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酌流霞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03   点击:


  
  很多年以后,吴桐进入人生最混乱的时期,才想,也许当年母亲和舅舅对她逃婚的支持,都是有些无奈。他们未必是应和当时的新思想,赞成什么自由恋爱,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想法,不在他们的头脑里。他们当年是因了对方虽然门第高,但年纪比吴桐大了十多岁,而且有一双儿女,感觉吴家为了攀附,是委屈了吴桐。母亲是怜惜自己当年的执念,而舅舅是因了亏欠长姐的一点情意,不愿意外甥女是另一个姐姐。如果对方年貌相当,没结过婚,也许他们就不会支持了。
  陈长风是自己选的,怨不得别人,什么样的路,走了就无法回头了。
  对于陈长风的工作,吴桐知道一点,不想后来陈长风随苏先生另做了选择,人生最风光的时期,却是名誉尽毁,声名狼藉的时光。
  陈长风当时的态度是如果吴桐愿意回老家,他会安排,带走孩子,绝不牵连。吴桐在桐花树下坐了许久,她相信他的为人,当年那副西北望,射天狼的字还在书橱里,他是怎样的人,她懂。
  世事无常造化弄人,一个弄字,让人不上不下。
  她愿意陪他生死与共荣辱共担。
  舅舅给她写了信,劝她带孩子回家,吴老爷死后,吴家已经分家,如今母亲已经住回外婆那里,也是清静。
  吴桐回信夹了一朵桐花。心意已明。
  也有过险象环生的日子,当时他们住在苏先生家附近,同一条街上,这条街上明哨暗岗无数,可一样有枪声响起。
  报纸上新闻里,总有要员被刺杀,显赫一时的人物,第二天就消失了。
  吴桐结婚那年,母亲让她的奶妈刘婶和云翔一起来了,刘婶只一个女儿嫁了人,吴家一直照应着,所以刘婶愿意来相助自己从小带到大的大小姐。刘婶负责照看孩子,有时也盯着厨房。
  吴桐现在听多了,谁家的司机被收买了,谁家的花匠有问题,所以她想干脆只留下刘妈,别的仆人都遣散。
  那天她推开陈长风的书房,他们之间有默契,陈长风在书房的时候,没事不去打扰。书房里的文件太多。陈长风没在看文件,反而是看书,吴桐注意到是《东周列国志》。
  吴桐说了她的想法,陈长风感觉有些好笑,连吴桐这么淡定的性子也成了惊弓之鸟,看来女人做了母亲,就是和以前不一样。他也有些心酸。
  他走过来,在沙发上坐下,声音低沉的说,这些人是我安排的,你放心。
  就要三个字,你放心,吴桐想,就放心吧,这一生就要这三个字。她总是放心他的。
  安全这件事,一直在困挠着陈长风,苏先生已经和施众拍了桌子,施众的两个行动队长一个死了一个换了人。
  陈长风也管安防,但不是明面的。
  后来不知陈长风做了什么工作,有了些变化。
  那天孩子们都在午睡,吴桐在书房里找一本书,陈长风好像有心事,在屋里走来走去,但并没有示意吴桐离开。
  电话响了,陈长风马上接起来,好似这是在等电话。
  因为陈长风没有示意吴桐离开,吴桐就继续找自己的书。最初的紧张过后,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
  对方先说了什么,陈长风说我答应的一定会做到,但双方的底线是,不累及妻儿。对方好似答应了,最后陈长风说,我信得过你,君子一诺,也许我不是君子,但我的承诺我做到。
  陈长风挂断了电话,长长的松了口气,好似是达成了什么协议。
  吴桐看得出他的轻松。
  后来施众那里,和苏先生那里,都发现过被收买的仆人,陈家还好,一直风平浪静。
  只是大年初三那天,做了许久的一个厨房采买,突然要回老家,说家里有急事。陈长风把那人叫到书房,半个小时后那人出来,后来就再没出现过。
  吴桐问陈长风,他是不是有问题。陈平静的说,一点小问题。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桃李花

下一篇: 《 踏实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小说不错,一切都好,就是“的得地”用法有点问题。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