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琅琊榜---微小的漏洞也是大大的隐患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2017-04-03   点击:


  长苏的目标:
  第一:助景琰夺嫡(他相信皇上那几位皇子,只有景琰上位,才有可能是清平盛世)
  第二:昭雪旧案(给祈王给林氏给赤焰一个公平)
  景琰的目标其实也是这两个,只不过景琰更看重昭雪旧案,他认为当不当太子是另一个问题,替祈王兄和小殊讨个公道才是最重要的。
  基本上投资人和经理人目标是一致的,道路是相同的,但相处的过程是曲折的。
  长苏太了解景琰的感情用事,所以一不想让对方认出林殊,二不想让对方对他太有好感,太关注他的处境。他希望靖王能一心办公事,不要在情义上太过分心。主要是太子和誉王势力太过强大,稍有不慎就是满盘皆输。
  他一出场营救庭生给了靖王一个大礼包,靖王很感激,但是接下来的情丝绕事件,让靖王误会他行事的风格是,利益第一情义第二,有利用霓凰达到替靖王拉拢穆府的目的。本来不是这个样子的,可是长苏没有解释,他只是表示尊重靖王的底线。却没有解开靖王对他的误解。而且还故意强化了他对童路的控制,刻意的打造他的利益至上的形象。靖王重德他要量才。
  这个时候长苏希望和靖王的关系是一种纯粹的主公和谋士的关系,公事公办合作愉快。
  可是那个微小的漏洞会也隐藏大的隐患。
  在营救卫峥事件上,就暴发了二人的争执,严重的争执。
  密道相见时,靖王已经中了夏江的离间计,对长苏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判断。
  我们都知道,每个岗位都有岗位职责,但都加了一条附注,领导交待的其它工作。
  现在靖王老板交待了营救卫峥的新工作,长苏马上反对,这不是原来的项目内容,而且这个工作,会严重干扰项目的正常运营,很可能让项目破产。后果太严重,决策要谨慎。
  作为谋士,看到了巨大的风险,提醒老板是正确的,可是老板不听,这个时候,作为一个经理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执行,承担风险。要么风队太大,项目散伙。
  长苏还在苦苦规劝,分析利弊得失,其实他进了一个怪圈子,低估了靖王的智商,他说的那些靖王都知道,人家不是不知道,人家是知道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对于靖王来说,他没有选择,是必须要做,只是如何做的问题,不是做不做的问题。而长苏还在纠结做不做的问题,二人不在同一个层面上。
  长苏用理智作出的判断和用感情作出的判断完全相反,所以他也纠结这个问题怎么办。其实靖王的固执,反而帮了他的忙,他也不用选择了,直接进入下一个环节,如何去做吧。
  所谓的风险,内部大于外部。所以离间计自来是杀伤力最大的。
  就是投资人和经理人之前的不信任,才会让敌方有机会制造离间计。而投资人中计,与经理人一言不和就断铃中止合作,解散团队。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也只有梅皮林骨的长苏,才能冒雪跑到靖王府,一定要见到靖王把话说清楚,就是这种不达目标不罢休的精神,才挽回了混乱的局面。
  作为谋士的长苏,其实在靖王心里已经没有可信度了,这是极大的危机。
  最后说动景琰的不是长苏,而是在危急时刻复生的林殊。那一句箫景琰,你有情有义,为什么没有脑子。那不是谋士长苏的话,那是故友林殊的质问。
  完全抛开了谋士的身份,换上了林殊的心态,才制止了靖王的莽撞行为。
  投资人和经理人终于坐回了会议室,恢复了会议模式。
  卫峥事件中夏江有没有可能赢
  悬镜司抓获了逆犯卫峥是占了先机,夏江是布局人,占了优势。而且他一惯的作风是好事坏事都不一个人干。比如当年针对祈王是拉上了谢玉作同谋,杀李重心都不用自己动手,就交待给了谢玉。而谢玉甘心作小弟,宁作二把手。最后也分了不少利益,得了皇上的亲笔题词,一品柱国候府。明晃晃的得意着。
  夏江是个很有危机意识的人,靖王只是封了七珠亲王,他就坐不住了,他不能让靖王成了太子再动手,对付一个王爷和对付一个太子,那完全不是一个难度。
  这一回他选的帮手是誉王。
  同一个敌人让人他们暂时坐在一起开会,成了会友,只是各有心事,在信息上并不完全共享。比如誉王不就喜欢让四姐来传话,作为夏江的特派员四姐对誉王的态度很是不友好。只是夏江信任滑族的老人,四姐毕竟是玲珑公主的徒弟。
  夏江也是层层布局,先是地牢的炸药,后是进宫的面圣,最后是把梅长苏弄进悬镜司。中间穿插了离间靖王与长苏的联盟,还有皇后对静妃祭奠宸妃的指控。一步一步,是一定要扳倒靖王。就是这种不死不休的心态,让他步步失控。
  前两步没什么问题,本来是为靖王量身订做的计划,自然合身。抓获卫峥不是目的,靖王营救,造成他心向赤焰的局就可以了,这样夏江就成功了。所以卫峥是不是被人营救走了,他并不介意。只要有人动,他就有了在皇上面前打击靖王的理由,他就是让皇上相信如果有人营救卫峥必然与靖王相关。靖王有情有义有人马,符合营救的条件和原因。果然皇上还是怀疑了靖王,应该说这一步还是达成了阶段性的目标。
  输就输在后面了,他抓获了梅长苏,和长苏周旋了几天,除了被说的心不平气不和,失了冷静之外,就是那颗乌金丸了。大家都认为长苏调换了药,其实对于长苏来说还是有难度的。夏冬不知道有此药,夏春不知道解药在哪,可知那是夏江的独家秘密。
  长苏的母亲是长公主,对于皇室的秘密可能有所听闻,所以长苏知道历代悬镜司有此药是可能的。问题是他要换药必须见过这药才有机会仿冒。仿制也是有难度的,大小形状味道,都要相似,才有可能骗过夏江。
  这就是说,一直被夏江得意的秘密,在长苏那里早不是秘密,他不仅见过了,而且成功的仿制了。这感觉有些奇妙。当然江左盟无所不能,琅琊阁信息灵通。
  长苏准备了十二年进京,他一定深度的研究过谢玉和夏江,对于他们的各自的行事风格,早已经有了应对之策。
  他知道他终会与夏江有对决,所以进京前就准备了仿制品。
  夏江还想着最完美的收官方式,最初想要供词指证靖王,见到了长苏已经知道不可能,又想干掉长苏,又不想让对方死在悬镜司,换作谢玉才不费事折腾,直接干掉。所以如果是谢玉,长苏根本不考虑来了。那就真的要找个地方先躲躲了。
  因为是夏江,才要和他周旋一下。激怒夏江,让夏冬看清师傅的本来面目。夏江本色表演越发精彩,夏冬越能与师傅离心。
  如果这个时候,夏江考虑到自己之前的计划已经不奏效了,最好的方法是止损,改变目标。放弃这次行动。还能保全。
  这时候他对圣心的把握还是有信心的,
  进宫面圣,掌握在皇上面前的话语权,不再与誉王合作。只要皇上认为夏江与党争无关,他就安全了。
  在金殿上他与誉王一唱一和的指责靖王,其实已经让皇上有些疑心了。悬镜司和别的机构不同,他是属于皇上个人的,是绝对不能与皇子们有牵扯的。
  告诉皇上梅长苏死在悬镜司了,受刑不过或者干脆是身体不支,这个假象夏江应该有办法制造。
  靖王自然不悦,夏江只要认错就行了。至于卫峥既然让人营救走了,没有靖王参与的直接证据,自然不好牵扯靖王了。但是悬镜司可以继续搜查就是了。
  唯一的问题是初五那天纪王看见夏冬和卫峥在一起,只能推到夏冬身上,但这这一点有些不好推。夏冬的身份在那里,完全说夏冬是私自行动,有些不好说。
  我一直感觉长苏真正的高明在于,安排了纪王这个皇上最相信的人的证词。
  纪王风花雪月吃喝玩乐,与皇上相处和睦,而且他和夏江誉王素无矛盾,他的话在皇上心中一定是真话。
  长苏策反了夏冬,搬出了纪王,才是最大的手笔。
  对于皇上来说,纪王的话一定是真的,夏冬的行动一定是夏江的安排,不管夏冬怎么说和师傅无关,皇上也不相信。
  对于夏冬来说,她丈夫的死与赤焰有关,如果是恨卫峥可以暗杀,不会大鸣大放的转移犯人。所以夏江解说不通。
  夏江一直不知道夏冬已经从谢玉口中知道聂锋死因真相,还有那封李重心仿写的书信。这是夏江的一个死结,他无法说明夏冬已经与他师徒离心的原因。
  除非夏江能再次找到卫峥,当然难度更大。
  长苏安排纪王和夏冬,就是要坐实夏江参与党争的事实,让他触怒皇上,查封悬镜司。
  这是夏江的两个变数,因为这两个他不可控的因素,才导致他的失败。
  其实他和长苏争的都是箫选对此事的判断,是靖王同情赤焰,还是夏江参与党争。
  本来靖王的倾向人人皆知,靖王也不去隐瞒。而夏江拉了誉王共同在皇上面前指责靖王,也让皇上有了疑心。
  接下来的问题,长苏有纪王和夏冬的相助。而夏江却没有新的底牌了。他交不出卫峥,也没有长苏利于他的口供,没有靖王参与的直接证据。
  只要皇上的天平有一点倾斜,那这个结局就注定了。
  皇上年纪越大,越是担心大臣们倾向于皇子,提早站队。而夏江确实和誉王合作,总是有痕迹的。尤其是在箫选面前二人一唱一和的指责过靖王。如果此案件中,誉王一直不露面,也没有皇后对静妃的发难。可能对夏江反而有利。
  对于夏江来说,只要他不参与党争,皇上不疑心到这条高压线,就是他真的构陷了靖王,皇上也不会就不给他机会了。说来说去,皇上关心的不是民生也不是皇子,是他皇权的稳固。夏江参与党争,是影响他皇位的,这才是他不能容忍的底线。
  如果从头至尾,夏江不拉上誉王,也许结局会好些。不至于输的一败图地。而且整个事件中,芷萝宫的小新是听命于夏江的,离间计的使用,也与誉王无关。誉王的参与就是皇后对静妃祭奠宸妃的发难。也没起到什么作用。
  这个事件夏江完全可以不靠誉王独立执行。拉上了誉王反而造成了党争的事实。
  
  审核编辑: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夏江的漏洞在于莫名其妙的拉上了誉王,碰到了党争这条高压线,而梅长苏恰巧拉到一个纪王,一个只懂风花雪月又乖巧听话的皇弟弟。说到底,这步步心机只是海宴姐姐的设计吧,让一切顺理成章。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 沁芳闸

    我觉得梅长苏的乌金毒是晏大夫解的,而不是调包。

    2017-04-03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