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玫瑰花养成记---探春的娇客生涯(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7-04-21   点击:


  
  贾府的四春里,元春进了宫,成了天家的人,成全了贾府的一段富贵。
  余下的三春里,也就探春一个尖子。迎春老实,惜春孤介,都是只顾自己,或者连自己也顾不得。
  探春是贾政这一房的庶出女儿,庶出就庶出吧,反正贾府里庶出的女儿不少,迎春是庶出,惜春的身份没点是嫡庶,但如果是嫡出的可能性不大,她的年纪太小,比兄长的儿子贾蓉都小好多。她出场时,贾蓉已经成亲了,可她还是形容尚小。
  贾府的女孩子是娇客,毕竟这等人家姑娘若是有造化,娘娘都做得,谁敢小看呢。
  黛玉进府时,探春出场,形容是文彩精华令人忘俗。可知探春的气质极好,有大家小姐风范。
  接下来宝黛初见,宝玉为黛玉取字,宝玉便走近黛玉身边坐下,又细细打量一番,因问:"妹妹可曾读书?"黛玉道:"不曾读,只上了一年学,些须认得几个字。"宝玉又道:"妹妹尊名是那两个字?"黛玉便说了名。宝玉又问表字。黛玉道:"无字。"宝玉笑道:"我送妹妹一妙字,莫若`颦颦'二字极妙。(宝玉对黛玉有种天然亲近感,好似相识多年)"探春便问何出(双玉聊天,满室安静,迎春惜春无语中,独探春开口)。宝玉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况这林妹妹眉尖若蹙,用取这两个字,岂不两妙!"探春笑道:"只恐又是你的杜撰。"宝玉笑道:"除<<四书>>外,杜撰的太多,偏只我是杜撰不成?"宝玉说的兴起又得意,而探春却说,又是你的杜撰。看来宝玉杜撰不是一次了。
  这个场景,是探春第一次出场,给人的印象极深,这个小姑娘和宝玉的关系应该是不错,而且当着贾母的面说宝玉是杜撰。一则探春读书知字,二则个性爽利,有什么说什么。
  我们都知道,贾母其实喜欢的是个性明朗的女孩子,看她那么宠凤姐就知道,她喜欢机敏的能言的。所以探春在这种场合有发言权,也说明了贾母对女孩子的培养标准。
  玫瑰花养成记---探春的娇客生涯(二)
  贾母算是贵族里的楷模了,有审美情趣,爱热闹。
  贾府里,也就她对孙女们还疼爱些。
  在贾母身边长大,算是最好的生活环境了。
  如果迎春跟着邢夫人,惜春在东府,探春守着王夫人,都没有那么轻松自在。
  邢夫人冷漠,王夫人古板,东府更是个泥塘。
  探春的生活空间本来还可以,王夫人自谓大家夫人,不会为难一个庶出的小姐,当然也不会真心疼爱。王夫人那残存的真心都给了宝玉。
  祖母疼爱,嫡母不为难,父亲还算端正,这样的环境对于一个庶出的女儿,还算好。唯一的欠缺是那个生母。
  迎春的生母死了,惜春的母亲书里没提,也没有出场的镜头。只有探春这个庶母,一直是上窜下跳不易乐乎,很怕人不知道她生了一双儿女,是姨娘中的姣姣者,是不能被轻视的姨娘。站在赵姨娘的角度看,她虽是贾府的家生奴才,可是那套嫡母才是娘的规矩,她并不认同。她认为她生的孩子,就应该成为她的棋子,为她谋取利益。这就是母女的矛盾了。
  探春所处的环境和所受的教育和赵姨娘不同,探春认同那套理论的,这是她安身立命的根本。只有认可了那套,她才是贾家的三小姐,认了王夫人为母,才有王家那个外家。对于一向力争上游,渴望被人尊重的三小姐来说,混在王夫人宝玉的圈子里,比和赵姨娘贾环成了一党有前途的多。
  而且探春深知,资源和地位都在嫡母手中,只有嫡母不把她和赵姨娘划在一个圈子里,才给她机会。如果她让王夫人冷落那么没有前途,她的婚事是终身大事,而这件事赵姨娘没有开口的权利。
  玫瑰花养成记---探春的娇客生涯(三)
  探春进了大观园,就发起了社,这是一项高雅的活动,当然这个活动的参与者,全是得脸的有地位的主子。比如双玉,是贾母的宝贝。比如薛宝钗那是王夫人的心腹。比如湘云那是贾母娘家的孩子。这样一来,她们成了一个圈子。所以她没有给贾环机会,若论年纪贾环比宝玉还小,宝玉能和姐妹们玩笑,贾环就能。
  在这个社里,空气是清新的,活动是明朗的。这是一个自由的活泼的世界。
  姐妹们相处都好,双玉的爱情于三春无关。
  金玉良缘的风也刮不到她身上。
  她所忧虑的是如何提高自己的身份,有发言权。
  第一步是取得王夫人的信任和认可。
  玫瑰花养成记---探春的娇客生涯(四)
  鸳鸯拒婚事件,让贾母大怒,恼长子算计她,对于贾母来说,丫环和东西一样,她的别人就不能暗算。她为鸳鸯出头,并不是为鸳鸯而想。她恼的是贾赦暗中谋算,私下联络鸳鸯。如果贾赦明着和她说,就是看上了这个丫头,一切摆在明面上,贾母估计就不会这么生气了。
  生气时迁怒了王夫人,说你们都是明里孝敬暗里算计,有了好东西想要,好人也想要,摆弄开了鸳鸯,好算计她。这样的话,非常严重。王夫人自然不敢发一言。众人都躲了出去。
  贾母不是气糊涂了,她是借题敲打王夫人。长房糊涂,二房也自有算计。
  探春有心的人,想王夫人虽有委曲,如何敢辩,薛姨妈也是亲姊妹,自然也不好辩的,宝钗也不便为姨母辩,李纨,凤姐,宝玉一概不敢辩,这正用着女孩儿之时,迎春老实,惜春小,因此窗外听了一听,便走进来陪笑向贾母道(这姑娘头脑清醒,而且有胆子,贾母正火着,她敢进来说话):"这事与太太什么相干?老太太想一想,也有大伯子要收屋里的人,小婶子如何知道?便知道,也推不知道(这话解释得也妙,算是替王夫人找了台阶,也给了贾母台阶,贾母发作完了,总要收场,不好和长房反目,再得罪了二房)。"犹未说完,贾母笑道:"可是我老糊涂了!姨太太别笑话我。你这个姐姐他极孝顺我,不象我那大太太一味怕老爷,婆婆跟前不过应景儿。可是委屈了他。"薛姨妈只答应"是",又说:"老太太偏心,多疼小儿子媳妇,也是有的。"贾母道:"不偏心!"因又说道:"宝玉,我错怪了你娘,你怎么也不提我,看着你娘受委屈?"宝玉笑道:"我偏着娘说大爷大娘不成?通共一个不是,我娘在这里不认,却推谁去?我倒要认是我的不是,老太太又不信。"贾母笑道:"这也有理。你快给你娘跪下,你说太太别委屈了,老太太有年纪了,看着宝玉罢。"宝玉听了,忙走过去,便跪下要说,王夫人忙笑着拉他起来,说:"快起来,快起来,断乎使不得。终不成你替老太太给我赔不是不成?"宝玉听说,忙站起来。(这样一说气氛马上恢复,大家又一片和谐了)。
  所以说关键时刻要能站出来,能说上话,能给自己的领导解围,这才是好同志,这样一来,王夫人自然领了三小姐的情份。
  
  玫瑰花养成记---探春的娇客生涯(五)
  应该说鸳鸯拒婚这种场面,在贾府极少见,很多事情是闹不到贾母这来的。也因了当事人,一个是贾母的儿子,一个是贾母的总助理。
  如果鸳鸯不是贾母的丫环,是别处小姐的丫环,或者是王夫人的丫环,那根本没机会跑到贾母跟前哭诉表决心,后文中凤姐陪房旺儿之子仗势谋娶彩霞,那彩霞就没办法,只是求赵姨娘说情。
  所以这样的场景,也是几十年出一次,而王夫人被贾母当众指责也是独此一次,说是迁怒,也是敲打。
  这样的时候,就是机会了。
  做为庶出的女儿,如何拉近与嫡母的感情,是非常重要的,有些是要做到太太心里,有些要做到表面上。
  这一次三姑娘抓紧机会,为嫡母说了话,既解了大家的围也给了太太面子。
  就是贾母也要点赞。
  贾母当时在气头上,情绪失控,发作了与此事没有直接关系的王夫人,如何收场呢。也需要一个人过来给个台阶。王夫人一向是木头,就站起来不敢还一言,凤姐素日原精明会哄老太太,可是这种场景,事关她的公公还有姑母,她反而不能多话。
  玫瑰花养成记---探春的娇客生涯(六)
  只有姑娘身份的探春适合发言。
  迎春不是老实不老实的问题,她都不能说什么,那起事的人是她的父亲,一大把年纪了还算计祖母的丫环,这让一个做女儿的说什么。
  惜春本是宁府的,关系有些远,也不适合多开口。
  只有探春,做为王夫人的女儿,说句话,反而无事。
  王夫人得了贾母表面上的赔礼,有了面子,大家又能说说乐乐了。
  心里自然还是感谢这个女儿,能派上用场。
  王夫人这个人,只要事情不关宝玉的事,还是能豁达知情的。
  所以凤姐后来生病不能照顾家事的时候,王夫人就点了李纨探春和宝钗管理。这里面李纨是王夫人的儿媳妇,宝钗是亲外甥女,相对来说,探春这个姨娘生的庶女身份最弱,王夫人给探春这个机会,是非常不易的。等于让探春有机会接触家事,为以后出阁管理做了准备。
  玫瑰花养成记---探春的娇客生涯(七)
  别人去赖家吃宴,都是吃了就走,热闹看了就看了。
  唯探春有心,和人家的女孩子聊天,这才知道,一花一木皆可挣钱,对比之下,贾府的大观园是花钱,赖家的花园子是挣钱。
  贾府的经济情形,入不敷出,连黛玉都能算出来,出的多入的少,日久必然难以维系。
  探春有心人,而且她和钗黛不同,那二位虽然心仪贾宝玉,可目前身份皆是客人,不好管贾家的事,而探春不同,她是贾家的女儿,是主人,贾府的一切都与她有关联。
  有着强烈的主人感,让她不能坐视不理。
  位卑不敢忘忧家,一个庶出的女孩子,本也该是不多说一句话,不多走一步路,步步为营才是保全之法,可是探春不要那样活。
  她对大观园一直在观察在思考。
  所以有了管家之权,她就要大干一场。
  玫瑰花养成记---探春的娇客生涯(八)
  但凡事需要一个机会,尤其是与改革相关的事,必须要打倒一些什么,建立一些什么,损害一部分人的利益,而且是既得利益者的利益。
  所以探春选择了大观园,而不是贾府。
  事情也巧,赵姨娘的兄弟没了,先回了太太。王夫人才是赵姨娘的主管。但王夫人只说知道了,让回姑娘。
  这里面就透着太太的冷漠了,这样的事,让一个姑娘如何料理。
  王夫人是办事办老的了,贾府之事皆有规矩有先例,执行就罢了,王夫人一句话的事,她不开口,就透着对庶女的凉薄了。袭人母亲病的时候,她特意让凤姐照看,而且还是周瑞家的相陪。周瑞家的差事是陪着主子太太们出门的。这是王夫人给了袭人脸面,后来她又出面赏了四十两银子。到了赵姨娘这里,太太就不料理了。
  探春聪明人,知道凡事有规矩,她若不遵守规矩,就不必管人了。
  李纨说按袭人的前例办吧。本来是厚待了赵姨娘,那袭人得宠,太太不亏待。
  只是那不合规矩。
  探春查了帐,按二十两银子处理。
  这惹怒了见钱眼开的赵姨娘。
  赵姨娘大闹议事厅,左一个她生了探春右一个赵家是舅舅,要探春额外照看,把玫瑰花忌讳的庶出身份弄得沸沸扬扬,惹得探春大哭,再三强调身份,她的舅家是王夫人的娘家,赵家是仆人,身份分明。
  糊涂娘遇见精明女儿,自然掰扯不清,一个生气愤怒,一个委屈哭泣。
  玫瑰花养成记---探春的娇客生涯(九)
  母子相争,纯属自相残杀,让人看笑话。探春是极度自尊和敏感的人,这种难堪让她委屈和愤怒。可是赵姨娘不在意,她是利益为上,其余的都不考虑,而且只考虑眼前的利益,没有长远的打算。
  探春为王夫人解围是争取发言权,她按规矩处理赵姨娘兄弟的抚恤金是按规矩行事,是建立权威,这一步一步走来,探春是要争取被得到尊重。而赵姨娘只在意蝇头小利。
  母女争吵在平儿到来了才平息,赵姨娘怕凤姐,也就畏了平儿。
  这时候,满心委屈愤怒的探春,借机要立威。
  先是让平儿传饭,后来又提什么改制方案。
  探春提及头头是道,不是突发奇想,是早已经酝酿多时,是要找个机会开刀。
  在这种形式下,平儿自然代凤姐同意。
  探春提出了大观园承包方案,减免了几项重复费用支出。
  她这些努力,给贾府一年省了几百两银子,对于寒门小户老百姓是大事,刘姥姥说穷人家一年开销不过二十两银子。可是几百两银子对于贾府,只是毛毛雨。
  看后文中贾赦买了妾,都花了八百两银子。
  探春那些努力与辛苦,和上层的巨大花销如何能比。
  玫瑰花养成记---探春的娇客生涯(十)
  探春虽然弄成了大观园的承包制,而且帐不归在外帐房,接受了宝钗的意见,让承包人内部也不用归帐了,只要年终拿点钱给没承包事项的人分分就好。但是得罪了外帐房,自己一点好处没弄到。
  后来探春理事的热情淡了些。再有人回事,她也开始推诿,让回李纨,让回二奶奶。完全成了明哲保身的派头。
  贾府的事情积重难返,根本不是一个园子的承包能改变的。若不从上层做起,她省的那些银两意义不大。
  玫瑰花养成记---探春的娇客生涯(十一)
  三小姐的努力还是有了效果。
  贾琏的小厮兴儿在尤二姐面前提及说她是玫瑰花,无人不爱就是有刺,算是老鸹飞出金凤凰,这等于是下层对这位三小姐的定位。
  当然这个定位上层也是认可的,比如王夫人让她管家。
  而贾母的认可是让她见南安太妃。
  贾母过生日,南安太妃来贺寿,提出见贾府姑娘们。贾母命凤姐安排,自家的姑娘只安排了探春,另四位都是亲戚。等于能代表贾家的只是探春。
  邢夫人为此极生气,邢夫人为什么生气,这关系到长房的体面,而且南安太妃决不只是单纯的见见姑娘们,自然有相亲的意味。
  现在贾母只令探春出来,这说明了贾府的重点培养对象是探春。
  这时候说明了一个问题,探春的婚事,已经不是由贾政这一房决定了,是整个贾府的事情。这比迎春让贾赦随意发卖了强。
  通常庶女的婚事只是由嫡母安排,那命运就落在了王夫人手中。虽然王夫人不会故意刻薄探春,但是有赵姨娘在那里晃荡,王夫人也不会太过用心,现在交由贾母,自然是最好的归属。
  探春在贾府里获得了发言权管家权,最后她的婚事得到了最高层贾母的重视。
  玫瑰花养成记---探春的娇客生涯(十二)
  通常是赵姨娘才会令探春情绪失控,一个人对于亲人最容易暴露内心的脆弱。
  而凤姐带领管事婆子的夜查大观园,是另一次让探春大怒。
  其实看看这支队伍,主子是凤姐,可是管事的都是王夫人的陪房外加一个邢夫人的陪房,这场清查就有两房斗法的意味了。
  探春是早有人报知了,满园的主子,独写探春时加了这一笔,充分的说明了三姑娘如今的地位。
  众人来时,探春是开门以待,气势上完全是冷肃的。
  她先声明,不许查丫环的,丫环的东西都在她这,要查只能查她的,完全就是一副我的奴才我做主的气势。轮不到别人管理的架势。
  探春有着强烈的身份主仆观念,自尊而自卑。
  而且她头脑清醒,这时候正是江南甄家被抄,贾府还在内乱,让人痛心。探春道:"我的东西倒许你们搜阅,要想搜我的丫头,这却不能。我原比众人歹毒,凡丫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都在我这里间收着,一针一线他们也没的收藏,要搜所以只来搜我。你们不依,只管去回太太,只说我违背了太太,该怎么处治,我去自领。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说着,不觉流下泪来。别的主子是要查就查,都不理论,只有探春这般认真,她是忧心满腹,主要是甄家的事引发了她的担忧。
  凤姐只看着众媳妇们。周瑞家的便道:"既是女孩子的东西全在这里,奶奶且请到别处去罢,也让姑娘好安寝。"凤姐便起身告辞。探春道:"可细细的搜明白了?若明日再来,我就不依了。"凤姐笑道:"既然丫头们的东西都在这里,就不必搜了。"探春冷笑道:"你果然倒乖。连我的包袱都打开了,还说没翻。明日敢说我护着丫头们,不许你们翻了。你趁早说明,若还要翻,不妨再翻一遍。"凤姐知道探春素日与众不同的,只得陪笑道:"我已经连你的东西都搜查明白了。"探春又问众人:"你们也都搜明白了不曾?"周瑞家的等都陪笑说:"都翻明白了。"探春态度磊落,东西放在这里,要看就看,不能说不配合。
  那王善保家的本是个心内没成算的人,素日虽闻探春的名,那是为众人没眼力没胆量罢了,那里一个姑娘家就这样起来,况且又是庶出,他敢怎么(她还是因探春的庶出身份,而小看了她,也是素日一直小看迎春)。他自恃是邢夫人陪房,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何况别个。今见探春如此,他只当是探春认真单恼凤姐,与他们无干。他便要趁势作脸献好,因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这个糊涂人,哪里知道探春忧的是大局,是整个的贾家)
  凤姐见他这样,忙说:"妈妈走罢,别疯疯颠颠的。"一语未了,只听"拍"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探春登时大怒,指着王家的问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拉扯我的衣裳!我不过看着太太的面上,你又有年纪,叫你一声妈妈,你就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如今越性了不得了。你打谅我是同你们姑娘那样好性儿,由着你们欺负他,就错了主意!你搜检东西我不恼,你不该拿我取笑。"让探春动手打人,可知心中的委屈与愤怒,王善保家的看不清人,分不得轻重,都不知道探春因何而恼,敢上去拉扯探春,真真是活该。
  这一巴掌,分明是探春内心忧伤的发作,她和别的主子不同,她是把贾家当作了家,有强烈的主人意识,又有强烈的主子感觉,所以混合在一起,这一掌是为自己立威,也是为自己出头,和黛玉当年因周瑞家的送宫花发作一样,都是为尊严而战,当然探春更多了一层,替贾府忧虑。她已经深切感到了贾府的末落。
  
  审核编辑:粒儿   精华: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不知热

下一篇: 《 虎口脱身-故宅情深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一个聪明而骄傲的女子,可惜最终落个千里东风一梦遥。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