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风再起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24   点击:


  陈长风和吴桐都没把宋小姐的事当回事,陈长风只是叮咛了司机和秘书,不放宋小姐进他的办公室。家里不等他安排,吴霜就和管门的人说了,谁要是让宋小姐进了陈家,就走人。
  陈家把这事当事的就是吴霜,她的态度让人一笑。
  可是宋小姐有办法,她故意陪了金浪进陈长风的办公室。
  只是没想到,秘书放了金浪进来,却拦住了宋小姐,说在外间休息。
  金浪很是惊讶,但他小聪明还有,知道其中有缘故,就没多事,聊了几件公事,他离开时,宋小姐已经气走了。
  金浪打听了事情的原委,有些气愤,原来相亲那天,宋小姐没看上他,却瞧上了比他大十多岁有老婆孩子的陈长风。
  他和太太抱怨,你表姐什么眼神,该戴眼镜了,居然喜欢陈长风,我哪里不比他帅气。
  太太自然也有同感,说我那个姐姐,一直是很特别,家里管不了,只有她一个是太太生的,所以太太惯着,太太的家私都归了她,自然有资格挑捡,不想人家陈主任,会看上她的钱吗。
  金浪气难平,不过想到太太比宋小姐漂亮多了,自然还是太太好。
  金浪故意在金女士面前说了这事,金女士有些惊讶,不想宋小姐有这眼光。
  金女士和宋小姐的姨母有交情,二人同过学,这才做这个媒,现在有这事,自然支会了一声,让宋家好自为知,陈长风做事,极重家人,要是惹恼了他,宋小姐是失踪还是意外,她可管不了。
  宋家打听了陈长风的底子,马上让人压着宋小姐去了香港。
  这时候,吴队长被人打了一枪。
  幸而他躲得快,只是伤了腿,他故意装做受了重任,住进了医院。
  
  霜雪明---无所忆
  吴队长这下也知道怕了,他一向谨慎,护卫比原来加了一倍,明的暗的,这一次吃亏,就是因了感觉是中午,不想真有人光天化日下打枪。
  暗哨没查到结果,只查到了是两个人。
  吴队长想若是除奸,比他名气大的人多了。
  他感觉和小七有关。
  他让人查有没有小七的消息。
  小七的确回来了,这次还升了职,只是因了吴队长,身份暂时不公开。
  小七恼吴队长破坏了他的潜伏。
  一心要除掉吴队长。遗憾没得手,他要在医院做文章,被同来的队友劝住了。
  队友是个老同志了,劝他,吴队长一定在医院多做了布置,此时前去,等于送死,一旦暴露了身份,对以后的工作有影响。
  小七不得不按捺了怒火。
  他去看田家旺,他其实看上了田家旺那个院子,他并不知道地下排水管道的事,但那个位置还有那个地下室,已经让他满意了。
  他给了田家旺谢礼,极重,二根黄鱼,田家旺心念电转之间,想到不能拒绝,人总要爱点什么,比如爱国,他没上战场,爱人,他没有女人,他还是爱钱吧。
  小七一直赞这房子位置好,说他有眼光,田家旺明白了小七的意思,他说,吴队长一直注意这个弄堂,可能是因为之前在这抓过人,还有暗哨流动。
  小七说他考虑一下。
  田家旺不得不让陈长风弄几个暗哨来转悠一下,让小七知人而退。
  小七有一次撞见了吴队长的一个手下,这才罢手,放弃了这个地方。
  陈长风让田家旺不要和小七往来太密,小七是个固执的人,不要暴露了那间房子的真正用处。
  田家旺太明白这个房子的妙处了,他决定先去重庆一次,看看他一个远亲。
  这个远亲,是一个了不得的人。
  只是他一直没有过多的联络,是不想让对方注意到他,但亲戚的情份要保留。
  
  霜雪明--寻桂子
  田家旺躲了出去,他说要去重庆,陈长风也赞成,他本有事,考虑让田家旺跑一趟。
  田家旺的一个姨夫是某部门的一个处长,姓骆。
  陈长风虽然不知道将来会不会用上骆处长,可是了解了此人,感觉这是一个精明老到的人,一直能做稳那个位子,有可取之处。
  他让田家旺注意观察骆家的房屋地点,家俱特点,还有骆处长的喜好,但不要在骆家住,而且和骆处长说话要格外注意。
  田家旺带了礼物进门,和表姨好相处,这是一个实在的女人,有着质朴的亲情。
  骆处长外表忠厚,内里精明。
  田家旺只说来做生意,没在骆家往。
  他特意找个晚上的时候,观察骆家有无人员出入,一连观察了十天,发现骆处长,深居简出,不大和人交往。
  田家旺特意和骆家的仆人往来,都送了恰当的礼物,说是托他们照顾表姨母。
  仆人里有一个厨子,爱喝酒,有一次喝多了说,骆处长有个靠山,每年过年的时候,骆处长都特意送份厚礼。但他不知道那个靠山是哪位。
  田家旺回到上海的时候,吴队长已经从医院里出来了。
  他的调查有了进展,有人看见小七在一个赌场出现,现在他怀疑小七不一定好赌,那也许是一种保护色。
  联想到上一次,小七一出事,那个赌场老板就失了踪。
  他让人先不要查小七了,查现在这个赌场老板。
  
  霜雪明----斜阳外
  田家旺回到上海。
  向陈长风详细描述了骆处长的一切事宜,不关大小,越细越好。
  陈长风正谋划一次出差,时间是半个月,他必须中途抽出六天的时间去重庆,不是因了骆处长,是见一个故人。
  他需要田家旺暗中随行,替他监视周边有无人跟踪他。
  去见的是一个同学,也是苏先生的学生,这个人姓庄,庄处长如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庄处长当年人很安静,不多事,智商极高,给人的感觉,他是奔向科学的道路上。所以苏先生没注意到他。
  陈长风和他往来是因为他发现庄的个性中有执著的一面,无意中发现庄处长有个远房亲戚是最高层的人物。
  陈长风想派系森严的地方,他有这层关系,早晚会得到重用。庄处长是淡然,可娶了个爱权利的太太,有些妻管严,早晚会进仕途。
  五年前庄处长开始步入仕途,早些年他是名望极高的学者。
  现在进了立法委员会。
  无人不敢不给面子。
  就是因为他有学者气,对陈长风还念旧情。当年他成亲时,岳家要一笔聘金,岳家的小公子,要做大买卖,这笔钱是陈长风赞助了。
  庄处长感念陈长风相助,而且帮了忙,不与任何人提及。
  陈长风见他,是要打听一些高层的机密。他知道若换了别人不一定会说,可是庄处长是学者派,有些无事不可不与人言的派头。
  陈长风送的礼物是庄处长最仰慕的一个学者的著作。
  
  
  霜雪明----轻寻常
  陈长风还是冒险了。
  一要考虑会不会被苏先生察觉,二要考虑在重庆是不是会让人认出,他在这里工作过三年,很能说会不会遇上熟人。
  所以非常的低调,装扮就是一个老师的形象,他之前没穿过长衫,这一次破例是长衫礼帽的打扮,戴了一副眼镜。
  田家旺在暗中相随。
  和庄处长的饭吃得还算愉快。
  回忆了些同学的趣事,打听了一下各位的近况,有些庄处长知道,有些不知道,庄处长叹息的说起一个同学,很出名的学者,专心做学问,可惜在一次轰炸中故去了。陈长风也叹息几声。世事无常,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身边会有炸弹响起。
  他这次来,主要是了解一下庄处长这边对形势的判断,他从最近得到的信息看,战争似乎有了另一种局面。
  庄处长喝了几杯,就没了顾忌,他本也不是那种专业的人员,还是学者的角度,把听到的消息,一一说了出来。
  庄处长不是不知道陈长风的身份,但是自己这方面对陈长风的态度还算含糊。虽说陈长风也上过暗杀名单,但排名非常靠后,和陈长风的职务并不相配。而且近几年,提起他时,也有人说,陈也有不得已的地方。师恩也是恩。
  庄处长本人对陈长风是感谢的。
  而且所有的新闻媒体上都没有陈长风的出现,所以众人对他的敌视不强烈。
  庄处长相信以陈长风的手腕,他们这次会谈不会有人知道,如果有人察觉,陈长风早被请走了。
  庄处长的态度,还是让陈长风有些感动。
  庄处长最后说,你还是早做打算吧,你的船快沉了。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池头树

下一篇: 《 莫问奴归处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陈长风的重情重义,足智多谋是撑起整部小说的关键。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