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中篇小说

【红尘有你】维也纳情书3 沙龙

作者:行吟者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4-04-05   点击:


  
  谢寥沙,亲爱的,我想把这儿的一切都讲给你,如同你坐在我的身边,一面画速写一面安静地听我叙述。
  下午,表哥鲍尔,舅舅叫他安德烈,去开会,德国入侵波兰他显得很兴奋。舅舅和姨父在客厅里谈论战争。
  姨妈和我在厅的另一角吃水果,聊家常。他们的谈话我听得很清楚。这儿临窗,就在二楼露台的下面。从这里可以望见户外邻家的孩子们在戏耍。
  “我在车里说过,”姨父一面喝着咖啡,“这事,对波兰的战争,还得从‘凡尔赛条约’说起,那个条约让德国失去了阿尔萨斯和洛林。那是个富庶地区,工农业都很发达,我搞物资的我知道。”
  “那本来就是法国的。”舅吸着马合烟,反驳说。
  “是啊,说的是战事的由起。”姨父继续,它引起我的兴趣,“萨尔那可是煤炭、钢铁、机械的重工业区归了国联管理。”
  “十五年后不是还给德国了吗。”舅拿下了烟斗。
  “可是萨尔的煤矿却归了法国。”舅还想发问,姨父紧接着,“哥萨克,你听我说,我讲的是历史,德国的民气,希特勒为啥能上台,还有今天的战争。”
  舅无语。姨父语气平和了些:
  “波滋南和西普鲁士大部分都划归了波兰。那也是工业区。”
  这时舅淡淡地说:
  “早先中世纪那也是波兰王朝的所在地。”
  “是啊,历史上的事说不清了,”姨父说“十八世纪为普鲁士吞并,十九世纪初又成为华沙大公国的一部分。后来又归普鲁士管辖。”
  “可就在我国十月革命的影响下,波滋南人民起义那儿成了波兰的土地。”舅的腰杆挺了挺,“这是人民的选择。”
  姨父笑了笑:
  “现在希特勒侵入波兰大军压境,也说是人民的选择。你看柏林街头的游行,那些女的,那个狂,咳,希特勒……”
  “维也纳呢?”舅也笑着问。
  “也是如此。”姨父也笑了。
  “你们这些奥地利人啊!”舅一面装烟,用拇指揉着烟锅,“昨天被人家吞并成了亡国之臣,今天变成了东部地区,当起了二鬼子,庆祝贺主人的胜利……”
  德国入侵波兰,战争刚刚开始,人们还看不到它的结局,在奥地利上流社会中,在有些历史经验的成人中都三缄其口,只有在我们这样家庭里,在至亲的兄弟中,像姨父和舅才真诚地吐露自己的观点。这一次,他们谈得很平静,没有争论,时而也讲些内战和乌克兰的事。
  姨妈讲,明天,她要带我去的沙龙是罗拉家,罗拉和姨都是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的会员。她丈夫巴赫是前奥地利文化部长。希特勒吞并奥地利后,他不愿做什么东部地区的地方官,愤而请辞,上面也没准他,就挂在那里,现在却热心剧院经理这个角色了。他不理会希特勒的政策,所以在他家还能看到犹太客人拉宾。拉宾是姨妈为我请的小提琴老师。姨笑说,这就是她的小圈子。就是这几个人介绍我留学音乐学院的。我还没去那报到。
  亲爱的谢寥沙,现在我再说一说我要去的维也纳音乐学院。
  姨妈介绍说,1812年奥地利宫廷戏剧秘书约瑟夫在维也纳建立了奥地利王国音乐之友协会。后来,音乐之友协会于1817年创建了这个音乐学院。原来是私立的,1909年由国家接管了。谢尔盖,我对你说,在资本主义的奥地利和我们公有制的苏联不同,这里协会、学院和剧场三为一体,一部分老师、学生也是会员和演员。所以我的这次进修,是我音乐事业的一次重要实践。我要忍受和母亲和你分别的痛苦,珍惜这个机会。
  第二天晚上,姨父开车送我们去罗拉家,之后他去办事,说稍晚来接我们。
  女主人在门口迎接我们,厅里传来钢琴声,是一个小女孩弹的,客人已经来一些了。
  晚会开始时主人罗拉首先请拉宾演奏一节小提琴。拉宾左手握着提琴右手提着弓弦向大家致意。他有五十来岁,身体瘦小,虽然当时他已是维也纳名噪一时的小提琴演奏家,技艺精湛,但他对人的态度却极其谦卑,弓着腰,口齿有些嗫嚅,从不大声谈笑。当姨妈把我介绍给他时,说,安娜,你未来的学生,他还吻我的手,我的脸顿时热起来,不知所措。
  拉宾演奏的是柴科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的一个片断。我奇怪他与人接触是那样拘谨,演奏起来却如此潇洒自如,飞扬灵动,他运弓优雅,揉音细腻,乐句处理巧妙,节奏富于活力,音色甜美丰润。在基辅,艺校老师曾向我们介绍过著名的俄国小提琴家埃尔曼音。这里我真实地感受到了,原来是这样。我庆幸姨妈给我选的这么好的导师。
  我想,拉宾老师所以选择这支曲子,一方面因为她是小提琴名曲,另方面我是来自柴科夫斯斯基的俄国,想我更熟悉能体会他表演的深度。犹太人真是一位细心的长者。
  接下来是主人请我演唱,我便唱了歌剧柳德米拉被困魔窟那一段——我长时间练习的应试节目。拉宾老师为我伴奏。效果非常好,阿姨们都来和我拥抱,先生们也向我致意。一个小姑娘还向我献了花。
  亲爱的谢寥沙,我多么感谢“柳德米拉”呀,她吸引了你,促成了我们的终身相许的爱情。
  我之后,应罗拉的邀请,姨妈弹奏了舒曼的《蝴蝶》。你知道吗,在她们的圈子里,姨妈义务地教孩子,常练习这些小品。十九世纪中叶,作曲家创作了丰富多彩的单乐章乐曲像肖邦的夜曲、叙事曲、波兰舞曲和马祖卡,门德尔松的无词歌,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姨弹的就是这一类。那天下午,来晚会之前,她让我坐在身边,在钢琴上预演了一次呢。她弹完站起来,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除了赞许她的技巧,也是对她教孩子的感谢。
  随后在晚会上表演的是一位沙龙王后,她真是美丽绝伦,她是苏联驻奥地利使馆,现在成了领事馆,的文化秘书——奥丽佳。她用女高音演唱了《费加罗的婚姻》里的苏珊娜那一段。业内人管这种唱法叫“卡瓦蒂纳”,是那种短小的抒情独唱。晚会沸腾了。
  谢寥沙,亲爱的,我料不定,她,是不是你的奥丽佳。妒忌已经在我的心里油然而生了。像姨父说的,照亮维也纳,但照亮这个晚会的是她,不是我。我暗自饮泣,想,这个奥丽佳,这个女人,无论歌喉还是身体都美轮美奂,或许,一定,就是那个在你的面前,尽展英姿的女人。
  我实在受不了啦,对姨妈说头疼,要回家。姨把我带到一个小客厅,她说,可能那里太吵了,喝点饮料,在这坐坐,一会儿,你姨父就开车来接我们了。
  果然,当我们再次回到大厅时,姨父已经来了,他正搂着奥丽佳跳舞。两人样子很亲密。
  回到家里,姨坐到我枕边。对我说,一面抚着我,
  “安娜,不要像一个中学生那样动情,上流社会就是这样,那个奥丽佳,把我们家搅得一团糟,可我还得应酬。”
  我不解,支肘望着姨。她疲倦地说:
  “你表哥像发狂一样追着那个奥丽佳,可她是你姨父的密友。我真怕屠格涅夫的《初恋》在我们家重演。”
  我读过那篇小说:儿子恋上了父亲的情人。
  “前些时候奥丽佳对我吐过她的隐情,”姨继续说,“不知道她是出于同胞姐妹的情谊,还是让我宽心,别为了我家人与她的交往过于困扰。她说,在国内,她认识一位艺术家,虽然她有些堕入情网,却不知未来的机缘……”
  姨妈的话更使我心烦意乱。如果是她,那么谢尔盖就是她认识的艺术家喽,她期待什么“未来的机缘”呢……
  
  审核编辑:欧阳梦儿     推荐:欧阳梦儿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欧阳梦儿: 奥丽佳这个社交尤物的出现,使得姨妈和我都有些心烦意乱。连载继续,期待精彩。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7

  • 五出眉心

    音乐沙龙,奥丽佳美丽绝伦,如乍起春风,荡起心中大波。

    2014-04-11

    回复

    • 行吟者

       谢我的朋友眉心的欣赏,关于贵族的沙龙,我是从欧洲小说中了解的,那些音乐知识,也是学习和阅历中积累的。供你消遣。

      2014-04-11

      回复

    • 五出眉心

       谢谢。期待行吟者继续行吟……

      2014-04-11

      回复

  • 高轩过

    异国风情别样的浪漫,真是好作品。

    2014-04-05

    回复

    • 行吟者

       谢我的新朋友高轩过,谢你欣赏拙著。供你消遣。

      2014-04-05

      回复

  • 欧阳梦儿

    行吟者朋友,请下次注意一点:正文中不用再打题目了。谢谢。

    2014-04-0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