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琅琊榜--  从目标设立上看格局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4-06   点击:


  长苏的敌人从来不是般弱夏江誉王甚至太子,他的敌人是皇上的心魔,景琰上位不一定要和皇上的心魔斗争,景琰毕竟是皇上的儿子。祈王案之后,回到京城的景琰肯定是质问过闹腾过斗争过,对于这个一直长在祈王府的皇七子,皇上并没有顺带一块收拾了,而是发挥他的长项,他不是喜欢打仗吗,那就一直带兵出去转悠吧。即使明知景琰是一头水牛,还是把军权给了他,在皇上心中,只要景琰没被划入动摇他皇位的人,就是皇子。但是昭雪旧案就一定碰触皇上的底线,翻案代表皇上冤杀了皇长子和功臣,这个错太大了,大到影响皇上的清誉,这个错如果皇上能做主的情况下,是不会认的。
  所以对于长苏的目标界定来说,夺嫡比昭雪还容易些。
  夺嫡的竞争人物是誉王和太子,而昭雪的对立人物是皇上。
  目标界定了,长苏的思绪就清楚了。夺嫡在先,昭雪在后。
  而靖王的目标和长苏总体是一样的,都是夺嫡和昭雪,但是顺序上没有那么分明。最初靖王并没有看清皇上的本质,还是有些幻想的。
  我感觉他是一步步认清了父皇的本质。最后的清明还是沈追的解说更透澈些。
  沈追说不是皇长子和林氏有什么谋反的意图,而是皇上认为他们有谋反的实力,是皇上忌讳了,所以才要除之。这完全就是诛心。是皇上为了安自已的心,给人家套了顶帽子。这时候,景琰才算明白了当年旧案的原委。单凭一个夏江和谢玉,根本不可能动得了贤名天下的皇长子和七万赤焰军。
  越是明白,景琰对皇上越是心凉,越是知父,越为祈王和林氏悲哀。
  这个时候,他也明白,是不能指望皇上主动重审旧案了。只有他掌握了绝对权力,形成一个皇上不重审不可的局面,才可能昭雪旧案了。
  应该说这时候,他和长苏的目标是完全一致了。
  而太子和誉王的目标都是直接的东宫,最后顺力接班。
  所以二人相争的格局,都是自我保全,都是党争。都是互相拆台。
  打压了你,就是成全了我,十几年的斗争史,就是一部党争史。折腾的久了,连皇上都看了不像话。而那些忠直之士,自然不屑为伍。比如沈追这样的世家子,又有背景又有才干,如果他肯倾向哪一方,也会欢迎。但是他实在是看不起那二位的行为指南。宁可一直被冷藏,直到靖王出现了。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用现代的话说,这叫目标驱动管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