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无尽灯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11   点击:


  
  陈长风知道叶大山的死是上半场戏,下半场还要演下去。
  当初时间太紧,有些事情只能做了再说,现在才发现有些漏洞,比如吴队长。如果从容布局,完全可以利用吴队长爱财的心理,制造一个苏州有黑市交易的消息,就能让他带人前去。
  现在只能让吴相信,陈长风那天的约见和布置是苏先生的意思,这比较符合他们的推论。陈长风无心争权,也不夺利,一直只是完成工作,唯一上心的是苏先生交待的事。
  如果情报员谢风是苏先生的一个棋子,也许他们的约定是见指令行动,平时并不接触,这样有利于隐藏。那么吴队长手下有没有另一个谢风。
  他推论叶大山的日记里,应该不会详细记录他对李波的怀疑,毕竟没有确凿证据,而且有些事也不大可能详细写在日记中。
  陈长风知道他是关心则乱,失了惯常的水准。
  没办法,吴桐自拒婚离家多年,和父母十几年不见面,唯一的亲人就是吴霜,这个妹子,自然是吴桐的软肋。
  而现在是李波通过吴霜利用他,可是这是他和李波之间的桥,不能让这个桥出任何问题,如果对方出于安全考虑调走了李波和吴霜,再换人,就和他的关系远了,如今是人家利用他,证明他有利用的价值,也许日后就是人家关照他的妻儿。
  所以他才快速出手,不能等到事情现了真容,那就晚了。叶大山和吴霜有过几次接触,知道的人不多,如果时间久了,吴霜真的利用叶弄出什么会员证,让行动处的人有了察觉,那时候叶大山再出问题,别人就会怀疑他了。
  现在要补救的是给去苏州调查的人制造一个结案理由。
  行刺的人其实是两个,他原来没想让田家旺动手,最后幸而是田家旺先开了枪。
  如今他要制造成一个行动队有预谋的组织暗杀行动。
  启用一个沉封多年的电台,频繁的往重庆方面发报,故意让人截获电文,只要显露出任务完成,叶已死的结论就好。
  余下的事情,让调查者自己去编造吧,他们也要交差。
  李波的工作恢复了正常,其实他也做了撤离的准备。现在可以松口气,还能继续留下来。
  
  霜雪明---其不芳
  苏先生不喜欢叶大山,是因为他第一眼就看出了叶大山对他的轻视。这种眼光这几年不多见了,见惯了奉承畏惧的目光,叶大山的的眼神让他不舒服,但他还是若无其事的笑谈。
  叶大山有背景他知道,只是有背景的人他见多了,可没一个像叶大山那样,他不是嚣张不是张狂是骨子里的清高。
  对于苏先生来说,张狂和嚣张不是问题,那种清高让他不舒服。
  只是他一向淡定没有任何的表现出来。
  他明白这个人坐在那个位子上,他要插手就难了,他想过除掉这个人,但他想的是从长计议,他不知道谁出手那么快,替他结束了这场争斗。
  以叶大山的身份,还不值得他亲自出手,会低了他的身份。
  他也不相信那些报告,报告是好几个部门做出的,也有日本人亲自派的调查组。结论都是一致的,叶大山不知从哪个渠道接到了苏州有重要消息的情报,然后指派了吴队长和他一起前往,他当时没在上海,所以是独自到达,不想在车站遇刺。
  这个结论里有一个明显的漏洞,叶大山的行踪不是一般人轻易掌握的。他的身手也极好,陌生人是会引起他的警惕,不好得手。
  他仔细查看了叶大山的日记,复印一些章节,然后交给了日本人。
  从日记中看,他不满意情报处和行动队的办事效率,但他无力马上改变,他没有嫡系的人手。他似乎发现了一个线索,可以破坏一个重大的谍报网,但是那几页纸被人撕掉了。
  苏先生想,如果人家可以暗杀他,自然是跟踪了他很长时间,也许知道日记本的存在,只是为什么不把整本日记都解决了呢。
  他心有疑惑,却不能问询周围的人,多年了,他故作高深,不动喜怒,所以很多事,他只能一个人分析。
  他曾找人打探过,叶大山在内部和谁有往来,结论是他业余时间只爱喝酒,常去的是酒吧。
  有一次他去行动队视察,看见吴队长望向他的眼光,很是畏惧,他有些奇怪。
  日记本上交前一天,他仔细看了撕痕,对方有些急切的手法,让他更生了疑惑。
  叶大山的职务可空着,苏先生在考虑着人选,他没有急于推介,现在日本人的态度很奇怪,他不想让他们反感。
  
  霜雪明---暗香去
  李波才平静的心,又生了波澜。
  那天他去咖啡馆接头,交换了情报,最后离开时,对方欲言又止,李波是细心人,马上意识到对方还有话说,便微笑着问,还有事吗。
  对方没敢看他的眼睛,低声说,她牺牲了,李波愣住了,她是谁,对方终于轻声说,盈盈。
  他不记得什么时候离开的,明明带了雨伞,却一直拿在手里,细雨湿了衣裳,也湿了他的眼他的心。
  他没回陈家,而是回了商行,这本是不合适的,他有些茫然无措。
  喝了酒,也不记得如何入睡的,早晨起来时,头有痛,喉咙也哑了,他挣扎着坐起来,阳光有些明亮,他突然想起了,那人的话,盈盈牺牲了。
  李波没回陈家,陈长风有些担心,现在的他也有些惊弓之鸟的感觉,叶大山的事没有彻底了结,也许日本人还会追查。他不敢大意。
  他只是说,吴霜,李波怎么没回来,你去看看吧。吴霜自然愿意出门,这几天姐姐总是派了一大堆事,不让她出门,她感觉姐姐是故意的。
  吴霜到了商行,看见李波的时候,吓了一跳,你脸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
  李波病了几天,自然是在陈家休养的,陈长风没让他去医院,另找了个熟悉的大夫前来打针。
  病中的人有些憔悴也有些伤心,吴霜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能感觉他的悲伤。
  只有和君来找他的时候,李波会把孩子抱起来,放在身边,耐心的教他认字。那个样子,有些温暖有些伤感。
  李波的情绪失控,突然生病,包括病中的倦怠,都让陈长风惊讶,他马上弄明白了原委,陈长风设在商行的暗哨是为了起保护作用的,当然保护里也有监视。
  陈长风通过别的渠道打听了盈盈的事。
  他有些无奈,无情未必真豪杰,可是这样的时候,不能任由李波这样灰心。
  他把一份报纸给李波,是一份写有战争的报道,哪里在打仗,哪里死了多少人。
  第二天李波出了他的房间,他的眼神更坚定了,神情更冷静了。不变的是他的笑容依然温暖明亮。
  李波种了一盆兰花,很精心的样子。
  有时候看向兰花的眼神,很温柔,像注视着爱人的样子。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昙花

下一篇: 《 霜雪明--嫌俗事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无情未必真豪杰。正是李波的有情有义,才有了陈长风将妻子儿女交与李波这一重托。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