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无容针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25   点击:

  陈长风知道,庄处长的话自然有道理,只是这个后路,如何去留是个问题。
  他也明白,必然把他和家人切割开来。
  他和后路只能和苏先生绑在一起,而吴桐和孩子,让她们和李波在一起吧。
  他只要在准确的时间节点之前,让吴桐和孩子随李波夫妻走就行,现在要做的是,让吴桐更加的深居简出。
  所以一定要保证李波的安全。
  而苏先生这里,他要找机会试探一下。
  回到了上海,他和李波谈了一次,是在书房。
  二人的谈话有些绕,不能说真话,又必须让对方明白你的真实意愿。
  陈长风强调的是,他的事吴桐没有参与过,而且吴桐一直提醒他是中国人。李波点头。他在陈家几年,已经看出来了,陈长风的公事从不许别人插手,而吴桐也尽量远离陈长风的圈子。
  最后他表明他的态度,他重视家人,希望她们安全,是她们安全。
  李波思考了一下,最后说,吴霜的家人,就是他的家人,他的父母都已经不在了,这世间,吴霜的家,就是他的家。
  对于姐姐和孩子们,是他的亲人。
  陈长风放松了。
  结束最后谈话的时候,李波起身,我也非常感谢姐夫对我的照顾,我希望姐夫一家永远在一起。
  李波的表态,还是让陈长风有些叹息。
  最后那一句话,李波是愿意接纳他。
  在他的范围内,愿意给陈长风一个机会。
  陈长风有一瞬间的动摇,抛开苏先生。
  最后他放弃了这个天真的想法。
  苏先生对他的底线是什么,他太清楚。
  他如果想要的太多,也许会失去太多。他不能拿吴桐和孩子冒险,一点都不能。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苏先生的底牌。
  表面上苏先生沉默安稳有学者气,他不是学者,一样会杀人。
  
  霜雪明----计几误
  陈长风开始试探苏先生。
  他知道苏先生想要保全金女士。
  有时候可怜苏先生对金女士的一片真心。
  陈长风说了对局势的看法,苏先生说,还没那么坏,不过结局已经预料,不会有转机了。
  你可以做准备,有些接触。我给你授权,你代表我,但是绝对保密,如果你出了问题,我不能保你,只能保证你家人的安全。
  陈长风要的就是那句话,家人的安全。
  只要苏先生的人不针对家人,他有办法让她们安全,不需要借助苏先生的势力。
  陈长风让田家旺回吴桐的老家天津去一段时间,了解一下那里的情况,弄个身份,最好是天津附近县里的身份。也给自己弄一个,年纪要改,比现在大几岁。
  田家旺也预感到了什么,他劝陈长风,为何回天津,还不如跑到国外呢。天津总有人认识吴桐,陈长风摇头,那里对吴桐有好处。
  陈长风开始和重庆方面接触。
  那边的代表是骆处长,田家旺那个远房表姨夫。
  
  霜雪明--忆平道
  虽然有了苏先生的授权,一切行事仍然要紧密。
  苏先生给了陈长风出差的公文,有了可以离开上海的理由,但行踪如何保密,如何躲开有心人的注意,仍然是难题。
  田家旺只能在暗中相助,他的任务是保证陈长风不被跟踪。
  陈长风需要一个明面的助手,他想当了张秘书。
  他和张秘书一同出差,公事由张来完成,顺便替他掩护。
  事先暗示了李波,李波的建议是可以和张秘书直言,就算长风不告诉人家,人家也能猜到,说了反而好些。
  而且苏先生可能会让张秘书考察长风。
  长风有些奇怪,苏先生因何对张秘书那般信任,李波说,他的消息是张秘书早年救过苏先生,而那时苏先生用的是化名,而且张秘书无家无业,让人放心。
  对于苏先生来说,也许需要互相监视。
  长风约见张秘书,直言相告,愿以身家相托,请张秘书成全。
  张秘书自然知道苏先生的意愿。
  表面上说了同舟共济。
  心里的盘算是,这样也好,他和陈长风互助,总好过互相犹疑,他也有事,要用陈长风的信息渠道。
  他感觉陈长风另有一股力量相助,不是表面上的那些势力。
  而且李波的身份,他已经看清,既然李波能安心在陈家住着,证明陈长风最起码是得到了李波的某种信任。
  多年后,陈长风佩服张秘书清明,是张发现了田家旺的存在!
  霜雪明--独策还
  陈长风深知这种工作,不是一次两次能谈成,先要打通渠道然后初步接触,再一步一步指向核心。
  不能太急躁不能太冷淡,分寸恰当不易,而且他不是自由人,还有诸多顾忌,不能暴露身份。
  幸而和张秘书达成了一致,诸多工作由张秘书完成,随行人员都是他的心腹,但也不令他完全放心,他不得不加了一组暗哨,来监视他的心腹们。
  对于暗哨们,他又用了互查的方法。
  他自己都感觉,他有些茫然。
  田家旺不得不一直在重庆和上海之间往返,妙的是,他隐藏的极好,没被人发现。
  小七有一次遇了田家旺,他没有完成对吴队长的暗杀,不得不躲藏着。
  他想招募田家旺加入他的行动队。
  田家旺马上说,他自由惯了,不想被人管,尤其是纪律部队,小七只好罢手,但把一部电台存放在地下室里。
  吴队长一直加强了保卫力度,也找了帮派,希望快速解决小七。
  这时候,吴队长在队里日子相对轻松,金浪不管事,监察的是陈长风,一直在外出差,情报处的谢风,并不多事,双方相处还好,有情报,对方第一时间转过来。
  可是小七像幽灵一样让让他困扰,寝食难安。
  他明白他们之间,没有缓和的余地,只有生死之战了。
  他想重赏之下总有勇夫,找了几个部队下来的狙击手,给了重赏,谁解决了小七,还有奖金。
  然而线索总是一得到,就扑了空。
  吴队长考虑,他的队里,也还有内奸。
  只是他找不到原因,现在的人,基本上都是老人了,而且多是他发展的,有几个不是,也都没有动机和让人怀疑的地方。
  霜雪明--从谁吐
  吴队长的手下抓获了一个疑似分子,若是从前,吴队长能审则审不审就上交了,可现在因为小七,他必须审出点什么。
  诸多刑罚之下,终于对方吐了口,他是来和小七接头的,因为轮船延误,他晚了一天。错过了接头时间。
  吴队长心生一计,他确定对方和小七不认识之后,决定找人假冒。
  再安排的地点是码头。原来的方案是为了确保安全,在码头接头之后,对方拿到小七的一份文件,马上撤离。
  吴队长另换了人,而且选好了狙击地点,他要的不是文件,只要小七一出场,就让人在远处击毙。
  那天,接头的按照规定,穿了长衫,拿一份当天的报纸,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出现。
  过了时间,有一个小姑娘走过来,说了暗语,假冒的接头人,不得不按照规定说了下面的话,小姑娘递给他一个篮子,然后跑了。文件在篮子里,小七没出现。
  吴队长很气愤,狡猾的小七,没出现,他的狙击计划落了空。
  他把文件交给了张秘书。
  他的不多事,果然是好。
  那份文件是说明据悉有高层意向叛变,频繁往来重庆与上海之间。
  张秘书吓了一身冷汗,名单上有他和陈长风。
  霜雪明--坠碧空
  张秘书万分庆幸,让自己看见了,可是谁发觉了他们的行踪。自以为隐秘,还是被人查究。
  他把文件转给了陈长风,二人商量一下,没和苏先生汇报,这种汇报没什么意义,从目前来说,如果是保卫方面或者情报方面,他们和苏先生的资源差不多,甚至有些方面,陈长风的资源还大于苏先生。既然如此,汇报只有让苏先生对他们工作不满意,别无他用。
  张秘书想,反正陈长风的危机比他大,他是被拉来相助的,责任都由陈长风负责。
  他提醒陈长风,事情先放一下,不要太急于求成。
  陈长风的情绪还是受了些影响,他算是心理素质强大的,可是当你不知道哪个环节出问题的时候,才是最危险的。
  在办公室,总被人打扰,有些事情不归他管,也有人跑来请示,有的是故意透露消息,卖个人情,他自然要答谢。也有来公干,顺便来探望他一下。大家对他的态度都有些微妙。他虽然没握着实权,可是他和苏先生的关系,都知道。而且很多时候,出了问题,苏先生都让处理善后。
  所以一下班,他马上离开了,不想被人拉去喝酒,他要找一个环境好好梳理一下头绪。
  回了家,却赶上和君不舒服,也没发烧也没感冒,就是哭闹,他有些摇头,这个孩子实在不像个男孩子,一点不如姐姐好带。
  好几个大人哄不住,他皱眉,有些想发脾气,一看吴桐焦急的神情,没敢添乱。他们夫妻争吵的不多,有几次,都是因了和君,所以他现在尽量克制。有时候想,娇惯就娇惯吧,能娇惯多长时间呢,尤其是他,还不知道将来能不能看他长大。这么一想,反而平静下来,找了个看儿科的医生朋友,医生来了,看了看孩子的嘴,说估计是换牙呢。大家才放心。
  和婉说我也换牙,怎么没这么疼呀,母亲瞪她一眼,她赶紧走了。
  陈长风不想丢下哭闹的孩子,可是又不知如何哄他,他的焦躁引起了李波的注意。
  李波去把和君的奶母找了来,奶母来了,孩子好些了。
  陈长风这才起身去书房,面对李波关心的目光,他心里一动,不妨听听李波的意见。
  他在犹豫怎么说这件事,最后想,李波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没准他已经得到情报了,既然如此,就实说吧。
  李波听了之后,没有吃惊的表情,好似意料之中。
  他早就感觉,苏先生肯定会找退路,而这种事,必须交给陈长风,金浪是苏家的亲戚,可是不能干,也有特别能干的,但是苏先生不会放心。从感情上,苏先生最信任的还是陈长风。
  他的分析是,两种情况,一种是重庆那方面有消息走露,另一种可能是苏先生身边有人有问题。有些专门吃情报这碗饭的,价码极高。为了钱有人肯冒险。
  陈长风感觉,不应该是重庆那面的,那边他只接触了骆处长,通过田家旺他对骆处长有些了解,而且凭他自己的观察,骆处长很谨慎。和他会面,骆处长都是自己开车,而且用的不是骆处长上班时开的车,每次分手时,骆处长都是让陈长风先走,他会在半个小时以后才离开。
  如果是苏先生身边的人,苏先生身边只有两个心腹,能参与公文,一个是张秘书,一个是他的司机小叶。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莫问奴归处

下一篇: 《 亡命天涯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一场场的变故,陈长风总能化险为夷,而这次是否能化解,全看陈长风面对两个心腹的判断力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