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现代诗 > 新诗

【合奏】那些花儿,擦肩而过

作者:轻风摇曳    授权级别: A    绝品文章    2017-04-19   点击:

@路过

谁没在途中遇见些花呢
听见她们颤抖的叫声
在属于的季节里,一声高于一声
衬托着圆润而坚挺的身体
在风中写满幸福。瞧瞧
还有最小的那朵儿,羞涩着
藏于体内的奔放被一个人的眼睛灼伤

@窝居

多久了,还停靠在窗前
凝视着远方,曾经的山风真大啊
摇着叶子哗哗作响
弹跳的笑声,在山谷里回荡
那些幕布里的星星更亮
有时还泛着幽蓝的光
又回到现实,谁没有作别深山的痛楚呢

@母亲

是喜欢花的,在房前屋后
种满了爬山虎,刺梅,丁香,梨树,杏树
桃树……
这是些耐寒的木质花树
在北方,它们清晰的年轮
象极了趴在母亲脸上的纹络
每一次花开,母亲也笑魇如花
绽放着经年的体香

@柳絮

陌上是垂柳吧
随风摇曳,挺拔的身体里
我想,有春天,更有虫芽子
钻出来挠痒痒了
一枝一枝的新绿开满了花
要百里扬长,借着空中的酒气
遇火就着

@向日葵

随心所欲的笑着
渐渐长高的骨骼里又多了些
韧性。不用在乎岁月的流海有多长
即使挡住眼睛,也会有一种信仰
凝结成黑色的籽粒
挫败着成片成片的荒芜

@黄花

这颜色在记忆中疯长
每一次水珠滴落,都像是从它体内流出的精液
那些繁华的过往都写在了脉络里
抽丝剥茧
留下些惆怅在风中呓语
“这尘世的灰大,避开娇艳的红
就该安息了”

@冰棱花

沿着窗棱的旧痕迹
绽放着内心的凛冽。突然的青筋暴起
是命运里的坎坷。更或是幸福
那是傲骨嶙峋吧
鄙视着稍纵即逝的光阴
“这一窗的风景都归我
夜里起脊,直到日上三竿
我笑着流出泪花”

@一帆风顺

风浪无处不在
这平白无故的晴日里
就偏偏迷了眼睛
揉出来的灰尘,怎么也洗不干净
红肿的内心,对着“一帆风顺”
除了祈祷出门再不要迷眼睛
摔跟头。即使遇到了异己
也要平心静气的
让日子一个接着一个的安然度过
  审核编辑:简竹   精华:蝶小妖  推荐:简竹  绝品:赵小波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合奏】那些花儿

下一篇: 《 青春似火

编者按:
执行站长   赵小波: 墨舞红尘中文网2017年馆藏作品年选4月份入选作品。

现代诗副主编   简竹: 这组诗有借物抒怀的,像《向日葵》,《柳絮》——柳絮,也称作柳花,风吹柳花满店香;有和花没半毛钱关系的,如《窝居》、《一帆风顺》,但整组诗歌是充满内在联系的,不是吗?每一种花都暗合了作者的一些生活细节,从遣词造句、立意和写作手法中可以找到蛛丝马迹。《路过》这首运用同感,但通篇较为平淡,如果不是最后一句,我真的就路过了。这一句,让人联想到人们心中那些隐而未发的情愫。《窝居》和花没半毛钱关系,让人联想到闺怨诗,那一个个充满闺怨的女主角,好吧,联想真是种可怕的思维体验。《母亲》是这组诗较为写实的一首,当然了,写母亲,用不了那么多修辞手法和花架子,最后两句有很大的诗意延伸,估计作者未忍下笔再写,就此刹住了吧?《柳絮》,我敢肯定,这酒气是李白的,化典自然,尤其是“遇火就着”这句,醉了。《向日葵》较为平常,估计当了母亲的人更容易体会。《黄花》和《冰棱花》在结句的写法上比较新颖,有一种内在的力量,有饱含世事的沧桑感。一帆风顺就不说了,祝福。荐赏。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6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