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之长婉约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28   点击:


  
  在上海的时候,和君六岁那年本可以入学,陈长风说时局这样,晚一年吧,一晚就是第二年,离了上海,所以他没有在上海上过学。当时他的名字是二郎,大名没人叫起,都不知道。见过他的人也不多,陈长风一直低调,家人从不和他一起公开露面。
  和婉入学时,陈长风让写的是吴婉随的母亲的姓。姐弟二人都是离开上海之后,吴桐坚持让她们用了陈姓。
  和婉的记忆中,她小学换了三个学校,中学的时候一年一换,都是父亲的坚持,不想让和婉在一个地方时间太长,不让她和老师同学熟悉起来,所有的家长会什么的都是吴桐去,后来都是请李波这个姨夫出面。陈长风从来没有以家长的身份出现过。
  多年后吴桐想起来,一直疑惑难道陈长风早就知道会有后来的事发生吗,所以不让孩子们和他有公开的关联。
  李波和吴桐聊过,和君好说些,没什么人见过他,和婉只要不去上海应该好些,反正她当年以吴姓命名,多次叮咛和婉,以后有人叫她吴婉都要说认错人了,对于来自上海的人尽量回避,马上告诉家长。
  和婉一口答应,早几年她在外一直少开口,在家里练习本地话,尽量不让人听出她的上海话来。
  有人疑惑她有南方口音,她就说小时她的语文老师是南方人,所以学了些。
  一直很平顺,大学的第一年新生报到时,有个男生盯了她很久,看了她的报到单说,你和和我一个中学同学很像,她叫吴婉,和婉装糊涂,认错人了吧,长得像的人挺多的。
  那个男生还是有些不确信,说话的声音不像,样子真有点像。是呀,和嫁离开上海还没年,模样和当年还有些相像的轮廓。
  她就装糊涂,后来人家问她去过上海没有,她一口说没有,她一直在这里。那个男生看了和婉的档案,小学中学都是在本地郊区一个学校。
  对方最后承认认错了人。和婉没和母亲说,她不想让母亲担心。和小姨夫说了,李波说应该没什么,毕竟那个孩子是一个人在本地,从上海考学过来,他也许真的认为看错了人。只是和婉不要穿和当年同类型的衣服。别让他在有熟悉的感觉。和婉想当年不过是一年同学,怎么对方的记性这么好。
  那时候她很低调,听了父亲的话,不参与学校的任何活动,也就是在这里,才活泼了些。
  在大学里,幸而不是同系,有时遇见也说几句话,那个男同学对她很热情的样子。
  和婉知道,她的名字中还有一个婉,幸而当年用的是宛,而如今用的是婉约的婉。
  就这样吧,她明白亲人们顾虑什么,不过当年中学时期开的家长会都是小姨夫去的,那个同学连母亲吴桐都没遇见过。
  大学毕业时,那个同学向和婉表达了好感,和婉说家里已经有安排了,李波通过关系没让那个孩子留校,让校方出了个学习优异品行良好的证明,把他分回了上海的一所大学。
  有些人有些事,过了就是过了,不能再相遇。和婉一直都知道,很多人和事,都是她生命中的过客,她最思念的人,也许都不会出现,她要知道当年的往事,现在都不能追问,也许有一天,她可以问问母亲和小姨父,当年的事,她的父亲在哪里。
  她分到了学校当老师,回了上海的同学,给她写信,和婉都是三封回一封,不热情不完全拒绝,尽量自自然然的。其实她对那个同学也有好感。
  有些人在心底
  有些梦在远方
  所有的祝福与牵挂
  都和云彩一样
  飘过了天空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霜雪明之一分钟

下一篇: 《 霜雪明之落叶深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上海的点滴,于和婉来说终不过是场梦,只是那个梦里有她的父亲。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