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三分白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07   点击:


  施众的死讯是陈长风的秘书打电话告诉他的,秘书说消息还被压着,苏先生不让对外公布。这种情形之下,陈长风也不能回来。他已经感觉到,苏先生是故意把他支走,他猜测苏先生一定知道施众的死因,非正常死亡,而动手之人,不管是不是苏先生,苏都知情。
  施众虽然鲁莽,但也是身经百战,小心还是小心的,非熟人不能靠近,那动手的人,必然是熟人,陈想到了他打发走的采买,原来是奔着厨师岗位去的。
  他不允许自己猜测下去了,他就算能弄明白,也不能打听了。他必须相信所有的官方解释,苏先生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如果不是逼到绝境,苏先生不会自断臂膀,这说明了苏先生的处境也极艰难。其实他和苏先生之前都担忧施众会被人暗杀,没想到,他躲过了对立面的枪,没躲开自己人的箭。
  陈长风回到上海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
  李梅汇集了施众的人马,还有她表弟留下的残余力量,想要接收施众的地盘,她想的简单,当初施众好多捞钱的主意还是她出的,她之所以犹豫是施众临终前劝她走。
  陈长风回到了家里,有种苍凉的感觉,他必须去拜祭一下施众,不管多少人为他的死拍手称快,他都必须去一趟。
  吴桐已经听闻了施众的事,是金女士告诉她的,金女士猜测的原因是施众得罪人太多。
  吴桐看陈长风安全,才放了心,劝说陈长风出门多带人,能少出门还是少出门。
  陈长风暗叹,看来苏先生连金女士也瞒着。
  听闻了李梅的打算,陈长风几乎冷笑,这个找死的女人,如果不是考虑影响,估计对方会连她一起除掉。
  第二天陈去拜祭了施众,看见一身黑色衣裳的李梅,一个多月不见,她明显的消瘦了,眼睛大大的,有些兴奋有些茫然的眼神。
  陈长风转身要走,到了门边,想起施众对李梅的情份,有些不忍心,他知道施众是宁可拿自己的命换李梅的。
  陈长风摆手让保镖离开几步,他走到李梅身边,低声说,你离开上海吧,不要步施众的后尘。
  好似有闪电划过天空,李梅突然间明白了施众的死因,她怀疑过,施众一直叮咛她,是他自己病死的,现在她懂了。
  李梅说三天后请大家喝酒,感谢大家对施众后事的帮忙。
  第二天下午,李梅乘船去了香港。
  三天后,有人给陈长风寄了封信,打开是李梅的字,我替施众说一声谢谢。
  陈长风把信烧掉,李梅还不算傻到底。
  苏先生听闻李梅跑了,只说走就走吧,一个女人,走了到好了,她要是折腾,我还不好办呢。
  
  
  
  霜雪明---隐玄关
  陈长风一直告诫自己,不能多事不能好奇,施众的死因,他不能调查。
  只是他终还是有些放不开,他现在发现,他并不能完全理智的行事,发现这一点他有些懊恼。
  施众的死,高兴的人多,悲伤的人几乎没有,他的手下马上另投了新主子,也有来投奔他的,他把他们介绍给了苏先生。施众的手下都太骄狂,他不想弄过来再修理,太劳神。
  几回梦里梦见和施众在战场上,施众如何把他背离战场,他如何给施众清理伤口。如果还是那些年,如果不来上海,也许人生会有不同。施众早些年,也不是后来的张扬跋扈,那时候他也冲冲杀杀,可还是在苏先生的掌控之下。
  梦醒之后,陈长风知道,他不能不会替施报仇,说实话施众的罪行是死有余辜,并不可怜。死在施手中的无辜之人太多。只是他觉得,他应该为他弄明白原由。
  也许这是这一生他为施做得最后一件事,他想如果是他死在施众前面,也许施众为他做得会更多些。
  他所能动用的人不少,可是完全放心的只一人。
  他启用了田家旺。
  田家旺的效率还是很快的,田的怀疑是苏先生的张秘书。
  这说明了苏先生是迫于压力动手了,那么张秘书才会出手。
  这时候张秘书才在陈长风的眼中突显出来。
  一分析张秘书,陈长风吓了一跳,自己居然忽视这个人多年。
  张秘书是苏先生到了上海任职之后,才出现在苏先生身边。他不高的个子,瘦瘦的,戴一副眼镜,眼神永远是谦卑的,走路的声音轻轻的,怕惊动什么似的。在开会的场合,他从不说话,他的口音是上海话,所有的活动,他都不出现。
  陈长风见过张秘书的字,很惊讶此人的字如此之好,没有几十年的功底,写不出那一笔好字,苏先生就大赞张秘书的字,是他平生所见第一人。但张秘书从不写毛笔字。
  陈长风曲折的调了张的档案,才发现,档案更干净什么都没有,张的家人死于战争。现在张是孑然一身。
  除了年纪,连毕业学校,工作单位都没有,他找人打听,别人说,张秘书说原先是照顾家里的生意。
  这么一个人,你无从找到他任何的线索,说他是本地人,可是从本地的户籍信息里找不到,说他是外地人,可是从口音里听不出什么。
  他陷入了迷团。跟踪没有结论,张秘书是两点一线,从家到单位,从单位到家。唯一的爱好是书店看书。但只是看书,一下午的时间,他就在那里读书。
  陈长风指示田家旺先停手,这样一个人通过跟踪不会有任何结论,反而会引起对方的警觉。
  陈长风不甘心罢手,本来张秘书的背景和施众的死没有必然关系,可是走到这一步,张秘书反而成了一个魔镜。
  不得不动用特殊的关系,陈长风给以前的朋友写信询问,信不敢通过邮寄,让阿旺走一趟吧,临行给了阿旺重金。
  这些日子,陈长风认真观察张秘书,他找了个理由进入张的办公室,办公室更是简单,一桌子一椅子一杯子,然后就是办公用品,陈长风说,现在花开得好,张秘书要不要放一盆在办公室,张秘书马上笑着说,不用不用,他不会养花。
  陈长风知道不能再接触了,就如以前吧,再接触下去,张秘书会怀疑他的。张这样一个不喝酒不抽烟没有任何弱点的人,不能轻视。
  两个月后,阿旺回来了,阿旺递给陈长风一张字条,打开是一句话,在我系统没有此人任何信息。
  陈长风更加的茫然了,他不是重庆方面的,但他绝不相信这样一个人,能说一口流利的日语的人,会没有任何踪迹。
  迷底的揭开,还要感谢李波,李波要护送他的上级离开,陈长风本来已经准备一条路线,可以安全脱身。然而李波没通过他,那个上级安然离开,居然没让陈长风找到一点消息。
  那天夜里,雨下得太大,陈长风想起书房的窗子是不是关得牢靠,就跑到了书房,查看完毕,他又想起张秘书,突然间明白了。张秘书是哪方面的人。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霓裳舞

下一篇: 《   变化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施众的死,牵动这么多的人!周末愉快。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