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牡丹和芙蓉的较量(你要的是心,我要的是人)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05   点击:


  宝钗和黛玉(一)
  都是美丽聪慧的女孩子,若不是因为贾宝玉,她们本可以一开始就英雄相惜,多情都寂寞,本应该是知己互相安慰,却因了宝玉,不得不隔水相望成了对手。
  黛玉先进贾府,青梅竹马,她睁开眼睛是宝玉,她的眼睛她的耳朵她的心灵都是宝玉,她是还泪而来,哪里还的是泪,是心和生命。那滚落的不是泪水是心头的血。
  若无宝钗时,双玉还是和和气气的,黛玉为的是自己的心,宝玉那些和小丫环调笑,吃吃胭脂的把戏,黛玉不放在心上,她要的是宝玉的心里有她。
  宝钗一进贾府,先在舆论上赢了黛玉一把,她和气端庄,所以人多谓黛玉不及宝钗,其实这个人,多是些丫环婆子们,上层不会评论这些,太失气度。两个做客的小姑娘有什么好背后议论的。宝钗是经历了薛家中落哥哥打死人命的事件,她的阅历丰富,成人的思维方式,弄个人缘还是容易的,多微笑多打赏。
  本来黛玉不介意,可是架不住别人私下里言三语四,小姑娘谁没个好胜心呀。
  宝钗和黛玉(二)
  这也算了,黛玉心里嘀咕两句就罢了。
  偏生薛家还弄个金玉良缘,宝钗弄了金锁,单找有玉的方可正配,宝玉就天天挂着个宝玉。这真是明晃晃的舆论攻势呀。
  黛玉气愤也悲哀,为何自己没有金呀,她自比草木之人,有些多心了,本来吗书香门第的大小姐,贾母外孙女,如何也不是草木的命。
  这也罢了,主要是宝姐姐人生得美丽,宝玉也多有探望。
  所以那一天宝钗说病了,宝玉探病,黛玉随后而至,进去第一句话,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真真俏皮反话,宝玉不来,她才不来呢。
  宝钗劝宝玉不要喝冷酒怕伤胃,宝玉最听美人语,自然就暖了酒,黛玉就冷笑了,借雪雁听紫鹃的话给她送手炉,讥讽宝玉听宝钗的话,比圣旨还快。通常这样的场景,宝钗都沉默是金。宝钗的优点是不和黛玉正面冲突,不管黛玉说什么难听的话,她都当没听见,她一直要树立一个温厚的姐姐形象。
  宝钗和黛玉(三)
  基本上二人的相处模式,只要不涉及宝玉都还好些,黛玉是为了自己的心,心最大,世俗的规矩礼仪都退后一步。她是真性情的人。宝钗怆然相反,她是现实中的人,规矩名誉先要挂在表面上,
  贾母给宝钗过生日,黛玉是不悦的,本来按黛玉的规格来办,原也有定例,可贾母拿了二十两银子做活动经费,显见贾母重视宝钗。
  既然老太太出了钱,凤姐自然回明了贾琏,把规格往上提了。
  宝钗是一切讨好贾母为上,所点的饮食和戏目都是按贾母的喜好,贾母欢喜。
  黛玉那天不悦,还是宝玉拉了她同去。不想晚间凤姐说一个小戏子眉目像一个人,湘云说了是黛玉。宝玉阻止不及,反让湘云生气,最后宝玉把湘云黛玉都得罪了。有些灰心,加之白天听了宝钗点的戏中有一曲寄生草,为那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动了心肠,感受到人世的孤单,心灵上也许每个人都是来去无牵挂。这时候,有了出尘之意。
  宝钗看其词曰:
  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肆行无碍凭来去。茫茫着甚悲愁喜,纷纷说甚亲疏密。从前碌碌却因何,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
  看毕,又看那偈语,又笑道:"这个人悟了。都是我的不是,都是我昨儿一支曲子惹出来的。这些道书禅机最能移性。明儿认真说起这些疯话来,存了这个意思,都是从我这一只曲子上来,我成了个罪魁了。"说着,便撕了个粉碎,递与丫头们说:"快烧了罢。"黛玉笑道:"不该撕,等我问他。你们跟我来,包管叫他收了这个痴心邪话。"(宝钗宝钗,他年若是宝玉出家,你也怨不得别人,终身误的起因是你)
  幸而黛玉机敏,问的宝玉无语。三人果然都往宝玉屋里来。一进来,黛玉便笑道:"宝玉,我问你:至贵者是`宝',至坚者是`玉'。尔有何贵?尔有何坚?"宝玉竟不能答。三人拍手笑道:"这样钝愚,还参禅呢。"黛玉又道:"你那偈末云,`无可云证,是立足境',固然好了,只是据我看,还未尽善。我再续两句在后。"因念云:"无立足境,是方干净。"黛玉素有急智,宝玉是被问懵了。黛玉也不要宝玉悟道呀,她心上的人,怎么能出家呢。
  宝钗道:"实在这方悟彻。当日南宗六祖惠能,初寻师至韶州,闻五祖弘忍在黄梅,他便充役火头僧。五祖欲求法嗣,令徒弟诸僧各出一偈。上座神秀说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彼时惠能在厨房碓米,听了这偈,说道:`美则美矣,了则未了。'因自念一偈曰:`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五祖便将衣钵传他。今儿这偈语,亦同此意了。只是方才这句机锋,尚未完全了结,这便丢开手不成?"黛玉笑道:"彼时不能答,就算输了,这会子答上了也不为出奇。只是以后再不许谈禅了。连我们两个所知所能的,你还不知不能呢,还去参禅呢。"好一朵解语花,黛玉真真灵慧,当然宝钗博学是真的。
  宝玉自己以为觉悟,不想忽被黛玉一问,便不能答,宝钗又比出"语录"来,此皆素不见他们能者。自己想了一想:"原来他们比我的知觉在先,尚未解悟,我如今何必自寻苦恼。"想毕,便笑道:"谁又参禅,不过一时顽话罢了。"说着,四人仍复如旧。(这个场景重点是钗玉姐妹的机锋打的好,所悟都在宝玉身上,而湘云无语,可知机敏不及宝钗黛玉)。
  这是宝钗黛玉合劝宝玉的一个场景,自然是和谐,二人配合默契。
  宝钗和黛玉(四)
  宝玉被贾环烫伤了脸,众人自然要时时探望,凤姐就开黛玉的玩笑,既喝了我们家的茶,为什么不给我们做媳妇。贾府里把双玉放在一起开玩笑的,凤姐是第一个。
  要考虑的问题是,凤姐是贾府的管家人,更是贾母最重视的孙媳妇,而凤姐说话行事最讨老太太欢喜。所以凤姐没有贾母的授意是不会开这种玩笑的。黛玉是贾母的外孙女,凤姐不可能不考虑贾母感受。凤姐公开场合开这样的玩笑,也是一种暗示,宝玉能选择的不只是一个金锁,还有黛玉呢,哪里不般配呀。
  这话当时让黛玉红了脸,可是也会触动在场的宝钗,是呀,金玉良缘是薛家和王夫人的目标,可是这府里不只是王夫人,还有贾母,亲上加亲,不只一个宝钗还一个黛玉。
  所以凤姐和宝玉被马道婆赵姨娘暗算后,幸而宝玉的玉不凡救了二人,宝玉一有好转,黛玉忍不住念了一声佛。黛玉是真情流露,宝玉的命就是黛玉的命,可以说黛玉的命在宝玉身上,而宝玉只是宝钗的前程罢了。
  黛玉的话众人皆无话,只有宝钗格外注意。薛宝钗便回头看了他半日,嗤的一声笑。众人都不会意,贾惜春道:"宝姐姐,好好的笑什么?"宝钗笑道:"我笑如来佛比人还忙:又要讲经说法,又要普渡众生,这如今宝玉,凤姐姐病了,又烧香还愿,赐福消灾,今才好些,又管林姑娘的姻缘了。你说忙的可笑不可笑(宝钗说的好奇怪,宝玉刚刚脱离危险,她就想到了宝玉的姻缘,表面上打趣的是双玉,可是心里是她在考虑宝玉的婚事)。"林黛玉不觉的红了脸,啐了一口道:"你们这起人不是好人,不知怎么死!再不跟着好人学,只跟着凤姐贫嘴烂舌的学。"一面说,一面摔帘子出去了(黛玉自然感到了害羞,其实凤姐开这个玩笑原也罢了,凤姐是已婚人士,而宝钗自己也是未嫁之人,她说这话有些唐突了)。
  只能表明,宝钗关注宝玉的婚事,才会拿黛玉开玩笑,她自己不好说什么。也许这个时候宝钗已经清楚的明白,双玉之间的感情比她和宝玉深厚。黛玉是少了父母主张,而宝钗是没有宝玉的配合。两个女孩子,都为宝玉的病伤心,一个哭在明面上,一个暗地里伤心。一个生死相随,一个世俗牵挂。
  宝钗和黛玉(五)
  你喜欢一个人就格外关注和这个人有关系的人和事,想和他周边的人建立一种良好的关系。
  宝钗就是如此,和宝玉相关的人和事,哪怕是一个丫环,她都用心琢磨。
  比如滴翠亭事件,她在窗外就听出了小红的声音,小红在怡红院里是个宝玉不知名的丫环,都没有端茶倒水的资格,可宝钗听声就知人,而且还有评论,眼空心大最是刁钻。
  就别说袭人了,湘云给宝钗的戒指,宝钗就给了袭人。
  而黛玉是活在自己的感情世界里,她爱的是宝玉这个人,为的是自己的心,这份爱单纯就是一种精神层面,和宝钗完全现实版不是一个层面。
  滴翠亭事件一直让人感觉宝钗对黛玉是忌妒的。
  宝钗和黛玉(六)
  宝钗听到了小红和坠儿的对话,知道了小红和贾芸的换帕情缘,作者是支持的,手帕代表感情,横也思来竖也思,最是相思物。
  可是这不是宝钗认可的感情观。所以她认为不是好事,需要躲开。可是小红开了窗子,已经迟了,这个时候,宝钗明哲保身,做出一副她刚来的样子,她是远远看见黛玉好像在附近出现过,来找黛玉的。
  她是脱身了,小红认为宝钗是刚来,却疑心黛玉是不是听见了。
  这个时候,宝钗是够机灵,可是为何要扯上黛玉呀,只说明,她心里隐隐的对黛玉是有微妙的她不承认的敌意。
  双玉的感情深厚,这是宝钗爱而不得的遗憾,她是金玉良缘的心,可是不能公开争取,表面上还是要装作没这回事的淡定,感情弄得宝钗也会心绪起伏不平。
  黛玉的真性情,是宝钗羡慕而不能去做的。
  所以这时候,她本能的说了是黛玉,就是有些微微的忌妒。
  或许在她心上,黛玉和宝玉的感情,也和贾芸小红一样,都是私订情缘。有相同之意。
  宝钗和黛玉(七)
  钗玉如果不围绕着宝玉,二人都是博学多才的大家小姐,都是深知礼仪的。只是遇了宝玉的事件,就另说了。
  双玉闹别扭,因元春赏赐端午节的礼,二宝一样,黛玉已经多心了,接下来在道观里,张道士又给宝玉提亲,黛玉更是烦恼。二人各有心事,彼此试探,所以引了在最大的一次冲突,一个摔玉,一个大吐,惊动了贾母王夫人,最后贾母拉走了宝玉。
  宝玉因得罪了黛玉,没心情参加薛家大公子的生日宴,双玉合好后,宝玉见了宝钗,自然要找补客气一下,宝钗心里是恼了,这个时候,她已经明白双玉的感情有多重,黛玉在宝玉心中的份量了,黛玉恼了,宝玉是连礼节都不管了。薛家是客人,又是过生日,宝玉都不去。自然宝钗生气,反而讽刺宝玉装病,宝玉没话找话说宝钗像杨妃,宝钗大怒,恰而见黛玉得意的表情,又取笑似的问宝钗听了什么戏。宝钗不与人纷争是不纷争,其实心思敏捷,马上说了是负荆请罪的戏文,借此奚落双玉的事。弄得双玉反而红了脸。
  这里面黛玉本是看宝玉讽刺宝钗,她心里高兴,这就非常的孩子气了,奈何女人在恋爱时期就是孩子气的可爱和天真。心里高兴脸上就表现了出来,多么单纯的女孩子。
  宝钗是察颜观色的高手,自然晓得黛玉的心思,马上还了一个负荆请罪。
  这一次相争,是宝钗赢了面子,黛玉赢了里子。
  宝钗和黛玉(八)
  宝钗给宝玉做针线,亲耳听见宝玉说不要金玉良缘,只要木石情缘,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的。
  这等于是宝玉正面对金玉良缘表态了。
  如果宝玉是睡梦之言,那是吐了真话,他醒里梦里念的都是黛玉。不是人们看好的金玉良缘。
  如果他是故意装睡,那就是故意说给宝姐姐的。宝姐姐是亲表姐,看在母亲的面子上,宝玉也要给面子,当然不好直接拒绝,这算是一种含蓄的表态。而且一向呵护女孩子的宝玉,对宝姐姐牡丹花样的风华,也要怜惜三分。
  一个美女爱着你,如何拒绝是一个难题,而且这个美女还是个博学多才的佳人。
  宝钗的神情是怔住了,一个怔字,说尽失意后的万语千言。
  宝钗是聪明人,不会纠结在一个死胡同里,反正金玉良缘做主的不是黛玉不是宝玉不是她,一半是父母之命,一半是命运的安排。
  宝钗和黛玉(九)
  宝钗一直想缓和和黛玉的关系。
  黛玉一直是针对她的,有时是私下有时是公开场合。
  比如在道观里,张道士送宝玉的玩物里有一个金麒麟,贾母说是好像谁家的孩子有一个。宝钗说是湘云,探春说宝姐姐有心,黛玉马上说,她在别的东西上还有限,只在人佩戴的东西上有心,这等于是暗讽薛家的金玉之说了。因宝玉有玉,薛家就有金锁来配了。
  这个时候,宝姑娘自然有些难堪,幸而她沉默似金了,若是真的回击一则伤了和气,二来公开场合也影响自己的贤良形象。
  黛玉的小性子也只是针对和宝玉相关的事。和别的姑娘处的极好,只是偶然针对一下宝钗。
  宝钗自然也有所察觉,黛玉是贾母疼爱的外孙女,搞好和黛玉的关系,也有利于贾母对宝钗的认可,家长对和自己宠爱的孩子做朋友的人,也会礼遇一下。
  宝钗和黛玉(十)
  不能决定的事,宝钗淡定,能改变的她争取。
  比如为湘云花钱请客,那一顿螃蟹宴花费不少呢,刘姥姥的话,一顿饭够庄家人吃一年了。消费观念不同,庄家人要的是温饱,富贵人家折腾的是情调。宝钗舍得花钱,和薛大公子一样,薛姨妈在贾府白住多年也没请过一次大宴,到是她一双儿女能花钱会花钱。
  名义是湘云请客,花钱出力布置宝钗的手笔,贾母也赞一句,我说这孩子细致。细致二字,太小看宝钗了,她岂止是细致,她是世事洞明。
  拉拢一个没父母的湘云容易,多说些体贴的话,多花点银子,小姑娘就感动得有了宝姐姐没了父母也无妨。
  难的是缓和与黛玉的关系。黛玉是贾母的心头肉,自然不能慢待,情敌也不用非刀枪往来。
  宝钗和黛玉(十一)
  刘姥姥逛园子,贾母大摆宴席,黛玉说错了酒令,这个天真的小姑娘,把西厢记牡丹亭上的话说了出来了。
  别人也许听懂了,也许没听懂,都当做无事人。凤姐是听不懂,王夫人估计也不懂,李纨是成过家的人,未必不懂。
  宝钗眼前一亮,终于有了和黛玉谈心的机会。她们不能谈宝玉,不能谈贾府,就谈谈这说错的酒令吧。
  先是指出黛玉的问题,又说了自家也是如此。宝钗见他羞得满脸飞红(黛玉天真可爱),满口央告,便不肯再往下追问,因拉他坐下吃茶,款款的告诉他道:"你当我是谁,我也是个淘气的。从小七八岁上也够个人缠的。我们家也算是个读书人家,祖父手里也爱藏书。先时人口多,姊妹弟兄都在一处,都怕看正经书。弟兄们也有爱的,也有爱词的,诸如这些`西厢'`琵琶'以及`元人百种',无所不有。他们是偷背着我们看,我们却也偷背着他们看。后来大人知道了,打的打,骂的骂,烧的烧,才丢开了(那是宝钗的幸福时光)。所以咱们女孩儿家不认得字的倒好。男人们读书不明理,尚且不如不读书的好,何况你我。就连作写字等事,原不是你我分内之事,究竟也不是男人分内之事。男人们读书明理,辅国治民,这便好了。只是如今并不听见有这样的人,读了书倒更坏了。这是书误了他,可惜他也把书糟踏了,所以竟不如耕种买卖,倒没有什么大害处。你我只该做些针黹纺织的事才是,偏又认得了字,既认得了字,不过拣那正经的看也罢了,最怕见了些杂书,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一席话,说的黛玉垂头吃茶,心下暗伏,只有答应"是"的一字。(黛玉伏的是宝钗的大方态度,不是她的见解。)
  作者这章的标题是兰言解疑癖,还是肯定了宝钗的态度,称为兰言。
  小孩子家口没遮拦,让黛玉失了分寸,给了宝钗做姐姐的机会。黛玉感动的不是宝钗的言语,而是宝钗的态度,没有公开笑话她,没有传播开来,而是和她私下沟通。小姑娘心软,最是能懂别人的善意,抛开金玉,黛玉对宝钗也是没什么指责的。
  宝钗和黛玉(十二)
  在宝钗的主动下,钗玉的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
  而后进入姐妹情深是金兰契互剖金兰语。
  黛玉多病,倍受病痛的折磨,一个多病的人,又无父母在身边,又是客居,心境自然容易脆弱敏感。而宝钗的安慰劝解,给了黛玉姐妹般的温情。
  双玉之情,自然深重,可是宝玉是男子,又是贾府的贵公子,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长大,并不能完全体会黛玉的寄人篱下之情。
  宝钗建议黛玉吃燕窝养胃,黛玉才说了心里的烦难话。黛玉叹道:"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心里藏奸(因宝玉而生的感觉,在宝玉的问题上,宝钗却有金玉之心,有故意相争的意味,只是爱不由人,黛玉爱由心,宝钗爱由命定的安排)。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细细算来,我母亲去世的早,又无姊妹兄弟,我长了今年十五岁,竟没一个人象你前日的话教导我(教导的内容黛玉并不认,只是认得是宝钗的善意的态度,比较宝钗所说皆是世人的价值观,黛玉也不能公开反对)。怨不得云丫头说你好,我往日见他赞你,我还不受用,昨儿我亲自经过,才知道了。比如若是你说了那个,我再不轻放过你的,你竟不介意,反劝我那些话,可知我竟自误了(多情自误)。若不是从前日看出来,今日这话,再不对你说。你方才说叫我吃燕窝粥的话,虽然燕窝易得,但只我因身上不好了,每年犯这个病,f也没什么要紧的去处。请大夫,熬药,人参肉桂,已经闹了个天翻地覆,这会子我又兴出新文来熬什么燕窝粥,老太太,太太,凤姐姐这三个人便没话说,那些底下的婆子丫头们,未免不嫌我太多事了(看来有人嫌过多事)。你看这里这些人,因见老太太多疼了宝玉和凤丫头两个,他们尚虎视耽耽,背地里言三语四的,何况于我?况我又不是他们这里正经主子,原是无依无靠投奔了来的,他们已经多嫌着我了。如今我还不知进退,何苦叫他们咒我(黛玉太敏感,何必介意别人背后言论,委屈了自己)?"宝钗道:"这样说,我也是和你一样(拉近关系)。"黛玉道:"你如何比我?你又有母亲,又有哥哥,这里又有买卖地土,家里又仍旧有房有地。你不过是亲戚的情分,白住了这里,一应大小事情,又不沾他们一文半个,要走就走了。我是一无所有,吃穿用度,一草一纸,皆是和他们家的姑娘一样,那l起小人岂有不多嫌的(黛玉比宝钗可怜,黛玉是无家的人,宝钗是有家之人)。"宝钗笑道:"将来也不过多费得一副嫁妆罢了,如今也愁不到这里。"黛玉听了,不觉红了脸,笑道:"人家才拿你当个正经人,把心里的烦难告诉你听,你反拿我取笑儿。"宝钗笑道:"虽是取笑儿,却也是真话。你放心,我在这里一日,我与你消遣一日。你有什么委屈烦难,只管告诉我,我能解的,自然替你解一日。我虽有个哥哥,你也是知道的,只有个母亲比你略强一些。咱们也算同病相怜。你也是个明白人,何必作`司马牛之叹'?你才说的也是,多一事不如省一事。我明日家去和妈妈说了,只怕我们家里还有,与你送几两,每日叫丫头们就熬了,又便宜,又不惊师动众的(宝钗大方,这点令人赞,若让凤姐出私人钱给黛玉,怕凤姐是不肯的)。"黛玉忙笑道:"东西事小,难得你多情如此。"宝钗道:"这有什么放在口里的!只愁我人人跟前失于应候罢了。只怕你烦了,我且去了。"黛玉道:"晚上再来和我说句话儿。"宝钗答应着便去了,(宝钗做事还是务实的,给湘云请客,给黛玉燕窝,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
  还是希望黛玉有个姐姐安慰她,不管将来金玉如何,眼前她的心是温暖的,就算有情人如宝玉知冷知热,小姑娘还是需要一个闺蜜的。
  宝钗和黛玉(十三)
  我宁愿钗玉的关系就止于此。还是大观中的牡丹花开芙蓉花娇。
  前八十回基本上从此后,钗玉相处和气,就是宝琴来了,得贾母万般宠爱,风头盖过了钗玉,黛玉对宝琴也是当作自家妹子,亲亲热热极是喜爱。
  对于黛玉来说,她是一个年轻心热的人,愿意接受所有人的善意,包括曾经一度的情敌宝钗。
  宝钗世事洞明,不在不能决定的婚事上和黛玉僵持,主动破冰。是她的主动赢得了黛玉的友情。
  宝钗也有她的寂寞,母亲慈善软弱,先不能教子,后不能管理儿媳妇,薛家其实一团乱,在贾府寄居多年,各有心酸事。她也需要一个朋友,纵然不能说知心话,可是能得到对方的善意也是一件愉快的事。
  就这样让现实的风霜晚一点来,让钗玉姐妹能和和气气做几年姐妹,渡过最美好的大观园时代。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远牵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编辑   远牵: 通过十三个点,道尽了黛钗感情进展的曲线。黛玉宝钗这两个在红楼群芳中的拔尖人物,按世俗的观点分明是宝钗高一着,但曹公意属林妹妹。因为宝钗是八面玲珑,重外在世俗,黛玉心思玲珑,不违本心。曹公再怎么写宝钗端庄妩媚,却一语道出了宝钗任是无情的本质,而黛玉不管多么尖酸刻薄,她的判词终是情情二字。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黛玉更多的是活在精神层面,宝钗更多的是活在现实层面,宝玉是一座桥,让她们得以发生联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