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梦落花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17   点击:


  
  苏先生深知此事不可小视,他自然不放心金浪的能力。
  他召集了陈长风张秘书金浪谢风吴队长一起开会,明确指示,事情由陈长风负责,众人协助,配合办理。吴队长原先那个报告根本不能用,重要文件必须是在保险柜被盗。并且警告金浪,早先情报处的一个处长在传递情报时丢失,当场让日本人枪毙掉了,让金浪自求多福,这个职务是不要想了,先想着保命吧。
  金浪果然有纨绔本色,当时瞧不起陈长风,现在马上掉过头来对陈长风称兄道弟,直说自己是苏的亲戚,而陈是苏的学生,可不就是兄弟吗,让做哥哥的一定要救弟弟一次,大恩永记心上。
  陈长风看苏先生的面子,自然要礼遇金浪,一直说自家兄弟的事,一定全力办好。
  但陈长风不指望金浪,推说让金浪和张秘书去研究如何写报告的事,他和吴队长谢风商议如何布置现场。
  这个时候,吴队长知道躲不过了,便说这种事最好弄个侦探或者警局的心腹来,大家把细节商议好了。
  陈长风想到了田家旺,他自然不会让田出面,只是他需要田指派一个人来,最后的细节还是要听听田家旺的意见。
  吴队长找了个警局的探长来,说是心腹可以放心,只是需要一点活动费用,陈长风想这钱让金浪出吧,便和苏先生打了招呼。金浪果然大方,第二天就送了三根小黄鱼来。
  马副队长被排除在外,这事情不让他参与,自然气愤,可知道事情重大,也没敢多说什么。苏先生教训金浪,不要和马这种人走得太近,用用就行了,此人的能力,哪里能做大事。
  谢风在评估那份丢失的文件的份量,他感觉日本人可能不会追究太严格,那不是日本人的作战方案,是重庆方面的一份文件。他也怀疑,是重庆那面拿走了文件。
  陈长风曾经想过演出戏,找到文件,但是不知道对方的底牌,如果对方借此生事,反而会节外生枝。
  他想到了一个人,南京的一个机要处长。
  婉转的托人和他说上话,提到了文件的事,对方称不知情,但是陈找到还是找不到,都没有关系,与他们的任务不搭界,又花费了金浪一笔费用,奉送了机要处长。
  于是文件被找了回来。偷文件的人被按在一个帮派份子头上,已经在逃跑中被干掉,死无对证。
  张秘书弄好了调查报告,也顺带替金浪写了深刻的检查。
  苏先生对陈长风的办法表示认可。
  他问陈长风是要保金浪还是留下他。
  陈长风想,换人是件麻烦的事,金浪这个人好掌握,比叶大山那类好对付,还是留他在那个位置比较好。
  他说,人可靠最重要,能力可以培养,金浪还是忠于苏先生的。
  
  霜雪明-----多秋草
  苏先生并不满意金浪,他原的打算是金浪是自己人好掌握,他纨绔就罢了,只要不生事,听话就好,没想到金浪却惹了事非,这一次弄得他在日本人面前也灰头土脸,日本人似乎在酝酿什么,所以重点不在他这边,而且这份文件与他们的作战计划无关,这才没有多关注。但还继续使用金浪,是不是有些冒失。
  陈长风却说,人都是有弱点的,有了这样没了那样,金浪毕竟胆子小,没有一直隐瞒到事发,虽然做事有些唐突,但没出大边。虽然让咱们丢了人,继续使用他的好处是,让日本人感觉苏先生任人唯亲,这也不全是坏事。人心之莫测,若一个人毫无缺点,也不让人放心。
  苏先生想,他先用施众是学生,后用金浪是亲戚,的确是任人唯亲,日本人最初满意施众,后来是施声名太差,手伸得太长。金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能力太弱,不过他够皮厚能低头,肯花钱,对钱进得快出得也快,还算识相。用他,日本人不会太满意,也不会太不满意。既然如此,不如先用着,如果日本人明说要撤换再换也不迟。
  金浪听闻是陈长风在苏先生面前力保他,对陈长风有了大大的好感,虽然他到现在也没弄明白陈长风有什么过人之处,他感觉他只是没用吴队长,后来的事,他感觉吴队长的用处大。说明陈长风看对了吴队长。但还是知恩给钱,给陈长风送了厚礼。陈长风知道不收会得罪人也会让苏先生起疑,他那么为金浪说好话,总要图点什么。
  陈长风不过是顺水而为之,不想弄个太精明的人占了那个位置,而金浪那张脸就是晴雨表,看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用这么个人,多好呀。
  
  
  霜雪明-----不复回
  最失望的是马副队长,金浪对他的态度有了变化,也接受他的孝敬,也和他吃酒,但不在说什么心腹事。
  而谢风已经洞悉了马副队长在孙处长事件中角色,对他有了防范,怀疑他会继续暗算自己,于是在情报处三令五申,不许人和马副队长接近,如果让他发现,马上处理。
  吴队长此时并不介意马副队长,他在马身边有自己的人,如果马找他的事非,他会先下手为强,他手中有马的无数小辫子,一抓一中。
  可是马副队长并没有死心,他发现了新的人选---张秘书。
  马一面和金浪继续往来,他要的是表面现象,他需要金浪的身份,让人以为他和金浪是哥们,这对他敲诈人有好处。一面开始研究张秘书。
  张秘书没什么好研究的,他表面上没有任何爱好,不与任何人往来。
  但是马副队长却发现,张秘书其实爱喝茶,他投其所好,弄了名茶相送。张秘书收了茶,却付了钱。
  马送一次,张秘书付一次钱。
  马副队长的想法是,即使张秘书给钱,也要送,这样会造成一种错觉,他和张秘书往来密切。
  张秘书洞悉马的想法,却没有阻止。他的他的打算。
  张秘书知道马这种小人,有小人的用处,有时候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张秘书一直在找一个人,这个人原先是他的书童,其实也是他的下级,可是几年前失踪了,一直没有下落,顺便失踪的还有一笔不大不小的活动经费。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错过

下一篇: 《 下岗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看到这里,感觉小说越写越细了,丢了一个文件,用了这个么多的篇幅。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