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休闲小品

不管闲事 会死吗

作者:帘外落花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4-01   点击:

专栏作家:帘外落花
 

帘外落花:四川乐山人,网络写文十余年,曾在多家文学网站担任编辑或主编,在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数十万字。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家协会会员,乐山市作协会员,金口河区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少数民族作家班学员。

点击进入帘外落花个人文集


  不管闲事会死吗
  开篇真想来一句:你丫,嘴不贱,会死吗!
  思来想去与我一向好为人师、诲人不倦的风格相去太远,但不直白通俗一点,借粗糙的威力又不能深表对某一种行为的厌恶。
  《嫌疑人X的献身》里,张鲁一有一句台词:到达山顶的路有无数条,我要选择最优雅的一条。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一向努力的作风,也至于处处谨慎,不敢说绝对洁身自好,但为了在这个尘世苟活得更安全,坑蒙拐骗一概不沾,吃喝玩乐也只剩下吃饭喝茶困觉,自我测评下来离“无公害”真心不远了。
  就这样一枚“无公害”伪文青,也难免时常落入生活陷阱,被一些“好心”追逐得蓬头垢面,好不狼狈。
  前日偷懒,去朋友家里混饭,遇到一中年妇女在她家推销保险,与这妇女也算认识。她们聊事,我是可以自娱自乐不需要刷存在感的,打过招呼兀自一边玩手机。郁闷从朋友去厨房做饭开始,妇女热情地把笑脸送我身上,只好放下手机。
  从老公孩子一直问到工资怎么花,这样机关枪一样的问话一向为我不擅长。朋友大概也知道我性格,代我回答了一些。得知我多年单身,这下她可来劲了,在我微笑着以表达礼貌不谈过往的情况下,她对我开启了穷追猛打。
  你遇不到合适的哦?眼光不要太高嘛,不要太挑嘛。你现在不找,以后老了更不好找,有人要就赶紧嫁了吧……
  迫击炮一样的问话追得我美好的心灵瞬间有一万只草泥马从心里爬到嘴边,但,作为一个力求优雅的伪文青,我得忍。把想堵她的话狠狠地咬了下去。
  似笑非笑,礼貌有余地告诉她:“暂时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更适合我,老了的事情老了再考虑。”
  老了,老了没人要了。谁谁谁不错,你别再眼光高了,我给你介绍……在她一脸热情里,我咀嚼着草泥马这个词,冷冷地看着她。从她的表情看得出一时半会没个结束,索性不再搭理,从手机找了一部电影看。
  这下她更得劲了,又问上了:“你晓得不,现在40岁以下得癌症的人四个人里面有一个。”
  “嗯嗯”继续看电影。
  “你买保险没有”。“嗯嗯”
  “你那点保险能搞啥子,你得了癌症就晓得不够用了。”
  本想说她一句:“你咒我呢。”想想不妥,人家为了工作也是蛮拼的,就我这号已经没有太多爱岗敬业精神的人要向时刻保持高度革命工作激情地人们致敬。
  “你想你得了癌症,化疗的时候,好老火哦,还不赶紧投保。”
  “你的意思不投保的人都要得癌症。”话到嘴边我换成了:“如果真得了癌症,我不会去治疗的,因为就我了解的情况,治好的癌症基本是误诊。”
  她对我的话非常不满:“哼,不治,痛死你。”
  我哈哈一笑:“带包止痛片上路,死哪儿算哪儿,行了吗?”那一刻,又有几只从泥里爬出来的草马。
  朋友大概感知到我愤怒的情绪了,走过来插话。她又问上朋友了:“你老公长期在外面打工,你不怕他找别人哦。”
  朋友大度一笑:“他找也无所谓啊。”
  “说得轻松,到时候你哈怕哭都搞不赢。”
  “她就没想过这些,在我们的心中都不会有这些想法。”我愤然插话。
  那个人仍然没看出来我和朋友都很不高兴了,继续说:“你还是要看紧哦,万一在外头被别人勾起走了。”
  ……
  后来还有无限不让人心情愉悦的话题,难得再说,我也没有义务对一个只是面熟的人进行再教育,也就自行关闭耳朵。但隔了几天还写这篇文字吐糟,的确是因为这不是生活里的个例,而且绝对不是我一个人经常遇到。
  这些年来,经常遇到以“为我好”而过分关注我的生活的人,这样的关注说严重点就是窥探隐私,说轻点也是没有界限感。我承认我们是群居的人,离群索居只存在一些高人隐士中,被关心也是很正常的人情冷暖,应该抱以感激。
  但是很多人真的是很无趣,句句话恨不得把祖坟都给你刨出来。我就想不明白了,大姐,生活那么美,阳光那么好,你咋就那么闲,你闲就回家洗衣服晒被子吧,干嘛呀,我又不吃你的喝你的。我吃好喝好嫁好也不分你一分钱工资,更不会请你吃一顿饭,是吧。
  说了这无趣到可恶的人,也说说那些有趣的关心。花子,我的文学朋友。经常在一些聚会中悄悄插进一伪单身男士,她的安排都是我提前不知道的,只在聚会散后花子让我发表观后感时,才知道这家伙又上了一道“相亲菜”。虽然花子这道菜回了无数次锅不见任何效果,她依然乐此不彼。但花子这样的行为没让我承受尴尬和不妥,每次想起都是暖暖的感动。
  总的来说,我们活在一个温暖的社会,但是很多人在关心别人的时候真不懂得把握界限感。界限感是一个不太容易操作的词语,我们的界限感有点像做饭,在少许盐少许油的磨合中进行了无数代,可惜的是越进化,走路都让机器代替了,呼吸都有空气清洗剂了,人和人咋还理不清楚呢。
  精力好去马路护老太太过马路嘛,不要总关注我们这些有点小爱好、小情趣,想活得小自由的人。我知道这篇文字出来,铁定不知道得罪多少人,尤其在我居住的小县城,无处不在没有界限感的人,包括我也经常劝人生二胎。
  说了这么多,一下醍醐灌顶了,今后再不劝人生二胎了,但我这是响应国家需要,对吧。
  行文至此,拜托各位大爷大娘大姐,只要没有裸奔上街伤风败俗,请不要关注我穿什么吃什么,谈恋爱睡觉这些事了。是吧,这年头,谁还愁嫁不出去啊,只看我高兴不高兴。
  那个,谁,来,我有一个恋爱要和你谈谈。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愚人节快乐

下一篇: 《 主动

编者按:
散文主编   沁芳闸: 本来热心是好事,但得掌握一个度,何况有些人是别有用心,想推销她的保险。你沉默了,你拒绝了,可她照旧不依不扰,非得让你感到愤怒为止。世间就有这样的人,倒是成全有了这篇小文,不然一顿饭吃过也就忘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渭雨轻尘

    这样的人卖保险,实在入错了行啊。不过她既然敢于如此,说明还是有市场的。那些没事儿就扎堆搓麻或者家长里短的,可不就喜欢这样么?文章结尾让人忍俊不禁。

    2017-04-02

    回复

  • 沁芳闸

    落花愤怒了,这种人或许一开始就应该明说,不然真是没完没了。

    2017-04-01

    回复

    • 帘外落花

      @沁芳闸 嗯,我生气了说不出口,但是会写出来

      2017-04-10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