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文评艺概

琅琊榜---营救卫峥项目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30   点击:


  这件事对方的影响巨大。
  主攻方人员:夏江、誉王、般弱、皇后
  夏江有悬镜司,般弱有红袖招,皇后是后宫之主,誉王需要在皇上面前扇风。
  营救方人员:靖王、梅长苏、夏冬、言候父子、纪王、药王谷、靖妃
  靖王需要出动巡防营
  长苏需要出动江左盟
  夏冬作内线
  言候父子搅乱夏江的心态
  药王谷冲进悬镜司制造混乱
  靖妃查出夏江的内线小新
  应该说双方都是倾全力上阵。
  项目目标:
  主攻方:搬倒靖王、静妃
  营救方:营救卫峥,搬倒悬镜司,让誉王失势。
  这完全是一场攻心战。
  夏江是诱敌深入
  长苏是将计就计
  项目运营中,最怕是变故。一定掌控变数。
  长苏的安排是让言候父子请夏江前去城外喝茶谈心。夏江欣然前往,言候的钓饵是他儿子的下落,他明知是计也要去,而且他也要让对方冲进悬镜司。
  夏江为了璇玑公主,严重伤害了夫人(师妹)。寒夫人携子出走,既对丈夫的移情别恋伤心,又对自己帮错了人而后悔。那位公主极会演戏,装可怜打动了寒夫人,被营救出去(箫选杀了玲珑公主,却对璇玑公主没防范)。
  璇玑夫人应该是收了般弱和四姐两个徒弟,所以夏江极信任四姐,与誉王的联络指名由四姐负责。般弱心志坚定,只是资质一般,所以很多重要的资源,公主交给了夏江。而四姐资质不错,但是意志不坚定,所以红袖招给了般弱。
  谢江的往事追一追,也有故事。比如他和言候从前应该是故友,也许他和林帅也是朋友。言候说夏江的故人清理的只他一人了。言候家地位特殊,言候不掌兵,不在皇上的疑心范围。言后无子,没有皇子的纠缠,所以言家相对安全系数高些。夏江所行之事,皆是合了皇上的意,才可成功,他本身对那些世家并没有生杀之权。
  夏江看人的眼神一向冰冷,世间唯一牵挂的只是儿子。在寒钟观门前,他看豫津的眼神格外温和,是想起了同龄的儿子吗,那一份对豫津的柔和不像是做假。
  接下来的会谈,并不愉快,言候负责激怒夏江,夏江负责展示自己谋划的高明。
  言候棋高一招,谢江心乱,果然中计,带领江左盟的队伍到了卫峥的真实关押处,卫峥被营救出来。第一个回合,长办赢。
  高手过招,一局不定输赢。
  夏江也没想着一招就能功成。他的第二招是卫峥在哪不重要,只要皇上发落靖王即可。
  这时候,靖王闪亮登场了。
  被长苏预先打了预防针的靖王,表现不错。词锋严厉逻辑清楚,把夏江泼出来的水成功的泼了回去。最佳指责:你不把人放在守卫森严的悬镜司,而是放在没有守卫的大理寺,你是想让人救呀,还是不想让人救呀。
  二人的目的都是让皇上疑心。
  夏江让皇上疑心靖王参与营救。靖王让皇上疑心夏江构陷,并参与党争与誉王合作。
  都是箫选的两条高压线,谁碰谁死。
  伏笔出场。
  静妃私祭宸妃,被皇后发现,回明皇上。本以为稳操胜券,却不知那是皇上许可。誉王系都低估了宸妃对皇上的影响力,十几年后,皇上梦见旧人,自然不能和皇后谈这个心,于是他们不懂皇上的心。
  以静妃之聪慧,既然一查追查小新的事,如何还会放任小新在自己的房间随意出入。应该是故意引小新上钩,好解决这个隐患。点醒靖王。
  皇上大事化小轻描淡写的处理了私祭事件。让誉王系的谋划落了空。
  皇上既然不恼静妃,而夏江又拿不出任何靖王参与营救卫峥的证据,自然不会责难靖王。
  于是争夺战进入第三个回合,
  夏江提出调查梅长苏。
  长苏进入悬镜司,把夏江的注意力吸引在他身上。是为了豫津和纪王的行动。
  故意让纪王看见夏冬和卫峥在一起,坐实悬镜司借卫峥构陷靖王之实。(长苏的目标是人要营救出来,还要给皇上一个解释人是怎么营救出来的,为何与景琰无关,那是因为夏江构陷,而且要让皇上相信夏江把人藏起来了,人在哪里也与景琰无关)
  纪王不理朝务,只是吃喝玩乐作个快乐闲人,他的话皇上最是相信。
  这一下算是对卫峥被营救事件作了个结论,靖王没有参与,分明就是夏江和誉王联合的构陷靖王之计。有了这个结论,皇上必不容夏江。他不是替靖王伸冤,是暗恨夏江涉足党争。于是悬镜司被封,夏江入牢。
  这个时候,长苏的伏笔发生了作用。把私炮坊被誉王所炸的真相查明上报。皇上恼怒,将誉王降为二珠亲王。
  现在格局大变,靖王是七珠亲王,誉王成了二珠亲王,圣心分明,誉王落败。
  夏江失败的原因分析:这个针对靖王的方案还是很厉害的,指向分明,深知靖王之心。而且成功的一度离计了靖王和长苏的信任度。
  但问题也极多,内部不和,夏冬的弃暗投明,大大的削弱了悬镜司实力,一个部门不齐心,是失败的必然。皇上就是因纪王指证夏冬和卫峥在一起,才相信这是夏江的圈套。因为夏冬的立场就代表了夏江的立场。
  而般弱的目的和誉王不同。誉王是打倒靖王,而般弱是为了大梁内乱。
  夏江系过于自信,一个计划中目标太多,一会儿是针对靖王,一会儿是离间计,一会儿是打击静妃。线头太多,反而容易出错。
  第三个回合还是长苏大胜。
  至此,营救卫峥项目大获成功。
  卫峥事件是个突发事件,长苏也是仓促上阵,见招拆招将计就计。
  在一条主线的走势中,要适当的加入伏笔,在合适的时间出场,增加力量。
  比如私炮坊事件,如果不是誉王与夏江合作构陷景琰事败,皇上未必那么恼火。合适的时间合适的事件,才能增强效果。
  如果不是皇上要留下誉王制衡靖王,作为一个棋子的誉王,才保留了亲王身份。但誉王的实力已无。
  这次事件,本是靖王的最大危机。夏江系就是按着靖王的喜好量身为靖王打造的挖坑行动。幸而长苏识破将计就计,反而一举把誉王和夏江埋了,扫清了靖王上位的最大绊脚石。
  危机处理的好了,就是机会。所以危机管理很重要。
  静妃身边的棋子
  静妃在深宫三十多年,有了皇七了,仍然只是一个嫔,地位很弱了。皇七子一直被放逐在外,不受重视,远离朝堂。
  就是这样一对母子,根本看不到任何曙光,即使是这样,秦般弱也安插了眼线小新。可知在宫里处处都有滑族的探子。对于他们来说闲棋就闲棋,哪怕是冷门也要有人,也许会有意料之外的作用。
  般弱领导的人似乎都是女子,看来她准备用半边天的力量就让大梁亡国。
  小新在静妃身边多年,混的也不错,经常出现在静妃身边,前景是不错的。靖王参与夺嫡,静妃进入皇上的视线,升级为妃。芷萝宫一下子成了黑马。
  尤其是靖王成了七珠亲王与誉王平级,前景不可限量。
  四姐入宫见小新的时候,还婉转劝说,趁着限的不深,没沾过血,能自由就自由。实在不行,敷衍一下即可。她是好意,四姐是想过平平静静的日子,不愿意为了旧时仇恨,搭上无数人的生活。可惜小姑娘白长了一张机灵面孔,却一根筋,一心要干大事立大功。
  明明靖王有入主东宫的可能,那样静妃就是未来的太后,太后身边的大宫女,那都是掌事姑姑。这样美好的前景,都没令小姑娘心动。
  让小新离间景琰与长苏的关系,是夏江的计策,是为了卫峥事件能一击攻陷靖王。所以能用的力量都用了。
  小新的话果然起到了效果,直接让靖王对长苏离心,才有密道断铃那一章。
  如果只是那一次,静妃纵然疑心,也无证据。小新还能在芷萝宫立足。
  小姑娘贪心不足,上封要求的事要做,没要求的事也要做。
  她见到了静妃为宸妃立的牌位,马上感到机会来了,密报她的上级,大有再立新功的兴奋。
  这一点让人齿冷。
  她在静妃身边多年,静妃对人温和,是一个好主子。人与人相处多年,静妃并没有任何地方伤害过她。她深知扯上宸妃,静妃将是什么命运。按以往皇上的处理手段,性命不保都有可能。
  只是为了她的新功,小小年纪的小宫女,不惜踩着主子的性命往上爬。如此冷血,真是秦般弱的风格
  当然聪明反被聪明误。
  静妃行事是经过皇上批准的。
  而且对于出卖主子的行为,皇上大为恼火,当场就要杖毙,还是静妃求情留了她。那一刻,她才知道什么叫害人反害已,脸都白了。
  静妃留下她,是为了让她对景琰解说夏江的离间计,好让耿直的王爷醒醒恼。
  以静妃的智慧,既然疑心于她,自然会有防范,根本就是故意让她发现宸妃的牌位,好让她自己暴露。这颗钉子早点清除才是必须的。
  纪王是用来作证人的
  长苏做事用人,是用到了妙处。
  如果说皇上最相信谁,那一定是纪王。
  纪王伪装的极好,吃吃喝喝,听听曲看看舞,风雅消遥。不参与任何党争,偶然进进宫,陪皇兄聊聊天,说说美食。人也通达,也会哄皇上高兴。
  头发越来越白年纪越来越大的皇上,到了这个年纪,也愿意表现一下兄友弟恭的戏码。唯有纪王乐得成全,对于一个没有任何野心的皇亲,当然让人放心。
  而长苏应该深知这位舅父,纪王决不似表面那样凡事不管凡人不理。那个庭生就是他给营救的。当年受祈王案牵连那么多人,多少人躲开了,他却营救这个孩子,用的理由就是都是一家人。在他眼中,祈王被定了什么罪,都是他的侄子。
  长苏让纪王做了两次证人。
  一次是在杨柳心,何文新事件,就专选了纪王在场的机会。为的就是日后,誉王不好直接庇护何尚书。
  第二次纪王充当了扳倒夏江替靖王正名的重担。
  营救卫峥是一个大计划,不光要营救成功,还要收场,给皇上一个理由,如果卫峥不是靖王营救,那么是谁在其中担当了角色。反戈一击,推给夏江才合理,是夏江构陷靖王,原因是他参与了党争,站在了誉王的队伍里,这才能把景琰完全洗脱出来,也能让夏江自食苦果,他想用卫峥给靖王挖坑,就让他自己跳进去吧。
  让豫津这个纪王的音乐朋友,却请纪王看望宫羽,然后恰巧遇夏冬和卫峥在一起,坐实了夏江让徒弟转移卫峥嫁祸靖王的事实。
  纪王眼见为实,把看到的说了出来,他不过是说句实话,并没有虚构故事。安排故事的另有其人,他只需要讲出看见了什么就好。
  果然纪王进宫对皇上说了所见,皇上这才恍然大悟,加之夏冬的一番言词,让皇上深恶了夏江,相信了靖王。这才达到了长苏的目的。
  长苏是太了解这位心存善意的舅父了,所以才会时不时的让他客串一下证人的角色。
  乌金丸
  虽然营救卫峥靖王的姿态最高,诚意最深,但是策划执行出力的都是长苏领导的江左盟。靖王的任务只是在金殿上展现了一下他超卓的口才,令夏江和誉王都惊叹,原来靖王口才如此之好。
  皇上还是给了靖王面子,靖王府的人在要告知靖王之后才去配合夏首尊的调查。而长苏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不是皇子,只是一个草民。
  没有长苏参与营救卫峥的任何证据,他一样被带进了悬镜司。夏江的这一步,本在长苏的意料之中,他也愿意牵制一下夏江,好让计划进一步执行。卫峥被救,只是双方斗争的第一步。
  夏江本想在长苏身上找到靖王的缺口,但闻名不如见面,见了霁月清风的梅宗主,他就知道斗不过人家,唯一的利器是悬镜司的毒药乌金丸了。他耐心的对长苏说,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长苏的生死在他手中。以性命相逼,是最直接干脆的。
  我们一直在猜测,长苏吃没吃那颗药,会不会被长苏调换了。
  第一:长苏是知道历代悬镜司都有此毒药,他既然准备进此地,自然会做防范,夏江的狗急跳墙,自然会拿出毒药,那么长苏事先会做破解之法的。
  第二:大业未成,长苏并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说实话,他要是死了,真不敢保证水牛能独立完成夺嫡工作。
  第三:夏江第一次逼他吃药的时候,他是巧语把药拿到了手中,到最后夏江把药灌进他口中,中间有很长一段时间。药脱离了夏江的掌控。二人又聊了半天话,甚至长苏还故意提及祈王激怒了夏江,逼得夏江情绪冲动,自己去灌药了。这其间,长苏自己可以换药,他把药放在石桌上,飞流或者甄平都能完成这项工作。夏首尊从石桌上拿起的药,是不是他瓶中那一颗。真的有了想象的空间。
  长苏一直拿捏着毒药,与夏江提及旧事,提及祈王和赤焰军,激怒夏江,证明长苏是情绪控制的高手。他和夏江接触不多,却成功的引导了夏的情绪。夏江虽然在构陷案上大获成功,但也一样是他的弱点。旧案若翻,他也是没有容身之地。
  而且这段话恰巧让夏冬听见了。
  夏冬一直不明白悬镜司的首尊,为什么要折腾一个构陷案,和皇长子赤焰军斗争。长苏给了一个理由,贤明的祈王曾上书裁撤悬镜司,动了夏的大蛋糕。悬镜司是夏江的天下,有了这个部门他才能帮助情人折腾大梁,所以悬镜司是夏江的地盘。
  综合般弱与四姐的对话,当年的旧案由滑族璇玑公主的影子,是替滑族报仇。四姐说大梁死了一个皇长子和七万赤焰军,这个仇也算报了。
  夏冬亲见师傅给犯人喂毒药,师傅曾经的光辉形象彻底破灭了。这为夏冬在皇上面前配合纪王指证夏江构陷靖王打下了坚实的心理基础。
  夏冬毕竟是夏江的徒弟,让徒弟背叛师傅是有心理压力的。亡夫的死,今日的所见,让夏冬对师傅不再有幻想。
  所以乌金丸的另一个用途,就是打破夏冬的幻想。让她看清夏江的真实面目。
  后来江左盟的解说是火寒毒融化了乌金丸的毒效。这个理由,也许是为了给靖王一个说法。总不好说是长苏换了药吧。靖王这个人太过耿直,有时候对于策略不太懂得。
  当然靖王对于身在悬镜司的谋士也有担忧。林殊的副将营救出来,那是江左盟的功劳。现在他放心了卫峥,而策划者还在牢里,他自然难以安心。他全身而退,却把苏先生折了进去。所以长苏在悬镜司从容入眠的时候,靖王宽袍大袖的在府里走来走去。
  他此时应该明白长苏当时在会议上那最后的欲言又止是为了什么,那时候,长苏已经知道夏江的策略,失败后,必然拿他这个草民出气,他完全是夏江落败的出气筒。
  夏江不肯吃亏,就算失了卫峥,也要找点心理平衡,他要梅长苏的命,给靖王一点亏吃。
  当然夏江胜券在握的乌金丸并没有让他达到目标。长苏总是会给他一些意外。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推荐: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琅琊榜--坑人的“贵人”

下一篇: 《 琅琊榜--夏江的自负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分析头头是道。月涵是不是编剧啊,哈哈。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