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地上霜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31   点击:


  云翔一直感觉欠了姐姐的。
  那年姐姐出阁,他也隐约感觉是他出国的费用有关,他不能接受这个安排,他已经毕业可以谋职,他不要姐姐的聘礼。
  家里那段时间很热闹,吴家给的聘礼高,以前典当的抵押的都收了回来,家里出出进进的都是亲戚,有帮忙的,有恭维的,有来打秋风的。母亲不长于此事,都是姐姐,一面置办嫁妆,一面应付这些事。她美丽清冷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言谈举止没有高兴也没有不高兴,好像一切就是这样子。
  云翔好容易找了个下午,没人打扰的时间,和姐姐说他不出国了,他挣钱,让姐姐退了亲、姐姐笑了一下,半是安慰半是冷静的说,你找什么工作,当老师,你挣的钱,能把家里的田地赎回来,能为父亲寻书问画吗,能给母亲弄回她的陪嫁吗。我们家父母就这样了,一个风花雪月一个不谙世事,只靠我们了。我能帮的就这些了,给了你出国的机会,以后家里的担子会落在你身上,咱家能不能让人看得起,我管了前半段,后面的戏是你唱了,真正的担子在你身上,你争了气,我的苦才不白吃。以后家里还有我,都要靠你了。
  云翔低了头,他还是替姐姐委屈,神仙一样的姐姐,哪里是吴家能配上的。
  姐姐好像知道他的心事,淡淡的说,你也不要小看了吴家,几十年前,谁知道吴家,现在谁不赞叹一声,两代人的经营有模有样,人家是在往上走,兴旺着呢。这满城里,想进吴家的不知有多少人家。若不是他家看咱家书香二字,也不选我。既然他们敬了一个书香,我的日子不会太难。
  姐姐出阁那天,他离开了家乡。
  后来他始终记得他的担子,家里和姐姐都要靠他了。
  他不仅学问好,人缘更好,那些人有那些背景,爱什么不爱什么,他都清清楚楚。
  他本来有个女同学,关系极好,可是后来他还是放弃了,另娶了本省一位要员的女儿。
  他的姐姐为了家庭交出了幸福,他也一样交出了选择。
  他一回国就是大学的副校长,起点极高了,他并不想入仕途,但要有仕途的关系。他还是想在学问上有建树。
  妻子原也温柔安静,对他极是仰慕,夫妻二人互敬互谅,他是要给岳父面子,妻子是真的爱他。
  隔了七年,才见到姐姐,吴家对这位新鲜出炉的名校副校长,自然极是尊重礼遇,以云翔的年纪自然大有前程,就是他那个岳父,也让人不得不礼让三分。
  姐夫亲自领他去梧桐院,在院门口见到一个小姑娘,眉目清秀,眼睛和姐姐一样明亮,有秋水之痕,他一下子就抱起来她,你是雪儿,小姑娘点点头,你是舅舅,我在娘那里看见过你的画像。
  他紧紧的抱着小女孩子,这一生他能做的就是照看好姐姐的孩子。
  吴家本就礼遇梧桐院,自舅爷归来,更是如此。
  只是云翔意难平,那个牡丹院,那个管理着吴府生意的二姨娘,她有四个儿子呀,姐姐的未来让云翔忧心。
  幸而有个大小姐,看的出来,姐夫是真的宠着大小姐,那种宠爱完全是要星星不给月亮的娇纵。反而是姐姐对长女的管束极严格,必须懂礼,不能出恶言,女红必须要会。小姑娘扎花弄破了手指,眼泪汪汪的,姐姐也毫不客气,必须绣完牡丹花才能出去骑马。
  见了云翔,小姑娘总是告状,母亲管的太严格。字要写好,花要绣好,都是急脾气的大小姐头疼的事,云翔还没开口,姐姐就开了口,已经让家里惯的上了天,再不约束一下脾气,如何了得,你看她的性子,哪有一点稳当。
  云翔无语,只是悄悄的给外甥女做鬼脸。
  他也惯着雪儿,小姑娘太像姐姐的样子,除了比姐姐厉害,眉目太像,尤其是眼睛,完全就是翻版,他像补偿姐姐一样娇惯着她。
  领她去大学校园,给他西洋的服装和洋娃娃。
  妻子说,他对自家的孩子,都没有对雪儿那样宠爱。
  那年吴雪为婚事闹腾,他原是出手的,他和姐姐说了,他不怕对方,他有办法让对方息手。可是姐姐劝他,吴家一心攀附,聘礼已收,若真是应抗,也不是事。看女儿的态度吧,对方若论条件是大了几岁,又是续弦,自然有些委屈,但对方也是个人物,虽是继承家业,却也更上了一层楼。云翔惊讶,姐姐,现在不比当年,不要让雪儿走你的路。
  姐姐轻轻叹了一声,我的路不是我选的,可是也安稳了一世。雪儿的性格你知道,她若是听了家里的话,到是能平平安安的,她若是由着性子折腾,自然是顺心,可一生恐怕起伏不定,未必是福。
  她父亲太宠她,她受不得一点委屈,一点不顺心,可人生你不受点委屈,哪来顺当。她太年轻,只想凭心,哪有那么多心想事成。
  云翔无语,姐姐的话,好似有理,可是有哪里不对,今夕何夕,他不要雪儿是另一个姐姐。
  可是姐姐警告他不许多事,看女儿的态度。
  雪儿找他的时候,说了她的计划,她需要的是舅舅的配合。她要办嫁妆,总有人跟着,她要舅舅帮她买好上海的船票。云翔半是担忧半是安慰,他替她安排了上海的差事,去大学工作。也写了信,让人照应。雪儿没要他的钱,她说她有父亲给的办嫁妆的钱,应该能花费几年。
  那一夜云翔的车在吴家后门,他不知道雪儿如何离开吴家,毕竟吴家两个门都有个看守,后门在十二点以后开了,雪儿提了箱子走了出来。云翔上前,你怎么出来的,雪儿笑笑,娘给打开的,没人敢多事。
  在码头,云翔有些后悔,没安排人送一下她。
  雪儿好像明白他的心事,舅舅放心,我和爹去过上海,你不用担心,我以后都要靠自己了,如果自己都去不了上海,还不如回去嫁人呢。
  您要帮我办点事,在上海给我一套完整的档案,一直在上海生在上海长,名字叫吴桐,吴雪这个名字再不能用了,我爹会收回的。
  云翔点头,这我能办到,你放心走吧,你母亲我会照看,有我在,吴家不会为难母亲和小妹。
  看着远去的轮船,云翔想,也许姐姐的话有道理,安稳一辈子也是一种选择,现在雪儿做了另一种选择,她的人生也许风浪不止。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烟雨中

下一篇: 《 霜雪明----细如愁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安稳有安稳的祥和,折腾有折腾的甜蜜,人,这一辈子能跟随自己的心走,也是幸福。因此,不管是已经消失的吴雪还是依旧活着的吴桐,于她来说此生无憾。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