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合奏】那些花儿,擦肩而过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7-04-11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喜欢花,花败时也有隐约惋惜,却不是黛玉那样哭哭啼啼,花身如命的怜惜。
  这喜欢花儿的情怀大概是女子天命得来的习性,想起母亲,好像又不尽然是。记忆中她对柔软的事物好像不太倾注,比如养花。
  幼时,家中院墙除了苔藓、杂草,偶尔堆一些打下的柴火和玉米杆,其他时候光秃秃的多。院子里难得的几棵果树,也是在春天开过红的桃花白的梨花后快速结果。那时候菜花也是不多,只有豌豆、胡豆开花时才有一点点姹紫嫣红,但那也算不得花。
  总会羡慕相邻那户人家,他们家有欢声笑语,有小人书,院墙四周还养了不少花。比如萝卜花,一开一片,红的、黄的、粉的,还有石榴花,小小的红有塑料的质感,却不显娇弱,还有蜀季花,一串一串,总是让人喜欢和羡慕。
  我也在院墙下培过土,也去摘了种子种植,却是怎样都养不好。这到底成了心底的遗憾,或许有了这样的遗憾,对花,也就有了说不清的情感
  唯一养活过的一盆小花是别人扔下不要的,孤零零地躺在墙角,和那些仍然被主人留在花盆里的趾高气扬不同,她几近枯萎。捡回家养在一个破损了边缘的陶罐里,或许是被抛弃过,会对生命格外珍惜,在高原阳光的滋润下,她长得是那样好,粗壮的枝条,宽大的叶片,很快开出了黄色的花,每日都有不尽的喜悦。
  过了那么多年,仍忘不掉邻家孩子摘断花枝撕碎花朵的暴行。没有一个大人对我悲伤的眼泪予以理解,他们对我的哭泣给予了呵斥和嘲笑。在他们的眼里都是我的不懂事,当时的感觉几十年以后写起来,仍然觉得人性寥落并且无趣。这样想来,我注定了不会是一个有出息的人,容易上心一些阴郁的事。
  直到那日,与一个朋友聊到留守儿童,恍然明白自己性情的形成,及对世情和未知的逃避,将过去的人和事点滴把来回忆,大多是没有阳光的灰色,而这些灰色累积的往昔,成了私下里不愿让人洞悉地隐痛。这样想来,现在社会里,尤其农村遍地都是留守儿童,不出些年,整个社会将充斥无数情感残缺的人。
  这残缺,却不是那盆花儿的枯萎,若愿意,采购一些花的种子,来年春天,仍然可以满山遍野。而人是将继续存在和繁衍的生命体,每个人或许都得在未来承受童年成长过程亲情缺失带来的灰暗。
  有了属于自己的住房后,最好的想是将阳台布置得花香四溢,买了不少的花和花肥,按照卖花人、养花人、护花人的各种讲法,不出几日,买来时鲜翠欲滴的花朵总是零落成泥,把讨来的经验一一用完,仍然如故。除了几株用药的藤三七挂满窗棱,剩下一栏杆枯萎的残枝败叶。
  朋友来家喝茶,说及养花,她讲:“你这房子没有一点阳光,怎么养得活花草。”
  明白了养不活花草的缘由,不再苛求,买花,索性不管品种,开得繁茂能放些时日就好,比买鲜花装饰划算很多,枯萎了扔掉。没有了期盼也就多了一份洒脱。买得多了,那花商也和我说了实话,这些花都是经过特殊药水肥料,真想要养活也是不容易,图个新鲜漂亮就可以了。想起了旧时养的蝈蝈,也就图个季节里的乐呵,好像抬高了养花的趣味。但人无癖不可交,总得找点事做,生活才有趣,何况养花是很温暖的爱好,亦不会被哀叹玩物丧志。
  这些年,母亲渐渐老去,阳台上也有了花草,虽然她浇花仍然像年轻时种地时泼大粪一样用力,那些花草反而长得一点不含糊。我也只是偶尔情绪才会去反思孤独成长的那些岁月。
  这几年,随着城市发展和新农村建设,城里乡下的村子差不多都载了果树种了花,花店也是随时可以购买盆栽,养不活还可以租花。想看花,一年四季都有成片的各种花市,花儿不稀罕了,赏花的心思也阳光明媚起来。
  那些花儿,在每个季节擦肩而过,看着花影,闻着花香,不尽地愉悦和柔软。与花共语,又添几分对生命的珍惜与感激。
  
  审核编辑:沁芳闸   精华: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凌霄花

下一篇: 《 江南荷香寄友情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开儿开放时固然欣喜,花儿败落时难免感伤,这是大多数人的情感。而我们的作者心是尤其柔软,她更怜惜被主人抛弃又被孩子撕碎的残花。犹如那些留守儿童,他们的情感一点都不比幸福家庭的孩子少,可是他们就是少了关爱。我们能把目光落在那些弱者身上,其实是对生命的珍惜,是为了一年四季与很多人共同拥有生命的美好。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