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亡命天涯

乱世江城 62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25   点击:


  
  去国
  从车站出来,彼得发了一封电报,通知林家,林老师病死托尔斯泰医院,请家人取回骨灰。
  他回到家见娜达莎来了,她把一封密封的信交到彼得手上,说,这是林老师给我的,嘱咐说,待事件平静后再给你看,否则有危险。彼得急速拆开,是林的绝命书,他看罢,又伏案痛哭起来。娜达莎怕他病倒便留了下来。
  整个事件就是这样处理的。约翰被驱逐出境;在马特维耶夫儿子和女儿出钱周旋下,老人没有受到处分,只是庄园被没收,并入731水厂;方济各会被解散了,一部分有体力的会员被征到拖轮上去运木材,后来,也都跑掉了。
  老人不愿回城住园北的公寓,那儿便做了儿子的货物仓库。儿子另外在江北买了一片桦树林,盖了几间房,老人和管家安娜结了婚。男仆华西里和公寓的老处女相好了,他们的工作调了位,华西里去城里看库房,她则去了江北的桦树林,侍候主人。
  藤野家的小客厅打扫一新,主人出差回来了,妻春草和女儿惠子也从日本归来。外孙嘎鲁正在强化军训,没有假期,惠子很难过,又去找彼得哭诉。彼得让她弄一张船票说是经南亚去意大利。她点头。彼得把师父的宅院和自己的画室交师姐照看。
  “彼得,这儿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梦。十年,柳芭和向墨的琴声都哪去了……”惠子呜呜咽咽哭起来。
  “一场梦!”彼得精神恍忽地说。
  “要不叫小嘎鲁在东京,我会跟你去的。”惠子抽抽咽咽地说。
  
  遗书
  除夕之夜,甲板上结着薄冰。狂风几乎将彼得掀倒。舱门顶上的帆布像是疯狂舞动的魅影,劈啪作响,海浪如同万千匹奔腾的猛兽,在摇动的灯光下忽隐忽现,追逐着亡命天涯的游子。
  彼得的心里回响着林老师自焚的遗书,那平静的词句撕心裂肺:
  “彼得,我走了,731的人找我,他们或是要我陷害约翰,或是看中了我的结核,我本身就是一个活体,一个培养基。如我跟他们去,那是一条不归路。而且我身上的细菌还会坑害千千万万的世人。所以我作出了这样的决定。”
  海浪踊跃着,嘶叫着,向货船扑来,口里吐着白沫的涎水。仿佛要把它一口吞没。
  “我这一辈子,过得很窝囊。当我的学生们慷慨悲歌投笔从戎时,我卷缩于斗室,没有与他们共赴国难;然而灾难还是袭来了,我又跑到北满,像一个猎枪下的兔子。我想找到马占山,我虽不能上前线,作冲锋的战士,还可当幕僚,运筹于帐下。可我还没有和抗日军接上头,却病倒在江城。事逼无奈,当了托钵修士,乞食于市井。不错,方济各会给我病弱之躯一个蜗牛的壳……明月临窗,夜不能寐,日本人的铁蹄,扣响哈尔滨的石板路,我的软体还在蠕动……我是什么?我问自己,我是学历史的,国难当头,我本应该去唤醒民众,用几千年的文明史,讲国家兴衰的教训,大声疾呼,驱逐倭寇,光复中华,可是我始终只身一人,万念皆回腔子里,依然瘦骨依匡床。
  感谢约翰和你,给了我一个机会报效我的祖国,我虽然远离故土悄然而去,但我的心里感到宽慰,如果留了我的骨灰,让孩子把它埋在我父母的脚下。永别了,我对家人无所嘱咐,唯愿你,当心!林森。”
  眼泪一串串滴落在彼得的皮大衣上,迅速结成了冰珠
  突然一声汽笛长鸣――1943年的元旦降临了……
  三年前,心爱的人走了,也是这样的寒冷的冬夜,也是这样的凶险的波涛,没有尽头的战乱……
  “我要到新加坡去,我要亲临利物浦号沉没的现场,我要查清玛莎是否遇难,我要找到她,哪怕是水面出没的芳魂。”彼得心如刀绞。
  “玛莎,你流落何方?能否魂归故里?”
  1943年初,彼得走后,一日,东乡来访,他一面喝茶,一面感伤地对妹夫藤野说:
  “你可记得,前年就在这里,我对形势的分析,一切都应验了。在海上我们连连失利,六月中途岛惨败之后,最近瓜达尔卡纳尔岛又遭重创,我们很难对付美国,他们的工业数倍于我……”
  藤野探询说:
  “记得秋天你说过,如果军部要调你,就是去东南亚诸岛,任务就是马来亚、菲律宾、荷属东印度,也就是我希望你去的地方。”
  “这一点分析也证实了,”东乡笑了,“昨天军部通知了我。”
  “好啊,满铁派几个人随你去做后勤吧?”
  “我想让彼得做我的幕僚,帮我收集些艺术品。”东乡慢悠悠喝了一口茶。
  “他去了东南亚,我也想让他画一画南岛风光。参展的画一交齐就走了,把家都交给惠子了。”藤野摊开了手。
  “他不是坐船吗?”
  “是的。”
  “我发电派人在马尼拉等他。”东乡笑了笑。
  一年后的一个秋日,如玉和乃木乘坐的游艇爆炸沉入松花江底,报纸纷纷猜测是阪原情杀。实际上是约翰的《满洲见闻录》在欧洲发表,披露731罪行,军方追查泄密,阪原进而发现了如玉是抗日地下党的奸细,正探寻731,便除掉了他们。尔后,游击队把阪原处决了。游击队派温卿的儿子安东接走了如玉的女儿珠珠。她是在东京大轰炸时阪原把她接过来的。开始她不信任安东,安东取出了妈妈的项链,珠珠也取出妈妈的项链,放在一起,红蓝宝石泪光闪闪,珠儿哭了……
  只差一年,东北便光复了。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无容针

下一篇: 《 那个一直都没有说出来的故事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只差一年,东北要光复了!这一节看到最后,终于看到了希望,日本人也已经感到末日来临。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瑶光

    又看到你的文字。算算,已经七八年了。

    2018-04-30

    回复

  • 行吟者

    谢老友井水的点评,春安。

    2017-04-27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