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执高节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30   点击:


张亮的身体一直不错,还是例行体检的时候,查出了问题,这一查出来,就马上让他住了院。
上面做李波的工作,请他劝劝吴桐,多年来张亮对吴桐一直非常关注,对和君也极好,现在人到了这个时期,是不是让吴桐成全张亮的心意。
李波犹豫不知如何开口,但想到他不开口,等别的领导开口,反而让姐姐为难。于是他约了吴桐在医院门口见面,他看望了张亮,张亮的气色还好,人还是一向的乐观,只是眼神有些茫然。
在医院门口和吴桐说了张亮的情况,吴桐说考虑考虑,李波特意说你别有负担,你做了决定我都能应对。吴桐买了束花,找了个瓶子插好,张亮还是微笑着,说谢谢。还是你送的礼物好,那些东西我也吃不下,你给孩子带走吧,这花好,让人看着敞亮。
吴桐找了舅舅,让他帮忙请个专家,她记得舅舅有个留学的同学的叔叔是个大专家。
专家请来了,他给张亮做了会诊,他的决定是三五个月之间吧。
李波的压力大了起来,他们都劝李波再做做吴桐的工作。吴桐一直很烦恼,现在的拒绝有些冷漠的意味。她外表冷漠,内心并不是如此。
李波和陈长风提了,他不好在彭家饭店谈,做了些简单的化妆,在常顺的小院子里聊了几句,李波的意思是如果吴桐实在不同意,他干脆找人把吴桐先调到外地吧。过两年再调回来。

陈长风(常顺)沉默了几分钟,只说,不以名份为重。
吴桐听了李波的转述,她明白了,陈长风是劝她同意,就是办个手续的事。
吴霜到是一直劝姐姐同意,一则可以让张亮完成心愿,二则李波能和领导交差,三吗,吴霜说对于姐姐来说,以后档案上有张亮这个前夫,对姐姐一家都是一种保护。
电光石火间,李波明白了陈长风为什么会同意。
吴桐终于点了头,张亮自然高兴,于他来说,心愿达成,也是一件安慰的事,虽然只是一个名份了。他也是聪明人。
领证的那天,张亮特意请人给他化了妆,气色看起来好些,他精神极好,让人感觉不是一个病人。
办了手续,就让他马上回了医院。
在李波的车上,他说这样多好,你是我妻子了。以后你的孩子,也有个模范做父亲了。
开车的李波手抖了一下,吴桐有些伤感,未解话的内容。
张亮每天都是喜悦的,吴桐来的时候,精神更好些,他喜欢听吴桐念报纸,说她的声音好听。

一个月后张亮去了。
组织上把张亮的东西给了吴桐。
收拾张亮的相册时,吴桐发现了一张老照片。照片上的女子是吴桐在大学的样子。吴桐有些惊讶,难道张亮当年就认识她。
李波看了那张照片,他想起来,如果按年代推,那时的张亮是在吴桐的学校任职,当助教。

霜雪明---清且安
张亮的后事自然有组织的人安排,也要吴桐配合,她现在是家属了。
从一七到七七,吴桐都去祭奠,有人说吴桐重情,有人说果然如吴桐当年说,她克夫。吴霜听了大怒,和人争论,是张亮生病,吴桐才嫁的,不是吴桐先嫁的,因果不要弄反了。每到这时,吴桐都拉走妹妹,久而久之,议论的人少了,人们到感觉吴桐温厚,虽然人清冷些,但心地到是厚道。
吴桐另有感叹,张亮对她有情,她愿意成全他的心愿,而他的心愿里,其实也有对她的保护。
李波劝过吴霜,人们说什么随便吧。吴霜不服气。李波心想,有了这个说话到还省些事,免得又有人介绍。不过可以安省几年,毕竟张亮刚过世,又是干部。
李波和吴桐一起整理的张亮的遗物,从那些旧照片里,李波意识到当年的张亮的确是见过大学时期的吴桐。
自己在上海的上级并不是张亮,但张亮是知道自己去上海时必须带吴霜去,就是因为吴霜有个姐姐的身份特别。初去上海时,吴桐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吴霜正是花信年华,天真活泼,姐妹二人,一静一动,一雅一闹,还不觉二人相像,现在吴霜也做了母亲,人也沉静许多,姐妹俩到是有相似之处了。
所以张亮可能是知道吴桐的真实身份,那他也判断出了吴桐的第一任丈夫是陈长风, 不是档案里的什么老师。
吴家是有过贡献的,陈长风当年做过一些有益朋友的事,后来死了。而岳母卖了城外的田支持了他的工作,这些都是得到过上级的肯定。
对于上海之外的人也许不熟悉陈长风的名字,他刻意抵调,不上报纸不出风头,可是谍战圈的人,岂会不知。张亮自然知道,所以他最后坚持和吴桐结婚,实际上是给了吴桐的身份一个保护色。现在吴桐的前夫是张亮了,人们说起吴桐只会和张亮联系起来了。
七七那天,下着细雨,吴桐还是去了。
她离开的时候,遇见了常顺,有些惊讶,常顺做了些化妆,帽子压得极低,腿也瘸得不明显,如果不熟悉的人,认不出来。
他路过吴桐,只说了句,我和他说句谢谢。
李波一直在想,张亮也许真是吴家的贵人吧。
李波是知道田婶的事,他有些哑然,没想到陈长风成了常顺,还有人惦记。
他没和吴桐说,不想多事。
还是小彭老师和吴桐提了起来,说可惜了。老彭也是叹息。常顺成不了家,他总感觉欠了人家似的,一心想要自己的老伙计有个归宿。
小彭老师脱口说老常连吴姨都配得上,让老彭骂了几次,他不好说什么了。他也奇怪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其实是不般配的。除了他没人那么想。
有天梦里醒来,他突然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想了,是两个人安静淡定的神情,他看见一次吴桐在厨房里帮忙 ,一个切菜一个递菜,有一种奇怪的默契。二人无话,可是感觉就是和谐。老常的脸没有表情,可是小常记得吴桐的是微笑的。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东风面

下一篇: 《 烟雨中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小说把该淡化的都淡化了,背景也淡化,我们看到的故事,只是人和人的关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