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盯梢儿

作者:远牵    授权级别: A    绝品文章    2017-04-20   点击:

  一

  在人群中盯住一个女孩并非是想像的那么容易,女孩飘忽的背影如一条滑溜打转的鱼,难以捉摸。
  为什么要跟踪一个素昧平生的女孩,说出来也奇怪,艾诺真的并不是很清楚。辛迪是艾诺生意场上的哥们,迪诺广告公司一起创业的合伙人。为把迪诺这个不大点公司的摊子戳起来,两人暗无天日地一起摸爬滚打了整整两个月。等揽齐足够的业务使公司一切步入正轨,两人各瘦了一圈。辛迪本来是个能少费劲就不愿多出力的主儿,这一番折腾后总想着要苦尽甘来,他早就嚷嚷忙完后要好好打理他的终身大事。可据艾诺看,辛迪跟那个叫吴俪的已婚女人情况比较复杂,主要是女的自己那头的事一时半会地还没扯清。说老实话,辛迪这小子本来就是一个典型的花心大萝卜,对身边的女子朝三暮四惯了的,能够对这个吴俪坚守一年零七个月,就他这样一位爱情浪子而言,用情已经算是相当奢侈了。
  当那爱情浪子把双臂扶在办公桌上,向正忙着朝电脑校对图片小样的艾诺叨扰不休地说,艾总哟,别工作狂了,暂停一下,来看看一个女孩的小照!艾诺被辛迪使劲硬搬着脖子朝照片压着看过来,于是就心不在焉地甩过去一眼。
  一个女孩的玉照很快显影在眼前。艾诺用专业摄影师的目光看,这女孩并不具备平面模特轮廓鲜明的五官特点,甚至没有什么特别的可圈可点之处,唯一让人觉得别致的是素面朝天的一张脸上,笑意盈动的嘴角泛起的两个整齐对称的小涡儿,像平静的湖水荡起的小小涟漪,这张脸因而也在瞬间显得生动起来。
  给点意见,这姑娘怎么样,辛迪饶有兴致地问。艾诺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怎么,哥伦布又发现新大陆了?不过,这一位还是祖国的花骨朵呢,比起你那位妖艳欲滴的吴俪,也就相当于……菠菜跟菜花吧,反正都是你老人家的开胃菜!艾诺对着辛迪坏笑着。
  辛迪却一本正经地说,菠菜好哇,富含维生素,铁锌微量元素,是男人身体之必须!这菠菜又让人想起什么来,宋丹丹那小品还记得不,呵呵,秋波对吧,就是秋天的菠菜了,不过可惜的是,这秋波是与我老辛无缘喽!他停了一下,又来一句,什么花骨朵,早不是处女了,实话告诉你吧,她是吴俪老公包养的小二奶!
  二奶?艾诺不相信地又看了一下屏幕,摇摇头作笑谈,要说这姑娘实在也是没什么性感可言,你说现在的二奶哪个不是丰乳肥臀,二奶这一行有潜规则,也是需要一定职业准入标准的,身体一定得具备资源优势才行的哈!
  你懂什么,现在的二奶时兴的是闷骚型人才,表面骚的那种不是真骚,像这小妮这种想让人恨不得一口稀里哗啦吞下去小菠菜才是真骚哩!辛迪的见解总有一种让人不敢恭维的“毒”到之处,艾诺一阵狂笑不止,辛迪却严肃地过来要跟他谈事。爱情浪子重又把双臂扶在艾诺的办公桌上,两眼逼视着对方言辞切切地恳求,艾诺你一定得帮兄弟我一个忙,其实也简单,就是对这女孩盯梢一周,最好能拍下她与吴俪老公有亲密接触的证据,那样吴俪这边才可以以对方过错提出离婚,那样,吴俪就可以分割到一定的财产,我和吴俪就能圆满走到一起……到时,我自然不会亏待哥们你的!说着,辛迪从抽屉开锁取出一张现金支票,签了一个五位数递过来,艾诺眼皮抬也没抬,只反问了一句,你自己怎么不去,对女孩盯梢谁还能比你在行?辛迪拍着自己的脸直叫,哥们嗳,我这脸人家认识,要不然我还非找你不成!辛迪把支票强塞到艾诺手里,艾诺看了一眼把支票扔回桌上,对辛迪说,这又何必呢,为兄弟帮忙是一方面,主要是现在的二奶现象我本人是深恶痛绝,这二奶是可恨的第三者,是破坏和谐社会的糖衣炮弹,对待她们应该像秋风扫落叶一样,严打,哼哼!
  那就得用真行动喽。辛迪小心地看着艾诺说,迪诺这边的事你且先不必操心,你只管对那女孩盯梢,顺便也算休息一阵,兄弟我这厢感激不尽……这支票,你还是要拿上。
  一阵你推我让,艾诺索性地摆摆手,就相当于是答应了。
  女孩的小照拿在手上,艾诺翻过来看到一个地址:水木青城书香苑37号,后面是她的名字:林春暖。
  就这样,艾诺开始了对林春暖的盯梢。

  二

  那前方十几米处不疾不缓地行走着的女孩就是林春暖。此时她要去哪里?心里揣着一个不很清楚的秘密,艾诺尾随着她。在人群中盯住一个女孩并非想像那么容易,艾诺再次感到女孩飘忽的背影如一条滑溜打转的鱼,难以捉摸。艾诺摸摸前胸口袋,那照片服服帖帖地还在,春天的风还有点凉,他想在那张照片上,应该会保留着一点点温度吧。
  林春暖今天着一件白色坠领风衣,头发海藻一样飘摇在她脸庞的周围。她本来是纤瘦的,束腰的风衣却使她显出一种通体的气派来。而她手腕的骨感纤细是藏不住的,在她不时用手梳笼头发的时侯,有一个莹润的碧玉手镯就一次次从她的腕部滑回风衣里去。从她行走的步伐看,她是一个非常从容快乐的模样。
  这一切艾诺都看得一清二楚。艾诺还推测,那碧玉手镯想必是吴俪老公送的,没准光这一个物件就值个万二八千的。难道物质真有足够强大的力量,会使一个有着素净面容的少女在物质力量的催化下转眼进化成这个一个赚足回头率的招摇女郎?艾诺真的不知道,眼前看到的这个轮廓精致的背影,和那个泛着笑涡的素净面容,哪个才是真实的。
  根据艾诺对女人的经验,二奶这个境遇虽然背负着声名狼藉的社会角色,但女人们尤其是年轻的女人从心里头对二奶其实却不排斥,并且心里说不定还都隐隐地向往着呢,因为二奶从社会再分配中得到的实惠与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她们以一种接近人性弱点的庸常手段,有效释放了自己的女性能量,并被认为是一种魅力。当这个社会将一种应当被用作来加重羞惭之色的胭脂抹在二奶们的脸上,却不成想这种颜色使二奶们更加柔媚且神采风扬。
  这个林春暖,还应该是个学生吧,难道也一样浸染了这种浮华色彩的胭脂?
  那林春暖接着走进了一家叫丰怡的著名美容院,艾诺稍等了一会也跟了进去。美容院小姐们左簇右拥,艾诺一言不发,只沉着脸索要美容院的顾客记录。原来那林春暖要来这里接种眼睫毛。这时艾诺的愤青本色又鬼使神差来了,他觉得大为不解。如今这女孩们是怎么了,用艾诺专业审美眼光看,本来眼睛周围的睫毛,就好比是池塘周围的水草,错落有致,疏浅不一的睫毛能映衬出眼神的清澈明亮,而一排排密密匝匝,修剪整齐的人造眼眼睫附在眼波周围,就好比池塘边机械地栽种了些松树柏树之类,又哪里有神妙灵动之美感?但女孩子们不管这些,她们趋之若骛地来到这里,收获着浮浅的幸福与满足,心甘情愿地使自己沦落为人造的观赏性动物。
  美容院的小姐见艾诺不像是来照顾她们的生意的,也就懒得再对他大献殷勤了。但盯梢要继续,艾诺递上自己的名片,以对丰怡五折广告优惠的许诺和一个人体摄影师对光感与骨肉的肌理运用为借口耐着性子在美容院翻看整容海报蹭时间。美容小姐用玉手指着整容海报上一张张靓丽的容颜,以及这些女人整容前后判若二人的对比效果,直让人看得目瞪口呆。最后美容小姐说怎么样,我们的水平绝对一流,艾总以后一定要让女朋友来我们这里改头换面哟。艾诺想也未想马上硬梆梆来了一句,女人的美哪里是技术问题能解决的,对整过容的女人,让人无法相信这些靓女们是否具备足够美的基因来遗传给她的下一代!一句话说得美容小姐花容突变兴致顿失,人家嗔着脸把他撇冷一边,再不愿搭理。艾诺却谢天谢地,庆幸自己总算清静了。
  约摸一小时后,林春暖出来了,艾诺继续跟进。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一会儿功夫林春暖竟走进他们公司。在迪诺,辛迪这家伙还专门走出来迎接林春暖,那样子好不热情。他们进工作间待了半天,才见林春暖喜气洋洋地走了出来。
  艾诺沉着脸进门,一见辛迪大怒,我辛辛苦苦盯了她这一天,最后竟然盯梢到自家门口了,这到底怎么回事,辛迪你给我说清楚!辛迪忙陪笑,是她临时决定非要来的。既来之,则安之,今天哥们便不用再跟她了,怎么样,辛苦了一天收获不小吧?哼,收获你个头!艾诺气恼地软在转椅上,他习惯性地往电脑里瞟了一眼,果然看到了林春暖眼帘上悬着两排扇状毛片的被称为这一季最IN的妆容。旁注几个字:明天我要远行。
  远行?她要去哪里?
  辛迪忙说,她说想去青螺山旅行。兄弟,还是那句话,帮忙帮到底……
  艾诺朝他干瞪着眼,瞧你那德兴,我说不去了吗,不就是出去待两天,情当给自己放两天假算了。
  辛迪说,哟嗬,看来对女孩盯梢你可有点投入了。
  艾诺吞吐着烟圈幽幽地说一般吧,只是一般。

  三

  在水木青城书香苑区37号等了大约一刻钟,六点半的时侯林春暖终于重又进入艾诺的视线。这姑娘今天戴一粉色旅行帽,黑色嵌同色滚条的派勒斯运动装,头上晃着柠檬色太阳镜,耳中听着MP3,她推着行李箱,背上斜着一个写生画夹,乖乖,这林春暖原来是学画的!
  她在一个摊煎饼的早点铺要了一套煎饼裹子和一筒甜豆浆,磁磁地吮着冒着热气豆浆,美味香甜地将早点慢慢享用完,然后使劲跺了跺露着白袜的低腰旅行鞋,满面春风地招手叫住一辆尾号为冀A7420的TAXI说,去艺术中心。
  不是去青螺山吗,怎么又去艺术中心,这女孩的行踪真是诡异。艾诺只好也叫住一辆TAXI,悄悄跟在后面。当然艾诺也没忘记买上一份与女孩相同的早点带上车,一大早没吃饭,他的肚子正饿得咕咕直叫呢。
  刚让早点下了肚,就看到林春暖将一个男子接上车,艾诺思忖,这男人应该就是吴俪的老公吧,按理说应该是吴俪老公用私车去接林春暖才对,现在二人如此不按常理出牌,无非也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行为更为隐蔽和诡秘吧。
  待林春暖挽着那男子下了车,艾诺看清楚了,那男子已近花甲之年,怎么看与吴俪的老公也搭不上调。艾诺马上与辛迪取得联系,将自己和疑惑说出来。辛迪的起初有点语塞,后来干脆将吴俪的老底托盘说出,原来那吴俪最早走的也竟然是二奶路子,敖了八年总算被老公扶了正但却又很快地失了宠,老夫少妻一场,老头子对吴俪却不怎么样,生活上只对她提供维持一个女人的正常用度,不肯多给吴俪一个子儿。吴俪的老公是本市书画界名流,可那又怎样,吴俪守着老头子等于空守着一大盘鸡肋,还不如离了算了!现在老头子花心不改,老牛又啃上了林春暖这棵嫩草,只要你在林春暖那里掌握了证据,吴俪这里一纸诉状到法院提出离婚上诉,就不怕老头子不同意!
  艾诺心里很乱,想想自己不问青红皂白,这盯得一个什么梢哇!电话那端辛迪还在喂喂喊,艾诺忍下心头的一团不满,对辛迪恨恨地回话,我跟在女孩后面盯梢,现在全是看在朋友份上,其余乱七八糟的事,你别跟我提,我也懒得听!说完自己就先把电话挂断。
  艾诺抬头看看,林春暖已不见影了。盯梢的目标掉了,艾诺干脆也不急着找了,他觉着倒还不如趁机好好欣赏一下这些书画摄影展览作品,以后公司要发展业务,一些灵感创意总是用得上的。
  艾诺特别留意到一种铺张重复的摄影表现手法,这种艺术风格下有一个代表作,就是玛莉莲·梦露那张著名的脸,五十张着色深浅不同的梦露脸罗列在一起,营造出一种趋同中变异,重叠中起伏的意象迷离的复杂感受。面对这张公认的性感面容,人们似乎窥探到一个女人的内心,单纯却又沧桑,疯狂而又甜蜜,甚至那种故意炫耀的所谓淫荡,都散发着一种楚楚可怜的纯净之光。
  我不由又想起了林春暖,在她的身上,仿佛也散发着同样一种楚楚可怜的纯净之光,只可惜,她怎么能是二奶!
  艾诺正想着,眼前浮现一顶粉色旅行帽,这林春暖竟自己往这边走过来了,她在一组名为《解决方案》的摄影作品前驻足品味。艾诺赶紧跟了上去。
  不看不知道,作为行家,艾诺一眼就看出最近摄影作品有有了新的创作倾向,并由一个新名词“风月摄影”来一言覆之。作品中的女主角大胆突破摄影角度的底线,在一些严肃的场合下裸体相呈,面对一群一本正经的实力派男人,她用一系列玉乳高耸、美腿高抬的身体语言,戏谑并颠覆了男性世界的权力与尊严。艾诺更惊讶地发现,这组作品的商业运作也非常成功,最高一幅作品售价17万元,最低也达5万元,这不仅不令人啧啧称奇。
  艾诺的神情引起了林春暖的注意,她侧过脸锐利地看了艾诺一眼,嘴角露出小涡向艾诺笑了笑,继续同旁边的男人低声说着什么。艾诺分明听见,林春暖对那男人,也就是吴俪老公的称谓是:陈老师。
  这出师生恋加忘年恋的戏,让艾诺对这个林春暖越看越糊涂了。

  四

  以艾诺这个业余盯梢者的眼光看,林春暖和她的陈老师倒像是很正常的师生关系,他们看上去自然得很,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暖昧的端倪。中午在昆山洒店吃过自助餐后,林春暖同陈老师就道了别,她竟是独自一人前往青螺山。
  艾诺也跟着来到陀螺山,他还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青螺山一带是风景独特的坡地风光,其中以西塘的地热温泉最为有名。林春暖将自己的行李搁在一家小客店,便像一只放飞的鸟儿,自由自在投入到山水丛林的怀抱。
  第一天,女孩背着画夹在山水间穿行写生。与几个年轻人晚上一起在篝火旁欢歌热舞。
  第二天,外出。独自一人。
  第三天,独自一人,外出。
  第四天,艾诺实在沉不住气了,他用望远镜看到,林春暖又是一个人出了门,他决定近距离对她盯梢,就算被她发现了他也要弄清楚,林春暖的小葫芦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药呀。
  这一天天气多云,气温下降了。林春暖着一件烟灰色带帽毛线衫,纤直的铅笔裤,头上捂了一个斯大林格靳保卫战时出现的那种保尔帽,帽下续着两股毛茸茸的细细小辫子,那样子就是一个充满童趣的孩子。今天这孩子受了点寒,老是不时地打喷嚏。她在青螺山腰登上天生桥的一霎那,一个喷嚏猝不及防地爆发了,正在天生桥抓景的艾诺毫不客气地摁下了快门。林春暖的照片,他已偷拍了不少,这张拍的,嘿嘿,最接近自然原生态。
  艾诺正在偷着乐,林春暖走过来,脸板得像枚小青杏,她已经发觉自己被拍照了,她要维护自己的肖像权。
  艾诺心想现在二奶都知道要给自己维权,这小姑娘在这方面真是不甘示弱呢。但既然被逮个正着,嘴上只好多陪些不是,并当着面将那张喷嚏照作了删除。
  林春暖的脸上终于又露出了微笑的小涡,她很大方地对艾诺说,您应该不会对我有什么恶意吧,我们其实见过一面,在艺术中心看展览,您忘了?
  艾诺心里暗暗佩服这姑娘过目不忘的好眼力,他作出努力思考的样子想了想,终于说对对对好像看那组《解决方案》的作品时有印象,林春暖高兴地直点头。两个年轻人陌生感很快解除。知道林春暖是美院的学生,艾诺只是晃悠几下自己在绘画方面的半瓶醋而已,居然轻而易举地获得林春暖的好感信任,林春暖欣然同意与艾诺结伴而行。
  像你这样一个年轻姑娘,为什么要一个人出来旅行?
  林春暖的回答出乎艾诺的意料,她说这样好奇问我的人很多,其实这没什么,我只是喜欢独立地做事情。
  现在好多女孩都拿青春赌明天,不惜放下自我作有钱人家的二奶,呵呵,艾诺笑着打住没往下说。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那林春暖淡淡地皱了一下眉,似乎不愿再继续这种话题,她向艾诺展示自己已完成的部分写生作品,《水之魅》,主要是通过各种姿态的女性在水中沐浴、浣洗,嬉戏的情景体现一种氤氲的意象:女人是水做的。
  不错,艾诺称赞,线条流畅,情致优美,如果再在光与影的晕合上更大胆运用,会有更好的效果,尤其是你那幅夜浴,如果能采用摄影上的一些技巧,将月色对肌肤的晕染与暗景的衬托使层次处理得更细腻一些便更完美了!
  哦,让我想想,林春暖随即竟已陷入了冥想这中。
  还真是一个有艺术追求的姑娘,艾诺微微晗首,忽然,他冒出一个主意,顺塘的温泉不是很有名吗,不如我们去那里拍一组摄影,你或许可以从摄影中领悟到光线运用的一些手法!说不定,温泉水顺便也就把喷嚏治没了!
  林春暖盯着艾诺歪头看了一会,用笑涡表示同意了。
  西塘温泉是青螺山脚下的一个人气渐旺的好去处,据说水温常年在40℃左右,是当地人们休闲度假的首选。辛迪和他前女友中的某几位曾来过若干次,最终认准户外温泉“芙蓉汤”为最佳。艾诺想想自己对林春暖从盯梢儿到一起泡温泉,这变化也确实让人有点不好适应。如果辛迪知道他到现在为止还是一无所获,还有闲情泡妞,一定会气个半死。但那又怎样,谁让这林春暖就是没有二奶的任何迹象呢,怎么看她都像是个情窦未开的小女生嘛。
  林春暖在水雾中滑水过来,水红色的泳衣使她纤秀的身体越发玲珑,她两嘴噙着笑涡,用手指习惯性地将打湿的头发抚弄到耳后,然后有点淘气又有点不好意思地站在艾诺面前,招呼着艾诺说,怎么样摄影师,你的model这就来了!
  艾诺抬眼,眼前立刻条件反射,一句莎扬娜拉从口中蹦了出来:
   最是你那一头的温柔,
    像一朵莲花不胜清凉的娇羞。

  艾诺有点沉醉,温泉水把人的每个毛孔都浸泡得舒服得让人眩晕,浑身懒懒得一动也不想动。林春暖却精力充沛得很,她不停地在水中游来游去,活泼得像一条鱼。
  这条曾经不可捉摸的鱼,现在就在他的身旁与他一同嬉水呢。艾诺有点糊涂了,他艾诺正与年轻女孩在温泉中同乐,这是不是就叫做泡妞呢?
  夜色开始笼罩“芙蓉汤”,赶夜场温泉的人开始多了。
  艾诺没忘记他的工作,在一个相对清静的腹地处,艾诺开始为林春暖设计造型拍照。当看完用闪光灯拍摄下来的一组镜头,艾诺失望地摇了摇头。
  光影的处理还算理想,但整体效果不行。
  林春暖也说是。
  其实,要是能在水中半裸,也就是把泳衣褪下一点,裸露的上半身直接呈现在水中,这样的画面看起来更自然,更唯美一些。艾诺说完又补充一句,但是你要不乐意就算了。
  林春暖瞪艾诺,你不就是想哄我脱光衣服么!
  艾诺赶紧说,露上半身就行,相信我,绝不是来拿艺术当幌子,实在是艺术需要我们用精神,用行为去实践,你说是吧。
  艾诺想一本正经,可他装得一定失败,说不定还有点此地无银的意思,林春暖背过身去,重重叹了口气。
  看样子小姑娘不像是在装清纯,心里一定在复杂斗争着呢。辛迪这小子犯浑,看来经得女人越多只会越犯浑,如果连林春暖这样的女孩都是二奶,那这以情侣汤闻名的“芙蓉汤”里的女人们,还能有几个不是二奶?
  艾诺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站在林春暖立场想问题了,等他抬起头,林春暖已转过身来。艾诺屏住呼吸,举起了相机。

  五

  林春暖半裸的上身浮在水面上,似一朵微开的白莲。
  她无疑是纤瘦的,但骨肉均匀。她的皮肤白得耀眼,让月光又涂上一层柔和的光泽。她的肩膀似乎在微微颤抖,那女孩子的小小的乳房,似乎不堪一握。当艾诺看到林春暖的乳房,就断定这是处女才有的乳房。艾诺拍过一些人体摄影,对于女性有自己的品味,那种丰满的大波霸可能会激发男人欲望,但少女小小的乳房却更容易让人产生对美的圈定。
  空气变得很安静,只能听到温泉水在身下的暗暗涌流。
  嗳呀,下雪了!林春暖突然惊叫了一声。人泡在温泉里,而温泉上却飘着雪,这种场景实在难得。林春暖探出水面向空中伸出双臂,用孩子一样的惊喜迎接这春雪突然的降临!
  太美了,艾诺心里赞叹不绝,他把这一瞬间迅速定格下来,走过去让林春暖看,林春暖很开心,她送上两个盛满情意的甜蜜笑涡。
  艾诺发现林春暖裸露的肩头冰凉,他爱怜地将林春暖的肩膀压在温热的泉水里,当他的手触到女孩的身体,不知怎么他又想起那对小小的乳房,他的脑海强烈升腾起一股要握住她们的欲望,她近在咫尺,他的手多么想拥有她们!
  他有点不相信自己,他的手真的大胆去侵犯她们了,林春暖只轻轻“哦”了一声,然后便伏在他滚烫的怀中,无力地闭上了眼睛。肌肤的亲近抚触像这温泉水一样温柔服贴,艾诺不相信爱情就这样降临了,她像这场春雪一样来得不可思议。在雪花洒过的身体上,急促的亲吻又密密地过滤了一遍,在这情意绵绵“芙蓉汤”里,温存的方式可以成百上千。……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两人开始沉默,他们都有点不好意思开口说话,彼此的眼神却都已经把对方当作自己了。林春暖把泳衣系好,艾诺怕她冷,又壮着胆不由分说把她揽在水里,主动有一搭没一搭地与她漫无边际地开聊:
  那天与你去艺术中心的是谁?
  是我们美院的陈教授,我的指导老师。
  这陈老师的妻子是不是叫吴俪,比陈老师小二十多岁?
  谁说的,陈师母是陈老师的结发妻子,怎么会冒出个吴俪?林春暖笑着否定。
  你前几天去迪诺公司了?
  是哦,你怎么知道的?我业余时间做平面模特,迪诺广告的一位先生答应给我预付了很高的报酬,但条件是我这一周必须外出作一次旅行,我是很喜欢旅行的,为了旅行前赶去参加艺术中心的展览,我特地去迪诺提前向那位先生预支了一半的报酬,没想他同意了。
  一阵寒冷突然生硬地席卷了温水中的艾诺。
  错了,原来全错了。艾诺望着林春暖,起初一言不发,过了一会禁不住嘴里念念有词,全是假的,你不是二奶,我知道你不是二奶!
  林春暖发觉艾诺的不对劲,她拍拍艾诺的脸,你怎么了,艾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艾诺望着林春暖,神情复杂地说,有人对我说你是某人的二奶,他要我对你盯梢,他是个无耻的混蛋!我想,如果你没有骗我的话,我一定是被他骗了!
  谁,你说谁是二奶,你说谁又是骗子?林春暖半委屈半愤怒地质询眉头紧锁的艾诺,见艾诺不说话,要转身离开。
  艾诺一把拉住林春暖,你不要离开我,我现在相信,只有你是最真实可信的,其余的,随便他们吧!
  第二天,林春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她又生气又替艾诺难过,最后她决定还是和艾诺一起回公司看看。
  就像最坏的设想那样,保险柜被打开,值钱的东西都消失不见,重要的资料也被转移,那个叫辛迪的所谓哥们已经没有踪影。与他交往的半年,他的所有的话,现在看来都是一套完整的事先编造好的谎话,他的身份是伪造的,他开的支票都是空头,还有那个吴俪,其实是他的同伙,艾诺的广告公司在他外出对林春暖盯梢的这段时间,被人扫荡了个片甲不留。
  都是盯梢惹的祸!艾诺神情黯然。
  林春暖走近艾诺,轻轻安慰他说,案已经报了,那些坏蛋注定没有好下场!所有一切,包括那些失去的,都会慢慢回来,也都会慢慢好起来的。我和你,这才刚刚开始。你说都是盯梢惹的祸,我不这么看,因为盯梢儿,我们俩走到了一起,共同开始新生活,这比什么都重要!
  艾诺面无表情地握着林春暖手,半天才说出来一句话,他说,亲爱的,你说得,很对。

  两个月后,艾诺的摄影作品《夜浴》被艺术中心馆藏,拍卖价直追《解决方案》,但艾诺拒绝将作品售出,因为在他心里,这个作品是无价的。同时,林春暖的《水之魅》系列获毕业设计优秀作品奖。更令两人欣慰的是,辛迪、吴俪的诈骗案件已告破获,现已被缉拿归案。
  春天快要过去了,天气正一天天地暖起来。
  艾诺在公司收回的那些赃物中翻看到到林春暖曾经为迪诺拍的一些照片,无意中又见到那些有如夸张浓酽的眼妆造型时,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亲爱的,你曾经种的那些睫毛还在吗?
  哎呀,你怎么还知道这个?林春暖还有点不好意思。
  你都忘啦,你曾被我傻乎乎地当作什么二奶盯梢好几天哩!当然,另有家伙在更暗处也对我盯梢了好几天,不明就里地盯梢或被盯梢,这样的人生经历,毕竟一辈子难忘!艾诺看着自己面前嘴角漾着幸福笑涡的女人,长舒一口气后,这样自我解嘲地,平静地宽慰着自己说。
  (完)
  审核编辑:粒儿   精华:粒儿    绝品:赵小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穿越灵簿:王爷等等我

下一篇: 《 一张光盘的ABCD面

编者按:
执行站长   赵小波: 墨舞红尘中文网2017年馆藏作品年选4月份入选作品。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本以对朋友仗义的二奶盯梢,反而却是一场朋友设下的骗局,却又在这场骗局中成就了一场美好姻缘。非常精彩的小说,推荐共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