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霜雪明——韵长廊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7-04-17   点击:

  
  李波有些矛盾,陈长风说的那个故事,他听懂了,他一直怀疑过张秘书的身份,现在他确定了,可是他们不是一条线上的,不能直接联系,如果他先汇报了自己的上级,再转到张秘书那里,时间会很长,冒险和张秘书联络又违反了规定。
  这件事影响了他的睡眠,吴霜睡下后,他悄然起身,一个人在院子里转悠,他对管家说,他牙疼实在睡不好。他经常牙疼,陈家的人都知道。
  他想着如何提醒一声张秘书,这种事不能拖的时间长了,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张秘书私自托人追查,就已经不合规矩。他的身份多重要呀。
  陈长风有事回来的晚了,进了院子,却看见李波在树下走来走去。他想到了他说的张秘书的事。他明白,李波是为难了,他们之间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话不能说明,事要做透。
  他拍拍李波的肩膀,你怎么了,李波只好说牙疼。
  陈长风说总疼不是事,要不然试试我的偏方。
  李波明白了,陈长风的意思是他解决。
  李波的判断,张秘书是不好解决,把人杀了,张秘书有些心软,把人放了,又不能放在这里,送走需要通路。
  他点点头,对陈长风说,虽然让人疼,也不能拔掉。
  陈长风点点头,然后他指令田家旺把人从张秘书的地下室里弄走,安排他去香港吧。给张秘书的留条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张秘书发现人没了,先是大惊,后来看到留条,自然有些明白,只是他没想到是陈长风,他以为是他的行为被组织知道了。他后来写了个汇报交上去。
  通过这件事,李波发现张秘书的弱点是不能放下。办事有些犹豫不决。
  吴队长并没有深查那个书童的底细,他是越来越不想多事,他想知道的多了不是好事,知情不报是麻烦,报了也是麻烦,他就是帮张秘书找了个人,人后来如何与他无关。
  马副队长凭空失了个机会,有些恼吴队长抢他的功劳。
  他不甘心这件事就这样了。
  他开始深挖这个书童的底子,大杂院里的人都让马副队长弄去审问了一回。可惜无人知道底细,但马副队长却感觉出了不一样的气息。一个人一躲几年,还不缺钱花,却也不高兴,怕见人。
  他问书童的一个邻居,这个书童有什么爱好没有。
  邻居最后说爱放风筝,有时候去书店。
  马在那家书店里调查书童都买什么书,店主说来过不少次,只看不买。
  他拿到了书童看的书的名录,有些疑惑,这个书童的学问不低,有些书他看不懂,比如史记。
  霜雪明---虫切切
  马副队长把书童反复看的几本书带了回去。
  那时候,他并没有想做什么,只是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马副队长想,张秘书找人的目的不会那么简单,如果只是那个理由,他完全可以公开找。
  他有一个亲戚,原告是警局里人,他把疑惑告诉了亲戚,亲戚也是多事的,亲戚说,你既然查不出原因,可以打草。
  他明白了,他找了个外地人,给张秘书打电话,说他手里有书童写给他的一封信,如果他失踪了必是张秘书动的手,他知道张秘书的底细,可以得一大笔赏金。
  张秘书接了电话,并没有慌张,只是说你打错了。
  外地人按照指令,又打了电话,这一次是打到家里。
  他说,他给张秘书三天时间考虑,要么花钱买平安,要么三天后他把那封信交给苏先生。
  张秘书仍然平静的说你打错了,挂断电话。
  张秘书认为是有人敲诈,他不信那个书童有这后手,毕竟多年安稳,他不会想到这样的手法,而且自己的为人书童清楚,断然不会杀人。现在这个打电话的人,可能是行动队的人,对自己有了疑惑。
  他想到不是吴队长就是马副队长。
  吴队长做成了此事,自己欠了他人情,应该不至于,他感觉吴队长似乎并不在立功上,只是忙着弄钱。
  马副队长上蹿下跳一直想要升职。
  现在是马的可能性要大些。
  张秘书想,只要自己不接这个茬,对方就无计可施!
  张秘书约了吴队长,婉转的表达了谢意,表示一定有机会偿还。但请吴队长明白,他从没有什么书童。
  吴队长马上说,自己也没见过什么书童。
  张秘书看吴的表情,不像撒谎。肯定了闹事的是马副队长。
  霜雪明--带禽归
  张秘书想一动不如一静,马副队长没有真凭实据,他闹不出什么。
  第二天又接到了电话,还是那个外地口音,他念了几本书名。
  张秘书听见《史记》的时候,手抖了一下,但声音平静,还是那句话,你打错了。然后挂断电话,那本书有些不同的意义。那是曾经用过的一个联络暗号。
  当年张秘书让书童替他当过联络员,他回忆里书童跑过的几次差事,有一个人,有些麻烦,那是一个大人物,如今在上海开了家大饭店,主要是为了活动方便。算是一个重要的活动据点。
  张秘书有些犹豫了,本来他的判断是书童不会写什么信给别人,但现在他犹豫了。那本书,还是乱了心湖。
  他手中没有可以任意调动的人,他是绝对的单线联系,为了他的安全。一般情况下也不会交待他什么事,他能启用的一个信箱,也叮咛过,不是大事不要轻动。
  现在他启动信箱,时间上有些紧。
  他思索着事情的走向。
  以他的判断,他可以确定李波的身份。
  而陈长风暗助李波的事,他也知道。
  他知道李波手中有些资源。
  他是暗示陈长风呢,还是找李波呢。
  最后他决定,试一试陈长风。
  他找了个机会,去了陈长风的办公室。
  他轻描淡写的说,马副队长一直在查某某人,他说了书童后来用的名字,好似马副队长找到了什么线索。
  陈长风不动声色,那就是一个疯子。
  然后陈长风提了那个被马副队长折腾下台的前情报处长,说对方现在和帮派混得不错。
  张秘书明白了陈的意思,他回到了办公室,从文件柜里找出一个袋子,那是马副队长整孙处长的一些资料,有跟踪的照片,有他和别人交易的资料。
  张秘书通过一个外勤人员把资料给了孙处长。
  第二天,有人说,马副队长失踪了。
  那个外地口音的电话没有再打来。
  
  
  
  
  
  
  审核编辑:粒儿   精华: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合奏】那些花儿,擦肩而过

下一篇: 《 冲动是魔鬼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倘若马副队长如吴队长一样,不要有所欲望,静处,虽还是个副队长,但总不至于丢了性命。文中寥寥几语,将人物个性刻画分明。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