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雨山前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20   点击:


  小七子今年二十六,还没成亲,女朋友是经常更换,有时是小明星有时是百货公司的售货员,都是一水的年轻漂亮。他舍得花钱,嘴也甜,所以不管是分手还是现任的,都对他赞誉有加。
  离开金家后,他就是自己跑生意,有时也倒腾紧俏物资。
  他一直关注金浪,金家的情形他知道,金家那位格格嫁了苏先生,他也是知情的。金浪和金女士是同宗,能扯上亲戚,但当年往来不是太多。但金女士对金浪还是有印象的。
  还是他给金浪提个醒,不如投靠金女士,金女士从小的风格就是被人捧着像凤凰一样的,最是讲面子,有排场。而且金女士在哪都是独断专行的,就是嫁了人,在老公面前也会有发言权的。
  金浪当时一想也对呀,那个堂姐如今那般地位,虽然招人骂,比如族中有人奉承有人就痛骂。可是那有什么,人家有权呀。金浪就真的来了上海,花钱备了重礼,探望表姐,果然谋了个好差事。
  金浪刚上任的时候,地位不稳,所以就没安排自己的人。
  现在马副队长的位子空了出来,他就想,与其便宜别人,不如弄自己人,而且他现在胆子大了些,上次文件的事,苏先生保了他,他想那还是看姐姐的面子,证明姐姐在苏先生那里吃得开。
  他先带着小七给金女士请安,完全是照了旗人的礼仪走的,小七子就是一口一个大格格,说得金女士倍感觉亲切,其实金女士对小七子没印象,对小七子的父亲还有些印象。如今这份亲切感也给了小七子。
  小七子也是一张巧嘴又懂些按摩,伺候的金女士极舒服。
  金浪说了他的打算,独木不成林,他虽是个主任,可是没自己人,好些私事不适宜用队里的人,自家人多牢靠。
  金女士对小七子印象不错,原要留在自家公馆里当个管事的,苏先生用的这些人,都是手脚勤快极有眼色,但是清一色的不说话。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恭敬是恭敬,可少了些热闹。
  小七子不同,人年轻形象好,嘴又甜,手又快,眼到手到嘴到,是个好苗子。
  听了金浪的话,觉得也有理,想着自家公馆放人还要和苏先生啰嗦,尤其这一年苏先生明显情绪紧张了许多。
  金女士给苏先生挂了电话,说了情形,把小七子的跑单帮说成了有家贸易行,极懂生意,把小七子给金浪做过几天管事,说成了领导过十几人的小队。
  苏先生一听就明白了这是金浪的意思,说起来金浪的能力他本就不放心,金浪推介的人,岂会让人安心。只是一个小队长,本不是什么重要差事,而且吴队长的能力是有的。不好驳金女士的面子,只好说行。
  小七子成了副队长,并没有张扬什么,他到是极懂事,请了队里的人吃酒,对吴队长一口一个哥哥的叫着,又给了吴队长一份厚礼。
  
  霜雪明---星天外
  人事变动陈长风是备案的,所以小七子一上任副队长他就知道了。
  他找来吴队长问了几句,吴队长现在和陈长风似乎有了某种默契,一回生二回熟,二人也共了几件事,所以吴队长有时候也会主动来和陈长风闲聊几句。以前是逢年过节才给陈长风送礼,现在是陈家有什么大事小情,他若是知道了,也会送份礼,送得不轻不重,很见水准。
  陈长风不讨厌吴队长,吴队长有心计人也能干,好处是不太狠毒,他并不热衷整人,更愿意在和钱有关的事情上下功夫,还算是温和派。
  吴队长介绍了小七子的情况,小七子不姓金,可是说金浪是他的再生父母,也改姓了金。
  听了这句话,陈长风说,是个人物。比金浪厉害。
  吴队长深有同感,他并不会小瞧小七子,这个人物有一种市井人物的活力和野心,妙的是野心藏得好,姿态低,只是他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种锐利的东西。
  小七进了队里,和各类人关系都好,他似乎天生会奉承人,每个人的优点,他都能挖掘出来,投其所好,爱财的给钱,爱奉承的给话,懒惰的他不使唤。对吴队长更是殷勤备至,每天给吴队长买早点,厉害的是他能准确的洞悉吴队长爱吃什么。这也罢了,如果出门,都是走在吴队长后面,不像是个副队长更像是个跟班。
  吴队长的事业自然不想外人染指,有时候要费心打发小七子,这时候,他也识趣,找个理由自己先走了。
  总之他没给吴队长惹什么麻烦,但吴队长对他反而比马副队长更警惕。
  还好小七子没什么人手,在队里毕竟是一个人,关注什么,打听什么,吴队长都能掌握,一段日子下来,小七子也只是对挣钱有兴趣,他之前倒腾过紧俏物资,现在想在这方面找点财路。吴队长想,如果只是为了钱,到是小事。不如让出点地盘给他,毕竟也要给金浪面子,而且与其让小七子围着他转,不如让他忙钱去吧。
  二人吃了回酒,小七子拿了几个赌场的管理权,但是吴队长劝他,药品和战略物资管制严格,还是要看机会,不要冒然进去,免得惹了日本人。
  小七子下班还是回金浪那里,金浪太太走后,小七子劝金浪搬了家,说那个地方风水不好,新家也是小七子找的,一切布置好后,金浪只管住进去就成了。
  
  
  霜雪明---乱如麻
  小七子好像什么朋友都有,但这些人,他从不领到金浪面前,偶尔出现一两个,都是极体面极有见识的人。
  金浪没什么心眼,他只感觉小七子贴心。
  小七子成了金浪的司机保镖管家,金浪的重要东西,都由小七子收着。
  小七子唯一的缺点是好赌。
  苏先生和金浪谈过一次话,那些重要文件不许拿回家中。如果在单位丢失,还有理由推脱。如果他在弄回来出了问题,就不好办了。
  苏先生指示陈长风加强了档案室的防护,也在办公区增加了人手。
  陈长风并不关心小七子是何许人也,他只是婉转的暗示了金浪,有些事,只能自己经手。金浪并不领情,但对陈长风还算客气周到。毕竟人家帮过他。
  小七子常去赌,不管输赢,都不变色。
  有一次输了,人家不放他,他也不亮身份,还是给吴队长打了个电话,吴队长领了大队人马前往,赌场老板吓晕了。
  事后,赌场老板送了大笔孝敬来,小七子也笑纳了。
  老板借这个机会,让小七子入股。
  小七子想当老板也好。
  赌场的老板什么活计都接,比如情报。
  他表面上胆小,其实另有文章。
  上次晕死是做给人看的,小七子一进赌场,他就知道了他的身份。
  他其实是想攀上吴队长。吴队长手中才有大手笔的情报。
  只是吴队长不熟悉的钱不挣,而且吴队长深知情报的厉害,不碰这一项。
  赌场老板算计小七子,小七子开始不知,后来被老板的钱砸晕了。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人不知

下一篇: 《 兰因絮果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人一旦起了贪念,结局也就可想而知。小七子的贪婪,或许就是送他踏上不归路的推手。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