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虎口脱身

乱世江城片断 60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7-04-20   点击:

  
  
  姐妹
  
  “妹妹,我给你选了一条项链,它配上你的皮肤一定光滑灿烂。”温卿缓缓地把手中的项链套在如玉的脖子上。
  “真是如玉呀!”彼得微笑赞叹着。
  “不可以呀,姐姐,哪有这样的道理,学生怎能领受老师的礼物。”如玉容光焕发,她一面低头欣赏那项链和宝石,一面缓缓地取下。
  “妹妹你看。”温卿从怀里取出一个绢帕小包,打开来,也是一条项链。她把它和如玉掌中的那条并在一起,放在乳白色的手帕上,两条链子竟是一模一样的精工,一模一样的巧饰,一模一样的金光灿灿,同样的在宝石的周边对称地嵌有两颗心形的钻。只是那钻石,姐姐那颗是红色的,妹妹的――是蓝色的,但同样熠熠生辉。
  “这只是一个纪念,”温卿饱含深情地说,“你看那‘心连心’的设计。尔后,你我的儿女相见,取出它们,会有怎样的感叹呢!”
  如玉的眼里流下泪水:
  “我那女儿,珠儿,八岁了,被他爹送到了日本受教育。实际上他是怕游击队抓孩子当人质。”
  “对不起妹妹,触到你的伤心事。”
  “战乱,哪家都有难唱曲。我爹流落关内,音信皆无。”沉默片刻,如玉又说起大家关心的事,“约翰姐夫现在已经转到我们那人的手上了。”
  “是你问阪原的吗?”彼得问。
  如玉点头:
  “一般我不问他公事,日本人精得很,即使你在这方面表现一点关心,他们也会怀疑你,尤其是军事。这次是乃木主动和我说的,731不愿意在他门的门前闹事,惹出是非,引人注意。然后我直接问阪原,他开始不让我管,我说,管定了,约翰是我姐夫,一个游方修士,有什么背景。他说只要和游击队没关系,他会给我人情。我从他的举止和他对勤务兵的谈话中得知,他们在找一个和约翰一起拾粪的修士。这人走了,听说是在查照相机。”
  “玉姐,你不知方济各的规矩,”彼得笑了,“不管你多有身份,一进那公寓的门,身上贵重的东西全得交上去。”
  “前天大搜查,找到一个照相机,那胶片上拍的叫花子们在跳舞,还有一张约翰的介绍信,也没找到什么。”如玉漫不经心地说,“东正教的主教往家里打几次电话,也和阪原见面谈了。”
  “阪原听他的吗?那教主有权威?”彼得问。
  “阪原很注意自己的社会形象,他对游击队手狠,对名流,各界有影响的人物彬彬有礼,我想如果约翰和游击队无关,就没事儿。”
  “如玉,我真不知如何谢你和阪原。”温卿听了这些情况,心里安稳了些。
  彼得担心起在医院的林老师来,宪兵队抓了他去会受折磨的。得马上去一趟医院,别让他走动,和院里交待一下,必要的时候,把他藏起来。这里也要先打点一下,想到这他说:
  “玉姐,如不嫌弃,我这里还有一张准备参展的画,送给队长,请他欣赏。”
  “哎哟,弟弟,如今你的画在哈尔滨千金难求,经过这几次展览,加上尊师和侨界名家的介绍,谁不争相抢购,有见识的收藏家早就盯上你的作品了。听说东乡已经从藤野那里把你的展品都包下了。”
  “过两天把你那画像拿回来,我把项链添上,它会使画面生辉,也会令姐姐你容光焕发,让我们做个纪念吧。”彼得说。
  “好的,好的。”如玉欣喜地回应。
  
  战友
  
  彼得感到身心疲惫,更甚的是惶恐,不能让林老师落入魔掌,他太羸弱了,禁不起折磨。他叫了车匆匆赶到医院。林老师的病房空着,“抓走了?”一丝不祥的预感袭上他心头。这时进来一位年轻的护士,说院长请他。护士引他到院长办公室就退出去了。院长让他落坐,亲自斟一杯咖啡。静了一会,缓缓地说:
  “你的朋友,林――,那位可敬的修士,他自焚了。都怪我们失职……”院长的话还没有讲完,可怜的画家便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护士叫来了院长,他笑着对彼得说:
  “你没事,我们发现你身体的几项指标已经偏离了健康,我建议你去江北疗养一段时间。你的朋友知道自己得了绝症,他得知日本人要传讯他,便选择了这条路。林是一位有尊严的人,值得尊敬。我们已经将他骨灰安放到了一个陶罐里。”
  “谢谢,托尔斯泰院长。我通知他家人来取。”彼得无力地说。
  本来院长想让他多躺几个小时,但他执意要回家,院长便开自己的车把他送了回去。
  第二天,约翰获释,如玉也派人把画像抬了回来。彼得小心地从木框中取出那段珍藏的胶片,它巧妙地在宪兵队长的家里躲过大搜查的一劫。
  大胡子兴奋的亲吻它,眼里流下泪水:
  “我忠诚的朋友为此献出了生命。我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把这罪证公诸世界。”
  
  真人
  
  当晚,上车的时候,还有一个戏剧性的插曲。
  彼得和如玉送约翰夫妇回奉天,底片就装在一只香烟里,烟盒在温卿的手提包中。但温卿不知道。当她们一行四人下了如玉带的宪兵队的车,即将走进火车站的时候,发现一队宪兵在车站的检票口,搜查所有登车人的行李。有两个照相机连同它的主人已经被扣下。约翰和彼得紧张起来。就在这时,如玉谦和地把温卿的小包换到自己手上。她点了一只烟,走到检票口,一个少佐向她致意:
  “送客?夫人。”
  如玉点头,咔嚓,打开烟盒,牵出一只香烟,彼得注意到了:不是那只。
  少佐摇头,敬礼:
  “谢夫人,公务在身。”
  约翰和彼得暗暗舒了一口气。送到车上,如玉把手提包放到温卿身边。车厢里,姐妹二人相拥而泣。彼得和约翰也流下惜别的眼泪。
  “感谢你,托钵修士,你使我的蓬壁生辉。”彼得紧紧握着约翰的手。后者当然知道话里的隐喻。
  约翰抱住了彼得,扬了扬那一卷画布:
  “你给我画的像,即使挂在米兰的画廊里也不逊色。到意大利来吧,我在威尼斯等你。我们还可以逛一逛庞培古城。世界大战不可怕,火山灰下也有文明的的遗迹。”
  “灾变会使人类更聪明。”彼得深情地附和说。
  
  
  约翰夫妇在奉天下车,站前一辆三轮等着他们。
  “先生、夫人,送您回府吧?”中年车夫很谦和。夫妇上了车。
  等二人在小南门外下了车,付钱后,走了一段,车夫看左右无人注意便追上去:
  “先生您掉了东西。”说着把小包递过去。
  约翰略带惊愕打开一看,原来是他的照相机和心爱的怀表。这是彼得经司机大贵转过来的。怀表是马特维耶夫传给彼得的。
  
  火炉上的茶炊咝咝地响着,夫妻二人各抱一杯茶,在炉边相对而坐。
  “父亲一直为你担心,今天我们去看他,情绪还好,我心里感到宽慰。”温卿缓缓说。
  “是的,我要感谢老人的悬念和他拜托朋友的奔走。”约翰微笑说。
  “你回来这两天总是闷闷不乐,莫非有什么心事?”
  “是的,我这次去哈尔滨是为了探查日本人细菌战的源头。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我一直没有对你说,怕你担心。今天我把事情弄明白了,又能安全地回到了我们的小巢,与你相对,可是你知道我的朋友林森林老师为了保护我付出了生命……”约翰沉默了。
  “约翰,你不要这样想,林的事,彼得和我说过,虽然他未提你们的探访,但我了解这位老师的经历。你是谁,一个外国人,而他是被日本人追杀的义士。日本人侵略了我们的国土,蹂躏我们的人民,他为反抗而牺牲是可敬的。你不必为此而内疚。他不是局外人。此番你被驱逐,我因老父和安东在身边,不能随你远行,等时局逆转,我会去找你。”
  贤慧的温卿一番话令约翰释怀,他放下杯子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温情地亲了亲她的秀发。妻仰脸吻了他,继续道:
  “你不知道,我们这次也遇到了很大的风险。日本人让我们劳军演出,多亏安东通知了游击队,搅了他们一下,我们才幸免于难。看来安东这孩子确实长大了。”
  火炉上的茶炊咝咝响着,战乱阴影下一个温馨的小巢,但它却像暗夜中的一缕烛光,倏忽殒灭。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神秘的潇江湾

下一篇: 《 我心中的若尔盖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连载到60了,宋老师这是大散文还是小说啊?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8

  • 沁芳闸

    欢迎宋老师来聊天。你来了,让我看到了在战乱时夫妻还可以有温馨的一面,我喜欢对炉而坐,喝着茶,虽然从没试过。

    2017-04-21

    回复

  • 落叶半床

    好久不见了。宋老师。

    2017-04-21

    回复

    • 行吟者

      @落叶半床 这篇本该发到小说去,因为想念此栏的好友就来看望,

      2017-04-21

      回复

    • 落叶半床

      @行吟者 感谢宋老师!

      2017-05-02

      回复

  • 千千

    在那个年代,出现了很多无名的英雄。

    2017-04-21

    回复

  • 渭雨轻尘

    春安,宋老师。

    2017-04-20

    回复

    • 行吟者

      @渭雨轻尘 轻尘,你好,想你们就把文章发来了,借此聊天。

      2017-04-21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