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霜雪明之一分钟

作者:月涵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7-03-28   点击:


  
  只是一分钟,差了一分钟。
  爆炸的时间提前了一分钟,陈长风没有在计算好的时间跳水,幸而他已经离开了爆炸的中心点,也受了伤,凭着最后的清醒和冷静,他跃进了水中。
  原来的计划是跳水后,游到附近的一个浅水滩,然后通过特殊方式出国整容,没想到爆炸解决了容貌和伤了腿,虽然达到了目的,可是失控是最可怕的事。
  在附近的山里找了些草药,在山洞里隐藏了一段时间,伤口稳定后,他才敢出来。
  没有马上离开,通常情况下要迅速离开事发点,他想他的样子,别人是认不出来了。回到他原先安置的一间民房,灰尘满屋,这里面有一些旧衣服,院里石板下有一把枪和钱物。用那些钱,找人办了一个新的身份,有了一个证件,现在他是常顺了。
  常顺又回到了重庆,他要弄明白那一分钟是怎么回事。
  于他来说,心细缜密步步为营,一生所怕者,就是失控。
  他观察了骆处长一段时间,骆的行动如常,没什么变化,他通过田家旺对骆的生活习惯和喜爱一一掌握。
  从直觉上他感觉不是骆的问题,那个写有十二点的纸条,骆是可给可不给。他早年布这步棋,并不是希望骆能透露什么,他只是希望,骆不刻意隐藏什么就可。所以骆没必要骗他。
  十二点的时间,是他计算过的,实施爆炸的区域,和当时要没有船只经过,而后在天明时才有船出没,水域附近最好出过沉船事故。
  常顺设法靠近码头,找了个苦力的活,这里的苦力都是归一个帮派管理,他们那些外来的要被抽成。幸而伙食不错。常顺为了奉承他的头目,干脆把工钱都给了对方,只求一个轻省的活计。那个头目看他年纪不小了,又是个瘸子,脸还被炮弹弄伤了,有些可怜他,又见他如此上路,便让他在船上点数。
  他有机会接近了船里,观察这艘和出事的一样的船。终于那天,他听见管事的对那个小工说,船上大厅的表要上些油了,弄好后,按惯例要拨快一分钟。他心里惊讶,问这是为什么。管事的说,他也不知道,他们东家定的规矩,他们家船上的表,都是快一分钟。好似是主家以前晚了一分钟,误了什么事,此后就有了这个规矩。
  当天夜里常顺离开了,他明白了,他百密一疏,在船上检查的时候,没有核对时间。
  经历过这一次,他反复说细节决定一切,再不能有这样的错误了。
  多年后,他改了很多习惯,只是随手的那块表,一直带在身边,他有看时间的习惯。
  
  
  审核编辑:粒儿     推荐:粒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蝴蝶梦

下一篇: 《 霜雪明之长婉约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粒儿: 一分钟,一分钟便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甚至于性命。倘若向来行事缜密的陈长风,不疏忽那一分钟的话,或许一切便按他的计划推行。但,能活下来也是很好的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