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入了你的眼入不了你的心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13   点击:


  
  宝钗和贾母
  宝钗算是才貌双全,标准的大家闺秀仪态。而且还博学多识,长于管家,是那种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美人。
  贾母是老牌贵族了,生于候府嫁在国公府,是贾府的第一号人物。
  宝钗进入贾府,成了坐上宾,但也只是个宾客,贾母心中只有两个玉儿,给宝钗的都是待客之礼仪。
  宝钗本是以待选之名入京,贾府自然礼遇,看了薛家看了王家,都是老关系了。而且有个牡丹花样的宝钗,元春进宫成妃,也许人家薛大小姐自然也有一段青云之梦呢。
  后来有一段戏是薛姨妈巴巴的让周瑞家的给姑娘们还有凤姐黛玉送宫花,说是新鲜花样,宝钗不爱这些花呀粉的,白放了可惜,不如送了人。这是书里面薛姨妈唯一的一次给贾府姑娘们送礼物。按说薛家是商人,南北东西的货品自然有新鲜的,姑娘们久在闺阁里自然是喜欢新鲜的,可是薛姨妈再未送过,另一次还是薛公子外购,给了妹子不少礼物,宝钗来了个大赠送。薛姨妈的手笔就是那十二枝宫花了,薛姨妈送的必是贾府三春没有的,元春在宫里没赏赐下来,那就是薛家独有了,感觉影射宝钗放弃了待选或者待选落榜了。当然不是宝钗条件不够,应该是薛家有了新的打算。那个待选前路茫茫,胜负难说,不知哪年能出头,而且薛家人丁单薄,薛大公子不成材,原也不适合做皇亲。薛姨妈未必舍得骨肉分离,王夫人也会劝自家姐妹放弃让宝钗入宫。
  既然不进宫了,那么薛家自然另做打算。薛姨妈指望的是女儿,所以宝钗的婚事就是最重大的问题了。
  金玉良缘的风自然是薛家传播了,宝玉有玉,亲戚朋友皆知,宝钗来了之后,不爱佩戴首饰,却独戴了个配玉的明晃晃的金锁。
  宝玉长在贾母身边,他的婚事,谁也不敢越过贾母做主,所以宝钗的任务就是取得贾母的支持。
  所以贾母给宝钗过十五岁生日时,宝钗所点的吃食和戏剧,都是贾母所爱的,贾母当然欢喜,这种欢喜也只是出于对晚辈礼貌的一种肯定。这是人之常情,主家为客人的孩子过生日,一应花费料理都是主人家操劳,这做晚辈的照顾一下主家长辈的喜好,最是妥当不过。
  
  宝钗和贾母(二)
  贾母给宝钗过生日,黛玉是不高兴的,这次生日的规格超过了素日给黛玉生辰的规模。黛玉敏感多情,自宝钗来了之后,抢了黛玉不少风头。对比一下,黛玉就有些伤感。
  黛玉是小孩子家,不懂贾母的用意,贾母对薛家越客气,越是待客之道,而且这是宝钗十五岁生日,何尝不是一种提醒,过去女子十五岁是要订亲的。贾母这也是暗示薛家,你家孩子不小了,该考虑大事了。
  这个时期贾家的经济情形还好,贾母又是会享受爱热闹的。说是薛大姑娘生日,不过是贾母领了大家吃喝热闹罢了,中心人物不是宝钗,还是贾母。就说点戏吧,宝钗要看贾母爱好,凤姐当然更是围了贾母转,薛宝钗不过是一个陪客。
  这样的虚热闹,落在宝钗眼中,其实不过是应景罢了。
  不知是大家陪着她过生日,还是她陪着贾母热闹一天。名是宝钗得了,热闹当然是贾母的。
  宝钗和贾母(三)
  宝钗本是稳重的人,人谓守拙,有时可能是反语。
  比如宝钗就公开说,凤姐再怎么巧也巧不过贾母,贾母自然说年纪大了,还能怎么巧。相比之下,宝姑娘的奉承太直白,用一个巧字,不及凤姐的夸赞有水准。比如凤姐夸黛玉就说像嫡亲的孙女,这一下子把三春也赞了起来,这才是让人赞叹。
  而宝钗却要说凤姐不及贾母巧,贾母听了没什么,可凤姐听了呢,当然不好说什么,心里自然冷笑宝钗奉承的力好贾母,可惜这个姑娘属于端庄型的,欣赏她的就是这个稳,她一争就失了稳。不及捧王夫人时顺当。王夫人为金钏投井伤心,宝钗就先说姨母是慈善人,才这么想。这就说的妙了。王夫人所忧者就是她的大丫环投了井,人会疑惑王夫人狠毒,可是宝钗先定了调子,就是因为王夫人慈善才会内疚,这令王夫人安了心,宝钗是说话说到了她的痛点,走到了安慰的作用。
  宝钗的优点在同类人那里,容易得到认可,可是在不同类人那时,不容易起作用。贾母和宝钗不是一类人。最明显的是宝琴入府后,贾母特意派了丫环去传话,不让宝钗管束宝琴,说宝琴年纪小,不可拘束了她,宝琴小吗,不小,宝琴兄妹进京本是发嫁宝琴的,若不是梅家在任上,宝琴都嫁了过去,这说明宝琴的年纪不小,可是贾母喜欢宝琴的天真烂漫,相比这下,她不喜欢宝钗的性格。
  宝钗和贾母(四)
  贾母兴之所至,领着进府的刘姥姥逛大园子,也有展示贾府富贵的一面。
  从双玉那里,探春那里,都是一派富贵气象,只入了宝钗那里,屋子里和雪洞一样,所有玩器皆无,让贾母大惊,马上批评,说太素了,不像一个姑娘住的地方。如这是薛家也罢了,这是贾府呀,大观园是娘娘省亲所在,岂能这般简单。又怪王夫人凤姐不理会,那边忙说,原送了摆设,是宝钗退了回来。一般来说,客人在主家,人家送了摆设,通常都是摆放着,可是宝姑娘并不如此,马上退了回去,这个细节上展示了宝钗的个性,她并不是随和的人。她在自己的个性是还是表现充分的。人所谓她脾气好,是因为她不与别人争论,因为她感觉那没用。除了影响她的声名,没好处。她坚持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
  后来贾母发话,说她要送宝钗东西,又点明了几件,表现了她的慈爱关怀。可是好冷呀,黛玉的窗纱贾母都过问,宝钗入园时间不短了,贾母才发现她的屋子如此,这说明贾母一直没来过这里。关系远近马上分明。
  表面上贾母出钱给宝钗过生日,可内里,宝钗的屋子,贾母都没进去过,这才是人情冷暖。若非刘姥姥这次逛园子,恐怕宝钗搬走了,贾母都不会来。
  
  宝钗和贾母(五)
  宝钗才得了娘娘和宝玉一样的赏赐,心里正是欢喜。表面上说是感觉没意思,却一向不爱首饰的她,独佩戴着娘娘给的手链,弄得宝玉成了呆雁。
  这时候元春的暗示,让薛家有了指望,可接下来,贾母在就在张道士那里公开表态,和尚说了宝玉不宜早娶,婚事大一大再说。算是给了元春一个交待,宝玉的婚事以后再说。这个大一大,对宝钗不利,她本比宝玉大,而且男子成婚的年纪本就比女方晚。
  书中提了一个傅家,傅试因为妹子秋芳有些才貌,就安心要高嫁,拖得姑娘成了大姑娘,如果宝玉一直大一大,那么就真的拖住了宝钗。
  这算是给了宝钗一盆冷水。就是时间,宝钗的弱势是时间。
  可是这样的暗风暗雨的,表面上不伤和气,主家还是好客,客人还是稳当。
  贾母当然不会为难一个小姑娘,宝钗本身条件很好,算是上乘人选,只是薛家的背景太薄弱了些,尤其是如今中落,后继无人,才是薛家大大的弱点,亲戚纵然扶持,也要有人才可帮呀。
  宝钗和贾母(六)
  宝琴一出场,贾母特特的表示好感。贾母要表示就表示得人人皆知。
  让王夫人认了做干女儿,不让住园子,自己要养活,住在自己这里,不舍得给宝玉的防雪衣,给了小姑娘。
  接下来雪下折梅,大赞宝琴,又是问生辰又是问家境明晃晃的作媒的好感,但并不说是哪一个,只是让薛姨妈以为是替宝玉问的。然后只好表态,小姑娘许了人家,真是可惜。
  高明处就是如此四两拨千斤。
  这其实是说,贾母不是看不上薛家,这样给了薛家这个家族体面,但是没看中宝钗罢了。以妹拒姐,这种表态真是化骨绵掌,打的宝钗无力还手。
  宝钗一直在那里坐着,稳重是她的个性,脸上的笑容是她的招牌,而内心的波涛如何平息。
  
  宝钗和贾母(七)
  宝钗估计是在贾母提及宝琴问婚事时,对贾母彻底死心了。
  她是聪明人,知道有些事急不得,与其相争,不如顺其自然,有些事的成败不取决于当时的位置高低,时间有时候能化解一些问题。
  贾母拖时间,宝钗也在拖时间。宝玉的年纪小些,可是贾母的年纪大呀。
  王夫人清查大观园,宝钗出园,其实对于宝钗来说,此时离开混乱的贾府,都是明哲保身之笔。
  等到王夫人找不到人参,贾母的人参好虽好,只是时间久了,没了药性,宝钗的那番人参论,大有讽刺贾母的意味。宝钗说,药材本是该济散众人,不是珍藏密敛好似没见过世面。表面安慰王夫人还要花钱购买人参,暗示贾府处境不及从前,若是兴盛时,早有人送了。
  这时候宝钗对贾母的态度不是从前的态度了。她不在刻意的讨好贾母,没话找话了。这也不怪宝钗吧,自从宝琴来了,贾母跟前的席位就是双玉湘云宝琴,而早来府里的宝钗却和三春同席了。
  宝钗和贾母(八)
  时间最好的智者。
  黛玉体弱,贾母年老,王夫人大权在握,其实如果贾母真的为黛玉做主,还是宜早不宜迟。
  贾母如果能说动贾政同意这门婚事,就算定了。
  看黛玉进贾府时,如海提及贾政的态度,和贾政对妹夫介绍的雨村之重视,可知这二人关系还好,贾政自许读书人,自然对探花郎有些尊重。
  动之以情,贾政看在妹子和妹夫的面子上,照看一下黛玉,也许这门婚事还有可能。
  如果贾母想等到宝钗嫁了别人,再提此事,难度太大。对于薛家来说,找一个门第人物比宝玉好的难度太大。宝钗的资质好,但是薛家太弱,加上薛大公子恶名在外,影响了宝钗。这也是薛家为何一定要考虑宝玉的原因,实在是找个比宝玉可靠的人,太难。
  不管是曹公的判词还是后八十回,金玉良缘终是成了,那不是贾母的希望,宝钗那时的胜利,也是贾府中落时了。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终是一场梦了。
  
  审核编辑:千千     推荐:千千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编辑   千千: 时间最好的智者。不管是曹公的判词还是后八十回,金玉良缘终是成了,那不是贾母的希望,宝钗那时的胜利,也是贾府中落时了。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终是一场梦了。 作者对红楼梦的痴迷,了解,侃释,一个个人物的摸索,描写,一篇篇细细看来,着实让人惊讶,都让读者赞叹不已。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沁芳闸

    觉得贾母和黛玉是一路人,同样的聪慧,同样的敏感,只是贾母少了无端的伤感。

    2017-04-13

    回复

  • 千千

    不管是现实生活还是书中人物,着实,能入眼又入心的人还是真的不多。

    2017-04-1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