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红楼关系------惜春之惜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5-01   点击:


  她和迎春一样,都像是陪衬的人物。但小姑娘更有个性些。
  说及惜春的身世,子兴道:"便是贾府中,现有的三个也不错。政老爹的长女,名元春,现因贤孝才德,选入宫作女史去了(娘娘)。二小姐乃赦老爹之妾所出,名迎春,三小姐乃政老爹之庶出(迎春探春皆点明是庶出),名探春,四小姐乃宁府珍爷之胞妹,名唤惜春。因史老夫人极爱孙女,都跟在祖母这边一处读书,听得个个不错。
  到了惜春这里,说的是珍爷之胞妹,同父母所生的妹妹,也就是亲妹妹的。对于兄妹有多种说法。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称“同胞”。同母不同父的兄弟姐妹称“一母同胞”。同父不同母的兄弟姐妹称“不是一母同胞”。
  特特点的是她和贾珍是同胞,而不是如介绍三个姐姐那样,说是谁的女儿。比如完全可说,惜春是贾敬的幼女。
  接下来写惜春也有些特别,比如说贾母疼爱孙女,把元春迎春探春养在身边,也是正常,她们和贾母有血缘关系,而惜春和贾母的关系可就远了,她父亲是贾母的侄子,她不过是个侄孙女,而三个姐姐,都是荣国公府中的小姐,而她其实是宁国公府的姑娘。
  把四春并写,好似四人身份一样,其实并不一样。
  红楼关系------惜春之惜(二)
  黛玉进贾府的时候,三春前来见亲戚,对迎春探春有详细的容貌描写,对于四姑娘惜春,却是一笔带过。第三个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其钗环裙袄,三人皆是一样的妆饰。其实黛玉和探春年纪相仿,而惜春比她们小,黛玉此时不过是七八岁的年纪,那惜春应该是在五岁之下。
  这惜春是母亲没了父亲在城外道观里,兄长袭了职,妙的是贾珍的儿子,都已经娶亲几年了,也就是说,贾珍的年纪应该在四十岁左右,这个妹子比他小了三十五六岁左右。
  如果他们是同母,那么贾珍自然是享受了完整的母爱。
  惜春的母亲生她时,也应该快五十了。
  有了她,没几年人就没了。
  所以推断惜春和贾珍是嫡出,通常一个姨娘很难在五十岁左右还得宠的。
  而贾珍应该是被教育失败的典型,他父亲修行去了,他袭了职,冷子兴的评语是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我们看薛蟠是混帐,有打死人命的案底,可是也没说他把薛家翻了过来,也只是败家。
  而贾珍呢,不会傻到打死人命的地步,也不会为了几把扇子和贾雨村勾结,把石呆子弄进监狱。从书中描写,他没有如凤姐一样放贷,也没有包揽词讼,唯一写他不堪的是与尤氏姐妹的关系,还有就是聚赌。
  单凭这些,用不到一个翻字。
  宁府声名不好,绝对不适合一个大家小姐生长。
  红楼关系------惜春之惜(三)
  惜春的独自正面出场,是薛姨妈让周瑞家的代送几枝宫花,其中有两枝是惜春的。
  周瑞家的答应了,因说:"四姑娘不在房里,只怕在老太太那边呢(可见四姑娘平日是经常在老太太那边)。"丫鬟们道:"那屋里不是四姑娘?"周瑞家的听了,便往这边屋里来。只见惜春正同水月庵的小姑子智能儿一处顽耍呢(她的年纪有些小,迎春探春和她玩不到一块,所以来了个同年纪的智能,就一起顽),见周瑞家的进来,惜春便问他何事。周瑞家的便将花匣打开,说明原故。惜春笑道:"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可巧又送了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儿戴在那里呢?"说着,大家取笑一回,惜春命丫鬟入画来收了。(这个时期的惜春,还是孩子的样子,活泼可爱,和周瑞家的聊天,也是说说笑笑,一派天真)
  周瑞家的因问智能儿:"你是什么时候来的?你师父那秃歪剌往那里去了?"智能儿道:"我们一早就来了。我师父见了太太,就往于老爷府内去了,叫我在这里等他呢。"周瑞家的又道:"十五的月例香供银子可曾得了没有?"智能儿摇头儿说:"我不知道。"惜春听了,便问周瑞家的:"如今各庙月例银子是谁管着?"周瑞家的道:"是余信管着。"惜春听了笑道:"这就是了。他师父一来,余信家的就赶上来,和他师父咕唧了半日,想是就为这事了。"(看来小姑娘观察仔细,还能推理,而且说的有模有样,这说明,这个时期,全无出家,不问红尘的意思)。
  后面看惜春的爱好是绘画,下棋是需要两个人,做画是一个人就好,而且做画,还需要不同的色彩,这说明她并不爱素净。
  
  红楼关系------惜春之惜(四)
  惜春也不做,在社她也是个影子。
  成为人们的中心,是因为她的绘画。
  李纨见了他两个,笑道:"社还没起,就有脱滑的了,四丫头要告一年的假呢。"黛玉笑道:"都是老太太昨儿一句话,又叫他画什么园子图儿,惹得他乐得告假了。"探春笑道:"也别要怪老太太,都是刘姥姥一句话(贾母也是富贵已极,如今让小孙女画了画,也是为了喜庆)。"林黛玉忙笑道:"可是呢,都是他一句话。他是那一门子的姥姥,直叫他是个`母蝗虫'就是了。"说着大家都笑起来。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了。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不大通,不过一概是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他用`春秋'的法子,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都现出来了。亏他想的倒也快。"众人听了,都笑道:"你这一注解,也就不在他两个以下。"李纨道:"我请你们大家商议,给他多少日子的假。我给了他一个月他嫌少,你们怎么说?"黛玉道:"论理一年也不多。这园子盖才盖了一年,如今要画自然得二年工夫呢。又要研墨,又要蘸笔,又要铺纸,又要着颜色,又要。。。。。。"刚说到这里,众人知道他是取笑惜春,便都笑问说"还要怎样?"黛玉也自己掌不住笑道:"又要照着这样儿慢慢的画,可不得二年的工夫!"众人听了,都拍手笑个不住。宝钗笑道:"`又要照着这个慢慢的画',这落后一句最妙。所以昨儿那些笑话儿虽然可笑,回想是没味的。你们细想颦儿这几句话虽是淡的,回想却有滋味。我倒笑的动不得了。"惜春道:"都是宝姐姐赞的他越发逞强,这会子拿我也取笑儿。"黛玉忙拉他笑道:"我且问你,还是单画这园子呢,还是连我们众人都画在上头呢?"惜春道:"原说只画这园子的,昨儿老太太又说,单画了园子成个房样子了,叫连人都画上,就象`行乐'似的才好。我又不会这工细楼台,又不会画人物,又不好驳回,正为这个为难呢。(这个场景里,惜春也活活泼泼的,一口一个宝姐姐赞了她拿我取笑,而黛玉忙拉惜春,证明惜春和黛玉的关系也不不错)
  应该说惜春在贾母这边,是正常的成长起来,这时候她的个性还是小姑娘的。没有出家的意思。
  有一个场景,林之孝家的要撵一个婆子,说惜春那边丫头彩儿的娘,说的话很不好,不能回姑娘们听,这说明,那个婆子自然不是议论同级,而是说的主子的事了。
  说了主子的事,却不能让探春这些未出阁的姑娘听,自然是主子的秘事了。
  我们知道迎春的大丫环司棋,就是嫡母邢夫人陪房王善保家的外孙女,那就是迎春虽然长在贾母这边,但人员配备,还是嫡母安排的。而惜春原是东府的小姐,她的大丫环入画的哥哥就是贾珍的仆人,可知四姑娘的人员配置是东府安排了,这个彩儿的娘,估计是东府的人。
  如果是东府的人,那么能让她议论的自然是东府的那些事了。
  东府的声名极恶,焦大说的是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而柳湘莲说东府只有门前的石狮子干净。
  那么到了这个说话没轻重的老婆子口中,也没什么好话了,所以说姑娘们听不得。姑娘们听不得,四姑娘也许会听见。
  红楼关系------惜春之惜(五)
  在清查大观园的时候,惜春的个性突然变得孤介起来。
  入画收藏的是兄长的东西,而且可由宁府的主子做证,凤姐也觉得此情可恕。
  凤姐道:"这个自然要问的,只是真赏的也有不是。谁许你私自传送东西的!你且说是谁作接应,我便饶你。下次万万不可。"惜春道:"嫂子别饶他这次方可。这里人多,若不拿一个人作法,那些大的听见了,又不知怎样呢。嫂子若饶他,我也不依(小姑娘的态度很奇怪,探春是维护她的人,不许别人处理,迎春是不闻不问。)。"凤姐道:"素日我看他还好。谁没一个错,只这一次。二次犯下,二罪俱罚。但不知传递是谁。"惜春道:"若说传递,再无别个,必是后门上的张妈。他常肯和这些丫头们鬼鬼祟祟的,这些丫头们也都肯照顾他。"凤姐听说,便命人记下,将东西且交给周瑞家的暂拿着,等明日对明再议(惜春不是迎春,迎春是不多事的,而惜春不仅知道丫环们传递东西,还知道经谁传递)。
  这也罢了,凤姐还算宽和,对入画并没有抓住不放。
  而入画与尤氏对话,才表明了她的出家之心。
  尤氏道:"实是你哥哥赏他哥哥的,只不该私自传送,如今官盐竟成了私盐了。"因骂入画"糊涂脂油蒙了心的。"惜春道:"你们管教不严,反骂丫头。这些姊妹,独我的丫头这样没脸,我如何去见人。昨儿我立逼着凤姐姐带了他去,他只不肯。我想,他原是那边的人,凤姐姐不带他去,也原有理。我今日正要送过去,嫂子来的恰好,快带了他去。或打,或杀,或卖,我一概不管(四姑娘的人,果然是宁府安排的)。"入画听说,又跪下哭求,说:"再不敢了。只求姑娘看从小儿的情常,好歹生死在一处罢。"尤氏和奶娘等人也都十分分解,说他"不过一时糊涂了,下次再不敢的。他从小儿伏侍你一场,到底留着他为是。"谁知惜春虽然年幼,却天生成一种百折不回的廉介孤独僻性,任人怎说,他只以为丢了他的体面,咬定牙断乎不肯。更又说的好:"不但不要入画,如今我也大了,连我也不便往你们那边去了。况且近日我每每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多少不堪的闲话,我若再去,连我也编派上了(她对宁府的声名已经恼了)。"尤氏道:"谁议论什么?又有什么可议论的!姑娘是谁,我们是谁。姑娘既听见人议论我们,就该问着他才是。"惜春冷笑道:"你这话问着我倒好。我一个姑娘家,只有躲是非的,我反去寻是非,成个什么人了!还有一句话:我不怕你恼,好歹自有公论,又何必去问人。古人说得好,`善恶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何况你我二人之间。我只知道保得住我就够了,不管你们。从此以后,你们有事别累我。"尤氏听了,又气又好笑,因向地下众人道:"怪道人人都说这四丫头年轻糊涂,我只不信。你们听才一篇话,无原无故,又不知好歹,又没个轻重。虽然是小孩子的话,却又能寒人的心。"众嬷嬷笑道:"姑娘年轻,奶奶自然要吃些亏的。"惜春冷笑道:"我虽年轻,这话却不年轻。你们不看书不识几个字,所以都是些呆子,看着明白人,倒说我年轻糊涂。"尤氏道:"你是状元榜眼探花,古今第一个才子。我们是糊涂人,不如你明白,何如?"惜春道:"状元榜眼难道就没有糊涂的不成。可知他们也有不能了悟的。"尤氏笑道:"你倒好。才是才子,这会子又作大和尚了,又讲起了悟来了。"惜春道:"我不了悟,我也舍不得入画了。"尤氏道:"可知你是个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惜春道:"古人曾也说的,`不作狠心人,难得自了汉。'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为什么教你们带累坏了我!"尤氏心内原有病,怕说这些话。听说有人议论,已是心中羞恼激射,只是在惜春分上不好发作,忍耐了大半。今见惜春又说这句,因按捺不住,因问惜春道:"怎么就带累了你了?你的丫头的不是,无故说我,我倒忍了这半日,你倒越发得了意,只管说这些话。你是千金万金的小姐,我们以后就不亲近,仔细带累了小姐的美名。即刻就叫人将入画带了过去!"说着,便赌气起身去了。惜春道:"若果然不来,倒也省了口舌是非,大家倒还清净。"尤氏也不答话,一径往前边去了
  姑娘果然是娇客,所以凤姐对探春担待三分,尤氏名为宁府女主人,可对年幼的小姑子,依然要听惜春讽刺宁府声名不雅。
  惜春态度鲜明,她重的是名,她认为丫环丢子她的面子,所以不留,这是表面原因,这个小姑娘如此有主意,不听人劝,分明是认为入画的行为触犯了她的底线,她一个姑娘家,她的丫环随意传递东西,别人如何评价她,她本是贾珍的妹子,就怕人把她与贾珍联系一起。
  她本是东府的姑娘,却与东府划了界线再不往来,这是舍弃了本家了。贾母不管迎春的婚事,探春因为是重要棋子才会顾忌,那么惜春作为一个侄孙女,更不会出头。而贾敬已死,四姑娘的婚事,必然由贾珍料理,惜春当然不会放心,所以于她来说,还不如出家。
  她人小心大,有主意,这是她与迎春不同的地方。她没有探春的雄心壮志,想着出得去,做一番事业,她只求自保。
  红楼关系------惜春之惜(六)
  原应叹息,这四姐妹的命运,都是不能自主。
  元春的入宫,是贾家为了家族利益把她推上了风刀霜剑的内宫斗争中。
  迎春的出嫁,是贾赦为了五千两银子,卖了女儿。
  探春的远嫁,是贾府另一枚棋子。
  到了惜春,她是看透了三个姐姐被别人操控的婚姻,无一幸福。
  元春省亲时,那叹息的泪水,在小惜春心里一定留下了印象,原来富贵已极的大姐姐并不快乐。
  迎春更惨,在孙家过得连奴仆不如,而贾府赫赫的国公府,有父母有兄嫂,竟无人替她出头,贾府就算没了实权,总还有门第吧,又不是奉承孙绍祖做官,如何竟无人敢指责一句,替迎春出个头。这时候惜春明白,原来娘家是靠不住的,生死好歹由姑娘自己的命了。
  探春远嫁,这一辈子也难相见了,那一句奴去也莫牵连,各自保平安。
  有了这三个姐姐的例子,小姑娘自然有了心事,高嫁不好,低嫁不妥,远嫁无凭,那个混帐哥哥把宁府弄得声名狼藉,能给她弄什么好人家,好府第一打听宁府,如何会看得起她。
  红楼关系------惜春之惜(七)
  全当惜春是珍惜自己吧,不把命运交给别人。
  当然惜春时看透了看破了,但她出家时,贾府应该已经中落,从判词来看,她并不是如妙玉一样在贾府的栊翠庵红尘富贵地中,而是缁衣乞食,独卧青灯旁。
  应该说从富贵小姐到那般田地,也图个活下去吧。
  但不管如何,她好于迎春,被人出卖的命运,被人逼死的命运,她总算替自己做了主。哪怕是悲凉,也是由了自己的心,不是别人的棋子。
  也许就是看透一切不能久长,才会舍了入画,终还是了,不如早了。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看透了三位姐姐被人操控的婚事,无一幸福,惜春便有了自己的想法。好好一个清白女孩子,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婚姻,也不想任人宰割,那我还有出家呢,出家了你们也就对我无可奈何了。元迎探惜,真正应了原应叹惜。其实,人生来本就是悲凉和可叹的。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终还是了,不如早了。可是,有时候就是放不下,放不下呀。

    2017-05-0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