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嫌俗事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11   点击:


  李波恢复了状态,表面上看不出什么,他和陈长风之间亦敌亦友,有些事,反而只能和他说。
  陈长风在忙着收拾叶大山事件的后遗症。
  陈长的行动,瞒上不瞒下,只能让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是替苏先生办事,这顶帽子只好让苏先生戴了。
  其实亲近苏先生的人,也看的出来,一向淡定的苏先生并不喜欢叶大山。叶大山的态度也还客气,只是他的眼神出卖了他,眼中的不屑和讽刺,谁都不会舒服。反而叶大山对陈长风的态度比对苏先生还好些,他觉得陈长风好歹有点本事。所以无人认为陈长风个人和叶有什么矛盾。
  陈长风深知一切分寸皆在微妙之间,所以苏先生不提这个人,他也不提,所有的事情,都弄成个迷是最好的收场。
  叶大山的人选问题,一直没有定下来,这一次苏先生也还是沉默,他知道如果对方想让安排,会有暗示。
  陈长风的行事表面上和以前一样,一样的低调,一样的沉默。
  只是有一天,苏先生问他,你那个小姨子,好像年纪不小了吧。陈长风只好说,年纪不小了,就是孩子气,一天到晚就知道往外跑,会玩会闹的。
  苏先生没再说什么。可是陈长风却多了心。
  苏先生不和人说家务的话,要说也是通过金女士提,他的官架子大,好像聊私事会影响他的形象。
  这一次是苏先生提一次提到吴霜。
  实在是不知道苏先生到底对叶大山的调查是停止了还是继续。
  陈长风不想冒险。
  他和李波说,叶大山的事表面上没人再提,可是一个主任说没了就没了,日本人肯定有怀疑。
  李波知道这是开场白,重点在下一句话。
  陈长风转述了苏先生那句话。
  他看着李波,是让吴霜回去,还是......
  李波说我考虑一下。
  三天后,李波说,我们都不小了,还是结婚吧,这样吴霜也不会那么孩子气了。
  
  
  霜雪明----生笋径
  有的人幸福是因为想的多,能事先计划安排,有的人幸福是因为想的少,一切都不烦恼,吴霜是后种人。
  她其实也知道李波应该有心上人,但从不深思,不也追问。
  她在学校的时候,就心仪李波,但是她相信命运,深谙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不强求。这么多年来,名份上她是李波的未婚妻,她知道那是因为工作,有个虚名,她也挺快乐,这总是让她和他有了某种关联。她喜欢这种联系,哪怕只是一个名。
  李波待她如师如兄,很多事都是他一点一点耐心教导,他从不指责她的任性,不抱怨她的大小姐脾气。应该说他对她有太多的耐心。
  虽然她是吴家最小的孩子,可是并没有得到多少娇惯。母亲对两个女儿是一视同仁,父亲偏爱长姐,那几个隔母的哥哥,都是面子情。那个家于她,更多的是规矩礼仪。她只在李波身上找到了亲人的感觉,相处的自然。有些话她不敢和姐姐说,也只好和李波讲。
  现在李波突然提到了婚事,她也不问细节,比如李波为什么突然要结婚,是为了工作,还是另有原因,她都不问,她只要做一个快乐的新娘。
  如今没人不让她出门了,她可以快乐的像个鸟儿一样,拉了和婉一起出去,有时候,她感觉和婉更像她的妹妹。小姑娘比她还精,而且是看透不说破的那种聪明。
  陈家有了办喜事的样子,热闹了,陈长风还在院子里,就听见了吴霜的笑声,他想,幸而有这么个亲戚,才能让陈家多些乐趣。让吴桐和孩子们多些笑容。
  吴桐自然为妹妹高兴,但她不是吴霜,她意识到有什么变故。她问陈长风,陈提了盈盈的事,但还是劝她,不要和吴霜提,对于吴霜来说,李波是她最理想的选择,二人个性互补,而且吴霜有她的痴心,非李波,她看不中别人。那就不要知道那么多了,这样多好。
  吴桐叹息,有情人不能成眷属,但求成眷属的也还是有情人。
  李波心绪复杂,他做这个决定,半是为了吴霜的深情,他不是不懂,就是太懂她了,半日为了工作。
  看着吴霜喜悦的神情,他也有些受了感染,世间不如意的事太多,有些是遗憾不能挽回,有些是可以让它美好一些的。如果他注定失去了盈盈,那么他愿意为吴霜的幸福做个好丈夫。
  
  霜雪明----趁霜晴
  原来说好的,吴霜结婚后依然住在姐姐家,商行那里也收了一间屋子,但偶然去住,或者李波工作忙,小住一下。
  苏先生听了汇报,对金女士说,看来陈家要办喜事了。
  金女士说,结婚也好,谈了好些年了,亏得吴桐不急,要是我早催了。
  苏先生不去调查李波,他相信陈长风有打算,对于他来说,他只需要相信陈长风就行了。
  陈长风现在是他当年带离学校的唯一一个学生了,当年明面上是陈和施,暗里还有三人,如今死的死逃得逃,就一个陈长风了。
  他有时候想,他是不是老了,看见镜中白发,金女士要给他拔掉,他拒绝了,说这样好。不是心软了,是他明白,有些时候,人要糊涂一下,水至清则无鱼。
  金女士给吴桐送了份礼,那天她就不过去了。
  吴桐是喜忧参半,能顺利的把小妹嫁出去,她自然高兴。舅舅还是吴家唯一的代表。舅舅到是很高兴,姐妹俩在一起能有个照应。他说,不用担心她们的母亲,他会照应的,那是他唯一的姐姐。多年的默契是,吴桐不提吴家,舅舅也不提。
  苏先生却宴请了舅舅云翔,说是聊聊学问,真的只是聊聊学问,说的是史记,陈长风夫妻作陪。
  吴桐很奇怪,苏先生到有心思做学问了。
  结婚那天,陈长风原说不去的,他身份敏感,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只是增加了暗哨。
  最后还是开宴前到了,和李波喝了杯酒,说了几句话,就匆匆走了。
  他特意赶来,是为了告诉李波,那批货已经发出了,他放心吧。
  李波的心踏实了些,那是一批药品,所需要数目太多,不好运出,现在他安心了。
  陈家最高兴的是孩子们,难得有机会可以如此轻松,父母暂时放松了管束,他们不必九点入睡,六点起来。
  玩的时候,总是李波抱着和君,吴霜拉着和婉。
  
  
  霜雪明----转绿苹
  这样的时光是太美好,陈长风想,若能停驻在此时,该有多好,可是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春风。
  有些时候,他常想,如果不是战争,不是苏先生的选择,他的人生会不会不同。
  苏先生问他想不想争一下叶大山的位置。
  如果推别人上去,都可能驳回,不如不推。
  如果陈长风想争,可是有八成胜算的。他虽然低调,但能力是各方认可的,而且他真想争,必然有办法摆平各方。
  陈长风有些惊讶,苏先生这么看中这个位置吗,这个位置简直就是风口浪尖,可是也有莫大的利益。
  他没有急于拒绝,心里盘算着如何能让苏先生放弃对这个位置的觊觎。
  他试探的说,施众的死其实是日本人的意思吧。
  苏先生没点头也没否定。这就是了。
  陈长风长长的叹口气,这个位置上的人,很难让各方满意,手轻手重都是错,总有人挑刺,而且太容易找到诸多漏洞,如果让日本人满意了,恐怕就再没有退路了,我是您的人,举世皆知,您也没退路了。
  苏先生这才放弃了推陈长风上位的打算。
  苏先生一直也想着后路的事,他一生做事,从不孤注一掷,只有来上海,这步棋,走得险了。当时诱惑太大,就顾不得太多了。
  午夜梦回,也有不安。树影摇晃,常以为是有人窥测。
  所以他的院里,无花无树,只有草。
  他不养鸟儿,怕他的声音。
  陈长风一直深知苏先生的心事,是金女士都不知道的惶恐。
  当年的决绝,后来的骂名,终还是让苏先生有些悔意,可是举手岂能说悔。
  所以陈长风有些行动,似乎过了界,他一直有感觉,却不点透,反正陈长风这一生和他绑在一条船上,不可能不顾他。
  他叹息自己越来越浮躁了。
  金女士却有自己的打算,她想把自己的一个远亲扶上去。
  她和吴桐露了口风,吴桐马上表态,陈长风无意这个位置,他只想一家平稳,不想多操心了。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无尽灯

下一篇: 《   拆迁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能在非常时期,不但要活着,还要活得如鱼得水,就得以低入尘埃的姿态存在。陈长风以这姿态存在,所以他才一次又一次的从漩涡中脱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