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琅琊榜——对景琰的期许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29   点击:

  长苏对景琰的期许与别人不同,所以不能告诉他真相,就是不能告诉他。哪怕看了他闷闷不乐,哪怕看他伤心失望。期望越高,忍耐越多。
  长苏进京前先联络了蒙挚,禁军统领,这是一个深得皇上信任的人,通常皇上左边是他,右边是高公公。蒙统领武功在琅琊阁排名第二,人家能得这个职位,是有资本的。他和林家的缘份归结于,他曾经在赤焰军工作过,时间比较短,而且是梅岭案之前好些年了。所以那一场浩劫的株连,才没有连累他。而且说明了,他平素谨言慎行,没有不当言论。谢玉和谢江都不是省油的灯,没有把他和赤焰连在一起,也是蒙统领的幸运和功底了。
  长苏联络蒙统领自然也有深意,以他的敏感身份,如果不是因为信任对方,才不会冒险告知。识人断物长苏是厉害的,果然蒙统领值得信任。只要不针对皇上,他都是积极主动的配合。
  霓凰认出了长苏就是林殊,那也就承认了。毕竟除了郡主招亲被太子算计了一次,平素夺嫡与云南穆府关联不大。而且旧案昭雪之事,长苏不会把穆府牵连进来了。既然他们在事非之外,认出来就认出来了吧。就算霓凰和苏府往来多来了,毕竟招亲时,苏先生曾替郡主执掌过文试。
  静妃也认出来了,那没办法,娘娘智商情商双高,而且能巧妙配合。知道长苏瞒了景琰,身为母亲也一样的相瞒。和这样的聪明人合作,心照不宣。
  只用景琰是一定要瞒了。期许太重,期许他夺嫡成功,日后坐拥天下,成就贤明君主。
  夺嫡的风险本来就大,太子和誉王相争时,还能躲在暗处,保存实力,可是太子一倒,靖王就站在了风口浪尖上,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对手是狡诈阴险的誉王还有构陷赤谍一案的夏江,强敌在侧,哪敢大意。
  景琰的个靶子,目标太大,他的一举一动,他的倾向他的喜好,都在夏江的算计之内。而且偏偏他还是个性情中人,君子本色,藏不得奸做不得假,他如果知道了长苏的真实身份,必然会有流露,会有牵扯,会有可能让对方窥得先机。
  他以为苏先生只是个谋士的时候,他的态度还能冷静理智,纵然有误解,长苏还能解释,还能挽回,如果他知道对方是小殊,态度大变,很多事不能公事公办,就失了对敌的先机。
  长苏被夏江抓进悬镜司,他都想冲过去,还是战英相拦,劝他如果苏先生站在这里,也会阻止他轻举妄动。要相信苏先生能应付局面。那时候,他被皇上闭门思过,如果出府就是明晃晃的抗旨,就是中了夏江的计。
  就是如此,长苏在悬镜司的牢里,景琰还在府中走来走去,心神不安。
  如果他知道那是林殊,他是拚死也不会让悬镜司带人的。
  长苏以谋士的身份,能引导靖王,可是换了林殊,情义面前,景琰的水牛本性,也令人为难。
  在金殿上夏江指证林殊的身份时,最后皇上能放开心结,也是高公公提及长苏进悬镜司时景琰并未阻拦,如果是林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皇上才算安心。
  就是太了解自己的朋友,就是对他期许太深,才不得不相瞒。宁可看了他对故人的珍重,一把朱弓不许人碰。听闻卫峥谈及往事,他的伤心绝望,都落在长苏眼中,也只能无语。越是如此,长苏越是要力保景琰夺嫡成功,不能有丝毫闪失。
  而景琰君子欺之以方,他的思维模式是直线型的,对于别人都指认长苏保他,必然是故人有旧,他就认可了。他的心态是你说什么我听什么,你不说我不问,我也不去调查。至于蒙统领和霓凰为什么对苏先生那般维护那般敬重,他也不去沉思。
  以蒙统领和郡主的个性,都是稳重型的,很少对一个人那般看重。他也许以为郡主是欣赏梅长苏,蒙统领也是如此。可是常理推论,那二位是武将,怎么会对一个文弱书生刮目相看。
  每每他问到一些敏感的话题,苏先生沉默时蒙统领都会转移话题,他的疑问不了了之,他也就轻易放过了。
  景琰认不出长苏是他心地单纯,而且他一直固守着印象中飞扬明亮的小伙伴,他不忍他的朋友成了现在的样子。我们看长苏霁月清风长袖善舞,可是那不是景琰心上的林殊。
  最初长苏的意图是事成如云去,就让林殊的形象永远定格在梅岭,让景琰一直保有当年的影子。
  
  审核编辑:罗军琳     推荐: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编辑   罗军琳: 期许越高,则越是志存高远。志存高远者,能忍能等能舍,肯付出,有一种巨大的信念力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对景琰的期计是和别个不同,景琰也值得他这样对待,景琰就是个重情重义之人。

    2017-04-2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