里的事。
  可就是如此,她依然心疼姐姐,这种生活是姐姐选的,可是姐姐真的幸福吗。
  命运的无常,她有些感觉,但不深思。
  这是她的可爱之处。
  幸而有个和婉,这个小姑娘和她投缘,她喜欢她,二人能玩到一起,她也看的出来,小姑娘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可是家人不让她出门,她有她的寂寞。
  对比起来,她感觉和婉可怜,连出门的自由也没有。
  她这一生,有的就是自由。
  父亲自姐姐离家后,对他们几个孩子基本不太管束,想去哪就去哪。只要和管家说一声就好。而后几个哥哥的婚事,父亲不在插手,都是二姨娘管的。
  她的婚事,父亲只打听了一下,由母亲做主。
  连吴春都说,他们其实是沾了大姐的光。
  父亲有些心灰,不在多事,对生意也是如此。
  相对来说,吴霜得到了最大的自由。
  她的个性能够任意发展。
  母亲对她也是宽容的,一个女儿走了,只一个小女儿,活泼就活泼闹腾就随她。
  所以现在吴桐给和婉说什么规矩,她就说,你让她自由点吧,才多大的孩子。
  
  
  霜雪明---洞庭来
  吴桐小时候是经常教训吴霜的,她们年纪差的多,长姐就有气势了。
  吴霜本来调皮,难免惹事,母亲只是板了脸,罚写字,父亲通常不大管,而姐姐却是严格,写了大字,还要背书,吴霜感觉自己那些《经》都是那时背诵的。
  她的大字写的好,古文底子好,和母亲与姐姐的处罚有关联。
  现在姐姐罚和婉,她就替和婉委屈了,一个小姑娘,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天天不让出门,还让她在家里写这个画那个。她的纵容有时候会助长和婉的胆子,和婉知道,母亲是最没情面可讲的,但父亲和小姨都好说话。只要有父亲在,或者小姨在家,她就会闹腾,不服管教。
  吴桐现在很珍惜家人在一起的时光,对吴霜也多了些耐心,妹妹的面子要给,丈夫的面子也要给,只好妥协。
  她向来不问老家的事,但有时候,吴霜会主动提及,吴霜和母亲一直通信,就是和二姨娘生的哥哥吴春也有一些书信往来。吴霜的性格明朗,她和吴春相处得还好,年纪差开了,生意归了吴春,兄妹没什么可争的,吴春对她也有些情份。
  吴霜絮絮叨叨的说些旧人旧事,吴桐听着,却不答话。
  姐姐的话少,让妹妹真的惊讶。
  有一次她和李波说,你说我姐和姐夫在一起,是不是各拿一本书,一天都不必说话呀。两个话少的人在一起,真是寂寞呀。
  听了吴霜的话,李波好笑,他在陈家时间不短了,却看得出来,姐姐两口子,通常是姐姐说了算,吴桐的个性通透睿智,逻辑思维极强,有时候陈长风说一件事,他还在思索,吴桐却已经明白了,他们夫妻之间有一种默契。
  
  霜雪明---绝堪愁
  吴老爷病重的时候,是打了电报过来。
  吴霜是必须要回去的,她希望姐姐一起回去,这样也算个了结。
  但吴桐却摇头。
  她不想节外生枝,二姨娘如今一定盯着家产,当初既然离家,吴雪已经不在,她回去徒然伤悲。而且父亲未必想见她。
  吴霜有些失望,李波因为工作不能同往,陈长风到是劝吴桐不如一起回去,回去了先不露面,在舅舅家住着。吴桐犹豫的时候,和君病了,一直发烧,吴桐就说算了,不回去了。
  吴霜自谓来来往往几回了,而且还有独立完成任务的经验。
  李波有些不放心,最后还是陈长风说他安排吧。
  安排的还是桃子,桃子当初和吴霜有过一面之缘。
  桃子的任务是不远不近的跟着,吴霜认出她来了,就一起走,没认出就算了。毕竟也过了两年。
  吴霜心里有事,急于回去。并没有认出桃子来,这样也好,桃子也乐得省事。
  桃子为取得宋远山的信任,并不经常去宋家了,而且在城东又开了家杂货店。宋远山这段时间并不经常外出,看的出来,他的接头人就是小叶。
  桃子让阿珠帮着看店,阿珠已经嫁了人,曾经领着丈夫去宋家送过喜糖,这令宋远山有些疑惑,看来阿珠并不是美人计中的美人。他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吴霜到家的时候,吴老爷已经过世了。
  打小父亲并不重视她,姐姐走后,吴霜就一直住校,后来去上海,和父亲接触不多,可是到了那个场景,还是真的伤心。
  想起来,记忆中的父亲,谈笑风生是一个爽朗的人。而姐姐离开之后,他迅速消瘦沉默下来。
  听母亲说,父亲病重前,曾来过梧桐院,去吴雪的房间,坐了大半天。连母亲都看的出来,他还是想念那个娇宠的大小姐
  母亲其实有些怪吴桐,应该回来。吴霜只好说,姐夫也说了,姐姐本来要回来,可是二郎病了。那孩子身体一直不太好。
  
  霜雪明---雨声寒
  吴老爷的后事料理之后,大太太准备搬离这里,虽然吴老爷的安排里,梧桐院始终是太太的,而且家事管理权还是给了太太,可是太太是明白人。她已经不想和二姨娘明争暗斗了,她搬走,自己省心,二姨娘安心。
  云翔在结婚时购置了新宅,老房子当时也做了一些处理,现在只要重新粉刷一下,把梧桐院的一些家俱搬过去。吴霜不能把这事扔给母亲一个人,她要在母亲搬家后再回上海。她给陈家发了个电报。
  李波看了电报,自然要和吴桐说一声,电报在吴桐手中有千斤重,她没想到吴老爷真的过世了。
  电报不知不觉被吴桐的手指揉成了一团。
  那天夜里,陈长风值班没回来,窗外下着雨,秋天的雨,总有些烦人,不大却不停。
  吴桐半夜里突然醒来,不能入眠。
  她干脆起来,进了储藏室,打开一个箱子,从里面翻出一个像册。
  她当时带出来的都是自己的照片。
  有一张是她的毕业照,专门做了镜框。她打开镜框的背面,拆开木板,里面还有一张照片,是父母和她还有吴霜的一张合影。她当时悄悄放了进去,多年来一直不打开。
  她始终以为,这才是全家福。她从没把二姨娘和那几个弟弟当做家人。
  现在这张全家福上的人走了一个。
  她的心好似缺了什么。
  前尘旧事如烟,她恨他,小时候,她是他的掌上明珠,要风得风,不曾想,一桩婚姻让一切显形,不过是一枚棋子。现在想起来,父母的婚姻,何尝不是,只不过父母都接受了。只有她不接受。
  那时候,她正读《红楼梦》感叹红颜薄命,她不要古今同。
  她不要成为原应叹息的四姐妹。
  不做入宫的元春,再不能见人,不做被五千两银子卖掉的迎春。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职场---牵连

下一篇: 《 职场---持续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这个家族的人物关系很复杂的,只看几个章节很难明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