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 雪明----不堪剪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08   点击:


  
  接任施众的人很快就到了。苏先生一直未透露此人的信息,陈长风也一惯的是不多问不多说。
  他一次次警告自己,不要失了常态,不管内心有多么惶恐,表面的镇定是唯一的从容。
  直到那个人上任了,他才开始打听消息,这个时候打听属于正常反应。
  那人来的时候,没带任何随从,穿了一件黑风衣,黑礼帽墨镜,手中是一个黑色的公文包,接近一米九的身高,又微胖,有些乌云压顶的站在警卫门口。警卫先就被震住了,没有惯常的轰人。
  接过证件,马上敬礼,有些惶恐,所以并不标准,那个人哼一声,往里走。
  警卫马上把电话打给了陈长风,汇报了情况,那人的名字很好记,叶大山。
  陈长风放下电话,这才拨打了他熟悉的几个号码,打听情况。叶是军人出身,家里有日本军方背景,他不是日本人,但他的几个舅妈都是日本人,他的姨母也嫁了日本人,他早年在日本留学。
  陈长风明白,在这个时期,选用这样背景的人接替施众的位置意味着形势已经非常紧张。
  而且这个人应该与苏先生没有关联,这些年下来,苏先生的背景和朋友,七七八八陈长风都知道。苏先生一直沉默,说明他无力控制这个位置的人事安排。
  陈长风考虑要不要先表示一个欢迎的姿态,他犹豫的时候,电话响了,接起来,一个沉重的低音传来,我是叶大山,陈先生好。
  陈长风不得不表示了热情,并安排了当天的接风宴。
  在宴席上,叶大山话不多,一直在喝酒,他好像很喜欢喝酒,有人敬他喝,没人敬他也喝,他从不敬人。只是开始的时候,和大家碰了一杯。表示了感谢。
  陈长风感到无边的压抑,这样的场合,本应该谈笑风声,这毕竟不是办公室,可是叶大山阴沉着一张脸,好似别人欠了他钱。所以陈只是应付一下,也没有开口。晚宴在诡异的寂静中结束了。
  在饭店门口与叶大山挥手告别,陈长风听见一声清脆的姐夫,他回头看见吴霜走过来。还是早春,天有寒意,吴霜已经换了春装,鹅黄色的大衣,里面是白色的洋装,三分活泼七分雅,一头利落的短发,更显得她年轻亮丽,陈长风脸上的笑容比面对叶大山时真诚了许多。
  他走过去,吴霜笑着说,我看着是你,省得叫车了,正好搭你的车。
  叶大山本已转了身,听见吴霜的声音,他回了下头,看见吴霜和陈长风的身影,他眼睛里有什么东西亮了一下。
  叶大山和陈长风的工作,交集不多,可是他却时不时的过来和陈长风坐坐。陈长风感觉真是苦刑,不能不应付他,可是叶大山不是一个好的聊天对象,他的回答总是或者不是。没有多余的话,有时陈长风怀疑叶只是到他这来转一下,并没有公务可谈,他们没有共同的话题,相对无言,只能令陈长风困惑。叶为什么要制造一种和他往来频繁的假象呢。
  陈长风和苏先生提了几句,苏先生也摇头,那个人背景深,有些嚣张,不过不是施众那类型的,他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不解释也不汇报。但有头脑,不看中钱,看中仕途。
  陈长风想,你要升官就升官吧,我反正没什么和你争的,我现在只求安稳。
  陈长风婉转的表达了他的想法,他对升官发财都没兴致,叶大山难得一笑,我知道你,你只对安全感兴趣。
  这句实在话,让陈长风的脸红了一下,好似他是胆小鬼似的,可细思之下,他的确只对安全感兴趣。
  
  霜雪明----不觉飞
  陈长风并不适应叶大山的工作风格,不过人家不是他的下级,不用他适应,他现在忙于了解叶大山的行踪。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唯一的一条是此人好酒,必去的地方就是酒吧。
  奇怪的是他一杯一杯的喝,却不醉,头脑清醒,身手敏捷。
  没什么朋友往来,也没什么其他的爱好,他应该是另有情报来源,对于他手下的情报处,并不依赖,他对辖下的几个部门,不训斥也不责备,只是看谁不顺眼了,直接通知换人就是了。如果有人质问为什么,他就一二三四五的把对方的疏漏说上几条,他不开口也罢了,开了口一定要人家灰溜溜的走人。几次下来,没人质问了。
  此人不动声色的立了威,用的最简洁的手段换人。
  新换的人也不是他的人,他只是按程序收上面安排的人,他一面撵人一面接人。
  人们不在他面前说什么,怕他那双鹰一样的眼睛。
  他提出要去陈家拜访,陈长风本能的要拒绝,可是好像找不出什么理由,他唯一的措施是那天让吴桐把孩子们都带到金女士那里去。
  叶大山来的时候,好像手受了伤,陈询问时,他只说一点小伤,语气平淡,好似真的是小事。叶大山带的礼物不像是他挑选,陈长风估计是秘书选的,到是中规中矩的,不失礼也不过于贵重,就像是同事间的做客之礼。
  只一件玫红的披肩有些扎眼,不像是行政人员的眼光,他说是送给吴霜的。
  陈长风想,吴霜才不会喜欢这个颜色,他致谢收下,本能有些怀疑,给吴霜的东西是礼仪,还是特意。
  叶大山问起府上的人,陈长风说让金女士接走了,金女士喜欢二郎,还认了亲,经常接过去看看。
  叶大山问吴霜也去了吗,陈长风确定,叶是为了吴霜而来的。
  陈长风刚要说话,保姆说二小姐回来了。
  陈长风心里叹了口气,有些紧张的起身,他走到吴霜面前,使了个眼色,给吴霜介绍到,这是我的同事。
  吴霜礼貌的问候一声,然后说是回来拿东西,马上要走。就打了招呼告辞了。
  叶大山的眼光一直在吴霜身上。
  但并不是直勾勾的盯着,好像在看一个故人,眼神有些茫然。
  陈长风留饭,他以为叶会拒绝,没想到人家还留下了,酒喝了不少,菜没怎么动,然后离去。
  陈长风和吴桐说了几句,吴桐马上说,这怎么办,让吴霜先离开一段时间,这种人躲都不及。
  陈长风心想吴霜去哪,不是你我能做主的,他暗示吴桐和李波说几句。
  陈长风让田家旺去查叶大山的家世,他老大不小了,为什么没成亲。
  结果一向有查有结果的田家旺,空手而回,他说查不到。
  陈长风的眉皱了起来。居然有田家旺弄不到的消息。
  
  
  霜雪明----知寸草
  那天晚饭的时候,难得吴霜回来的早,她总是有许多事情要忙,人缘又好,总有人找她逛街,找她吃饭。她在饭桌上,突然说,今天叶大山出现在她学校门口,送了一大捧花。
  几个大人都没说话,在消化这个信息,只有和婉抬头问,小姨什么花呀,好看吗。
  吴霜面对和婉的时候,总是欢悦的神情,现在也一样,虽然内心有些烦闷,但表情却是轻松的,好看,郁金香。
  和婉还要说什么,被母亲吴桐的眼神制止了,小姑娘只好低头吃饭。她不懂,有人送花多好,郁金香多美呀。
  几个大人没再说话,晚饭后,吴桐和陈长风去了书房,她追问叶大山是什么人,就是上次来家,陈长风却打发她和孩子去金女士那里。
  陈长风的手指敲打着书桌,我不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只知道是一个可怕的人。
  能坐施众的位子,自然不是好相与的。
  吴桐的眉皱了起来,吴霜也来上海几年了,本来一直认为她会和李波马上结婚,可是二人不说这个话题,若说不是情侣吧,又成天一起出游,有时晚上还出去玩到深更半夜。
  叶大山的底细你也查不出来吗。
  陈长风的手指停止了敲打桌面,是,我一直在查,现在都不怕他发觉了。
  吴桐说,你和李波谈谈,让他们赶紧结婚吧,我又不能把吴霜关在家里,她成天疯跑,让人盯上了也是麻烦。
  陈长风却没说话,李波的底细他清楚,人家有爱人,不过是不能相见不能公开不能在一起,可在心底,还不是一样呀,对于李波来说,他总是希望能和盈盈在一起。
  但他还是要和李波谈一下,叶大山的水太深,他不能轻易出手,如果李波那没有解决的办法,他只好先把吴霜送走,吴桐说的关在家里,那根本不是办法,只有送出上海。
  李波还是第一次知道叶大山认识吴霜,在吴霜的房间,他质问吴霜,为什么现在才说,早怎么不汇报。叶大山是什么人,你知道不知道组织纪律。
  吴霜有些委屈,不过是姐夫一个同事,打个招呼,谁想到他神经病发作,跑去送什么花,我知道他是谁呀。
  李波有些哭笑不得,吴家的环境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吴霜,一派天真,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他反问吴霜,他再送花你怎么办。吴霜一笑,收下呀,插在花瓶里,挺好看的。李波觉得和她说不清,只是叮咛,花可以收,但别的东西不能收,如果对方坚持,就让他送给陈长风去,不能和叶大山约会,下班必须马上回陈家。
  陈长风没去找李波,李波来找他了。
  李波是来打听叶大山的底细,他的信息里叶大山的过往是一片空白,只知道对方一直在军队里。
  陈长风的答复是,我知道的不比你多什么,他的履历一定是特意掩盖了些什么。我已经查了很久。
  李波有些棘手,知己知彼才好做方案,现在叶大山肯定对陈长风知之极深,可是自己这方面却不清楚对方的信息。
  他心里的顾忌是,叶大山是单纯的追吴霜,这不令人相信,比吴霜漂亮的人多的是,尤其是那些电影明星和歌星什么的,如果他接近吴霜另有目的,这目的是什么,是吴霜有什么地方让人怀疑,可是他基本上没让吴霜参与过什么危险的活动。他也明白,这件事必须快点有对策,如果时间久了,陈长风一定会把吴霜送走,如果吴霜离开了陈家,他有什么理由频繁的出入陈家,有时还住在这里。
  陈长风说我会继续查的,不过我没把握,我会安排几个人盯着吴霜,不让叶大山有什么动作。
  叶大山后来发现,他接触吴霜,如果只是说几话就罢了,如果是约吴霜吃饭什么的,吴霜到不是坚决拒绝,但总有意外干扰,不是侍者洒了汤在吴霜的衣服上,就是突然冒出什么戒严活动,总之吴霜都有理由提前离场。
  叶大山暗自笑了,陈长风这就是你的手段呀,不过如此。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合作

下一篇: 《   霜雪明----不觉飞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叶大山终于出场了!好戏在后面。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