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无容针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27   点击:

  陈长风知道,庄处长的话自然有道理,只是这个后路,如何去留是个问题。
  他也明白,必然把他和家人切割开来。
  他和后路只能和苏先生绑在一起,而吴桐和孩子,让她们和李波在一起吧。
  他只要在准确的时间节点之前,让吴桐和孩子随李波夫妻走就行,现在要做的是,让吴桐更加的深居简出。
  所以一定要保证李波的安全。
  而苏先生这里,他要找机会试探一下。
  回到了上海,他和李波谈了一次,是在书房。
  二人的谈话有些绕,不能说真话,又必须让对方明白你的真实意愿。
  陈长风强调的是,他的事吴桐没有参与过,而且吴桐一直提醒他是中国人。李波点头。他在陈家几年,已经看出来了,陈长风的公事从不许别人插手,而吴桐也尽量远离陈长风的圈子。
  最后他表明他的态度,他重视家人,希望她们安全,是她们安全。
  李波思考了一下,最后说,吴霜的家人,就是他的家人,他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这世间,吴霜的家,就是他的家。
  对于姐姐和孩子们,是他的亲人。
  陈长风放松了。
  结束最后谈话的时候,李波起身,我也非常感谢姐夫对我的照顾,我希望姐夫一家永远在一起。
  李波的表态,还是让陈长风有些叹息。
  最后那一句话,李波是愿意接纳他。
  在他的范围内,愿意给陈长风一个机会。
  陈长风有一瞬间的动摇,抛开苏先生。
  最后他放弃了这个天真的想法。
  苏先生对他的底线是什么,他太清楚。
  他如果想要的太多,也许会失去太多。他不能拿吴桐和孩子冒险,一点都不能。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苏先生的底牌。
  表面上苏先生沉默安稳有学者气,他不是学者,一样会杀人。
  霜雪明----计几误
  陈长风开始试探苏先生。
  他知道苏先生想要保全金女士。
  有时候可怜苏先生对金女士的一片真心。
  陈长风说了对局势的看法,苏先生说,还没那么坏,不过结局已经预料,不会有转机了。
  你可以做准备,有些接触。我给你授权,你代表我,但是绝对保密,如果你出了问题,我不能保你,只能保证你家人的安全。
  陈长风要的就是那句话,家人的安全。
  只要苏先生的人不针对家人,他有办法让她们安全,不需要借助苏先生的势力。
  陈长风让田家旺回吴桐的老家天津去一段时间,了解一下那里的情况,弄个身份,最好是天津附近县里的身份。也给自己弄一个,年纪要改,比现在大几岁。
  田家旺也预感到了什么,他劝陈长风,为何回天津,还不如跑到国外呢。天津总有人认识吴桐,陈长风摇头,那里对吴桐有好处。
  陈长风开始和重庆方面接触。
  那边的代表是骆处长,田家旺那个远房表姨夫。
  霜雪明--忆平道
  虽然有了苏先生的授权,一切行事仍然要紧密。
  苏先生给了陈长风出差的公文,有了可以离开上海的理由,但行踪如何保密,如何躲开有心人的注意,仍然是难题。
  田家旺只能在暗中相助,他的任务是保证陈长风不被跟踪。
  陈长风需要一个明面的助手,他想当了张秘书。
  他和张秘书一同出差,公事由张来完成,顺便替他掩护。
  事先暗示了李波,李波的建议是可以和张秘书直言,就算长风不告诉人家,人家也能猜到,说了反而好些。
  而且苏先生可能会让张秘书考察长风。
  长风有些奇怪,苏先生因何对张秘书那般信任,李波说,他的消息是张秘书早年救过苏先生,而那时苏先生用的是化名,而且张秘书无家无业,让人放心。
  对于苏先生来说,也许需要互相监视。
  长风约见张秘书,直言相告,愿以身家相托,请张秘书成全。
  张秘书自然知道苏先生的意愿。
  表面上说了同舟共济。
  心里的盘算是,这样也好,他和陈长风互助,总好过互相犹疑,他也有事,要用陈长风的信息渠道。
  他感觉陈长风另有一股力量相助,不是表面上的那些势力。
  而且李波的身份,他已经看清,既然李波能安心在陈家住着,证明陈长风最起码是得到了李波的某种信任。
  多年后,陈长风佩服张秘书清明,是张发现了田家旺的存在!
  霜雪明--独策还
  陈长风深知这种工作,不是一次两次能谈成,先要打通渠道然后初步接触,再一步一步指向核心。
  不能太急躁不能太冷淡,分寸恰当不易,而且他不是自由人,还有诸多顾忌,不能暴露身份。
  幸而和张秘书达成了一致,诸多工作由张秘书完成,随行人员都是他的心腹,但也不令他完全放心,他不得不加了一组暗哨,来监视他的心腹们。
  对于暗哨们,他又用了互查的方法。
  他自己都感觉,他有些茫然。
  田家旺不得不一直在重庆和上海之间往返,妙的是,他隐藏的极好,没被人发现。
  小七有一次遇了田家旺,他没有完成对吴队长的暗杀,不得不躲藏着。
  他想招募田家旺加入他的行动队。
  田家旺马上说,他自由惯了,不想被人管,尤其是纪律部队,小七只好罢手,但把一部电台存放在地下室里。
  吴队长一直加强了保卫力度,也找了帮派,希望快速解决小七。
  这时候,吴队长在队里日子相对轻松,金浪不管事,监察的是陈长风,一直在外出差,情报处的谢风,并不多事,双方相处还好,有情报,对方第一时间转过来。
  可是小七像幽灵一样让让他困扰,寝食难安。
  他明白他们之间,没有缓和的余地,只有生死之战了。
  他想重赏之下总有勇夫,找了几个部队下来的狙击手,给了重赏,谁解决了小七,还有奖金。
  然而线索总是一得到,就扑了空。
  吴队长考虑,他的队里,也还有内奸。
  只是他找不到原因,现在的人,基本上都是老人了,而且多是他发展的,有几个不是,也都没有动机和让人怀疑的地方。
  霜雪明--从谁吐
  吴队长的手下抓获了一个疑似分子,若是从前,吴队长能审则审不审就上交了,可现在因为小七,他必须审出点什么。
  诸多刑罚之下,终于对方吐了口,他是来和小七接头的,因为轮船延误,他晚了一天。错过了接头时间。
  吴队长心生一计,他确定对方和小七不认识之后,决定找人假冒。
  再安排的地点是码头。原来的方案是为了确保安全,在码头接头之后,对方拿到小七的一份文件,马上撤离。
  吴队长另换了人,而且选好了狙击地点,他要的不是文件,只要小七一出场,就让人在远处击毙。
  那天,接头的按照规定,穿了长衫,拿一份当天的报纸,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出现。
  过了时间,有一个小姑娘走过来,说了暗语,假冒的接头人,不得不按照规定说了下面的话,小姑娘递给他一个篮子,然后跑了。文件在篮子里,小七没出现。
  吴队长很气愤,狡猾的小七,没出现,他的狙击计划落了空。
  他把文件交给了张秘书。
  他的不多事,果然是好。
  那份文件是说明据悉有高层意向叛变,频繁往来重庆与上海之间。
  张秘书吓了一身冷汗,名单上有他和陈长风。
  霜雪明--坠碧空
  张秘书万分庆幸,让自己看见了,可是谁发觉了他们的行踪。自以为隐秘,还是被人查究。
  他把文件转给了陈长风,二人商量一下,没和苏先生汇报,这种汇报没什么意义,从目前来说,如果是保卫方面或者情报方面,他们和苏先生的资源差不多,甚至有些方面,陈长风的资源还大于苏先生。既然如此,汇报只有让苏先生对他们工作不满意,别无他用。
  张秘书想,反正陈长风的危机比他大,他是被拉来相助的,责任都由陈长风负责。
  他提醒陈长风,事情先放一下,不要太急于求成。
  陈长风的情绪还是受了些影响,他算是心理素质强大的,可是当你不知道哪个环节出问题的时候,才是最危险的。
  在办公室,总被人打扰,有些事情不归他管,也有人跑来请示,有的是故意透露消息,卖个人情,他自然要答谢。也有来公干,顺便来探望他一下。大家对他的态度都有些微妙。他虽然没握着实权,可是他和苏先生的关系,都知道。而且很多时候,出了问题,苏先生都让处理善后。
  所以一下班,他马上离开了,不想被人拉去喝酒,他要找一个环境好好梳理一下头绪。
  回了家,却赶上和君不舒服,也没发烧也没感冒,就是哭闹,他有些摇头,这个孩子实在不像个男孩子,一点不如姐姐好带。
  好几个大人哄不住,他皱眉,有些想发脾气,一看吴桐焦急的神情,没敢添乱。他们夫妻争吵的不多,有几次,都是因了和君,所以他现在尽量克制。有时候想,娇惯就娇惯吧,能娇惯多长时间呢,尤其是他,还不知道将来能不能看他长大。这么一想,反而平静下来,找了个看儿科的医生朋友,医生来了,看了看孩子的嘴,说估计是换牙呢。大家才放心。
  和婉说我也换牙,怎么没这么疼呀,母亲瞪她一眼,她赶紧走了。
  陈长风不想丢下哭闹的孩子,可是又不知如何哄他,他的焦躁引起了李波的注意。
  李波去把和君的奶母找了来,奶母来了,孩子好些了。
  陈长风这才起身去书房,面对李波关心的目光,他心里一动,不妨听听李波的意见。
  他在犹豫怎么说这件事,最后想,李波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没准他已经得到情报了,既然如此,就实说吧。
  李波听了之后,没有吃惊的表情,好似意料之中。
  他早就感觉,苏先生肯定会找退路,而这种事,必须交给陈长风,金浪是苏家的亲戚,可是不能干,也有特别能干的,但是苏先生不会放心。从感情上,苏先生最信任的还是陈长风。
  他的分析是,两种情况,一种是重庆那方面有消息走露,另一种可能是苏先生身边有人有问题。有些专门吃情报这碗饭的,价码极高。为了钱有人肯冒险。
  陈长风感觉,不应该是重庆那面的,那边他只接触了骆处长,通过田家旺他对骆处长有些了解,而且凭他自己的观察,骆处长很谨慎。和他会面,骆处长都是自己开车,而且用的不是骆处长上班时开的车,每次分手时,骆处长都是让陈长风先走,他会在半个小时以后才离开。
  如果是苏先生身边的人,苏先生身边只有两个心腹,能参与公文,一个是张秘书,一个是他的司机小叶。
  霜雪明---吐幽丛
  小七终于找了个空隙打了吴队长的冷枪,吴队长这次受了重伤,本来小七要补一枪,不想吴队长的司机跑来了,只好撤离。
  吴队长被送了医院,这次伤到了肺,要养一段时间,他特意转了医院,怕被人伏击,又加了人手。吴队长这次失了从容,他找人画了小七的像,找了帮会的人,给了重金,他一定要小七的命,小七命大,他的队友被牺牲了两个。
  吴队长之前一直给金浪面子,不想多事,只想暗中操作,他已经明白了,小七和他不死不休,他干脆断了小七的后路,他把收集的小七的证据交了上去,有些让谢风查实,又要了雅丽的证词,雅丽做了少奶奶,已经不来上班了,看在钱的面子上,也写了证词。雅丽的老公嫌雅丽多事,不怕小七报复吗。雅丽一想也对,干脆先跑到香港亲戚家里躲一阵子。
  金浪自然替小七辩护说是吴队长一面之词,没有小七的口供,他拒不相信,但是心里也有些怀疑。
  但吴队长的司机做证,打伤吴队长的是小七,这一条也是一个明证。
  金浪说司机是吴队长的亲戚,他的话不算数。于是吴队长力证,小七是金浪的人,金浪自然要维护。
  苏先生有些头痛,他现在不想和重庆方面冲突,可是表面文章要做,就让谢风处理。谢风本以为会让陈长风接手,从前这类事情,都是陈长风处理。谢风的为难是,他一个情报处长,还是资历最浅的,如何开罪一个老资历的行动处长和一个顶头上司。
  他想先拖着吧,他虽然让人调查,可是都是在走形式,他聪明的意识到,苏先生的意图是不深究,所以才让他出面。
  陈长风不关心这些事,他一直在盯紧苏先生的司机小叶。
  他让田家旺盯着,张秘书也怀疑了司机,他想陈长风一定会注意小叶。
  可是他观察了一下,小叶身边没有自己人叮哨,反而有一个人出现过几次,他留心了一上,他不认识田家旺,但他分析这是陈长风的心腹,应该是没在队里出现过的。
  霜雪明---画屏幽
  张秘书发现了田家旺,他本想调查一下,可是又放弃了,他手中没人可用,如果用行动队或者情报处的人,肯定会令陈长风发现,田家旺如果是陈长风最重要的暗哨,那么还是不惊动为好。
  张秘书也希望陈长风查清小叶的底细,如果小叶是单纯的卖情报还好,如果另负使命,将会很复杂。
  田家旺的跟踪在半个月后有了效果,小叶在一天夜里出来,在一家酒馆见了一个人,他和那人并没有交谈,两人交换了一个相同的公文包。
  田家旺不再跟踪小叶,他转而盯着换包的人。
  换包的人,对地形非常熟悉,三绕两绕进了一个弄堂,田家旺知道这个弄堂是死胡同,他警觉没有跟进去,躲在了暗处。
  两个小时之内无人进出,田家旺才离开。
  第二天田家旺化了妆,来到这个弄堂,里面几户人家,尽头有一堵高墙。
  他考虑一下墙的高度,感觉翻墙有难度。
  他怀疑那个人,是在这弄堂里居住。
  田家旺去警局找他的一个老朋友田探长。
  他说几年前有一个人骗了他一笔钱跑了,今天他在街上看见那个人,可是那人转身就了这个弄堂,没影子。
  田探长给他一身警局衣服,说你以查户口的名义进去看看,给你调两个弟兄。
  田家旺扮作警察,挨家挨户的进去转悠。
  几户人家没有他要找的人,最里头一家,只有一个老头居住,他问你的户口上两个人,另一个人呢,那老头说那是他儿子做小买卖的。
  田家旺说你儿子呢,老头说今天早晨出门了,要过几天才回。
  田家旺看了他儿子的相片,不太敢确认是不是要找的人,照片是学生打扮。
  他把警服还给了田探长,和周边的邻居打听了一下那个人,据他们说,是做小生意的,经常出门,和邻居不大往来,他们搬过来时间不长。
  田家旺给了一个邻居些钱,留了个电话,说那个人回来了,通知他一声。
  他继续盯紧小叶,发现小叶没什么行动了。
  邻居打电话说那个做小生意的邻居回来了。
  田家旺在晚上看见小叶又出门了,还是那个酒吧,还是和一个人交换了公交包,那个人快速离开,又消失在那个弄堂。
  这一次田家旺还是停在弄堂口,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最后还是放弃了,他干脆在附近给陈长风打了电话,让把那个人形貌说了下,让陈长风找人跟吧,他不能暴露。
  霜雪明---不可佩
  陈长风找了个心腹,去跟踪,无奈被跟丢了。
  他警觉到这个人受过专业训练。
  于是他安排桃子去。
  桃子果然厉害,她掌握了这个人和叶子接头的线索,而且拍了照片。
  那人第二天又走了,是乘坐的火车,目的地重庆。
  陈长风现在基本确定了小叶的身份,他是重庆的人。
  但和骆处长不是一条线的。
  既然如此,不能惊动小叶,跟踪就撤了吧。
  现在的问题,他有些事必须汇报给苏先生,而且要暗示苏先生,不能让第二人知道。
  但不能揭示小叶的身份。
  这个时候,不能节外生枝,如果苏先生调离小叶,必会引起对方的警觉。
  他和张秘书有默契,他只是说,小叶有来头。不敌不友。
  张秘书就懂了小叶的身份。
  他也防范了小叶,他在回忆自己在小叶面前有无说过不该说的话,最后结论还好,他一向话少,和小叶的往来不多,但此后还是更谨慎。
  谢风奉命调查小七的事,过了一段时间,他以疑似为由上报,这个结论是要给吴队长面子,吴队长弄了不少证据,而金浪的面子也不能驳,就疑似吧。金浪想这样总比坐实好,如果坐实就要抓捕,疑似还有余地。
  霜雪明---旧时波
  吴队长看到了那个调查结果,他有些气恼,可是深知不能四面树敌,毕竟已经得罪了金浪,金浪这个人没什么本事,可是有个好亲戚,加上他能奉承日本人,地位还稳,吴队长没有干掉金浪的野心,不可为的事,他不为。
  既然得罪了上级,不能再得罪同级,他知道金浪也有没干掉他的能量,所以表面上奉承金浪,他给金浪送了厚礼,表态和小七的事,与金浪无干,他一口一个小七狡猾,欺骗了金浪。而对谢风,采取拉拢的手段,一样是送礼,知道人家顾家,送的都是孩子们喜爱的东西。谢风本不想收,他不想卷入这场纷争,他知道金浪是个草包,但爱面子,而且和小七有一定的感情。吴队长的手腕极厉害,若非他重钱不重权,早不是如今的局面。小七的行为,若非伤及吴队长的性命,吴是不会赶尽杀绝的。
  现在吴队长既然把事情公开了,其实已经没有余地了,他一定会和小七战斗下去。
  而谢风深知此事麻烦,时局本以让他忧心,吴队长被小七纠缠的时候,他和张秘书聊了几回,又以公事的名义和陈长风谈过,感觉他们二人对形势的看法都不乐观,他想留后路。
  谢风和苏先生有特殊的关系,但还没到让苏先生视为心腹的地步,所以谢风不指望苏先生,他想的是弄点钱,把老婆孩子先送走,他在想,是通过小七办,还是通过吴队长。
  这两者只能择一,这是一道难题。
  陈长风现在考虑的是如何防范小叶,苏先生的司机,这个差事好似不威风,实际上位置极特别。
  他不能处置小叶,不能惊动小叶,要动小叶有一百种方法,但是他不想与重庆方面结怨,即使做得漂亮,不为人知,也不冒险。而且留着小叶,也许以后可以借他传递情报,现在问题是能不能让小叶和苏先生隔离一下,又不能惊动苏先生。
  霜雪明---多秋草
  对于陈长风来说,最可怕的不是局面的复杂和危险,而是失控。
  他不介意吴队长和小七的争斗,只要他不介入就好。
  目前来说,苏先生既然授权让他谈判,就不会在内部安排他过多的工作,他必须给他时间。
  陈长风的司机家里有事,要回去几天,陈长风和苏先生商议,他一时找不到人替换,是不是让小叶帮几天忙!
  苏先生很奇怪的看了一眼陈长风,他不相信陈长风会用这种小事麻烦他,其中自然有道理,他不深究,点头同意了。
  小叶暂时替陈长风开车,陈长风并不是真的让他开车,有些公文会让他去送,也都是一些常规的文件,上下班或者他自己外出,都是另有一个司机。
  但陈长风对小叶极客气,说是小叶来帮忙,不能亏待,中饭和晚饭都让他的秘书做陪,有时候陈长风也会亲自做陪。
  月底结工资的时候,陈长风另给小叶开了一份,说是小叶辛苦。
  小叶有些茫然。
  他能做苏先生的司机,因为是苏先生的同乡,他的伯父和苏先生的父亲是同学,有点交情,这才得了这个差事,他当然不是为了这个差事而来。
  在苏先生身边,他只要机灵些,查个颜观个色,不用盯紧苏先生,只要注意那些来办事的人,就能掌握和猜测一些信息。有时候,那些人喝多了,苏先生会让他开车送他们回去,这时候套话极容易。
  现在到了陈长风这里,他注意那些公文,都没什么特殊价值。
  如果说陈长风为难他,又不太像,陈长风态度极好。
  他试探的找过苏先生,苏先生只说,他的岗位是在苏先生这里,是临时帮陈长风一个忙。
  他也不相信,陈长风会缺司机。
  霜雪明---白石出
  对于那个和小叶接头的人,陈长风不让田家旺继续查了,他不要打草。
  他安排桃子在那个弄堂附近开了间杂货店,给桃子重新弄了个身份,桃子的任务是在短时间内和弄堂的人混熟,尤其是那个人的父亲。
  桃子以新店开张的名义,给所谓的邻居们都送了贴子和优惠单。
  她敲开那家的门,一口一个宋伯的叫着,宋伯果然受用,桃子第一回来,只是希望能留个好印象,并不多攀谈,只是热情的请宋伯照顾生意,那些家常日用品她都有,如果需要她亲自过来送货。
  桃子打听了宋家的事,有用的资料不多,只说这个宋伯早年没了媳妇,没另娶,怕孩子委屈,他家的孩子叫宋远山。家在城外,有几亩田,供了儿子读书,后来是儿子做小买卖方便,才入了城。
  宋远山没女友,老大不小的没成家,这是宋伯的忧虑。
  只是儿子一年大半不在家,他也唠叨不出什么。而且可能是不常在一起,对这个儿子有些畏惧。
  桃子经常送些小物品,都是家常用的上,不值什么钱。
  她和宋伯熟悉了,就说为宋远山特色女友,说她有个表妹,和宋家情形差不多,也是没了母亲,父亲一心为孩子,没成家,现在女儿大学毕业,在一家商行做事。父亲就是担忧孩子成家的问题。
  相同的经历,让宋伯对这个女孩子有些满意。桃了带了姑娘来,叫阿珠。
  阿珠梳两个小辫子,打扮朴素大方,家务活做的好,一来就帮着收拾院子。话不多,只是一说话,先笑了。
  宋伯大大的满意。
  宋远山回来时,那天阿珠正好在给宋伯做馄饨。
  二人有说有笑,气氛温暖。
  宋远山皱了眉。
  阿珠走后,宋伯一直大加夸赞。让宋远山和阿珠相处一下。
  宋远山直觉就不太对,一个杂货铺老板娘也太热心了,这阿珠面还没见他,就如此殷勤,怎么看蹊跷。
  霜雪明---怡山碧
  宋远山不好和父亲说什么,他自己去桃子的杂货店看了看,店面不大,不过货品齐全,还有一个看店的,人很老实。他和看店的聊了几句,人家对答如流,看不出什么问题。
  桃子过来的时候,宋远山很热情的表示了感谢,说多蒙照看了,并买了些东西,桃子也客气了几句。
  从气质上看,桃子也像是做小生意的,有些精明的样子。
  可是宋远山就是感觉不对,他打问了邻居,说都收到过杂货店的礼物,都是些不值钱的日用品,还有些优惠卷。
  表面上没有问题,宋远山不好说什么。
  只是半夜醒来,宋远山突然想起了桃子的手,虎口处分明有握枪的痕迹。
  单凭这个,他也不能怀疑什么。
  第二天他带了些回礼,说是感谢桃子给他介绍女友,桃子痛快收下了。宋远山探问桃子以前做什么的,桃子说,你看不出来吧,我爹做过镖师,我也跟着跑过码头,我还会打枪呢。
  说着她伸开手,你看我的手多粗呀,可不像别的女孩子,都是绣花的手。
  宋远山释怀了。
  桃子松了口气。
  她和陈长风说,宋远山很精明,试探了几回,我让阿珠约他,他也去,看了两次电影,逛了次公园,也送了阿珠礼物,不过阿珠说,宋远山说最近几年不打算结婚,他找人算过,不宜早婚。
  陈长风点头,宋远山的资料他从别的渠道找了些,资料上就是一个小商人。可是他的气质和眼神不是商人,他不像桃子,桃子说是做生意的,确实开过几年店。
  陈长风说,不要试探他,你就真的把自己当作一个开店的老板娘,先观察他,掌握他的生活规律,还有出差的节奏。
  陈长风知道,宋远山一定受过专门训练,田家旺的水平不弱,都被他甩了。
  他决定找三个人分路段跟踪。如果宋要出门,在车站前一个人,站上一个人,下了火车再换一个人。
  霜雪明---可怡颜
  陈长风决定再去重庆,但前提是必须确保信息保密,所以他要等宋远山离开后,他再离开。据目前的情报看,小叶只和宋远山有联络。
  等接到桃子的情报,宋远山离开后,也有车站的人打来电话说,宋远山上了车。陈长风决定出发。
  为了消息绝对隐密,他请了几天病假,闭门谢客,若有人来探望,就让吴桐给挡了,吴桐一向清冷,别人和她打交道,基本上都是客气几句就走人了。
  陈长风比较遗憾的是,只能让田家旺一个人同行,而且在路上二人又不能公开接触。
  所以一切事务他都要想仔细想透彻。
  第二次见骆处长,二人的话题还是在绕,这是没办法的事,目前阶段都是试探,他要表达诚意,但筹码不能亮出来。
  最后分别的时候,他暗示骆处长,他们的行动,贵方可能有部门在跟踪。
  骆处长眉峰动了一下,点点头,我会解决。
  陈长风并不指望骆处长真的解决,他太知道各部门的互相纠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似友非友,似敌非敌。
  他只是希望骆处长不要被干扰。
  目前来说,他非常满意对方的人选是骆处长。这个表面上与他没有任何交集的人物。他知道他们选中骆,一是因为骆的能力,二就是骆和他没有任何交集。
  别的可能人物,陈长风都有意无意的显示了与他们的往来和交情,必须让他们推出的代表人物是骆处长。
  霜雪明--自愁思
  桃子和宋家熟悉了起来,常来常往也有了些交情。
  宋老伯到是个实在人,原来自家种地,现在搬进了城里,其实不太适应,可是儿子非让他在这里。桃子想,宋远山估计是感觉这样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如果他一个人独来独往,会让人猜疑。
  桃子劝宋老伯,和孩子在一起彼此有个照应,如果他还在城外,宋远山也不放心呀。
  桃子给宋老伯带了些花籽,让他种在院子里,也算有个事情。
  宋远山用一句不能早婚,打发了桃子介绍的表妹。
  桃子想,这个方法只能试探,不能再用了,不惊动他为好。反正自己和他们也熟悉了,可以经常走动。
  她向陈长风汇报的线索并不明显,而负责在火车上跟踪的人,跟丢了,不好确定他在哪一站下的车。
  陈长风想,还真是个高人。
  他本想在重庆车站放个人,可是又担心不是自己的地盘,如果被人留意了,反而容易节外生枝。
  先盯住小叶吧,目前来看,小叶的行动还是受了影响,给他弄了不少加班的活,就是耗费他的时间,干扰他和宋远山的接头,只要宋不在上海,就让他调休,宋回来了,就把小叶弄到事务中去。
  而吴队长已经正式上班了,他有些烦闷。
  心里也有想,一定要盯紧小七,可是如果一直没线索也是麻烦,而他是不是到了撤退的时间呢。钱挣的差不多了,家人早让他送走了,他现在一个人在上海,就是有些舍不得手里这个美差。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职场——合合分分

下一篇: 《 职场:交情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这小说越看越有意思了,看样子应该是百万字的小说。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