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空长叹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29   点击:


  
  那天刚上班,陈长风还没批示完秘书送来的几个文件,就接到了苏先生的电话,让他去苏先生家一趟,马上立刻。
  陈长风知道,苏先生的工作习惯,他晚上睡的晚,通常上午起的晚,一般来说,都是下午才进办公室,如今大清早找他,必然有事。
  他不敢耽搁,马上去了苏家。
  苏家表面上和平时一样,他走过大门的时候,看了一眼门房,门房摇摇头,陈长风知道,这表示一大早没人来过。
  他进了书房,苏先生好似一夜没睡。
  他指了指椅子,长风坐下。
  他的声音有些哑。
  和那边的接触先停一下。
  陈长风有些奇怪。
  苏先生说,日本人好似有所察觉。
  陈长风思索了一下,您是不是想多了,行动应该没有暴露。
  苏先生说,我知道你的谨慎,有些事,不是你单方面的,那边参与的人不少,出面的只一个人,这是我们的要求,可是经手的不是一个人。
  陈长风知道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只是还是有些失望。
  苏先生苦笑一下,你不用太心急,时机不到。
  陈长风知道苏先生的时机,是最后再说,他似乎信命,这几次打卦,都说大吉。
  
  陈长风想,如果只是这样一句话,有必要大清早把他找来吗,而且苏先生的神情分明是一夜无眠。
  苏先生在纸上写了个名字,递过来,宋远山。
  陈长风脑海里出现了桃子正调查的那个人。
  他有些吃惊,这样一个人物,如何会进了苏先生的视线。
  苏先生说,你的司机也该回来了,让小叶还回来吧,他在你那时间不短了,你把他弄的跟勤杂工一样,不好。若不是你舍得给钱,他恐怕早有意见了。
  
  霜雪明---不见收
  陈长风离开苏先生家,没有回办公室,苏先生说了让小叶回来,他也没打算马上让他回来。这分明是有人急了,那就拖个两三天,他想第三天再让司机回来,让小叶回苏家。
  他现在要理理头绪,办公室上午是混乱的,总有人进进出出。
  他回了自家,吴桐看见他有些奇怪,这个时间,他通常是在办公室,陈长风的纪律性很强,不管有没有公事,办公时间,都不会突然跑回来。
  她递了杯茶,陈长风慢慢的喝着,表情平静,心里却有些茫然。
  放下茶杯,他笑笑,没事,我是在附近办了点事,就顺便回来了。
  他一个人进了书房。
  阳光明亮,本是一个晴天,那种蓝,让人莫名有些心安。
  他索性闭了眼睛,什么都不想,就让阳光在外面亮着。
  一个小时后,他睁开眼,拿出纸笔,把最近发生的事和人,一件一件写下来,人的名字,一个一个出现在事件中心。
  最后圈定了宋远山,他一直对他有些忽略。
  他以为他是重庆方面的人,现在看来可能不是。
  如何确定他的身份是个问题。这个人的资料太简单,没有长期不在上海的记录,他目前接触的人就只是小叶,可是苏先生也怀疑了小叶,却又把他调回了身边,那就是不想惊动小叶背后的人。
  而他派的人,都跟丢了宋远山。
  如果他是日本人那边的,就不能让桃子再盯紧了,他不想把桃子折进去。
  既然如此,宋远山可能已经怀疑了。
  外松内紧吧。
  陈长风让桃子把那个杂货店继续开着,她不要经常去了,和宋家就说,这个店不挣钱,她要跑跑外。
  把原来设在宋家附近的明哨都撤离了。
  暗哨放在远一点的外围。
  车站是个关键,但不派自己的人了,改为收买车站的工作人员,让他们留意,宋远山的行踪。
  他找了田家旺,问他有没办法。
  田家旺想了想,每个车站都有卖熟食的小生意人。
  
  霜雪明---作飞花
  田家旺的主意是,收买那些小生意人,大多数乘客都会在车站附近买点吃的。
  只要弄清楚宋远山在哪下车就好。
  陈长风觉得有道理,暗哨明哨对于经验丰富的谍报人员,反而成了明棋,一般的小生意人,谍报人员,反而不会注意。
  他现在需要安排人和那些做小生意的人联络,他想让田家旺去,又感觉他一个人有些忙不过来,他必须在宋远山下一次出门时,准确的知道他的行踪。
  他想到了桃子,让桃子配合田家旺的工作,可是那样的话,他们必须见面,田家旺是他的底,他不能轻易暴露。他虽然相信桃子,可是还是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田家旺的存在。
  田家旺看出他的顾虑,说我有个哥们,原来是警局的,后来嫌钱少,自己开了侦探所,我有些案子都给了他,不如让他去。只要钱给够。
  这样也好。
  陈长风并没有苏先生的乐观,他还是要劝说苏先生尽快启动和骆处长的谈判。
  不能与骆处长见面的日子里,只好打发田家旺去重庆走亲了。他必须掌握骆处长的动向。
  陈长风接到桃子的情报,宋远山在南京的前一站下车,但后来,他又乘车去了南京。
  现在是桃子和田家旺介绍的那个哥们在盯紧宋。
  这时候,陈长风基本确定了宋的身份。
  他给南京的一个老同学打了个电话,为了拉拢这个同学,他花钱和同学的小舅子开了家商行,都是走私一些紧要物资,利润的大半归了同学的小舅子。现在他要借助同学的力量了。
  同学的官不大,却有些实权,他是警局的局长。
  他要同学找个理由,把宋远山关进监狱。他没有除掉宋远山,是不想惊动小叶。
  但是告诉了同学,这个宋远山不是一般人,找的理由一定要合理。最好半是冤枉半是实情。
  同学查实了宋远山有个情人,这个情人也弄些军火走私的事,用了这个理由,还算勉强说的过去。
  
  霜雪明---池台色
  把宋远山留在了南京,陈长风需要确定他的身份,如何他能很快出来,证明他和日本人有关系。
  那么,他离开南京后,就再不能进入上海了。
  而小叶,现在陈长风的态度相反,干脆加了明哨,加派的人,都是训练有速的,干脆就让小叶知道被人监视了。
  他希望小叶能自动收手,他查过小叶的身份,感觉他是为了钱,如果只是为了钱,那么苏先生的人,让苏先生自己看着办。
  而此时吴队长,却终于决定和小七正面冲突了。他以自己做饵,决定诱捕小七,当然是当场击毙,他不能让小七活着见到金浪,会生枝节,他不要立功,他要安全。
  应该说吴队长还是老谋深算的,小七果然上当,他的同伴没能拦住小七,小七为了不引起同伴的注意,自己买了几个打手,不想和吴队长正面冲突,他的人,不敌吴队长的火力,这次小七未能幸免。但是小七最后也打中了吴队长。
  看到吴队长和小七同归于尽的场景,金浪有些伤感,也有些松了口气,现在这个结局,比吴队长真的坐实了小七的身份,对他有利。
  他自然把这列为吴队长和小七的个人恩怨。
  谢风不置可否,任由金浪写报告了。
  陈长风有些替小七惋惜,这个人素质不错,就是太情绪化了。
  其实吴队长做那个位置还好,他的重点在钱,对于上封交待的任务,能敷衍就敷衍了。
  
  霜雪明---春日西
  苏先生已经无心过问这些事情了,直接让陈长风和金浪商议办理。
  陈长风素知金浪爱面子,此事和小七有关,便知趣的以公务忙为由,让金浪自己处理。
  金浪松了口气,毕竟小七是他的管家,他不想让人说他无情无义,便好好的安葬小七,吴队长的后事也交由总务科办理。所以有些奇特的是,两个人火拚而亡故,却都得到了金浪的好好安葬。
  宋远山在警局里被关了几天,有人来保,保他的人,是一个商会的头面人物。
  查这个商会人物,到是有些背景,但有的人说他脚踩几条船,陈长风一直吃不透宋远山的背景。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杀人,所以没有下令暗杀。
  他只是更加明显的增加对小叶的监视,希望小叶适可而止。
  桃子在宋远山不在的期间,频繁的出入宋家,照看宋老伯,从宋老伯口中探查宋远山的为人。宋老伯是真的不知道儿子的底细,只是说儿子在学校里有几个朋友,有一个朋友和他关系极好,那个人后来去日本留学了。后来回来后,还来找到儿子,对远山极器重。
  想到苏先生那个条子上宋远山的名字,陈长风有些犹豫。
  出于安全考虑,不管对方是不是日本人安插过来的,都不能现在惊动。
  所以对宋远山的监视要放松,只能顺其自然。
  对宋远山和小叶采取了相反的措施。
  让宋远山知道小叶安全就行。
  
  
  
  
  
  
  
  
  
  
  审核编辑:白玉兰     推荐:白玉兰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贾母最恨谁

下一篇: 《 霜雪明---七弦桐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白玉兰: 宋远山被怀疑,几场较量过后,身份仍不能被确定,宋远山和小叶子还在被监视之列,只是有了一定的分寸。期待后续故事!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